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伪装[3]

第二天上午,冲田的两把刀得到了一天的休假许可。接到这个消息只有清光,因为早晨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怎么也叫不醒安定。那家伙四仰八叉地躺着,一头乱毛铺在枕头上,一只胳膊无意识地在睡梦中动来动去,要不是看他的样子太可爱,清光肯定会把他摇醒。之后,清光一个人走到了院子里。

爱。爱究竟是什么呢?自己嘴上总是在说着想要被爱,那爱一个人又是什么感觉呢?

清光想找个人问问。通常他都会去找安定,这现在肯定是不可能了。他们两人对感情的事都不太明白,而且这件事必须由自己弄清楚。昨天不是很好地把欲望克制住了吗?自己一定做得到的。

分开一段时间是有必要的。自从在本丸重逢之后,他们俩再没有分开过。有安定在身边,清光便不能冷静地思考。他才发现,自己本来引以为傲的人类身体现在看来那么是易于屈服,充满弱点。

不知不觉,清光发现自己走到了主公房间的门口。不行,绝对不能告诉主公。虽然有所隐瞒是不对的,但清光想保守这个秘密。

主公知道了会怎么说呢?那个人了解这些事情吗?人类也会有相同的欲求,相同的困惑吗?清光知道主公爱着所有的刀剑,但是是那种意义上的爱吗?

清光漫无目的地乱想着。他知道自己爱着主公,也希望得到主公的爱。那是一种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折断,永远不会被抛弃的温暖的感受。他想让主公像冲田那样爱自己。冲田曾经的那样。在池田屋的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冲田的爱是有瑕疵的。每每想到这一点清光还是感到很无助。

他坐在门廊上,脸埋在手掌里。这太复杂了。自己明明是为了战斗而生,为什么要为了这种事苦恼呢……

尽管如此,清光还是想要被爱的感觉。主公的爱。安定的爱。虽说二者不太一样,清光还是想,发疯一样地想。他希望主公的爱很纯粹,而对于安定,他想要的还要更多。想要自己的心因为安定变得滚烫,就像被他触碰过的皮肤那样。

如果主公提出要求,清光不介意在那个人面前袒露身体。衣服什么的只是装饰罢了,皮肤也不过是层覆盖物。为了得到主公的爱,清光不介意被触碰。当然,也只有触碰。他不能在主公面前展现出潮红的面色和急促的喘息。除了安定,清光不会让任何人看见自己脆弱失控的模样。

或许这就是自己努力想要理解的那种爱吧。不需要伪装,不需要矜持,不需要保持干净漂亮的姿态。本来清光从不相信有这种爱的存在,可是如果安定昨天那么说了的话……

光是想是没有用的。

清光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内时,安定已没了踪影。清光在门口愣了一会儿神,伸出手拍了拍脸蛋。

“哟西,”他自言自语道,“打起精神来!”

擦了一遍地板并没有什么卵用。清光想要做些什么放松放松。这个时间和泉守和堀川在田当番,他可不想为了聊天沾一身泥。还好,近在眼前的某项活动大概能让自己转换转换心情。

很快,清光把镜子擦亮,把瓶瓶罐罐的化妆品整理好,心想着把外表收拾好内心也会随之有所改变吧。

清光一边上妆,一边渐渐忘记了其他的事。这具人类的身体有太多他搞不懂的地方,不过把它打扮漂亮倒是容易得很。除了战斗,清光最喜欢的事便是化妆。虽然吃好吃的东西或者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也很好,但是都比不上化妆。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这可是清光曾经的奢求。

可是即便在没有妆的时候,安定也总是夸赞自己很漂亮很可爱呢。清光不禁想到。

“哎呀——”

清光没好气地瞪着镜中的自己。眼线一不小心就画歪了。都怪那个烦人的笨蛋安定,明明不在身边还是阴魂不散。他转过头盯着安定的被子——这家伙很反常地没叠被就出门了。就算是昨晚没睡在自己被窝里也不能就这么乱着呆着嘛。

清光鼓了鼓嘴,飞快地把妆化完,然后开始整理安定的被褥。真是的,怎么会有安定这样的家伙呢。很帅气,很温柔,却又搅得自己心烦意乱。

清光暗下决心再也不要和安定睡一床被子了,不管他怎么求自己,绝不——

掸开被子的一瞬,清光停下了动作。这上面是安定的味道,即使这个家伙昨天晚上没有盖过。花的味道,阳光的味道,血的味道,汗水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就像安定本人一样,简单又复杂。脸颊无法抑制地升起热度,清光把头往被子里一埋,嘟囔着:

“笨蛋。”

自己,安定,或者说两个人都是笨蛋。这一切都太可笑了。几周之前,自己面对着检非违使,笑的自信又勇敢,现在却对着一床被子无可奈何。

“笨蛋,笨蛋。”

人类是怎么忍受这种心情的?在清光看过的小说里,恋爱被描写的刺激又浪漫,可是放到现实中却是如此令人苦恼。

头又开始痛了,清光开始愤愤地拍打安定的枕头。

“诶?”

他听到纸张的声音,摸索一番后,在枕头下摸到一个凉凉的东西,拿出来一看——这是本书——不对,主公管这叫什么来着?杂志!纸质光滑,印刷浮夸,封面上是一个笑容灿烂,牙齿洁白的女人,此外还有一堆花哨的字体。清光看不懂这些字,只除了——

“恋爱与性生活知识大全?”刚读出口,清光便意识到自己真是蠢透了,“这什么鬼?”

其实这些知识或许恰好是清光现在需要的,可是他的心思已经被冒出来的一连串问题占据了。安定怎么会有这个?他看了多久了?哪里搞来的?谁给他的?安定自己要的吗?

一想到现在安定可能正在某个地方和某个人谈论这些事情,清光立马就红了脸。他匆匆跑出房门,只留下一团乱糟糟的被子。

安定正坐在本丸外那颗巨大的樱花树上,从山丘下便能看到他浅蓝色的羽织。他正想事情想得出神,丝毫没注意到有个红黑相间的身影在朝自己靠近。

难怪这家伙身上总是有樱花的味道,清光想到。安定的样子和樱花树形成了一派和谐的画面,仿佛古代爱情故事中的男主角似的。

我们的男主角惹上麻烦了。

“大和守安定!”

听到很少被人叫的全名,安定回过神来,低下头,发现清光在树下。

“清光?我还在想你去哪里了,怎么了?”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

清光高高举起了杂志,顺便把自己生气的脸挡在下面。

“诶,诶??你从哪里——”

“你自己清楚!”

安定从树上跳下,在清光面前站好,面上挂着羞涩的笑意,一只手摸着后脑勺。看到对方和自己一样难为情,清光放松了些许。然而安定看上去并不打算回答,那就只能继续逼问了。

“你看了多久了?”清光控制着发抖的声线,“你是把我当试验品吗?”

“清光,你冷静,我——”

“就因为我跟你住着一间房容易下手是吗?玩儿玩儿就算了是吗?你——”

安定索性一把抱住清光,怀里的人这才安静下来。清光这才发现自己气喘吁吁,手指都在颤抖。原来已经这么气,这么怕了吗……

“对冲田来说我也不过是把使用方便的刀而已。”

清光在心里默念。

与此同时,安定抚摸着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说着安抚的话。那手如同冲田的手一般温柔。

“一开始就是闹着玩的,干嘛要当真呢?别人凭什么要在我身上浪费真感情呢?”

清光继续默念道。

“我昨天才拿到的,”看清光平静了些,安定说道,“就在那天晚上的事发生之后。我没想到我们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我也不知道。”

“恩……我只知道我想亲亲你,想离你越近越好。你知道你有多可爱吗?”

清光没有点头,只是用脸去蹭安定的肩膀。

“我以为我们做的事是理所当然,我以为你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的话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我是这么想的啊,”清光小声说着,眼睛里泛着泪光。

“那就好,”安定的声音很温柔,“还有,你要是以为我在玩弄你的感情或是别的什么,那就真的错怪我了。昨天早晨开始你就很奇怪,到底是怎么了?别再跟我说是你累了。”

“你先告诉我这破杂志是哪里来的。”清光努力装出生气的样子,然而与其说生气更像是娇嗔。

“主公给我的呀,”安定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在你在马当番的时候。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也没多想就去问了问其他人。”

清光从安定怀里挣扎出来,嘟着嘴,狠狠地白了安定一眼。

“笨蛋!”清光扶额道,“这也太羞耻了,主公会怎么想我啊。”

“所以主公不让我告诉你,”安定往前凑了凑,“然后就给我这本杂志,说是能帮到我们,人类都是看这种东西的嘛。结果我还没仔细看呢就接到出阵的指示了。”

“还好你没看!”

“我觉得有必要看看诶。”

被安定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清光再大的火也烧不起来了。再加上他现在知道安定这两天也在为同样的事情苦恼,还怎么忍心生这家伙的气呢?

“有用吗?”清光双臂抱胸,一脸狐疑,“这上面说什么了?”

“呃……”

安定打开杂志,翻到被折了角的某一页。

“嘛,我们很多地方都做错了。”

“诶,真的吗?”

被好奇心驱使着,清光站到安定身边。安定指了指某段文字,标题是“窍门与禁忌”。

“我们并没有‘约会’,”安定一板一眼地念着这个新鲜的词,清光也是一脸茫然,“也没有讨论过对彼此的期待。而且至少要‘约会’几次之后才能够接吻,接吻完的当晚就上床也是不对的。”

“不对吗,”清光呆呆地重复着,“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对啊。”

“话是这样说,不过你看,上面说了,这个叫做‘一夜情’,唔,好奇怪的说法……”

终于,在经历了这难熬的几天后,看到面前的安定,和往常一样认真,体贴,纯粹,清光觉得一切开始恢复正常了。他往安定身上靠了靠,试探地搂住了安定的腰。

“不要看这一点了,还有什么别的有用的东西吗?”

“还有两点,”安定颇为自信地说道,翻到另一页,”比如说这个,‘如何拥有和谐的性生——”

“别说了。”

“为啥?这上面说的可详细了,我才知道——”

“这个以后再说。”

一想到要了解自己身体更多的秘密清光便不太自在。安定这个家伙怎么总是这么直白呢?

“别害羞嘛,”安定笑得一脸坦荡,“这不是什么不好的事,而且咱们差不多都做对了。除此之外,在最重要的一件事上,咱们也没又做错喔。”

“诶?是什么呢?”

不自在的人变成了安定。他小心地合上杂志,卷了个卷握在手里。

“准确的说,这是一件不该做的事,而我们还没有做过,所以没有错。”

“所以你快点说啦。”

“可如果我说出来那就算做过了。”

清光急的直跺脚。

“是你说的不要害羞啊,快点告诉我啦。”

“咱俩还没有说过‘我爱你’。”

清光的话噎在嗓子眼。安定别开视线,一只手在另一侧的胳膊上搓来搓去。

感觉喉咙突然发干,清光咳嗽了两声。

“不可以……说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可以直接说,这上面讲如果我说了会把你吓跑的。”

“喔。”

“不过咱们没有说过的话,那应该就没关系了。”

“不能说,那可不可以想呢?”

不假思索地问完这句话,清光简直想把舌头咬掉。

“我,我是说,”清光结结巴巴的,耳根都红了,“我一直在想,不对,一直在思考,爱是怎么一回事,并不是说我想跟你说这句——”

“我也是。”

安定打断清光,握住清光的手。

“不去想应该很难吧,因为清光那么可爱那么好看,亲起来的感觉又超级好,所以……”

“不要说出来啊。”

真是一团糟。清光无法反驳这点,就像天空是蓝的是无法反驳的事实一样。他意识到用一本杂志学习与某个人相处是不对的,感情的事怎么能用一条条的法则去处理呢?可是如果他们注定要经历这一番跌跌撞撞才能成长起来,那也只能迎难而上了。只要安定和自己一样在乎,一样笨拙地努力着,那就没什么好怕的。到目前为止,他们依然是搭档,朋友,伙伴。如果并不改变原来的关系,而只是再增加一种关系,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安定笑着戳了戳清光红红的脸蛋,他自己的脸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可爱,”安定说道,“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吗?现在不说出来,我以后可是会生气咯……”

“我只是,”清光沉吟片刻后说道,“我只是害怕有一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我不想哪天睡醒了突然发现是自己想多了,我不想再……”

“我不会离开你的。”

又来了,这个家伙。一如既往的直白。一如既往的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清光的心因这份甜蜜而疼痛。

微风中,樱花瓣纷纷飘落,仿佛一片帘幕,把正在亲吻的恋人围了起来。清光闭着眼,抚上安定的发间,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安定笑着环住清光的腰,舌尖灵巧地滑过清光的上颚,弄得清光腿一阵发软。

“接吻的部分你也看过了吗?”两人分开时,清光喘着气问道。

“谁知道呢。”安定笑眯眯地回应。

杂志被扔到了一边,安定把清光推到树上继续亲吻。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应该对我温柔一点。”

“恩,我知道,”安定笑着在清光的下巴上一阵轻啄,“那你现在心情还不好吗?”

“唔,嗯,倒是没事了……”

“咱们回房间去吧,”安定一边咬着清光的耳垂,一边低声说道,“我会很温柔的。”

“你这家伙——”

“我想拥有清光的一切。”

那一瞬间,清光觉得自己心脏停跳了。他颤抖着点了点头。

“听起来很美好呢。”

“做起来更美好。”

“够了你可以不要毁气氛嘛。”

安定发出低低的笑声,望着清光的眼中满满都是宠溺。清光知道那种感觉又来了。熟悉的温暖和陌生的灼热。但是这一次,清光决定忠于这份欲望。

“你的脑袋今天还好吗?”安定打趣地问道。

“你真是够了。”

结尾有辆小车,我决定留到下次再开。

这真是两个恋爱白痴啊(笑)清光发脾气那里莫名像八点档的肥皂剧,虽然狗血,但只要是他们俩还是萌的我不要不要的(捂脸)

还有关于清光被总司抛弃这个设定,拿来写虐梗倒是很好用,然而总司表示这锅他不背啊(鬼才知道刀还能成精的)

评论(10)
热度(8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