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伪装[2]

前情

我是个懒惰的译者(土下座)



战斗的时候倒是和往常一样。

他们两人都接到了出阵的命令。这是令人热血沸腾的事。因为这一次两个人都不是队长,所以可以不受限制地并肩战斗,就像很久以前那样。

清光喜欢看安定战斗,平时那么温和有礼的安定,到了战场上却是另一番狂气模样。狠戾与喜悦交织的目光,嘴角勾起的危险弧度,优雅又勇猛的动作,那个人就仿佛一头捕食的野兽。清光记得自己第一次目睹用肉身战斗的安定时竟忘了呼吸。这才是真正的安定,那个自己最熟悉的家伙,一把美丽又致命的刀。

看着安定战斗是件令人入迷的事,而与他一同作战又是另一种全然不同的体验。配合着彼此的动作,不时交换一个微笑,胜利时齐声欢呼,这一切让清光觉得无法自拔。自己一个人战斗时总是气喘吁吁,耳膜被心脏的鼓动声冲击着,而当安定在身边时,他便能够忘记所有的理由,忘记自身的存在,仅仅是看到安定颈间的汗水便能感受到直达心底的颤栗,清光现在明白了,那是渴求的感觉。

直到那天晚上,清光才知道并肩战斗并不是最亲密的相处方式。原来人类的身体还有这样的秘密。

和安定往前冲的时候,清光努力屏蔽这些思绪。战斗不是儿戏,当下唯有击溃面前的敌军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事。

人类战斗的时候都会如此兴奋吗?清光还是忍不住想到。在他听过的故事里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话说回来,毕竟他们是刀剑,生来就是为了战斗和杀戮,会有兴奋的感觉也很正常吧。

最后一个敌人在四溅的血花中倒下,清光在满地尸骸中转过身,满意地笑了笑。刚要往前走,安定突然就凑了过来,扶着清光的脑后便是一阵恣意的亲吻。唇舌交缠间,清光尝到了血和汗的味道,忘记了身上被血污覆盖,忘记了现在不是在本丸。忘记了这样做很难为情,想要被触碰的渴望无法抑制。

人类的身体真是简单啊,清光想到。在情况失控之前,他皱着眉推开了安定。

“我说啊,大家都看着呢。”清光小声道。

安定的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他转头看了看队友,好像才想起他们在场似的,笑意丝毫不减。

“那就让他们看好了,”他说着抬起清光的下巴。

清光不仅咒骂起自己这副人类的躯体了。战斗过后,心脏激烈地跳动,全身都变得灼热而敏感。他攥着安定的羽织同样热情地回应,两人吻得直到呼吸不稳才分开。清光退开几步,视线低垂,完全不敢看其他人的反应。

“不该这样的,”清光说道,“不该被别人看到的。”

“为什么?”

安定看起来是真的很迷惑,可能还有点委屈。清光并不怀疑,安定大概是真的不觉得害羞,在某些方面他确实相当天然。

“这是没有别人在的时候才能做的事,”清光绞尽脑汁地解释着,“还是等回去吧。”

 “我不懂,”安定若有所思地说道,“亲吻的感觉很好,就好像肌肉僵硬的时候伸懒腰一样,为什么要避开别人呢?”

“这不一样啦!”

“好吧,“安定略有不满地点点头,”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听你的。”

“这就对了!”

回本丸的路上,安定毫无异样地跟其他人闲聊着,清光则是避免任何的视线接触。这正常吗?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亲吻是那种当着别人的面做完也可以毫不在乎的事吗?

被羞辱的感觉涌上心头。是的,起码这种感觉是真真切切的。


回到本丸之后,安定没有浪费一点时间。

清光被推到墙上,被吻到晕头转向。其实想一想他们现在身上脏兮兮的状况,这时候亲吻是很不舒服的事,然而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而且在这种汗津津,软绵绵的时刻亲吻的感觉竟然很好。清光的手探进安定的衣内,抚上安定的胸膛。

“这样就没事了吗?”

安定听上去十分担心,然后对着清光的脸颊啄了一口。清光再也说不出什么推拒的话了,胸口涌起了胀痛的感觉,究竟是情还是欲他不想细究,专心地扒拉安定的羽织明显是件容易的多的事。清光自己的外套已经不见了,他有些惊恐地想到可能是脱在了门外。

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清光难耐地喘息着,扯掉了安定的发绳,胡乱揪扯着安定的发尾。几根手指探入清光的口腔,他发出微弱的呻吟,对着上面的软肉一阵吮咬。

不行了,这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跟昨晚并不一样。裸着身子躺下时,清光意识到此刻笼罩着自己的不止是欲望,还有恐惧。不是对安定的恐惧,而是对这个样子的自己的恐惧。安定在小腹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清光不由自主的弓起背。身体的反应毫无疑问是喜悦的,可是清光心里却越发的恐惧。

“等一下……”

不知下了多大的决心,清光睁开眼睛,把安定拉到面前。安定的脸红红的,张大的瞳孔在微弱的光亮中深邃无比。如野兽捕食一般的表情,好看极了,就好像他在战场时那样。清光知道自己有多喜欢这个表情,可还是咬着牙摇了摇头,躲开了安定的吻。

“我累了,安定,能不能——”

“你说真的吗?”安定说着把手覆上某个地方,清光赶忙捂住嘴巴以防自己再发出什么羞耻的声音。

“不是身体上的累。”清光弱弱地抗拒着。

“那是什么?”

安定坐到了一边。空气冷却了下来。清光歪过头,发现安定皱着眉头,十分迷惑的模样。清光用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不是身体累,是脑袋很累。”

“你按着的是心不是脑袋。”

安定的声音听起来很受伤。他又往后退了退,盘腿坐在被子旁边,烦躁地抓着头发。清光心想他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拒绝生气了。也对,谁遇到这种事都会觉得是种羞辱吧。

羞辱……吗?

“对不起,”清光小声说着,然后翻了个身,把被子拉到身上。

“没关系,该道歉的是我。”

安定轻轻笑了笑,伸手握了握清光的肩膀,如往常一般温柔和包容。面对调整状态如此之快的安定,清光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我对这种事也不是很了解,”安定继续说着,“谢谢你及时告诉我。可能……是我误会什么了?你是真的……不想做吗?”

清光有些发笑的摇了摇头。

“笨蛋,当然不是不想啊,只是……有点复杂,我也说不清楚。”

“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是啦,这你不用担心。”

随后清光便一言不发地躺着,安定开始收敛衣物和铺床。过了一会儿,感觉背后传来被单的摩擦声,清光知道安定已经躺好了。明明离得那么近,清光却觉得两人之间隔了一道冰冷的沟壑,不知该如何跨越。

又过了几分钟,清光开口道:

“呐,安定?”

“怎么了?”

回答的非常迅速。看来他们两人现在都没什么睡意。

“你觉不觉得,那样很难看啊?我是说,我刚才的那个样子。”

“一点都不难看啊。”

“可是,不觉得很吵吗,还浑身都黏糊糊的……”

“就是这样我才喜欢啊,”安定柔声笑道,“跟平时的我们完全不同,而且你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哪里可爱了……”

“呃,你真的要我说出来吗?”

“恩。”

清光知道自己又在任性了。他把被子拉过头顶,即使这儿除了安定没有任何人。

“我最喜欢你的眼睛,”思考片刻的安定说道,“尤其是它们暗下来的时候,你的胸口也很可爱,因为会变得红红的,昨晚之前我都不知道会这样,还有你的嘴唇,还有——”

“可以了!”

清光快要害羞死了,都没听到安定那边的动静,结果被钻进自己被窝的安定吓了一跳。

“所以说不要担心了好吗?在我眼里你永远都很可爱,很好看,现在这样也是。”

心中的顾虑犹在,不过清光还是在这温暖的怀抱中逐渐放松了。安静了一会儿,安定又说道:

“你不喜欢的话,我以后就不在别人面前亲你了。”

“恩……话说,你觉得别人那个样子也很可爱吗?”

“跟你不一样。”

“所以你不会想跟别人做那些事吗?”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我已经有你了。” 

清光觉得好受些了,最起码胸口不再那么紧绷了。即使他依然不理解这种关系,但想到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事,还是很欣慰的。一种很特别的,从身体到心灵的羁绊。

就像和冲田那样。不过清光转念一想,把这二者放在一起比较还是哪里怪怪的。然而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的思考就停不下来了。

他爱着冲田。他们两人都爱着冲田。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对安定也是这种爱呢?

身后的安定发出了细微的鼾声。清光觉得明早得问问他。

 

-tbc-


猝不及防的刹车(苦笑)



评论(4)
热度(51)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