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赤黛】他与魔法

有少量火黑。

不要在意瞳色,都是俺赤。

严重OOC以及各种xjb胡扯的设定!慎!入!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片土地的东边有个叫洛山的国家。

洛山是被魔法所眷顾的一族。世世代代的洛山人天生都拥有魔法这项禀赋。

凭借魔法的威力,洛山立起强大的结界,从而多年不受外敌侵扰。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这里逐渐演变成了一块不毛之地。

扩张或是迁徙也无济于事,所到之处的环境都会日益恶化,河水干涸,田地荒芜,树木枯萎,鸟兽灭亡。

人们说,这是魔法带来的诅咒。

诅咒还不止这些。

洛山的每位王后,一旦诞下子嗣,便命不久矣。

据说,这是因为皇室血脉拥有最优秀的魔法基因,为了孕育这样的生命,势必要耗尽母亲的气血。

这一代的王后也没能幸免。

原本,生下大王子火神之后,王后的身体竟奇迹般的健康如常。在怀上小王子的消息传来后,宫中上下都竭力劝说她堕掉,可王后不肯,执意要把这个孩子带到人间。

面对众人的劝阻,王后回应温柔又坚定。

“我感觉得到,这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小王子赤司出生后,王后含笑离世了。



时间转到现在,两位王子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

大王子火神精于火系魔法和体术,小王子赤司更是被视为百年一遇的魔法天才。

只是,魔法的诅咒还在持续着。

年轻的赤司站在城墙上,不知是第多少次俯瞰着摇动井柄的老百姓。

毫无意外,升上来的水桶中依旧是白花花的沙子。

赤司闭上眼睛,灼热干燥的风拂过脸侧,吹起耳边柔软的碎发。

再次睁开时,瑰丽红眸的一侧绽放出金色的光芒。



小王子觉醒了预知魔法。这样的消息在宫中传开了。

预测能力之强,让洛山最有声望的占卜师都惊叹不已。

于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来了——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改变洛山的不幸。

小王子说,要打破诅咒,只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众臣异口同声地问道。

小王子不疾不徐,淡定自若地吐出两个字。

联姻。



这片土地的西边,有个叫诚凛的国家。

山水秀美,物产丰饶。

世代平和的诚凛,近些年来,屡屡为外敌所侵扰。

这是一个邪恶力量滋生蔓延的时代,诚凛虽然拥有雄厚的国力,却是个与魔法无缘的民族。防御工事修得再稳固,也无法抵挡鬼怪和巫术。



洛山在东方,是太阳最先升起的地方,是光的象征。

太过耀眼的光芒,却会招致毁灭。

而诚凛,秉持勤劳内敛的生存哲学,凭借务实的传统和丰富的资源谋得富足安乐,毫无野心,从不开疆扩土,就像是一束影子,把自己隐藏在辽阔的大地中。

影,是光的容身之所。



“所以我们联姻的对象就是这个诚凛?”

赤司点点头。

那么,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派谁去联姻?

一屋子王公大臣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大王子。

火神惊叫,“我?!开什么玩笑!”

大王子稍作冷静后,意识到这是明知故问。

全洛山就这么两个王子,弟弟还未成年,自己责无旁贷。只是这消息实在来的毫无防备,脑袋有点发蒙。

众臣正议论纷纷,某句话冷不丁地飘进了火神耳中。

“这个诚凛,据说拥有这世间最丰实的粮仓和最上等的美食啊!”

火神的眼睛亮了。

我们的大王子也是位被不幸附身之人。

食量惊为天人,却出生在这么个物产极度贫乏的国家。

说白了,有个能吃的胃,没有吃饱的命。



议事结束后,火神钻进书库,四下翻找,搞了满身灰,好不容易翻出一本大作。

《诚凛奇馔名录——魔法ver》。

火神连夜看起了这本书。

先代的旅行家五月和丽子用生动的语言描绘了诚凛的珍馐佳肴,并为每道菜品配上了精致的插图。除此之外,作者还在其中施加了奇异的咒语,若是习得魔法的读者触碰并开启图画旁边的符文,便能嗅到食物诱人的香气。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的大王子跪在国王面前。

“父亲大人,为了国家和人民,我愿意与诚凛联姻。事不宜迟,一旦安排妥当,就尽早出发吧。”

“孩子懂事了,”老国王欣慰地点点头。

很快,宫内筹备起了联姻的事宜。

大王子擦擦嘴角的口水,开始满心期待起向诚凛出发的日子。


使臣来往了几次后,联姻之事算是谈妥了。

历经长途跋涉,洛山的军队终于踏入了诚凛境内。



诚凛即将迎来魔法的庇佑了,这对国民们来说无疑是件大喜事,他们热热闹闹地占据了道路两侧,翘首等待。

在主城门处迎候的,则是诚凛的皇室成员和王公大臣。

巧得很,和洛山一样,诚凛也有两位年轻的王子,那便是立于国王身后的千寻和哲也。二人皆是神色淡漠,不过眉目倒是精致,这会儿穿了月白色的礼服,更衬得气质清冷脱俗。只是,对比周围难掩欣悦之情的人们,面无表情的兄弟俩实在有些不太协调。

远远便能看到洛山的国旗迎风招展,火红的旗面上绣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分外惹眼。队伍的最前头是国王和在两侧同他并行的二位王子,大王子骑了匹枣红马,纯黑的衣着勾勒出挺拔的身形,小王子则骑白马,着白衣,身姿优雅。



到了城门前,洛山一众纷纷下马。两国的队伍在各自君主的带领下上前致意行礼。

接下来的内容不外乎是两位国王互示友好和感谢,彼此盛赞一番,然后共同展望联姻后的未来。

随后,万众瞩目下,这场会盟的主角——两国的大王子迎来了初次见面。



千寻打量起自己这位传说中的成婚对象。

人挺俊,笑容也爽朗,爽朗得莫名有点傻乎乎,一口亮灿灿的白牙格外耀眼。

目光顺着牙齿往上走,最后停在那对像是被横着从中间劈开的眉毛上。

诡异的四条眉毛衬得那张笑脸愈发傻气,千寻绷紧了脸,竭力憋住笑意。

这会儿,对面的国王介绍起了另一个儿子,千寻朝火神的身后看去。

小王子名叫赤司,脸庞还很稚嫩,和哲也差不多大的模样。身材算不上高大,身形却是英挺俊逸。按理说,年幼的小王子应该是像哲也这样备受宠爱的,可这人倒看不出矜贵,那份凛然的气质反而像是来自一位训练有素的骑士。

千寻不禁有些好奇地盯着赤司看,不多久,察觉到什么的王子转头朝这边看来,好像认识自己似的,笑容里带出几分愉悦的神色。千寻勉强扯了扯嘴角,朝对方微微颔首,心想大概是错觉。



为了迎接洛山的到来,宫中举行了盛大的宴会。

千寻神情复杂地瞅着那位狼吞虎咽的婚约者,几乎要担心他还没成婚先把自己撑死。不过,吃相虽差了些,倒不难看出他温良的品性,招呼女仆的姿态和善有礼,咧嘴一笑时还带着些少年的羞涩。

“这个,请再帮我上二十份!”

千寻差点一口酒呛在嗓子里。



火神俨然成了这场宴会的主角。

先是用惊人的食量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吃饱喝足后,又即兴展示了几招花哨的小魔法,对诚凛来说,这是只在书上见过的新鲜玩意儿,众人不断鼓掌称奇。

在一片赞叹声中,大王子表演完毕,结果下一秒被某位夫人那只兴奋地跳出来的宠物狗吓到几乎当场昏厥。 

虽然状况有点多,但是全场的气氛都因此变得热闹欢快。诚凛众人先前只听说这大王子英俊神武,没想到他还有如此可爱可亲的一面,不由地对他好感倍增。

宴会结束了,火神被簇拥着去参观贮藏食物的仓库。

千寻转头看向自家兄弟,十分期待他那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嘴巴能道出什么精妙的吐槽。

哲也仅是望着火神离开的方向,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

“他还挺有趣的。”

千寻来不及细究对方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泛起的微妙笑意,那边已经丢下一句“晚安”离开了。



不知是不是酒喝的多了,烧得胸中烦闷。千寻没有立刻回去休息,想要找个地方透透气,便来到了露台上。

看得出,火神是个不错的人。

若是真的与他结为伴侣,好像……也不会太糟。

“千寻殿下。”

身侧响起清冽的声音,千寻身子一抖,转过头,发现是赤司。

是自己太心不在焉,还是这人太神出鬼没,竟完全没注意到他靠近。

“叫千寻就行了。你和我在身份上不分尊卑,你们又是客人,没有多礼的必要。”

“您是个率直的人呢,我本来还怕您顾忌我是客人对我太过客气,看来是多虑了。”

这话说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自己不够恭敬,怠慢了客方么?

虽然好像也没说错。

见千寻变了脸色,赤司笑着开口,“请不要多想,我没有任何指责您的意思。再说,您长我几岁,我本就应该谦虚些才对。”

有种仿佛被对方牵着走的不快感,可是那一口一个“您”,又好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是自己占了人家便宜。

千寻暗自“切”了一声,没再理睬,最后还是赤司打破了安静得有些凝滞的空气。

“您觉得,我的兄长如何?”

我有生以来还没见过比他能吃的家伙。这是千寻最大的感想。

当然,是不可能这么说的。

“喔,他很优秀啊。”

赤司仍是那副看穿一切的笑容,“可能跟您预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实话说,我这兄长性格是躁了些,但是平心而论,我从未见过比还要他正直善良的人。能力方面您也大可放心,除了精通火系魔法之外,他的体术和剑技在洛山也是无出其右的。”

呵,还真是个贴心的好弟弟。

“是么。”

“听起来殿下似乎并不在意?”

“反正这桩婚姻不过是我们之间相互利用的产物而已,我的想法无足轻重吧,我只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够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如果能培养出感情的话总比名义婚姻要好些不是吗?”

千寻决定把惜字如金的战术发挥到极致。

然而……

“我没猜错的话,千寻殿下,您应该没有恋爱的经历吧?”

“什,什么——”

千寻猛的涨红了脸。

关你什么事——可这样说就太失礼了。然而,对于赤司给出的结论又无法反驳。

见千寻半天哑口无言,赤司微微欠身,“抱歉,是我冒犯了。”

异色的双眸中笑意不减,哪里有半分歉疚之意。

真是个让人火大的家伙。

“忙碌了一天,您也早些休息吧。”

千寻望着那一袭白衣的背影渐渐没入夜色中。良久,用冰凉的指尖抚上脸颊。

烧得发烫。

一定是晚宴上多喝了几杯蜂蜜酒的缘故。



诚凛和洛山的结盟进行得很顺利。

两位国王一见如故,每日一同饮茶,喝酒,下棋,观赏歌舞,好不惬意。

而对于年轻的王子和骑士们,最大的乐趣便是狩猎了。

这天,为了捕获一头疯狂逃窜的野猪,千寻紧追不舍。

那野猪跑得太快,追了好久的千寻发现箭筒已经空了,只能无奈放弃。

这才意识到,自己早已远远地甩开大部队,进到了丛林深处。

周围一片幽静,只听得见虫鸣窸窸窣窣。

而后,身旁的草丛传来有什么靠近的声响。

千寻扭过头。

雪白的人,雪白的马。

 “千寻殿下。”

啧,又是这个棘手的家伙。

 “哦。”

千寻爱答不理地应了一声,调转马头。赤司倒也不急着追,识趣地跟在后面。

“是我做错什么招您讨厌了吗?”

“把你那烦人的敬语改掉,否则别跟我说话。”

貌似谦恭的用语配上那种游刃有余的态度,极其教人恼火。

“千寻。”

改口改得倒快,语气里甚至还透着几丝威慑,千寻正想着这人是不是生气了,回头一看,赤司已拢了马缰停在那边,警觉地盯着斜前方。

“有不熟悉的气息。”

话音刚落,树丛中倏地飞出十几个骇人身影,一个个都戴着面具,穿着漆黒的陌生甲胄,瞬间便把两人围了起来。

没有思考的余地,两人拔出佩剑,那群家伙随着出鞘声一拥而上。

洛山的代表武器是魔法,但出于对诅咒的敬畏,所有人从小也必须接受严格的搏斗训练。一开始赤司以为这个数量级的对手不需要魔法也可以对付,然而对方行动非常敏捷,而且身上的盔甲极为坚硬,很难一击致命。

斩掉了纠缠自己的两个家伙后,赤司忽然发现,目光所及的范围内,不见了千寻的身影。

赤司闭上眼,屏气凝神,试图感知那人的气息,却是徒劳,千寻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背后猝然生出一丝恶寒,赤司飞快回身,转瞬间,闪着白光的剑尖与自己的胸口已只差毫厘。

没办法了。

赤司双唇微启,正要吟出咒语的一刹那,视线中突然闪出个银灰色的身影,把袭击者死死捉住,拽倒在地,皮肉被割开的声音旋即响起,鲜血从喉管中喷涌而出。

千寻站起身,喘着气,用手背抹了一把下颌上的血珠,“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

赤司见他没事,沉下心来,继续拼杀。



一番激斗后,终于把难缠的黑家伙们悉数解决了。

两人正要松一口气,周遭的气氛却陡然变得阴森,没过几秒,满地惨状各异的尸体竟一个个缓缓地重新站起。

赤司眉头微蹙,轻声道,“是丧尸,下了咒术,杀不掉的。”

千寻握紧了手里的剑,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准备迎接新一轮的苦战,正在这时,手腕猛的被人攥住。

“在我身后待着。”

未等自己反应,赤司已挡在身前,不知名的咒语甫一出口,飞扑过来的丧尸停滞在空中,然后“啪”地爆裂成一团团黑色的粉末,顷刻间便湮灭在空气中了。

赤司回过头,眼中金色的光芒还未完全熄灭,“结束了”。



两人牵了马往回走,一时无言。

忽然,赤司停下脚步,仰头看向阳光明媚的天空。

“雨要来了。”



他们找了一处山洞避雨。

木柴烧的噼啪作响,合着从外面传来的迅猛的雨点声。

千寻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说话。赤司盯着火堆,目不斜视地开口,“吓到你了?”

千寻摇头,“没有”,顿了顿又说,“我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厉害。”

赤司失笑,“你一直以为,我不过是个自大的小鬼?”

千寻不打算否认,“你的读心术也挺强的。”

赤司笑意更甚,“我是猜的,不用紧张,读心在我们看来是非常恶劣的魔法,只有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使用的。”

千寻叹了口气,“我从小看过无数关于魔法的书,还以为不会对这种东西大惊小怪了,现在才知道,无论再怎么想象,也没有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赤司没说什么,过了会儿才问,“你的隐身法术,是自己学习的?”

千寻点点头,“全靠后天修炼。”

赤司微笑,“那你也很厉害了,我刚才完全感知不到你的气息。”

千寻耸了耸肩,“背负着这样的身份,有太多必须要去做的事。幸好,我还算喜欢魔法,否则这个过程就太折磨人了。”

赤司挑眉,“你喜欢魔法?”

“嗯,不止是喜欢,可以说是……迷恋,”千寻说着自嘲般地笑了起来,“不过也只能到这个水平,天资什么的太重要了,人生就是这么残酷。”

赤司若有所思,不多时,开口道,“魔法是改变自然法则的存在,看上去很神奇,其实是不能轻易使用的东西。因为魔法造成的伤害,最终都会化作诅咒,这是使用魔法的代价。”

“诅咒……吗?”

千寻想起了关于洛山那些悲哀的传闻。

“你看,就算拥有了强大的魔法,我还是无法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幸福。”

千寻望着赤司的侧脸,那张面孔总是带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此刻终于流露出一丝脆弱。

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地便说出了安慰的话。

“会有办法解决的。”

“嗯,靠我们之间的相互利用来解决,对吗?”

千寻才想起来那天的话说的太冰冷,一时语塞。

赤司笑笑,“我开玩笑的。千寻,你其实很温柔,也很勇敢,真应该让你看看,你刚才是怎么拼了命保护我的。”

结果最后不还是成了被保护的一方。千寻在心中苦笑。

“所以无论遭受了怎样的诅咒,我还是很喜欢魔法,当被用来保护别人的时候,它真的是很美丽的东西。”

赤司伸手往火中一勾,指尖上方霎时浮起一簇火苗,手指在半空中比划了几下,跳动的火焰散作细碎的火星,绘成了一幅亮晶晶的图案。

一枚金色的苹果。那是诚凛的族徽。

千寻看得怔住了,呆了半晌才恍然回神,随后掩饰般地轻咳了几声,挑起新的话题。

“我说啊,你的魔法那么厉害,就不能把这雨停了吗?”

“雨水是大自然的恩赐,有了雨,土地才能得到滋润,万物才能生长。比起改变自然,还是改变自己要明智得多,有句话叫‘晴耕雨读’,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千寻黯淡的瞳仁亮了几分。

能认同“晴耕雨读”这句话的人,应该是个能合得来的家伙。

当然,心里再怎么无法平静,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动声色。

“说是这样说,可是现在不是成了困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的状况吗,你倒是变出本书来读一读啊。”

赤司笑着摇摇头,“这个难度有点大,“少顷,想起什么又接着道,“话说,跟我待在这有那么糟糕吗?”

千寻抬起头,对上赤司的注视。

那人的唇角仍是上扬的,眸中却看不见半分戏谑,认真得发亮。

脸上的温度在一点点上升,也不知是不是火烧的太旺了。

千寻状似随意地转开了头。

“……谁知道呢。”

啊,真的,太糟糕了。



两人平安无事地回到宫中,报告了巫邪之物入侵的消息。

诚凛的人们一面震惊魔法已经进犯到了如此之近的地方,一面感慨联姻实在是英明之策。

至于山洞里的独处,那成为了只有赤司和千寻知晓的秘密。



这件事之后,两人间的气氛发生了某种变化。

千寻发现,自己的目光和情绪已不知不觉地被那个人所牵引。

认识到这个事实的他变得心烦意乱起来。

首先,他们的身份是弟弟和兄长的婚约者。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喜欢上谁,为了谁失去自我,这样的事让千寻感到惶恐。



这天晚上,千寻正准备睡了,寝房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打开门,发现是哲也。

自家弟弟一副专程来谈话的样子,这并不多见,千寻有些茫然地领他进了屋。

相对着坐好后,哲也没有绕弯子,单刀直入。

“你觉得洛山的火神王子怎么样?”

“诶?”

千寻突然尴尬地意识到,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些天,别说两人的关系没有任何发展,说过的话用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所以完全不知道要从什么方面评价火神。

说实话,共同出席的场合也不少,可是自己的注意力似乎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想到这里,千寻一阵心虚。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私下里也不怎么能见着火神的身影。

“那,你觉得洛山的赤司王子怎么样?”

“……!”

千寻猛地看向哲也——水蓝色的眼瞳依旧平静无波,嘴角的弧度却是意味深长。

因为性格的关系,诚凛的两位王子看上去并不像一般兄弟那么亲密。

坊间甚至有人煞有介事地讲述这两人之间一出出尔虞我诈的宫斗大戏。

可如若真的感情不好,一方又怎么可能把另一方几不可察的情绪变化全部看在眼里。

虽说千寻有时会忍不住疑惑,自己这个爱好人类观察的弟弟到底是真的关心他兄长还是单纯以剖析别人内心为乐。

“赤司吗?是个很让人佩服,又有点可怜的家伙。”

千寻还在试图装糊涂。

“还有呢?”

“没有了。”

“就这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

感受到对方明显的抵触,哲也没有再继续逼问。

“千寻,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愿意让你把心打开的那个人,我会很为你开心的。”

不知是因为被说中了心事还是因为弟弟突如其来的“告白”难为情,千寻低下头,脸色微红。

“我不想看到你这么纠结的样子,其实,在意某个人和在意自己并不是什么矛盾的事。”

千寻垂着眸不语,似是陷入了思考,哲也站起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然后便往门的方向走去,刚走出几步,又回过身加上一句叮嘱,“不过,前提是那个人同样地在意你,只有这样他才值得你动摇自己的原则。”



哲也的话在千寻脑中久久挥之不去。

他咀嚼着最后那句话,得出一个喜人的结论。

很有可能赤司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这样也就没有任何纠结的必要了。

可是想到这里,千寻绝望地发现心中并没有轻松分毫,反而涌上了某种自己绝不承认叫做失落的情绪。



第二天,千寻站在镜子前,凝视着眼睛下方浅浅的乌青。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说到转换心情,有一项最最有效的活动——读书。



千寻来到了心爱的圣域。偌大的书殿中常常只有他和哲也的身影,而今天似乎有了新的访客。

高大的书架前,站着那个此时此刻最不想见到的家伙。

“喔,是千寻啊。”

听到脚步声的赤司转过头,露出柔和的笑意。

那个笑容要少看,看多了会把人缠上,有几次甚至都追到了梦里。尽管如此,千寻还是竭力控制着不让视线躲闪,走上前去。

“你怎么在这里?”

“之前听你说看过许多关于魔法的书,能给我推荐几本吗?”

千寻诧异,“你认真的吗?要论阅读价值,任何魔法著作都无法和洛山的相提并论吧。”

“嗯……怎么说呢,大概是对于魔法世界之外的人是怎样描述魔法的有些好奇吧。”

面对饶有兴趣的赤司,千寻不好拒绝,可他很担心对方在看过那些可能对他而言非常不专业的书籍后对诚凛整体的文化水平产生什么误解。

这时,脑海里灵光一闪。



赤司合上最后一本书,脸上是满意的微笑,“看完了,我必须要说,非常有趣。”

千寻推荐的不是魔法理论、魔法史、魔法使用指南之类的严肃书籍,而是对魔法不甚了解却充满好奇的人虚构出的幻想故事。

各怀梦想和野心的人类用魔法召唤出古老时代的英雄,为了争夺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相互厮杀。

自出生便掌握了所有魔法的少年,却不得不为了世界的安定隐藏力量,在此过程中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伙伴。

被当作外交工具送给敌国的王子,在与魔女的邂逅中获得了魔法之力,从此开始了对母国的复仇。

浪漫,悲壮,诙谐,奇诡……各种风格应有尽有。

一章都还没读完的千寻震惊地抬起头,“诶???”想了想,眯起眼睛问道,“这该不会也是魔法技能的一种吧?”

赤司摇头笑笑,“跟那个没有关系,单纯是我个人的阅读速度。”

千寻无言以对。就算是抛开魔法不谈,这人仍然是个各方面都违背常理的存在。

“你不用勉强,要是觉得荒唐不切实际也很正常,创作这些故事的人,大都没有见识过真正的魔法,只不过是写出来让人放松心情的。”

“是真的非常有趣。在我们国家,很少能看到这样的作品。因为对魔法太过熟悉,也就很难发挥出想象力,有关魔法的书籍的确权威真实,但是相比你们的这些故事,也确实枯燥多了。”

赤司说得一脸诚恳,不像是虚情假意的恭维。受到他的感染,千寻不由自主地说起了不曾告诉他人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梦想着能自己写一本关于魔法的书,一本既不会太无聊,又能记录真正魔法的书,然而,并没有什么素材……”

说着说着,千寻忽然露出了难得可以称得上生动的表情。

“我知道了。”

赤司不解地歪了歪头,“什么?”

“我知道我要写什么了,你,就是我这本书的主题。”

“哈?”

“作为取材对象,你可是再合适不过了,举世无双的魔法天才和他与魔法结缘的一生,嗯,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魔王赤司传》怎么样?”

“……等一下,‘魔王’这种词好像不是用来形容正面人物的……”

“嘛,你是‘掌握魔法的王子’,简称就是‘魔王’咯。”

“简称不是这么用的吧……”

“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歌颂你伟大的功德,让你成为被后世敬仰的大人物。”

看着情绪突然变得迷之高涨的千寻,赤司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千寻,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

“嗯?”

“传记这种东西一般都是记录人的一生,至少也要是半生吧,而我才活了不过十几年。”

“这没有关系吧,光是你这十几年的经历就能写出厚厚一大本了。”

“可是,只记录某一个人生阶段就太不完整了,很有可能造成后世的评价有失公允。何况,凡是有价值的传记,主角都是对世间有一定影响的人物,我不认为我至今为止有什么值得立传的功绩。总之,如果你想把现在的我作为写作对象,请允许我拒绝。”

赤司的口吻很坚定。就在千寻要被心愿破灭的沮丧感包围时,对方又补充道:

“当然,我也很想实现千寻的愿望,但是我有我的要求。”

“……什么要求?”

“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性,我也有自信和决心让我的国家和世界变得更好,有人能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供后世参考,这是我非常想看到的。不过,为了最大程度地保证这本书的水准,我认为作者必须由认识并熟悉我的人来担任,这样才能得到最真实可信的依据和素材,所以——”

一开始冷静平稳的语调逐渐变得低哑,发言的内容随之在最关键的地方戛然而止,千寻一边暗暗谴责对方的恶趣味,一边因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而屏住呼吸。

“我希望你能待在我的身边,与我进行长期的接触,了解我和我全部的人生,现在看来,实现这一点的外部条件是具备的,那么对于你本人来说,千寻,你有这份觉悟吗?”

那对异色眸中疑似深情的成分过于蛊惑人心,说出口的问询无论措辞语调都莫名让人联想到某种关乎未来家族构成的请求,千寻不知道这二者究竟哪个冲击力更大,但是有一点他很确定,那就是思考着这种时刻是不是要用“我愿意”来回答的自己已经神志不清了。

千寻压抑住喉间的颤抖,暗暗吸了一口气,抬起低垂的眼帘,迎上赤司期待的目光,“该做好觉悟的是你才对吧,从今往后,如果不能好好表现让你的执笔人满意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写出什么样的东西喔。”

“那你就对我太不负责了,”赤司故意给出引人遐思的表述,眼底盛满笑意,“不过,我万分期待。”



两人的寝房在不同的楼层。到了该分开的地方,似乎陷入了都不知该说些什么的境地,千寻还不能马上适应这种类似于不舍的氛围,幸好最终赤司打破了僵局。

 “千寻,今天读书读得很愉快,在晚安之前,还有一件事。”

“嗯,什么?”

“虽然我说过,不能随意使用魔法,不过有一种倒不妨展示一下。”

千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异色瞳在视野中逐渐放大,下一秒,嘴唇上传来羽毛般轻柔的触感。

“这个叫做‘让人心跳加快的魔法’,晚安了,千寻。”



互通心意之后,接下来的进展仿佛理所当然的事。

宴会上不经意的眼神交汇,人群中偷偷相握的手,日夜占据脑海的思念……

宫中不是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毕竟在众人看来,火神才是千寻钦定的未来伴侣。

借着狩猎的名义,赤司和千寻常常往森林里跑。

相爱之人,只是骑着马散步、闲聊,就足够美好。

当然,很少有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会满足于如此纯洁的交往程度。

两人靠着一棵古树拥吻。千寻被赤司滚烫的呼吸烧得迷迷恍恍,也顾不得后背被粗糙的树皮磨得发痛。在理智即将断线的一刻,猛地清醒过来,按住正要扯开自己腰带的那只手。

赤司也不恼,磨蹭着恋人的唇瓣,一下一下地轻咬。

千寻被他撩拨得气息不稳,硬撑着开口,“赤司,我看还是跟父亲他们说明之后再……”

愣了一瞬的赤司把脸埋在千寻的颈窝里轻轻笑了起来,千寻知道他十有八九是笑自己在这种事前非要求个名正言顺,轻轻推了推,“我不是那个意思。”

赤司抬起头,稍稍退开,微笑着问,“嗯?”

千寻略显困扰地扫了一眼四周,“在这种地方做,和野兽有什么区别……”

赤司一直觉得他是个随心所欲的人,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王子包袱”,实在莫名可爱。

虽说用魔法创造出其他场景的幻象并不难办到,但是对方的顾虑应该并不会因此减轻多少。

他们二人没有选择一开始就禀明实情,倒不是担心会面临阻力,而是因为发现这样一边隐瞒一边幽会竟有种隐秘的快感。不过,这林子里虽然清静自在,可若是想进行些恋人间私密的“交流”,终归是不太合适。羞耻感倒是其次,要是中途被之前那种来路不明的魔法生物袭击了,肯定是要留下心理阴影的。

这样一想,赤司决定遵循千寻的意见。

“那,什么时候说?”

千寻眨眨眼,琢磨了还没一秒,笃定道,“现在。”

该坦诚的时候还真是一点也不含糊。

赤司笑着帮他理好衣襟,“走吧。”

两人牵了马,踏上回宫的路。



走了一会儿,千寻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拉住赤司停了下来。

“等一下。”

放眼望去,某棵大树底下坐着两个身影。被周围茂密的草木遮挡着,能看到一抹若隐若现的水蓝色,直到那人的脸稍微转过来一些……

“哲也!”

证实了心中猜测的千寻无声地惊叫。

再定睛一看,与他一起的人居然是火神。

看样子哲也把他那只傻了吧唧的小黑狗也带出来了,两人正一起逗弄着它玩,尽管如此,隔着这么远还是能感觉到火神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惊恐。

千寻正纳闷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眨眼的工夫,那两人竟吻在了一起。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千寻来不及消化,只觉得两眼一黑。镇定了少许后,才想起来身边正是另一位当事人亲属,飞快地扭过头,却没看到预想中感同身受的震撼表情。

赤司只是淡淡地朝那边瞥了一眼,抻了抻他,轻声道,“走了。”



接下来的发展更加令人目瞪口呆。

千寻和赤司来到父亲们的面前坦露心迹,两位国王先是不约而同地大为震惊,之后又如释重负地相视一笑。

原来,就在不久前,火神和哲也才刚刚来过,说他们已经认定了彼此,请求成全。

两个孩子说得情真意切让人感动,而且如此一来,联姻这一结果也并没有改变,两厢情愿的婚姻更是再好不过。

然而诚凛的国王犯了难。他看到小儿子第一次动了心,不由得感慨这火神王子实在优秀,又想到大儿子那一向冷淡的脸庞似乎也在洛山到来后柔和了不少,不禁担心起是不是他已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倾心于火神王子。

正和另一边的国王商讨这件事时,没想到大儿子竟然带着心上人现身了。

现在看来,最终的结果虽然始料不及,倒也是皆大欢喜。

亲上加亲,对于巩固两国间的盟约有利无弊。

真是可喜可贺。


在两国人民的祝福下,婚礼如期而至。


新婚之夜。

忙碌了一天的两位新人仰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明明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做些亲热的事了,可一番折腾下来反而没了兴致,就只是十指相扣着说着话。

“赤司?”

“嗯?”

“你其实早就知道哲也和火神的事了吧?”

“嗯?”

“那个时候,你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已经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嗯。”

这人仿佛蹦不出除了某个语气词之外的回应,千寻不声不响地绞紧了五指。

“千寻,很痛喔。”

手指放松了力道,旁边的人却默不作声,赤司感觉出对方生气了,无奈地笑了笑,不再吊他胃口,“我拥有的魔法也包括预知未来这一项,这点你不是很清楚吗?所以一开始就知道了啊。”

“……”

等等。

等等。

千寻如醍醐灌顶般挺身坐起。

早该想到的。

“不对不对,如果你早就预知了他们会在一起,那岂不是……”

因为太过难以置信的千寻陷入了混乱的思考,但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那岂不是你也一早就知道我们会一步步走到今天。

赤司只是闭着眼睛,什么都没说,就在千寻几乎要以为他睡着了时,安静的空气中响起轻描淡写的恶劣回答,“嘛,究竟是不是呢……”

“喂你这家伙把话说清楚啊——唔”

千寻被猝不及防地拽回床上,爱人翻身用亲吻堵住了那张还想再问些什么的嘴。



“魔法并不是绝对的,绝对的是我与你相爱这件事。”


-END-


一点点啰嗦的后记:天呐我居然能写超过一万字!因为这个设定写起来真的好爽所以写着写着就停不下来了wwwww其实灵感是来源于英剧《梅林传奇》,包括联姻这个梗也是曾经看过一篇亚梅同人才念念不忘的←虽然联姻真的很扯,很多情节也是为了让他俩甜甜甜就随便鬼扯了,一切只为he!

火黑那边没有细写,但我想象中一定是哲也王子追火神王子,还是毫不费力的那种,如果有哪位亲想写个他俩的场合请尽管去写吧。最后要说句抱歉小火神好像被我写成搞笑角色了OTZ

评论(8)
热度(45)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