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14]

前篇

Chapter 14  对峙

“我可不是为了看这个来的,”桃井训斥着沙发上的两个人,像个生气的老妈。

黄濑和青峰已经穿戴整齐(谢天谢地),尴尬地盯着地板。

每当事情进行得无比完美时总得有个人跳出来搞事。

青峰跟自己说他不生气,一点也不生气。

“谁让你进来前不敲门的!”青峰气势汹汹地瞪着桃井,十分幼稚地反驳道。

被打搅的感觉真的很讨厌。

尤其是在这种事上。

青峰觉得贴在皮肤上的衣服是那么的让人难受。

他看得出黄濑也一样。对方现在也在座位上躁动不安。

青峰不禁想起他们刚才……

“我们确实敲门了,”相田开口维护桃井,面露不悦。在经历了刚才那惊悚的一幕后,她现在和自己女友一样恼火。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场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有趣的。

“我们没听见!”黄濑抱怨道。

“当然啊,你们正忙着办正事呢,听得见才怪!”桃井的声音因为怒意而变得严肃起来,这让她看上去比平时成熟了许多。 

相田莫名觉得会心一击。

“小桃你是傻吗,你明明可以提前打电话给我的!”

“要是你真能接我一个电话我倒是会打的!” 

啊,这才是问题所在。

“你这两年到底去哪儿了?完全不理我!明明离得这么近,怎么就不联系我呢?”桃井的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伤心。她看着黄濑,眉头间满是失望。

因为她真的很想念这个好友。

黄濑不辞而别的时候,桃井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找青峰没有任何用处,他把自己与世隔绝了,沉默得像变了一个人……她只能不再去打扰他,把所有问题吞进心里。周围人对这件事不以为意,说着“黄濑是成年人了,能够自己做决定”,可是她知道有哪里不对劲,黄濑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失踪的。 

不管有多困难,今天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 

“对不起小桃……”黄濑的头又垂了下去。

“你真的很对不起我!我都要担心死了!”桃井喊道。粉色的瞳中,泪水夺眶欲出。 

这真是一个跌宕起伏的夜晚。

黄濑满面愧疚,站起身给了桃井一个拥抱。桃井没有拒绝,靠着黄濑的胸口抽泣起来。

“对不起……”黄濑边说边摸摸对方的头发。

青峰和相田相当的不知所措。是加入进去抱作一团?还是就这么在一旁看着? 

貌似选择哪一个都诡异到不行。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他俩没有丝毫的不悦,只是对这个场面无所适从。

“别以为对我好点我就会放过你!”桃井瞪着黄濑道,“你必须把一切解释清楚,小黄。”

听到熟悉的昵称,黄濑闭上眼叹了口气,思考着有什么最简单的解释能把桃井打发走,好让他和青峰……把事办完。

他不是不欢迎桃井,可是眼下谁会有心情解释啊。

这俩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一切都进行到完美的时候进来。

黄濑想到青峰的手,青峰的喘//息……

不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你想知道什么?”黄濑发问道。

“第一,‘这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桃井指向还在耷拉着脸的青峰。这本不是她一开始计划要先问的问题,然而现在却成了最要紧的问题。

“我到这儿来本来也是想把事情问清楚的,”青峰替黄濑答道,黄濑对此不胜感激,“嘛,然后我们俩就——”

“可以了不用说的太具体。”相田连忙打断青峰。

“所以这是第一次?”桃井一脸惊讶。

“呃,倒不是第一次,应该说是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我到这边工作,然后,嗯,不知怎么的就和青峰碰到了。”黄濑怯怯地抓了抓后颈。

他不想对桃井说谎,而且事实差不多就是这样。

除去争执和眼泪,这基本就是故事的全貌了。

“说到这个,我俩还有话要谈,所以你们能不能……先出去?”青峰蛮横地补充道。

青峰大辉很自私,他想要独占面前的这个人,尤其是在刚刚把他找回来之后。他似乎并不理会还有许多人跟他一样关心黄濑这个事实。

“这么说就过分了,小青峰!”黄濑皱着眉道。

“我又没说错,咱俩的问题还没完呢!”

“那你也不能赶人走啊!”

“黄濑,比起礼貌,当下有些事情更重要。”

“我知道,那也不能太过分了。”

是的,关于这段关系,还有太多地方需要理清。青峰仍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相信黄濑。他已经完全不生气了,可是这两年的空白已然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道沟壑。

要把它填满,马上填满。不仅仅是指物理意义上的那种填满,还有更多更多其他的……

结果就在他们进行第一项“填满”时,来了这么一遭。

要是五月和她对象没来碍事,没准已经进行到第二项了。

“没有得到完整的回答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桃井抱着胸挑衅道,粉眸中决意满满。

青峰差点忘了这家伙有多固执。妈的,简直和他自己有一拼。

然而,桃井和青峰不一样。

当她固执起来的时候,就说明遇到了不容退让的事情。青峰知道得不到答案她是绝不会罢休的。

“行吧……”青峰妥协了,对于一位篮球运动员来说这很少见。黄濑吃惊地看着他。

桃井同样震惊了,不过只是一瞬间,然后她继续盘问起了可怜的黄濑。

~~~~~~~~~~~~~~~~~~~~~~~~~~~~~~~~~

“等等,还有一件事。”黄濑叫住正要离开的二人。

桃井的问题攻势相当猛烈,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

尽管如此,某些地方还是出现了偏差。

黄濑没有告诉她两年前自己在东京的最后那晚发生了什么。

他佯装着忘记提到这件事,而桃井也没有怀疑。

当黄濑说出恐吓信的事时,桃井顿悟般地瞪大了眼睛。

我怎么突然敢把这些事说出来了,黄濑心想。

或许是因为和大家的重逢给了自己勇气。

不过都无所谓了。

此时此刻,他开心到了极点,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

听了黄濑的话,桃井先是一阵沉默,然后给了他一个夸张的拥抱,哭喊着“你其实可以告诉我的啊!”

随后,收集到足够情报的女孩准备带着同伴离开。

黄濑看得出桃井很担心,但也没有办法宽慰她,只能承诺说会再联络。

黄濑和青峰把两个姑娘送到门口,道了晚安。

黄濑忽然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你不奇怪我和小青峰会……呃,我知道你一开始是吓坏了,可无论是谁撞见那种场面都会是一样的反应,但是你对于我和小青峰在一起这件事一点都不意外,为什么呢?”黄濑十分好奇为什么桃井会如此的淡定,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发现了两个前队友搞在一起总该有那么一点点吃惊吧。

青峰的脑袋里则想的是些更肤浅的事。

黄濑说他俩在一起了。

他们现在算是“在一起”吗?

青峰莫名喜欢这个表述,简单,直白,只关乎他们两个人。

桃井嗤之以鼻。

“呵呵,拜托,哪怕你跟我说天是蓝的我都会比知道你们两个搞在一起更震惊。”

青峰和黄濑目瞪口呆。

他俩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她上一次见到他们至少是两年以前了,难道在自己认清心意之前,五月就已经这么认为了?青峰心想道。

桃井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看着你们国中,还有高中时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就像是被命运撮合的一对笨蛋,不管是相杀还是相爱我都不意外,不过从刚才看来,明显不是相杀,嗯?”

黄濑脸红了,搞得青峰也跟着脸红了。

这可是前所未有。

虽然青峰的脸几乎看不出是不是变红了,但看着他死盯着地板的眼神,黄濑很确定他在紧张。

这家伙居然会因为这种事紧张,这是怎么了……

“靠,黄濑真tm的可爱!”青峰在脑内尖叫着,只觉得头脑发热。

桃井和相田什么都没说。谢天谢地。

四人互相道别后,黄濑和青峰如释重负地关上了门。

此刻的清静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糟了,她们没把那锅毒药带走。”青峰指着料理台上散发出不祥气息的砂锅。

黄濑瞅了瞅他指的方向,不以为然。

“没有那么恐怖啦,你这样说很过分诶小青峰……”说着朝锅走去,似乎没注意到从顶端溢出的迷之紫色汁液。

难道说这是只有被诅咒过的人才能看到的东西吗?

国中的三年,黄濑侥幸逃过了桃井的料理虐//杀。不是因为他躲过了,而是因为他总能凑巧避开案发时间和地点。

然而青峰却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

是不是应该提醒这家伙一下……

黄濑举起勺子,张开嘴,吞下一大口不明混合物。

青峰怔怔地看着他,胃里一阵翻腾。

“嗯……好吃。”黄濑舔舔嘴唇,又盛了一勺。

“我靠什么鬼?”

黄濑是丧失了味觉吗?

难道说在舌头接触到食物的一瞬间他已经灵魂出窍了?此刻不过是一具躯壳在履行着人类的本能?

这貌似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怎么啦小青峰,不懂你干嘛反应那么大,来尝一口——”

“死也不要!”

整个学生时期青峰都在忍受桃井的便当迫害,要是再吃一口那他真是疯了。

黄濑愤愤地鼓着颊,“你确定吗?很好吃的。”

“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确定过。”

“那……你想干什么?”

青峰发誓他看见黄濑故意舔掉了嘴边的饭渣。

或者说他认为那是故意的。

“不是干‘什么’,是干‘谁’。”青峰笑着说道。

黄濑红了脸,“是你说我们还有话要谈的!”

“喔,可是咱俩还有没做完的事情,忘了吗?”

青峰充满暗示的语气把黄濑逼到了极限,刚刚桃井和相田在场的时候他拼命忍住了扑上去的冲动,而现在,终于可以无所顾忌了。

没过五秒,黄濑朝着青峰的嘴唇吻了上去。

-tbc-

桃子绝壁是青黄党!lg里可是流下了老母亲的泪水!

最近提不起什么填坑的精神啊,想要努力挣扎一下把这篇搞完,但愿去刷完lg会振作一下吧!

评论(5)
热度(34)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