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安清】一见倾心

文力爆发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论文憋不出来,写点糖冷静一下)

这不是什么乡村paro,写着写着我都不知道在写啥了……总之就是一个一腔狗血各种套路的故事,关于又正又直的安定同学在遇到清光后就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并觉醒了天然黑技能的故事。

可能有严重的OOC

 

大和守安定是大和守家的独子。

在刀舞村,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可是相当稀罕的。虽不是户户都如粟田口一族那般人丁兴旺,不过大部分人家里至少也要生养两三个娃,像兼定家啦,国広家啦,虎彻家啦,左文字家啦,等等等等。

村里不比城里,城里的独生子有爹娘疼,有爹娘的爹娘往死里疼,安定没这个待遇。五条家的鹤丸国永也是独子,可人家是村里的贵族,家底殷实得很,声望几乎能跟刀舞村第一名门三条相提并论,自然把鹤丸宠上天也不过分了。大和守家是小门小户,安定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懂事,也争气。读书方面,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模范生,成绩从没下过全校前三。回了家,干起活来也是利索爽快。安定家里人倒是不虚荣,也没指望这孩子非要光宗耀祖,只盼着他将来能踏踏实实地成家立业。安定却在心里暗暗立了誓,要考全国最好的大学。

对了,村里只有一个孩子的还有一家。

安定知道加州清光这么个人。准确的说要不知道他实在太难了。清光的漂亮是村里出了名的,不是一般意义的那种漂亮。比如说吧,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也是人见人赞的美人,可是衣着打扮不知受了谁的影响,实在一言难尽,平时单从背影看活像个中年大爷,多亏了那张脸在撑着。加州清光却是生的美又会打扮。那时,十几岁的孩子们都不懂啥叫时尚,而加州清光单是在村头晃悠两下,立刻就衬得所有人灰头土脸。在学校必须穿校服,这也难不倒清光,他变着样儿地换发型,换首饰,换围巾,换指甲油……走在校园里永远是一道风景。

当然,安定对于清光的印象只限于"长得还行"而已。他俩家住的不近,也不在一个班,平时也懒得多去注意。在他看来,加州清光跟他绝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认识清光,是在某天放学后。

这天傍晚,安定正背着书包往家走,突然听见附近巷子里传来女孩子"救命"的喊声,向来正直的安定径直就往里冲,女孩子倒是没咋样,被两个小混混夹着打的是一个男生。安定仔细一瞅,那不是加州清光吗。那人看着细胳膊细腿儿,身手倒还挺灵敏,而混混们只知道胡乱攻击。不过寡不敌众,正说着加州清光肚子就中了一拳,安定赶紧冲了上去。平时偷着耍两下木棍的效果似乎显了出来,二对二,对方渐渐落了下风,再加上女生的尖叫一直就没停,那两人见势头不妙,猛推了安定和清光一把,跑了。

之后,安定了解到女生是被人截住了,然后清光出手相助。其实他心里已经猜了个大概——虽说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女生是加州清光的女朋友之类的。

忘说了,清光的异性缘非常好。尽管这其中既包括了仰慕者也包括了大量的时尚同好者。但毕竟每天都被各种女生包围着,安定觉得他就算脚踏n只船也不奇怪。

女生再三道谢之后离开了。

安定转过身,看着清光。

“你没事吧?”

清光眨眨眼。

"喔,没事,谢了!"

这应该是安定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清光。虽然对方妆花了,发辫散了,嘴角还挂着一块乌青,可安定觉得这样的清光比起平时那个光鲜亮丽的清光反而让人移不开视线。

清光舔了舔牙龈,好像是尝着咸味儿了,没好气儿地往地上啐了一口。

"呸!一群混蛋!"

红宝石般的猫儿眼里满是怒意,那模样在安定看来说不出的俏丽。

"你看啥呢?"

安定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盯了清光大半天了,这会儿清光拿着手帕在擦嘴,也不知是不是力气使大了,没了唇彩的两瓣嘴依旧诱人的红。

加州清光不是个只会涂脂抹粉的娘娘腔。他勇敢,善良又硬气,而且生气的样子好看极了。

 

自那之后,安定和清光就成了朋友。

熟了之后,安定才知道清光不是自己原来想的那种浮躁不知上进的孩子。清光有梦想,想考到艺术学校,想当模特,想学服装设计。清光也不是招蜂引蝶的家伙,每次被告白过后,他都会诚诚恳恳地拒绝对方,还总觉得辜负了人家一番心意。

 

放暑假了,一群小伙伴商量着去海边游泳。除了安定和清光,还有堀川国広,和泉守兼定,长曾弥虎彻,蜂须贺虎彻。这六个人最后居然成了三对,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暂且不提。安定说起这事时,他和清光俩人正坐在树荫下,一个看书,一个涂爪红。

“诶?游泳?可是我不会啊。”

清光鼓着嘴,目光还端详着那五片指甲。

“噗,你居然不会游泳吗?不会是怕水吧!”

“切,我是嫌海里的水脏好吗?”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身上长满了脓包怕被人看见。”

“喂!”

清光作势拿着小刷子要去糊安定的眼睛,安定笑着求饶。

“好啦好啦,一起去玩咯,我可以教你。”

清光一脸骄傲。

“用不着。”

 

到了约定这天,安定才知道啥叫用不着。

清光自己带了个超大超华丽的印花游泳圈。

“你们玩吧,我躺在这上面自己漂着就行了。”

令安定无言以对的不只是这个。

清光的身上没有什么脓包。

一双腿洁白修长,翘臀细腰,小腹上的肌肉算不上健美,但是结实而匀称,再往上……安定不太敢看了。

几个人游了一会儿,安定怕清光无聊,便上了岸,在离他不远处岔开腿坐下。

“一个人没意思了吧。”

“嘛嘛,看着你们乱扑腾还是挺有意思的,可是我怕晒黑诶,再待一会儿我就走了喔。”

“你不是涂过防晒了吗?真是奇怪,我平时什么都不抹也没见晒黑啊。”

“那是肤质问题啦,我是一晒就黑的那种人,你的话……”

清光说着转过头来瞧安定的身子,却突然不说话了,正侧着脑袋倒耳朵里海水的安定直起身看他。

“我怎么了?”

“没什么。”

清光小声咕哝着把头扭了回去。安定一脸茫然。

两人谁都没注意悄悄游过来的和泉守。

“哈哈哈看我帅气的一击!”

“呜啊啊啊啊啊!!!”

游泳圈翻了,清光扑通栽进了水里。安定慌了神,二话不说就冲进海里,捞起清光的腰。

“清光!你没事吧?”

清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一脸困惑道:

“这不是浅水区吗?”

安定闻言垂下眼。

水还不到他俩胸口。

而此刻安定正一只手搂着清光的腰,另一只手扶着清光的肩膀。

两张脸距离不超过十厘米。

安定立马松开,不敢看清光的表情,扭脸大叫道:“和泉守你个笨蛋这种玩笑很危险你不造吗!?”

和泉守早就没影了。

从那之后到回家,安定和清光异常的沉默,吓得和泉守连连道歉。

 

安定知道他不太对劲。非常不对劲。之前在学校里被人怂恿一起看什么毛片,旁边的人激动的满脸通红,连粉刺都直冒油光,可他什么反应都没有。然而这天夜里,他梦到了曾经看过的那部毛片,场景和剧情甚至都一模一样,只除了主角却是自己……和清光。

然后,毫无悬念地……

硬了。

无助地呢喃着清光的名字射出来的时候,安定有一丝庆幸原来自己不是性冷淡。

 

两人依旧像之前一般要好。

或者说表面上是这样。

这天,安定跟清光刚出了校门,一个女生迎了上来。是那天他俩一起救下的女孩子。

今天两人说好了要一起去安定家写作业,大考快到了,清光有几门成绩让他很担心。

“要不你先去我家等我吧。”

 

“我回来了。”

安定瞅了眼门口,没看着清光的高跟鞋。

“妈,清光没来吗?”

“没有啊。”

 

今天的作业有点多,安定写完再加吃完饭都九点多了。他给清光家打了个电话。

“喔!是大和守啊!等着我帮你叫他啊……清——诶?你说啥?好吧,清光他已经睡了。”

对于脱线的加州妈妈安定一脸黑线。

“阿姨,您跟清光说,我十分钟以后到您家门口。阿姨再见!”

 

“有啥事吗?”

身穿睡衣的清光打着哈欠,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咋没去我家啊?”

“……”

“你在生气吗?”

“……你答应了吗?”

“啊?”

“装什么傻啊,被人告白又不丢脸。”

“呃……好吧,你还真厉害。”

“那姑娘瞅你那眼神,我瞧一眼就明白了。”

安定看着清光扁着的嘴角,鬼使神差地涌上一个念头。

“那……我瞅你是啥眼神啊?”

“哈?”

清光转过脸来,对上安定一双认真的大眼睛,咀嚼着安定话里的意思,突然又撇过头去。

“你啥眼神我没注意过。”

昏暗的街灯下,清光脸上的红晕依然清晰可见。

“我没答应。”

“……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不是你先问的吗……”

清光又说不出话来了。

“我跟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清光的身子几不可察地抖了一下,还是没吱声。

安定没处过对象,可是他聪明啊,在脑中拼凑了一番今天发生的种种,再看着面前这个别别扭扭的清光,他觉得干脆豁出去了。

“清光,我……那个……”

支支吾吾了几个字,安定还是没说到重点。

清光双臂抱胸,故作烦躁地说道:

“你不说,那我走了。”

“……好吧。”

听见这话,清光蓦地瞪大了眼睛,气的差点要流出泪来,下一秒猛的被安定一把搂进怀里。

“真狡猾啊,非要我先说出来么。”

清光愣了一愣,随后嗔怪地捶着安定的后背道:

“你诈我!狡猾的明明是你好吗!”

“你要是真的走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哼,你要是真放我走了,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好过分!”

两人抱了一会儿,安定凑到清光耳边小声道:

“清光,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好吗?”

“什么好不好的,土死了,'是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嗯,我愿意。”

“喂!!!”

 

夏末秋初的午后,天气温暖清爽。两人躺在田里晒太阳。再没几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嘴上不提,心里都打着结。虽然还在一个城市,可想见面就见面还是太难了。两只手握在一起,互相摩挲着,不禁都有点心猿意马。

安定忽然侧过身开口道:"等毕了业,我就娶你过门吧。"

清光差点没把舌头咬了,又羞又怒又觉得好笑,翻了个身背对着安定:"我又不是女的,谁要你娶。"

安定死皮赖脸地往前凑:"别人娶老婆,我就娶清光咯。"

清光听了这话阴阳怪气道:"不能帮您家传宗接代真是对不住了啊。"

安定故作姿态地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也对喔。"眼瞅着清光那边蔫了,便笑着去蹭他白嫩白嫩的后颈:"没有娃也罢,我疼你一个就够了。"

清光听了心头一热。安定平时一副老实模样,说起窝心话来真没法叫人不喜欢。

见清光耳朵尖都红了,安定忍不住凑过去含住,清光耳朵敏感的很,舔了几下受不了了,他转过身,不耐烦地去衔安定的嘴。之前两个人也偷偷抱着亲过嘴,可是都规规矩矩的,纯情的要命。今天大体是因为要分别了,气氛格外旖旎,两个人正亲着,安定的手兴奋地乱摸,摸到了清光的裤裆。

“靠,你疯了?!”

“你硬了。”

“闭嘴!”

“那我闭嘴专心摸了。”

“安定!”

安定咯咯地笑了出来。

“这还是大白天呢,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你刚才亲我的时候咋不怕被人看见呢?”

“还不是你勾……”

勾引这个词,清光还是没能说出口。

“真是的,原来不认识的时候看你一副老实样,没想到一肚子坏水。”

“嗯,我原来也以为你不是什么正经人呢,没想到……”

“没想到啥嘛?”

“没事。”

“诶诶诶诶你倒是说啊!!!”

安定抱着清光,思绪回到了两年前那个放学的下午。

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对他一见倾心了吧

 

评论(3)
热度(151)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