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13·完]

完结撒花!!!



安定睁开了眼睛。周围出奇的安静,只有不远处传来鸟雀的啁啾。通常他都是在母亲在厨房中的忙碌声和街道上汽车的鸣响声中醒来的……再之前的话便是藤四郎们在走廊上的跑动声和欢笑声。唯一感觉没什么不对的是自己怀里还睡着的另一个人,和他那轻柔平静的呼吸。

安定闭上眼满足地笑了笑,轻轻用指尖摩挲着清光的肩膀。清光深吸了口气,轻哼了一声,还是不想睁眼,动了动身子,把脸贴到安定的胸口。安定的笑意更甚了。真可爱……清光真可爱。不仅可爱,还很美。丝绸般的秀发,洁白柔软的肌肤,修长的双腿……此刻还和安定的腿缠在一起。他是安定见过的最美丽的刀-不对,最美丽的人,从前是,以后也是。想到清光这样安稳地睡在身旁,安定幸福极了。

……不过事情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直到稍微清醒了些安定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然后他突然睁大了双眼。

就像是从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里醒了过来,然而这个梦是千真万确的。他们重生,再次相遇。清光找到了自己,自己却忘记了--

“我……”

安定瞬间意识到他想起来了!他们曾是刀灵,曾是冲田的刀,曾与其他刀剑为了审神者战斗。他们死去,又重新诞生在这个世界。所有的记忆都清楚了,安定奇怪为什么自己直到这一刻才想起来。他想到过去几个星期中清光的努力,清光为了自己做的事,不禁脸红心跳起来,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愧疚。

因为怀里的这个人对安定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无法用言语说明。不仅仅是男朋友或者恋人,而是灵魂上的伴侣,是生命中无法超越的存在。只要是为了清光,安定

可以随时拼上性命。

为什么会把这些都忘了呢?

不知不觉,安定的脸已经被眼泪打湿了。

清光动了动,睡眼朦胧地看着安定。

“早啊,”清光柔声道,随即又被安定的泪眼搞了个措手不及,“你在哭吗?”

安定赶紧用手抹了抹脸,摇摇头回以一个微笑。

清光将信将疑,然后唇边勾起一个坏笑。“嗯……差点以为你是因为昨晚没爽到,不过考虑到咱们折腾了那么久,应该不太可能……”

……

喔,对吼。

这也是为啥他俩现在一丝不挂地躺着。

清光不知道是什么让安定屈服在自己的引诱之下,但是他已经太久没和安定这样亲热了,所以没敢多问,生怕安定改变主意。

安定长舒了一口气,笑了起来。“我只是……”说着看向趴在胸口上的清光,“我只是想起了我有多爱你。”

清光猛地瞪大了眼,面红耳赤。安定能猜到清光一定在瞎想些有的没的,决定还是不要逗弄他了。

“还有所有的事情,”安定说着抚上清光的脸颊,“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清光,我--”

“等一下!”清光惊叫出声,然后张着腿跨坐到安定身上,“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你-你说你想起来了?想起来我是谁了?所有的事都想起来了?”

他在开玩笑吗?!就这样?莫名其妙就想起来了?清光忐忑地俯视着安定,眼中充满了希望。

安定回望着清光,点了点头,“身为刀灵的事,审神者的事,冲田-”

清光扶着安定胸口的手开始颤抖,嘴唇也是,接着他紧紧扑在安定身上,难以抑制地放声大哭起来。

安定环抱住清光,抚摸着清光的后脑勺,泪水无声地涌出。

“没事了喔,”安定轻声道,“我在这里,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每天早起后五句话不离冲田君,”清光又哭又笑道,“是我的安定!我最爱的安定!”

安定无语,不过也无法反驳不是吗?

“我不相信……”清光贴着安定的脖子嘟囔道,“居然要帮你做那种事才能让你想起来。”

“什-什么?!”安定立刻涨红了脸,“才不是那个啦!那-那是巧合而已啦!”

清光笑着抱紧了安定,“好~~~吧。”他在安定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湿漉漉的,但是安定毫不介意。清光继续吻着,一下又一下,最后捧住安定的脸,吻上安定的唇。

“我好想你,”清光贴着安定的唇呢喃,还带着点哭腔,“我爱你,一直爱你……”

“永远爱你,”安定说着往前凑了凑,从清光唇上又偷了一个吻,“永远……”


~~~~~~~~~~~~~~~~~~~~~~~~~~~~~~

“太慢了,你们太慢了!快点啦!”安定一边嚷嚷一边拽着乱和浦岛穿过一排排座位。

“知道啦知道啦!你这么着急干嘛,我们不是有专属座位吗?”浦岛无奈道。

“就是啊,别人又不会和你抢。”乱补充道。

“不是啦,”安定咕哝着坐下,手里握着荧光棒,一脸兴奋地等待幕帘开启,“总要提前准备好啊。”

此刻的安定扎着头带,身穿应援衫,包上挂满了徽章,看上去和周围那些女粉丝毫无区别--除了他是这里唯一一个花痴模样的男生-当然安定并不在意这一点。

音乐厅里的灯灭了,舞台上的聚光灯亮了。音响里传来宣布演出开始的声音,随着幕帘升起,女生们尖叫起来。

“清光!!!干巴爹!!!”安定挥舞着荧光棒喊道,浦岛和乱羞耻地捂脸。热情高涨的安定才不在乎这些,随着清光登上舞台,他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


~~~~~~~~~~~~~~~~~~~~~~~~~~~~~~

“辛苦了,辛苦了!”

外面观众的鼓掌声经久不绝,后台里的六个成员互相击掌。

“今天的演出太棒了,谢谢大家!”一期祝贺道,博多递上水和毛巾。

清光刚接过毛巾,后台的门就开了。安定走进来,后面跟着浦岛和乱。

“辛苦啦!”三人齐声喊道。乱扑到一期身上,安定径直走向清光,两人交换了一个浅吻,“很棒喔,”安定说着又亲了一下清光的脸,然后抽出放在背后的手,手中是一束玫瑰花。清光的眼瞬间亮了。

“谢谢!”

“如果半年前我告诉你你会变成这么一个男饭你一定会杀了我的!”浦岛说道。他还是没恢复记忆,不过跟着安定和乱看了这么多场演唱会,慢慢地也认识了以前的伙伴们。

“不是男饭,”安定说着霸道地揽过清光,“是男朋友!”

浦岛嫌弃地做了个鬼脸,“死基佬。”

“浦岛~!”乱突然跑过来,在浦岛脸上啄了一口,浦岛的脸立马红成了番茄。“啊-呃,那个,呃-”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彼此彼此。”清光坏笑道。

“对了,乱,”一期打断他们,“我昨天做了松饼,你带一点到学校给鲶尾和骨喰吧?”

“超超超美味哟!”博多开心地说道。鲶尾和骨喰也还没有想起过去的事,不过对其他人来说只要他们过得好就行了。

安定跟一期闲聊了起来,博多和乱埋头吃着松饼,清光在椅子上坐下,擦了擦额头,疲惫又满足地舒了一口气。

“你的状态好多了。”身后传来三日月的声音,清光扭过头,对方脸上挂着他标志性的笑容,“我很高兴你最后做到了。”

“谢谢,”清光笑得一脸灿烂,“你确定不想试试吗?我是说让小狐丸也……”

清光看了看正在和今剑和岩融说话的小狐丸。

“既然安定能恢复记忆,这意味着其他人也是有可能的,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我这么拼命的话……”

三日月的蓝眸也看向了小狐丸,一时无言。

“嗯……”他沉吟片刻,又转向清光,“不用了,就这样吧。”

清光笑着点点头,从椅子上起身,“那好吧,你开心就好。”

“所以我们可以去吃东西了吗?”小狐丸问道,“我快饿死了。”

“我也是,我现在能吃下一头牛了,”安定揉着肚子说道。

“你怎么总是这么能吃啊?换了我早就炸了!”清光戳了戳安定,“总有一天你会变成胖子的!”

“我从来不会长胖,”安定回击道,“你这是在嫉妒!”

“才没有!”

三日月笑了出来,“气氛甚好啊,你说呢?”他对着身边的一期说道。

“嗯……就像回到了本丸一样……”一期微笑着点头。

“本丸?”走在后面的石切丸好奇地问道,“什么本丸?”

清光忍不住大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然后异口同声地答道:“你反应太慢啦!!!”

-end-


感想一:你们为什么这么对爹hhhhhhh果然欧美的粉也很懂圈内的梗嘛

感想二:早晨气氛正好就不能来一发吗(快够)

感想三:按照刀myu的走向后来这个安定也入团了哈哈哈哈哈

感想四:作为一个一期三日党我很怨念这文里他俩明明互动超多而小狐全程都只是吃货状态所以为啥要打狐爷这个tag(如果引起不适请忽略这条)

想想入刀坑和冲田组的坑到现在也快两年了,中间爬墙无数,可是这两只天使真是有随时让我回坑的力量啊(笑)。原文四万多个单词,翻成中文六万多,也算是我开过的最大的一个坑了(骄傲)。其实我本身是翻译专业的,所以一般都是拿钱干活儿。前几天朋友问,你做这个有钱拿吗,我说没有啊,然后她很疑惑没钱你干嘛要做,我想了想,很淡定地回答因为对自家cp的爱啊,说完把我俩都感动到了(笑)。这之后应该要忙论文和工作的事了,短期内在lof上大概只会吐吐槽,不会再开新坑了,感谢亲们一直以来对这篇文的支持,也希望大家能继续爱着冲田组!

最后再说一句,这里坐标帝都,有同城的亲可以约王府井的花丸cafe呀!

评论(38)
热度(207)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