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11]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零点准时更文,我为我自己骄傲!

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天早上。安定被闹钟声叫醒——他甚至不记得昨晚是怎么睡着的——然后起床,洗漱,上学。

毋庸置疑,学校里的指指点点仍在继续。安定讨厌这一切,但是现在他的心思被另外的事情占据了。

他紧盯着门,希望清光会走进来。

可是没有。

演唱会已经结束了不是吗?他应该忙完了。为什么还是不来呢?

安定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清光。要说什么,做什么,怎么道歉都毫无准备。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清光会来。

他并没有想过现在清光来学校未必是件好事。

~~~~~~~~~~~~~~~~~~~~~~~~~~~~

放学了。安定决定留给浦岛和乱单独相处的时间,于是一个人往鞋柜那边走。与其让那两人浪费时间逗自己开心,还不如让他们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发展。自己唯一的亲吻经历在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可这不意味着别人就不能安安稳稳地谈个恋爱。而且现在是剑道部的活动时间,虽然心里装着许多麻烦事,安定还是一如既往地期待这一刻,大概是因为剑道总有让他冷静下来的力量。

安定肩上背着竹剑,正要换鞋,突然--

“安定!”

安定吓了一跳。转过身,身后站着一个女孩,气喘吁吁的。这回又是谁?清光的粉丝团成员吗?她要干啥?拔自己一根头发去做巫毒娃娃吗?

“你是安定吧?清光他--那个--”

所以说自己猜对了?

“他可能遇到麻烦了,”女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安定才注意到她的表情非常惊慌。“我看到他跟几个男生在一块,他们不像是要好好说话的样子,我想去告诉老师然后就看见你在这儿--”

“在哪儿?”安定打断她。仅仅是听到这几句话他就快气炸了,连指甲陷进了掌心里都没察觉到。

“告诉我他在哪儿!”

~~~~~~~~~~~~~~~~~~~~~~~~~~~~

“你还真敢来啊!”其中一个男生对清光道,“你可摊上大事儿了!”

一共四个人,三个比清光高。他在班里见过这些人,但是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因为从来没注意过。

清光本来只想拿完柜子里的东西就走人,这几个人却突然抓住他把他拖到教学楼后。此刻,清光靠在墙上,像被野兽围捕的猎物一样,无路可逃。

他也不想逃了。

“你觉得你自己很了不起,呵?来学校找乐子来了,呵?对啊,钱都有了还他妈读哪门子书啊!”

清光什么都没说,仅仅不耐烦地出了口气。他现在完全没心情理会这些屁话。

“混蛋,你说话啊!”一个人推了一把,清光很轻松地站稳了。

“说什么?”清光语气中满是不屑。

“就因为你这个死基佬,我女朋友把我甩了!”一个高个子摇晃着清光的肩膀愤怒地喊道。

清光发出了嘲讽的笑声。

“喔这样啊!你女朋友宁愿跟我这个死基佬在一起也不选你,难怪你会受伤咯!”

“你他妈--!”那人啐了一口,拳头猛地落下。

清光迅速地闪开了,对方狼狈地扑了个空,然而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冲上来拽住清光的一只手。

清光使了使劲却没有挣开,下一秒另一边肩膀也被摁住了。他悲哀地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刀灵了,即使经受过良好的肢体训练却仍然是人肉之躯。自己只有一个人,而对方是四个人。

一只拳头狠狠击中了清光的腹部,他吃痛地弯下身子,要不是因为还被那两个人架着他已经跪下去了。

“你他妈就是一坨臭狗屎!”刚刚打人的高个子吼道,然后后退了几步,抬起腿踹了过来。

他的脚踹中了清光的髋骨。清光庆幸他没再踹的高点,要不然自己可能已经断了几条肋骨了。就算是这样这一脚也快让他吐出来了。这时另两个人猛地松开了清光,他面朝下摔到草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后背又挨了一脚。靠,真是够了!难不成这帮混蛋真想弄死自己吗?

清光咳嗽着想要起身,然而刚刚撑住身子,上臂又被踹了几脚,整个上身扑到地上。下颌传来剧烈的疼痛,清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怎么样啊,死基佬?”他听到其中一人大笑道,随后是一下又一下的撞击。清光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也分辨不出身上哪里受了伤。

“服不服?还敢嘴硬吗,呵?”

“够了吧!”说话的是那个一直站在一边什么也没做的男生。

“他的律师会来找咱们的!我可不想被连累。”

“艹,你个孬种!他活该!”说着清光被拎着领子站了起来。

“看见你这种人就恶心!”高个子朝清光的脸吐口水,清光猛地闭上眼睛。

突然,一声重击响起,清光预期的剧痛却并没有从脸上传来。

抓着自己领子的手松开了,清光踉跄后退,身子已站不稳了,脑袋一阵刺痛,然后背就撞到了墙,接着跌坐了下去。

晕眩感瞬间涌了上来,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他听到另外几个人惊恐地喊叫,而带头挑事的那个家伙已经躺在了地上。

“艹,他死了!你把他杀了!你疯了吗?!救命啊!!!”

那个人真的……死了?还是只是晕过去了?

清光不知道。他只能看见血,还有--安定!他手里拿着竹剑,除了安定还能是谁呢?

糟了!他怎么在这儿?他不该这么做的!这只会让他惹上更大的麻烦!

清光能看到安定愤怒的神情。他挥舞着竹剑,嘴里在喊叫这什么,可清光听不清楚。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男生已经没了踪影,另外两人也撒腿跑了。然后,一切沉入了黑暗。

~~~~~~~~~~~~~~~~~~~~~~~~~~~~~~~~~~

扑通……

扑通……

扑通……

是自己的心跳吗?

怎么那么响?每跳一下都伴随着胸口尖锐的疼痛。安定已无法正常思考了,除了躺在草地上的清光他什么也看不见。竹剑从手中滑落,安定冲上去,跪在地上,抱起失去意识的清光检查伤势。然而看到清光的脸和紧闭的双眼的一刻他呆住了。既视感。可怕的既视感。多么残酷啊,他想不起别的事,却唯独想起了这个场景。安定不知道那是在何时,何地,因为什么,可以确定的是他曾经也像这样抱着清光……

安定眨了眨眼,摇摇脑袋,抽出扶着清光后脑勺的手——那上面沾着血,虽然并不算太多。然后就传来了人们的叫声,医护人员的询问声。清光被抬上了担架,老师疏导着围观的学生,连警察也来了。他们说了什么,安定完全听不进去。

他还深陷在方才的恍惚之中。

~~~~~~~~~~~~~~~~~~~~~~~~~~~~~~~~~~

安定回过神来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医院里了。他不知道自己在走廊的椅子上失魂落魄地呆坐了多久,直到有人走过来告诉他可以去看清光了。

被领到病房后,安定立刻认出了门口站着的五个人。他们一个个面带担忧,有几个不安地走来走去。另外还有一个安定不认识的眼镜少年。

对方简短地点头示意,没有人问安定是谁。好吧,到了现在这已经不意外了。

安定进了屋,看到病床边上坐着一位水蓝色头发的男子。病床上的清光仍然没有睁开眼。

男子听到声音转过身,看上去很年轻,比安定年长几岁的样子。

“大和守,”他开口道,“是我让医生叫你进来的。”

“抱歉我--”安定颤抖着开口,旋即又被打断了。

“啊,差点忘了,你不知道我是谁对吧?我叫一期一振,是清光的经纪人。”

对啊,清光说过他的父母并不在身边……

“医生说是脑震荡,还有轻微的擦伤,还好没骨折。脑袋上缝了几针,但是不算严重。放心吧,他没事。”

安定一边听一期解释,一边走到床前,望着清光沉睡的脸庞。他的手还紧紧地握成拳头,心砰砰直跳。

“抱歉……”

“抱歉?抱歉救了他吗?”一期的声音非常镇定。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该道歉的是打了他的那个人。多亏了有你在。”一期继续道。

“话虽如此,用竹剑攻击还是有点……”一期稍稍停顿了一下,吸了口气,“你能这么做,我很感激。”

安定的嘴微张着,不知该说什么,正在这时一期忽然紧紧的抱住了他。

“谢谢,”他在安定耳边说道,“谢谢你救了他。”

两人分开时,安定第一次在一期那张平静的脸上看到了某种感情。那是一丝悲伤的微笑。

“我走了,你们俩单独待会儿吧,”一期拍拍安定的肩,“别太担心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没有过多的说明,一期离开了。

安定不知所措地盯着清光瞅。一切都是那么混乱,那么不真实。他慢慢在椅子上坐下,视线落在清光的红指甲上,那上面还有大概是被推到地上时沾到的尘土。安定小心翼翼地把土擦掉,然后握住了清光那只苍白的手。

他弯下身,脸贴着床单,泪如泉涌。

“对不起……”安定啜泣着,即使紧紧闭着眼睛泪水还是不住地流。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一定要变成这样?安定知道大家都会说“不是你的错”,清光也会这样说,但是他有种感觉,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因为清光来学校只是为了自己。可最后他得到的只有这个,被一群混蛋欺凌,被自己冰冷地对待,无情地拒绝。安定觉得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又或者是自己想错了……可是清光真的太让人困惑了,这种困惑超出了安定能够承受的范围。安定感觉自己一直在逃避什么,潜意识中在拒绝什么,好像不这样做就会出事似的。结果到头来还是出事了,而且出事的是清光。

“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安定抵着清光的手小声道,“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对不对?”

……

显然清光无法回答他。

“我记得……”安定继续道,“我记得我说过这些话,看来我这次又说话不算数了,嗯?”

他望着清光的睡颜,似曾相识的记忆浮现在脑海。清光伸出小指,笑得一脸明媚,眼中亮闪闪的,“我们来做个约定吧!咱俩要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开!”

安定笑着说“好肉麻诶!”,清光鼓起了嘴巴,“你到底愿不愿意啦?!”说着就去戳安定的脸蛋。“喂喂喂,你强迫我那可就不算约定了喔!”-“那你是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咯?”清光听上去不高兴了,安定赶忙勾住他的手指,凑到他耳边。“在你没说之前我就已经这么打算了。”

一直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回忆起这些的安定露出了悲伤的笑容。为什么自己全都忘了呢?为什么记忆中还是有很多空缺呢?他还是不知道他们曾经是谁,如何相遇,等等等等。他唯一知道的是,清光不是自己几天前才认识的人,他们在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以及……

“我没能保护好你,也没能待在你身边……”他看着那双紧闭的眼睛,不禁苦笑出声,“多么可悲啊,为什么我唯独记得这件事呢?”他轻轻抚摸着清光的皮肤,“为什么不能只记住快乐的时光呢?”如果还有什么是安定知道的,那就是自己有许多很不好的事情想要忘记。但是他必须想起来,必须补救这一切。为了清光。

“我会努力想起来的。”安定点点头,放下清光的手,站起身,轻轻拨了拨清光的刘海,“求求你,快点好起来吧……清光。”

……

安定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希望清光能醒来。然而,没有任何反应。安定俯下身子,轻柔地吻了吻清光的面颊。“快点好起来吧……”

~~~~~~~~~~~~~~~~~~~~~~~~~~~~~~~~~~

安定回到家时,家里的灯几乎都灭了,只剩下客厅里的一盏小台灯还亮着。

他蹑手蹑脚地关上门,正要回房间--

“安定。”

被发现了。

安定叹着气走进客厅。

“学校给我打电话了,”安定妈妈摘下眼睛放在还没读完的书上,声音疲惫又平静。

也对……考虑到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要见警察是无法避免的。之前因为太过震惊说不出话来所以他们没再继续问话,不过明天就不会这样了。没准还得被赶出学校……

在医院时,安定满心都是清光,现在像是被一巴掌打回了现实。他才意识到要面临的问题太多太多了。

“他们说你没有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安定妈妈担心地看着他,“但是你会说的吧?这不是你起的头,对不对?”

“当然不是!”安定连忙摇头。

安定妈妈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的,不过你还是得亲自去说明一下。学校让你明天不要去上课了,不过校长要你下午去见他,你可以把事情说出来。”

安定看着地板,无声地点头。

“安定,”安定妈妈又一次喊他,安定抬起头。

“你的朋友怎么样了?”

诶?安定不知道学校那边在电话里说了多少,但是这个问题还是问得他毫无防备。

“他没事。”安定简短地回答。

安定妈妈露出放心的笑容。在学校跟她说了她儿子打架后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那就好,身体没事最重要。很晚了,晚安吧,宝贝。”

~~~~~~~~~~~~~~~~~~~~~~~~~~~~~~

第二天,安定睡到很晚才起,他自己都没想到,估计到晚上之前都不会犯困了。在紧绷了那么多天后,他的身体终于受不了了。

父母已经上班去了。安定没心情吃早餐。这说明他现在感觉有多糟。

安定看着手机上的未知号码发了一会儿呆。清光说他之前打过,那这号码肯定就是他的了。安定在想清光醒了没有,是不是还在伤痛中……或许应该打个电话问问,还是不要打?安定现在要担心的事还有一大堆。过不了几个小时还得跟校长谈话,谁知道结果会怎样?他现在已经确信自己会被劝退,前途无望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安定现在牵挂的只有清光。

他把手机放回口袋,换上鞋子。“只有这样了。”说着奔向了医院。

~~~~~~~~~~~~~~~~~~~~~~~~~~~~~~~

“诶?你说他不在这儿?”

“我的意思是他已经出院了。”前台的姑娘告诉安定。

“什么时候?”

“对不起,这个不能透露给无关的人。”

啊,该死!不对,事实上清光回了家是件好事,这说明他伤得不太重。可是安定还是很不开心,他现在很想见清光。为什么清光没给自己打电话呢?按理说他醒来之后不是应该立刻打过来吗?自己了解的那个清光一定会这么做的不是吗?

……

不是吗?

了解清光……吗?也许吧。只是他现在还是没想起来。

去学校的路上,安定一直想着这件事。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总比在学校等着他的一切好多了。

~~~~~~~~~~~~~~~~~~~~~~~~~~~~~~~~

“啊,是你啊。”校长说道。

“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我以为你可能不来了。”

哈?

安定皱着眉,很是不解。

“解决……了?”他重复道。

“对啊,我以为你知道呢。加州一早来找我,把事情都说了,”校长叹气道,“我一开始就觉得这孩子会出事,像他们那种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在说什么?

“他们觉得来学校是来玩儿的,总想闹出些事情,聚光灯下待久了,就变得没规没矩。”

“呃……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您……”

“但是他居然用竹剑伤人……我明白是那些人先动的手,他们也免不了受罚,但是用武器是绝对不允许的,万一杀了人怎么办!大和守,幸好有你在,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安定怔住了。

他的心开始剧烈地鼓动。愤怒,迷惑,绝望一起涌上心头。身体里好像埋着就要引爆的炸弹,他从未如此想要大声尖叫。尽管尖叫什么也不能改变。

然而安定没有叫。他很少这样做。迈着又大又急的步子穿过走廊时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住。

~~~~~~~~~~~~~~~~~~~~~~~~~~~~~~~~

安定只来过这个地方一次,那次是坐出租来的。跟校长的谈话匆匆结束后,他立马坐上了公交。不过显然公交车开不到明星家门口。明星也用不着,他们都有专人接送的。于是从下了车到现在安定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人们都说时间和运动最能让人冷静了,可这次恰恰相反,安定的怒气就快要压不住了。

清光以为他在干什么?他有动脑子吗?扮演英雄,背下所有的罪名……这他妈不是童话故事,也不会因此就happy ending!他以为他能擅自出现,把别人的生活和感情搅得天翻地覆,然后再擅自消失吗?

“见不到你我就不回去了,”安定自言自语道。

安定气喘连连地到了。上次自动开启的大门这次紧闭着。他扶着门栏平复了一会儿呼吸,整理着思绪。这并不容易。安定完全没有准备什么,不知该怎么说,或者说能怎么说。他只知道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清光不能就这么消失,在他对自己做了那些事之后。那些事……安定深吸了口气,捂住胸口,好像在安顿心跳一样。那些事……

没用的,在这儿站着胡思乱想什么用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后,安定按下了门铃。

-tbc-

看到这里的盆友,恭喜你们,下一章就是苦尽甘来了。放心放心这个安定才不忍心对清光发火呢XD

评论(8)
热度(14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