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9]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停停停停停!音乐关了!加州!第二次右转之后还有三个步子呢,前,后,前,一共三次!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们了吗!”

“我知道。”清光小声说着,然而还是被排舞师听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做呢?”

“抱歉……”

“这不是道不道歉的事,我只希望你把动作做对了。”

清光咬着嘴唇,无奈地点点头。其他的成员担心地看着他。

“再来一遍!音乐!”


~~~~~~~~~~~~~~~~~~~~~~~~~~~~~~~~~~~~~~~

“你最近有好好睡觉吗?”休息的时候,一期问清光。

“有啦有啦,”清光喝了一口水说道,“你可不知道,不用看信让我省下多少时间。”

“嘛,可是你在学校花的时间可能更多。”一期这会儿不再是说教的语气,自从清光带了乱去见他他的态度已经变了,只是听上去还是很担忧,“你确定你能--”

“我确定!”清光有点蛮横地打断一期,大概是因为他下意识地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对付得了一期和三日月,“我确定,而且我已经在努力了。”清光又用平和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这几天让清光劳累的不是粉丝的信,而是对安定的牵挂。每晚睡觉前他都异常的清醒,拼命让自己入睡,可安定就是在脑海挥之不去。“为什么他不记得了呢?为什么他总是一副过得很辛苦的样子?为什么他不爱笑了?为什么他忘了对我的感情呢?为什么他不能再爱上我呢?”

“离演唱会没多久了”,一期继续道,“我不是让你退学,但是……至少暂时有几天你不能去了。”

“什么?就因为跳舞出了一个错?拜托!”清光抱怨道。

“不是一个两个错的问题,”一期抱着胳膊说道,“现在的行程安排不允许,你要是真的能兼顾学校和工作,我对你去上学毫无异议。”

清光想起了自己是怎么告诉安定成为明星的理由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继续呢?他已经找到了想找的人,现在完全可以退团,恢复到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如果没有合约,经纪公司以及其他乱七八糟东西的制约。这些玩意儿简直比时间溯行军还要命。

“嗯,好吧……”清光屈服了,“就几天喔……”

一期转身离开了。岩融过来拍了拍清光的肩。

“不要太在意,没有那么严重啦,谁都可能出错的。”

“唔,可谁让出错的是我呢。”清光沮丧道。

今剑跟了过来,另外三人去洗澡了。他好奇地看着清光。

“跟安定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清光耸了耸肩膀。

“毫无进展,”他失落地坦白道,“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之中有人记得有人不记得呢?这有什么内在的原因吗?”

清光每天晚上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这些。他觉得除非找到个别人失忆的原因,否则安定是不会恢复记忆的。

今剑靠着墙,一只腿踢来踢去。“这个……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因为安定并不想恢复记忆。”

“今剑!”岩融的眼神好像在说“你这是想雪上加霜吗?”

“我是认真的!”小家伙不满道,“我不是说他想忘了你,加州,可能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什么意思?”一直盯着鞋子的清光终于抬起了头。

“我们经历过那么多痛苦的事情……”今剑的声音有些悲伤,“直到现在我还常常被过去的记忆折磨,半夜从噩梦中惊醒,有时我真的希望能忘记那些事。”

岩融咬了咬牙。他很清楚今剑在说什么,然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讨厌这种感觉。

“在审神者身边时,”今剑继续道,“安定很难忘记对前主人的事不是吗?而且在你们还是那个人的刀的时候,你先离开了安定,这对他来说可能太沉重了。”

清光盯着地板上的某个点出神,不自觉地咬着下唇。今剑说的不无道理。也许他的想法是对的?也许安定不想记起来?

“人类经历了巨大的伤痛后可能会患上失忆症,”今剑捏着下巴补充道,“几百年的战斗与杀戮,最后失去心爱之人,这会引发失忆也就不奇怪了。

“可是这些我也都经历了啊!”清光突然有些不开心地打断,“我一开始可是折断了啊!后来又眼睁睁看着安定死在我怀里!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我什么都记得?”

岩融耸耸肩,“因为每个人的应对方式是不同的,加州,这跟性格有关系吧。”

他又拍了拍清光的肩,然后拿起板凳上的毛巾,今剑也跟着起身。

“总而言之,还是尽量好好睡觉,好吗?只有排练的状态好起来你才能尽快回到学校见他啊。”

“嗯。”清光同他俩一起出了体育馆。

大概只有这么想他才能快点入睡吧。


~~~~~~~~~~~~~~~~~~~~~~~~~~~~~~~~~~~~~~~

“好啦,现在开始上课。”点完了人名,老师说道。

“老师!”一个女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那个……你没有念清光的名字,他生病了吗?”

她说出了所有女生所想--也包括其他某些人。

安定扭过身,看着窗边空荡荡的座位。已经三天了。

“他有特许,”老师淡然地回答,“因为还要工作。”

“特许,呵呵,要是我也有这玩意儿我也愿意上学,”安定听到一个男生小声嘀咕,“他以为他是谁啊……”


~~~~~~~~~~~~~~~~~~~~~~~~~~~~~~~~~~~~~~~

“乱!”放学后,安定走到还在收拾东西的浦岛桌边,乱坐在桌子上玩手机。安定还是不太能适应男孩子穿短裙这件事……不过因为之前已经听了七七八八,所以清光证实乱的性别时他并没有多震惊。浦岛也还不能适应,每当乱一出现,他就紧张的要命——唯一不同的是乱的出现比以往频繁了许多。

“咦,怎么了安定?”乱吹着泡泡糖问道。

“清光和你联系了吗?我是说……最近几天。”

浦岛明显一副“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了”的表情。

“我知道他因为工作的事很忙,可是……”安定耸耸肩。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关心清光这个事实有些难为情。“他给你发信息了吗?”说起来清光并没有义务跟他们任何一人汇报自己的情况。更不用说安定,他俩连电话号码都没交换。

“嗯?啊,没有诶。”乱看上去并不担心,“演唱会就快到了,他应该很忙。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吗?”

“当,当然!!”浦岛飞快地答道。安定不知该说什么。上一次去看演唱会时,他跟自己发誓决没有下一次了。然而现在……

“谁会在乎那个自大狂啊,”身后的某个声音吸引了安定的注意。

“哈哈哈,你听说了吗,可怜的本田被他女朋友甩了,就因为她迷上了加州清光那个家伙!”

这声音来自于他们的同班同学。安定没回头,不动声色地听他们继续说。浦岛和乱看向了那几个人。

“真的假的?!呜哇,女生们这他妈都怎么了?”

“她说她一直都喜欢那家伙,现在他到咱们班来了,一下子不再遥不可及了,她就没法掩饰自己的感情了。”

“她是这么说的?真是个贱女人!”

“就是啊,所有女生都为了那个娘炮发疯了。我看见他那张脸就烦!”

“等哪天谁揍他一顿,看他还笑不笑得出——”

一声巨响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安定狠狠地把椅子扣在桌子上,眼睛死盯着那两个男生。

“我先走了,”他轻声告诉浦岛和乱,目光却没有移动,然后用足够大的音量说道,“有些人真够恶心的。”


~~~~~~~~~~~~~~~~~~~~~~~~~~~~~~~~~~~~~~~

安定刚下楼,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站在鞋柜前。

“清光!”

清光转过头,目光瞬间亮了起来。

命运的邂逅!

“安定,好久不见啦。”

清光的疲惫显而易见。即使像安定这么不太在意细枝末节的人也注意到了。平时浦岛一个礼拜不换衣服他也未必能看出来,可他一眼就发现了清光眼周的阴影。

“我觉得下了课再过来会比较好。”清光说道。他的声音也很疲惫。“大家都去部活了,应该不会再缠着我。”他晃了晃手里的纸,笑着说,“我是来拿这个的。之前上课写出来的歌词,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了,幸好当时记在纸上了。”

“你一直在……忙工作的事吗?”安定明知故问道。

“对呢,忙着蹦蹦跳跳,”清光笑道,“你想我了吗?”

“什-什么?”安定不知道他通红的脸已经出卖了他。他才没有想清光!只是纳闷他为什么不来然后胡思乱想了些,仅此而已!

清光笑着把纸折好放进包里,然后瞟了眼手机。“稍微耽误一下也没事吧……想出去走走吗?”


~~~~~~~~~~~~~~~~~~~~~~~~~~~~~~~~~~~~~~~

“他人倒是不坏,就是严厉,太严厉了!”清光抱怨着他们的排舞师。

他们在学校操场上走了一会儿,清光告诉安定他排练的事以及没来学校的原因。尽管清光一直在抱怨,安定却不知为何觉得放心了。清光的抱怨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尽管安定甚至都不记得他之前抱怨过。

“真不容易,”安定认同道,“让我跟你交换我一定不愿意。”

“你当了明星一定会闹出大笑话的。”清光大笑。

“喂,你什么意思啊!”

确实如此,安定不得不认。清光对他的评价总是很对,已经不止一次了。安定看着自己的鞋子这样想到。

两人走到一个小山坡上,右边是绽放的樱花,左边下了坡是体育部的部员们。

“话说乱和浦岛怎么样了?”清光换了个话题,安定抬起头,“他们开始交往了吗?”

清光的语气好像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一样。虽说事实应该也的确如此。

“还没正式交往吧,”安定回答,“浦岛大概还需要慢慢习惯他是基佬这个现实。”

“啊啊啊拜托,他还在纠结那个啊?”清光无奈道,“没想到他这么大惊小怪,不过也对,现在另当别论了,毕竟我们是高中生不是--”

好险!“是高中生不是刀剑。”清光差点就说漏了。不过随后他又想起来自己从没提过浦岛也与转世有关,也没提过他们曾是刀灵的事。

“坏了--”清光突然停下脚步,抓住了安定的胳膊。

“怎么了?”安定不解,然而在得到回答前便被清光拖着转身跑了起来。

清光只小声说了两个字。“粉丝。”

安定还没回过神来,清光已经把他拉进了樱花树周围的矮木丛里。

“喂,你干嘛要--”

“嘘!”清光说着捂住了安定的嘴。

安定拉开清光的手,对方正在悄悄观察那几个女孩是不是走远了。

“一惊一乍的。”安定不耐烦地嘟囔道。

“对不起,”清光在安定身旁坐下,“有的时候她们真的很麻烦。”他可不想这么一点宝贵的个人时间还要跟粉丝东拉西扯。不过跟安定躲在这里他倒是不介意。

终于意识到现在这个状况后,清光忍不住笑了。“倒也不错。”

“哈?”

“总算有机会和你独处了呢,”清光直白地说,脸上引人遐思的微笑不禁让安定慌了心神。

“笨-笨蛋,”安定小声道,“你在说什么啊。”

清光静静地看着安定,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但这会不会太大胆了--

“我想到一个能证明我认识你的办法……”

说着清光捧住了安定的脸,安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却没有把清光推开。清光感觉自己要沉溺在那深不见底的湛蓝之中了。不管是过了十年,二十年,还是一百年,安定的眼睛永远能让他心跳加快。

“呃……”安定感觉很紧张。清光温暖的手,清光的眼神,两人逐渐缩小的距离,这气氛太诡异了。为什么他无法推开清光呢?

清光已经凑到了安定的耳边,发丝落在安定颈间裸露的肌肤上。“我了解你的一切,”他在安定的耳畔低语,安定因为他温热的呼吸动了动,“包括这种事,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

这种事?!

感觉到清光的嘴唇碰到了自己的脖子,安定的心脏疯了一般鼓动起来。尽管他整个人看起来一动不动,可心里已经坐上了过上车,所有的思考乱成了一团。安定知道自己应该挣脱,可他完全动不了。他就这样任由清光触碰着自己,天知道是为什么。

那双嘴唇饱满,柔软,温暖,还很--熟练!而且闻起来好香。是用了唇膏吗?

清光的拇指抚过安定的脸颊,唇慢慢移动着,印下一个一个的吻。双唇开启又合上,温柔地吮吸着。这感觉太过熟悉了,安定不自觉地闭上了眼。而当清光的舌尖碰到自己的一瞬间,安定猛然意识到他知道这个感觉。这不像是第一次,反而像是……

清光感觉安定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自己就被推开了。力道虽然不大,但是清楚地传达出“到此为止”的意思。安定没有看着他,而是像见了鬼一样惊恐地瞪着身下的草地。

清光知道得说点什么,可意识还恍惚着,心脏因为久违的狂喜砰砰直跳。其实他现在说什么都没有必要了。

突然,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人赶紧转过身,却什么都没看见。也许只是小动物吧。但愿是这样。

清光正想跟安定说点什么,安定已站起了身。

“我该走了。”

“等一下-我-!”

“再见!”

安定说完转身离开了。清光不想让局面这么不明不白的,但是现在强行和安定谈好像也不好,所以也只能放他去了。

清光呆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唇上还残留着他尝过的最美好的味道。

-tbc-

之前没注意到,这次才发现安定摔椅子那里简直苏死了,无意识的护妻狂魔真棒!

嗯,既然是情人节就停在这里吧,大家就当糖吃下去吧!

评论(9)
热度(128)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