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8]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这章字数好多。。。爆肝了(吐血)

“浦岛?喂-!”
清光戳了戳黄色的脑袋,想看看这人是否还有生命体征。一会儿,浦岛终于活了过来。他丧气地咕哝了几句,脑袋依然耷拉在桌子上。
“我说,你还在介意乱的事情吗?”清光无奈道,“我发誓,我真的以为你知道的。乱一直都喜欢穿短裙,所以在学校里看到我也没觉得意外。”
“呜呜呜……”这是浦岛全部的回应。
在前世的时候,浦岛也喜欢乱,而且是在知道对方是男性的前提下。当然清光不打算告诉浦岛这个,他都不确定把真相告诉安定是不是件好事,不能再冒险了。
“这有什么啊!学校里还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啊-呜哇-!”浦岛突然抬起了头,吓得清光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我是个基佬!”他绝望地抽泣着。可能是因为声音太大了以至其他几个同学回头看他,然后一阵哄笑。清光站到浦岛的桌子旁,拍了拍他的肩。
“这有啥,”清光说道,“现在来说是总比不是好。”
浦岛用手捂着脸夸张地嚎了起来。“我一直觉得我不是啊,我喜欢女孩子,可是我也喜欢乱……”
清光叹了口气。浦岛已经一整天都是这副德行了,为了尽快结束这个局面……
“话说,”清光换了个话题,“安定去哪儿了?他一下课就不见了。”就在自己被几个上来聊天的女生分散了注意力的时候。
“喔,你不知道啊……”浦岛不以为意地说,“他加入了剑道部,有社团活动的时候他下了课就往体育馆去了。”
“剑道?”清光重复了一遍,然后笑了。这一点也不奇怪不是吗?
“嗯……借这个机会跟他比划两下也不错啊。”
浦岛怀疑地看着他。“你要挑战他吗?祝你好运!别把命比划没了。”
“这么可怕吗?”清光会心一笑。
“当然了!我是不太了解刀啊剑啊,但是剑道是安定的生命,这一点几乎全校的人都快知道了!而且他老厉害了,得了好多比赛的冠军!有人说他是这方面的天才。”
清光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搞得浦岛一脸迷惑。
“还真是意料之中啊,”清光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一会儿见啦,浦岛!”
说完清光飞奔出教室去找安定了。

~~~~~~~~~~~~~~~~~~~~~~~~~~~~~~~~~~~
走进体育馆后,清光最先见到的是剑道部的经理。他没见过这个女孩,不过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应该是认识自己。他告诉女孩自己还没决定加入哪个社团所以过来看看,于是女孩带着他去了更衣室。
更衣室里没有人,只有叠好的衣服还有书包,从这里能听见场馆里的练习声。清光没带别的衣服,正想直接去剑道室,目光却突然被某个东西吸引了。
清光走到一个书包前,在那个长凳上坐下。当伸手触摸到那个钥匙链上的饰物时,他露出了恍惚的笑容。
“冲田君……”在安定的书包上找到这个,清光完全不惊讶。
“你在干嘛?”
“呜哇--!”
清光一屁股从板凳上跌了下去。抬起头,安定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那-那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变态的跟踪狂,呐?”安定意有所指地说出清光昨天的话。
“对不起!我就是想看看那个钥匙链,仅此而已!”
“你来这儿做什么?”
“喔!”问得好。清光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我是来挑战你的!”
安定收回对着书包的视线,严肃地盯着清光看。一秒,两秒,就在清光以为他要石化的时候,安定笑了起来。
“喂!不许笑!我是认真的!”
“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事实上,安定还在疑惑为什么清光会对自己这么一个陌生人这么感兴趣。
“你是不敢应战吗?”清光插着腰,挑衅地一笑,“害怕了吗?”
安定皱了皱眉。“你之前接触过剑道吗?”
呃……算是接触过吧。
清光耸了耸肩。“诶……怎么说呢,现代的剑道是没接触过不过……”
安定扬起一侧的嘴角,像是在看笑话一样。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用剑!我做给你看怎么样?”
“剑道不是游戏,”安定说着往回走,清光像只小狗一样跟了上去,“你会受伤的。”
“他在担心我会受伤吗?”这样的想法足够让清光的心雀跃不已了。
“相信我,我不会受伤的!”清光还在恳求着,“就给我一把剑吧!”
安定拿起了自己的竹剑,剑道部的人盯着他俩看。清光十分惹人注目,就算有人不认识他,他那身格格不入的衣服也足够抢眼了。
“他要上吗?”一个男生笑着喊道,“让他试试呗!来吧部长,趁老师不在让大家开心一下!”
另外一个男生毫无预警地向清光丢出一把竹剑和一个面具,清光轻松地接住了。反应速度这种东西他可是从来不用担心的。
安定还是一副犹疑的样子。这太危险了。而且被老师抓到就麻烦了。可是清光把剑道说的好像是闹着玩儿一样,这种态度让他很不爽……他想给清光点教训尝尝。
“好吧。”虽说心中仍有顾虑,安定最终答应了。他戴上面具,摆好姿势。
清光知道自己用不着,但也把面具戴上了。他刚摆好姿势,其中一个围观的男生就发出了开始的指令。
接下来的事让所有观赛者目瞪口呆。
清光挡下第一发攻击时,安定也被惊到了。好吧,可能清光真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经验,又或者只是运气而已。后一种可能随即被否定了,因为清光轻松地挡下了每一次攻击。随着竹剑每一次的碰撞,安定的心跳越发加快。这感觉是怎么回事?!
清光开始发起攻击了,安定被逼得往后退。虽然他还能应付得了,但那仅仅是因为清光的刀法和自己的非常相似。 面具之下,安定的表情紧绷起来,手套里的手也开始出汗了。有那么一刻,他忘记了体育馆和围观的人,忘记了清光除了面具什么防护都没穿,只是一心更快,更专注,更激烈地进攻着。
另一边,面具下的清光笑了。有趣,太有趣了!很多年没有这么兴奋了!可恶,他太怀念和安定比试的感觉了,只有安定才能让他这么投入。这竹剑用起来跟曾经的本体不太一样,不过这个世界他们不再有本体了。过去的十七年里清光从未再碰过刀剑,然而他的心,他的灵魂仍然是一把刀,因此他从未忘记如何去战斗。
两人还未分出胜负,刚才发令的男生便叫停了比赛。
安定放下竹剑,摘掉面具,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困惑地看着清光。
清光对上那双蓝眼睛,开心得无以复加,因为这是再见到安定后,他第一次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敬意。
“你练剑道多久了?”
“我跟你说了,我从没练过。”清光笑着回答。
周围的人吹起了口哨。
安定语塞了一会儿,随后轻笑着点点头。
“好吧,”他认输般地说道,“我承认,你的表现还行。”
还行??整个剑道部都没人能跟安定打成那样!然而安定并不想让清光太得意。
“还以为你只会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唱些傻白甜的歌,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清光差点要喷出来了。
“蹦-蹦蹦跳跳?!”
哼!他就是这么看待我的事业吗?太过分了!
“才不是蹦蹦跳跳呢!跳舞唱歌也没那么容易的好吗?”
安定看起来并不感兴趣,已经转过身去拿水瓶了。
“喂!不许无视我啊!”清光愤愤地跟上去。
“你也来跟我比一局怎么样?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啊!”
安定皱着眉看他。
“比什么?”
清光伸出手点点安定的胸口。
“卡拉OK!”
安定几乎要喷水了,然后笑着摇摇头。他最恨卡拉OK了,因为完全不会唱歌,每次都搞得很尴尬。
不幸的是,周围还站着的其他部员开始搞事情了。
“对啊,这样才公平啊!”其中一个道,“这局他跟你打平了,你应继续追击才对,这才像你嘛。”
纳尼?
安定咬着下唇。他可不想被大家当作胆小鬼,他可是部长的说!
“如果我刚才的表现还可以,”清光用戏弄的语气说道,“你肯不肯赏我个脸呢?我也不想让别人觉得我的工作是在闹着玩。”
安定有点无助地环视了一圈,十分悲惨地发现似乎所有的部员都站到了清光那边。这群坏家伙!
“好吧好吧……”他无奈地叹气道。
又一次因为不会说“不”吃了大苦头……

~~~~~~~~~~~~~~~~~~~~~~~~~~~~~~~~~~~
社团活动结束后,安定小心翼翼地溜出了体育馆。他左看看右看看,希望清光已经忘了约定,这样自己就能逃过一劫了。
“安定!”
该死!
安定激灵了一下,回过头,正看见清光笑嘻嘻地跑过来。
“你好了吗?咱们可以走了!”
“呃……嗯,走吧。”
自己怎么就是说不出“不”字呢?
往校门走的路上,安定发现比起之前有更多的目光朝自己看来。确切地说之前从没有人看他。原因不用多说,就是因为走在他身旁的那个人。清光倒是看上去完全不在意。他是怎么做到被这么多人盯着还能无动于衷的?已经习惯了吗?如果换了自己早就发疯了!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走了一会儿。这会儿他们已经离学校很远了,注意他们的人也少了很多,可安定还是觉得紧张。他也不知道为啥,只要在清光身边就觉得不自在。
“你不想去卡拉OK我们可以不去。”清光突然开口道。
“哈?”
“我知道你不擅长唱歌,”清光笑着道,“没有什么比试的必要了。我只是找个借口骗你出来跟我约会的。”
“约-约会?!”
是在说……情侣的那种约会吗?!安定僵住了。如果他不是纯情的过分的话可能反应就不会这么大了。
清光看得出,安定正在想办法摆脱这个局面。一想到现在非得用这种计谋才能和安定待在一起,清光就难受的不得了。不过就算要牺牲所有的自尊,他也不打算放弃。安定曾经是爱着他的,所以他一定会再次心动的!
“我请你吃晚饭吧!”清光在安定开口之前提议道。
诶?安定觉得吃个晚饭听上去好像也没有很糟。尤其是运动过后他已经要饿扁了!不过话说回来,清光大概是想显摆显摆他多有钱,然后用好吃的来诱惑自己。
“就当是我赔礼道歉怎么样?”清光坚持道,“我让你在部员面前出了丑。”
“我才没有出丑啦!”安定反驳道,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嘟着嘴的表情在清光看来有多可爱。
“哈哈哈,那就没有吧!走吧,不要那么倔啦!”清光没多想就拉住了安定的袖子,安定被迫跟了上去。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却没有挣开。
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为什么被清光拽着感觉那么自然?之前被浦岛缠着的时候自己有这么听话吗?而且清光跟自己一点也不熟啊。安定想起了清光在游乐场说过的话。转世……他想起了第一次在舞台上看见清光的感觉,想起清光那像是跟最亲密的人说话的方式,想起清光好像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事。这一切都让安定头晕目眩。
“抱歉带你来这么偏的地方,”两人来到一家安定从未听过的餐厅,他本来以为会是麦当劳之类的。“毕竟被认出来就不好了。”很好。安定对这个顾虑毫无怨言。
穿着正式的侍者带两人到一张靠窗的桌子前,安定再一次意识到他们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看周围的环境不难判断出他根本承受不起这里 的消费,除非花掉几个月的零用钱。安定觉得不太舒服,但什么都没表露。
“这个地方视野超好,”清光望着窗外闪烁的灯火说道。要不是天已经黑了,安定怕是会因为这个高度而晕眩的。他赶紧转过头看向清光,对方似乎深陷在沉思中。他真的很好看,安定再一次这样想到。大家都知道明星在杂志上的照片都是PS过才看起来完美无瑕的,但是清光不需要那些,他天生就是个美人:白皙的皮肤,漂亮的杏眼,饱满的嘴唇。
“当然东西也很好吃啦。我强烈推荐喔!”清光笑着转回视线,四目相对的一刻,安定瑟缩了一下。
“啊,好吧……”对安定来说这地方他可招架不了,“所以你有兴趣讲讲你为什么剑道这么厉害吗?”
清光手托着腮,像只捕食的猫一样露出诡秘的笑意。“魔~~法!”
安定不以为然,正要说些什么,侍者打断了他,问要点什么餐。安定翻开了菜单——看见价格的一瞬间他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安定正寻找着最便宜的餐点,清光却很快风风火火地点完了。

“我点的这些你没问题吧?”侍者离开后清光才这样问道,安定点点头。
清光微笑道:“我就是确认一下,谁知道你的口味这些年有没有变呢。你现在还是不喜欢牡蛎吗?昨天在公园的时候我没提到这个,我记得这是你唯一从来不吃的东西。”
安定正视着清光,一个字也没说。清光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为什么?”他最后这样问道,很明显对魔法这种说辞一点也不信,“你点的都是我喜欢的食物,你为什么什么都知道?越是这样你就越像是个真的跟踪狂,你知道吗?”
清光笑得有点悲伤。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佯装在检查指甲。
“对不起,”他轻声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是--”
“你还要告诉我是因为转世吗?”
清光犹豫着,不知该从何说起,也不知还有没有必要。突然,他想到了安定包上的钥匙坠。
“你也不记得冲田了吗?”
“冲田?新选组的冲田?”安定被突如其来的话题转换弄迷糊了。
清光点点头,“你的钥匙链……”
“喔那个啊,唔,因为他是个天才剑士啊,可以说他是我的偶像吧。”
“从主人到偶像,嗯,大概差别也不大。”
安定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清光,清光只是笑着摆摆手。
“没事。我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你真的不再三句话不离这个人会让我这么失落。”
“告诉我,”安定继续道,“前世……的事情。”
真没想到!这是安定第一次没把他的话当玩笑。清光松了一口气。
清光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思考了一会儿。这个话题很微妙,考虑到第一次告诉了安定的结果是一阵大笑,他觉得把身为刀灵以及和时间溯行军战斗这些细节说出来不是个好主意。
“怎么说呢,”清光叹了口气,“我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一起,关系……很亲密。”
亲密?那种亲密?朋友,还是家人?
安定没有追问,等着清光往下说。
“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困难,有时是悲伤,有时是危险。但无论发生什么,你总会在我身边。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忠诚的人。”
清光抬起头,那悲伤的微笑看得安定几乎感到愧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所以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清光大着胆子说出来,同时握住了安定放在桌子上的手。
被清光的手包住的一刹那,安定感觉五雷轰顶一般。这和在鬼屋里时完全不一样,清光的语气,清光的眼神,都让整个气氛变得紧绷起来。
亲密……
恍然大悟的安定瞪大了眼睛——是恋人那种亲密吗?!
安定迅速抽回了手。幸好这时侍者来上菜了。不过他知道自己接下来是没法专心用餐了。
~~~~~~~~~~~~~~~~~~~~~~~
清光没有在夸张,这里的东西真的好吃!两人享用着美食,话题不知不觉就到了安定练习剑道有多久。他们还聊了各自成长的经历,清光得知安定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他们虽然忙于工作,但对安定很好。清光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他在还是婴儿时就被一对富人夫妇领养了,虽然衣食无忧,但是父母给的关爱基本就是以金钱的形式,后来他进了演艺圈,基本就独立生活了,与家里联系不多。安定渐渐觉得在清光身旁没有那么不自在了,对方确实不是变态的跟踪狂。他承认,跟清光聊天其实很开心,时间过得飞快。或许是食物让自己心情变好的缘故吧。
“你为什么会选择成为明星呢?”两人吃完饭,安定这样问道。正在喝东西的清光被呛到了。
“这,这个嘛……”他清了清喉咙。
直说,还是撒谎?既然到现在为止都没跟安定撒谎那就将诚实进行到底吧,哪怕让缓和的气氛再紧张起来。清光希望安定知道他对自己有多重要。不管记得还是不记得,清光希望他至少能知道这一点。
“说真的,我现在可以退团,因为我想成名只是为了找到你。”
“诶?”
安定眨了眨眼。
“满世界地找人是不简单,但是如果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找起人来不就容易多了吗?”清光得意洋洋地解释着自己的大计划。
“我想你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如果你记得我,那你就能在电视上找到我了,”清光笑着说,“要是事先知道我可能跟你在一个班也许我就不会去当明星了,这还真是讽刺啊。”
“嗯……”安定不知该说什么好。
看来清光对转世一事是完完全全的认真。
安定彻底蒙了。在他无法停止思考的同时,清光无言地注视着他。清光知道安定从不会拿别人的感情开玩笑,所以本身对待情感也是无比坦诚,实话实说。然而,他了解这个安定,这个安定却不了解他。这个安定不爱加州清光。清光的心又开始痛了。
清光看了一眼安定的手,决心再试一次。刚才他们被侍者打断了,而这一次,当他伸手盖住安定的手,对方警觉地抬起头,但并没有挣脱。清光轻轻地用手指抚过安定的手背。
“你是不是累了?”清光的语气很柔和,带着关心的意味。安定从没有听过他那样说话。又或者是听过但是不记得了?不管怎样,他确实是累了。换了浦岛通常会问自己为什么看上去很烦躁,可清光一眼就能读懂所有。
“走吧,”清光微笑道,示意侍者拿来账单,“谢谢你陪我来这里。”
“谢谢你的邀请。”安定礼貌地回应。
“谁说我要请你了?”
“诶?!”
看到安定惊恐的表情,清光大笑了起来。
“我开玩笑的!哈哈哈哈哈!”
切!完全中计了!
“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放心,我不会让你在这儿刷盘子的!”
安定做了个鬼脸,小声嘀咕了几句。
过分!
~~~~~~~~~~~~~~~~~~~~~~~~~
“那我走了。”两人回到了街上,安定这样说道。天已经黑了,街上的人少了很多。
“等一下,”清光边说边摆弄手机,“我叫个出租。”
出租?呵,自己为什么还会因为明星不坐公交这种事感到意外呢。
清光似乎看出了安定的想法。
“这样比较安全。”他解释道,“我真不是想炫耀。”
“我又没说啥,”安定耸耸肩,手揣进口袋里。
清光对这自我保护的态度很无奈。“但你就是这么想的。”
好吧,没错,一直以来安定就是这么想的。“别再读我的心了。”
清光笑了。“怪我太了解你咯?”
他俩走了几步,靠着栏杆等出租车来。
“我承认,成名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钱,”清光为了填补尴尬的安静说道,“前世的时候,我一开始过得很穷苦,你反而是出身很好的那个。”
他谈论前世就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这让安定感觉怪怪的。
“那个时候我的确觉得钱能使人幸福,”清光向后靠了靠,抬头望着夜空,“但是现在我明白,不是那样的。”
安定挑眉看他。“你用了一辈子才明白这个道理吗?哇哦!”
清光扭过头怒视着他,“喂!!”
安定笑了起来,清光感觉脸变热了。安定的笑……这是他最想念的东西,是比多少钱都还要让他感到幸福的东西。
~~~~~~~~~~~~~~~~~~~~~~~~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出租车穿过大门停在清光的房子前,安定瞪着窗外,脸上是无法掩藏的震惊。
“你也太土豪了吧!!”
“别说了!”清光近乎难为情地说道。
他本来想看看安定住的地方什么样,但是先去安定家就绕远了,虽说清光不介意,可是他不想再让安定觉得自己是个跟踪狂。
清光下了车,俯下身,手搭在车窗沿上。
“差点忘说了,过几天我们还有一场演唱会,我还是想向你证明,唱歌跳舞可不只是蹦蹦跳跳而已,哦对了还有我自己写的歌,希望你能来看!”
安定低着头嘟囔了几句,不过好像是别别扭扭地答应了。清光忍不住微笑,身子往前凑--
然后又退了回去。
安定迷茫地抬头看他。
刚才那是什么?
“晚安。”清光说完转过身,往门前的台阶走去。
他想吻安定,想的快要发疯了,而且差一点就不假思索地吻上去了!可不管心里的冲动多么强烈,他都不能这么做,这只会吓坏安定。他只能忍着,让一切慢慢来。可是,实在是太慢了!
清光合上身后的门,整个人滑落到地板上,抱着双腿,额头顶着膝盖。
“安定……你为什么忘了呢,”他一边流泪一边呜咽,压抑的情感倾泻而出,“你有多爱我这件事。”
-tbc-

"可怜的清光,他只想要一个亲亲而已。"——作者大大如是说。

这章应该是除了结尾最甜的一章了,高虐即将到来。讲真按这个攻略进度如果没有意外安定沦陷是迟早的事,然而……不剧透了XD还有我一直想说啊妈呀如果有一天一个又帅又萌又有钱的男孩子跟我说什么转世我特么管他有病没病直接就扑上去了好吗(>_<)

其实我怀疑作者对清光外形的描述是照着流司写的,杏眼丰唇多么明显,原作怎么说也是个凤眼啊(๑•́ ₃ •̀๑)

最近一直在脑补如果失忆的是清光会怎样。想来想去都觉得结果只能是安定把妄图靠近清光的人全都首落了(玩笑意味hhhhh

不唠叨了,再不睡真撑不住了!其实大家有什么感想可以在下面评论的哈,虽然剧情不受我控制但是希望看看你们的解读嘤( 。ớ ₃ờ)ھ

评论(19)
热度(153)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