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7]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小更一节


清光知道,乱的胆子很大。那会儿大家都在本丸的时候,鹤丸经常给他们讲鬼故事,乱每次都兴奋得很,一点都不怕。

“啊啊啊吓死我了!”乱尖叫着抓住浦岛的胳膊。可怜的浦岛好像心脏病都要犯了。

鬼屋这种东西,其实不外乎就是个迷宫,只是另外配置了忽明忽暗的灯光,冷不丁跳出来的道具,以及伪装成僵尸和怪物的工作人员。

“咱们手拉着手吧,我好怕跟你们走散了啊!”

乱这个浮夸的演技简直可以去角逐金酸梅了。

“就-就是啊,大家一起走吧!”浦岛附和道,然后乐颠颠地抓住了乱的手,接着又赶紧抓住了安定的,生怕引起别人的怀疑。

清光还在犹豫,因为这个拉手的提议实在是太假了,可他一低头,便看见了安定空着的手。安定正被浦岛拉着走在他前面,最前面是乱。清光咬了咬牙,心想总不能让乱的一番苦心白费了,天知道这种机会还会不会有第二次。

于是他拉住了安定的手。

清光知道安定回头看他,但是这里面太暗了,看不清对方是怎样的表情。安定很快又转过了头,也没有甩掉清光的手。这已经让清光很满足很满足了。

安定的手温暖又熟悉。清光想起了曾经拉着他的感觉。

许许多多个清晨,他们在彼此身边醒过来,安定的眼神困倦又满是宠溺。然后他会拉过清光的手,用食指在掌心上写点什么,像是“早安”,“我爱你”或是“不想起床”之类的。

记忆接二连三地涌现在脑海,清光不自觉地握紧了安定的手。这还不够,可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了。而他真正想做的是抱住安定,亲吻安定,永远不让安定离开自己。

清光镇静地走在最后,听着乱在前面对着各种鬼一阵大呼小叫。清光对这些是一点都不怕,如果让他打头,他一定会想办法让大家永远困在这里。

然而前世的事告诉他没有什么是永远的。几分钟后,他们重新见到了亮光,他只能不情愿地松开了安定的手。

“太好玩了!”乱笑着说,“接下来去干什么?”


~~~~~~~~~~~~~~~~~~~~~~~~~~~~~~~~~~~~

之后他们又去玩了些其他的项目。清光,安定和乱买了冰激凌和棉花糖,而浦岛什么都没吃,恐怕在乱的面前吐出来自毁形象。不过即使这样他玩的还是挺开心的,乱也是。安定没太留心他们,但也看出来了他俩真的相处得很好。他很高兴,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浦岛的迷弟魔音可能有了减缓的迹象。玩笑归玩笑,他是真的为自己的好朋友感到高兴。

太阳逐渐西沉,天空被染成了层次分明的红色,橙色和粉色,十分漂亮。玩了一天,四个人都精疲力尽,谁都懒得说话了。

乱瞅了清光和安定一眼。那两人手揣在口袋里,目光飘忽。唉,这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嘛。不行,得再想个办法。

“我们还没有坐那个!”乱突然指向半空。

三双眼睛顺着乱手指的方向看去——摩天轮。

“这个时间最适合去坐了,走吧走吧?”

向摩天轮前进的路上,浦岛突然停了下来。

“诶诶诶诶?!这座舱也太小了吧!!”

乱强忍着没笑出声。“怎么会这样!我完全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见鬼了。

“看来只能再分开坐了。”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今天好几个项目他们都是两两分开玩的。

“没关系,我就不坐了。”安定抱着胳膊靠向栏杆,“我在这儿等你们。”

“诶诶?来嘛来嘛!你难道要让清光一个人坐吗?这太委屈他了!”

清光心里是很想跟安定坐摩天轮的,不过乱的用意也太明显了。日落时分去坐摩天轮听上去相当浪漫,如果在到达顶端的时候接吻……这对现在的他俩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所以……

“我没事,”他阻止了正在劝说安定的乱,“我也不是很想坐,我俩在这儿等一会儿吧。”

乱担心地看着清光,清光回以一个微笑。勉强的微笑。

“好吧,只能这样了……”乱失落地嘟囔道,然后和浦岛去排队了。

于是又剩下他们两人了。空气安静了下来……

清光这一天过得很开心,能和安定这样在一起他已经很庆幸了,只是现在,这一切都要画上句号了。尽管心心念念的人还站在身边,清光还是感到一阵怅然若失的痛苦。他想起岩融,还有乱安慰自己的话。恩,最重要的是,已经找到安定了。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定突然问道,目光依然看着摩天轮。

“哈?”清光迷茫地转过身看他。

“你觉得我忘记了什么事对吗?”

一整天,安定都在想这个问题。不对,应该说从那天清光抱住他直到现在他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你并不像是把我错认成了谁,你好像确实认识我。”

可恶……

清光不想跟安定撒谎,可是他又不可能把真相说出来。等等……可以说吗?好像值得一试啊!反正说出来也不会损失什么啊!

“你相信转世这件事吗?”清光最终这样问道。

安定转过身,目不转睛地盯着清光的眼睛,仿佛在求证一般。

然后他笑了出来。

清光尴尬得耳朵都红了。

“喂!你笑什么啊!”清光这样说着,安定却笑得停不下来。清光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安定身上有种距离感——他不爱笑。从见面到现在,在学校的每一天,他都没有见过安定笑,连微笑都没有,而他从前认识的安定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清光想念那个笑容,想念那个笑声。

“啊啊啊算了,你想笑就笑吧。”

“但是我说的是真的!我从前世开始就认识你了,你要是觉得我脑子有问题我也认了。”清光抱起胳膊,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安定收起了笑容,看上去更加迷惑了。

“等一下,你是认真的?”他是觉得清光有点奇怪……可这也太奇怪了吧!

“当然是认真的!”清光肯定道。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了,他也不可能回头了,而且他也不想回头。豁出去了,一直跟安定兜圈子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我才会了解你的一切。来吧,你可以随便问我个关于你问题,我肯定能答上来!”

安定露出了怀疑的表情。清光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不过倒也不介意陪这家伙玩玩。

“是吗?恩……那……我最喜欢的颜色?”

“蓝色。”

好吧,这个有点太容易了。

“你看我穿的衣服就能猜出来,”安定看了看自己的蓝白条纹T恤。清光耸了耸肩,一脸自信的看着他,示意他接着发问。可安定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关于自己的事,大概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特别之处。

“那我喜欢什么动物?”

“你喜欢所有的动物,”清光脱口而出,“不过最喜欢的可能还是狗吧。虽然猫你也很喜欢,但它们总是躲着你。每次我把猫抱到你面前你都会打喷嚏,然后就被猫挠了。”

这么说好像太大胆了,没有谁能保证这一世也是如此,然而——

安定眉头紧皱地盯着清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全都说对了。

怎么会这样……?

“是浦岛告诉你的吗?还是乱?”

清光叹气。如果他要这么想那这个问答也没什么必要了。

“算了,”他沮丧地笑了,“我会努力习惯的,就算你记不起来,能跟你待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安定瞪大了眼睛。清光的话不像是在开玩笑,这让他不寒而栗。而且这样听上去自己对清光的所作所为就太过分了!安定又是迷茫又是惊恐地想到。

“我只有一个请求,”清光继续道,“别把我当成变态的跟踪狂好吗?”他竭力微笑着,“我真的不是。”

“只要能在你身边就好了。”清光在心里补充道。安定认真地望着清光,似在揣摩方才他话里的真意。而清光的视线忍不住地向下移,停在安定的嘴唇上……

“哇哦,天已经这么黑了!”

身后传来了声音,清光吓得回过神来。他转过身,浦岛正站在他们身后,再后面是乱。乱一副“下来的真不是时候”的表情,而浦岛浑然不觉,脸通红通红的,安定差不多猜到了原因。摩天轮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好事。

“要走了吗?”安定问道。

“恩,该回去了,”乱点头道,“今天真是玩了好久啊。你们能等我一会儿吗?我想去个洗手间。”她指着不远处问道。

“好。”

“我马上回来。”乱朝浦岛眨了眨眼,跑向了公共厕所,然后……径直进了标着“男”的那边。

“呃--乱--你--”浦岛大叫着,而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

“她走错了!”

“诶?”清光不解,“怎么了?”

……

……


“咦?你不知道乱是男生吗?!”

这时安定又一次大笑了起来。

-tbc-


原作者把这章描述为“清光全程只想着把安定推倒的一章”。以及“乱的人称代词终于可以改了”hhhhhhh


评论(13)
热度(14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