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6]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安定头枕在胳臂上,努力屏蔽着烦人的浦岛。如同每个要上课的早晨一样,他困得睁不开眼,而早晨的浦岛又格外的精力旺盛,两者加在一起简直要把安定逼疯了。

老师终于进了教室,安定和同学们起立鞠躬。

“从今天开始有位新同学要加入咱们班啦,希望大家帮他尽快熟悉下环境,”老师停顿了一下又自言自语般地补充道,“虽然估计我不说你们也会积极得很……”

最后一句话大概半个班都没听到,可听力敏锐的安定听了个清清楚楚。

“恩,可以进来了。”

老师所说的新同学走进教室的一刻就像是发生了野兽出逃事件,女生们惊声尖叫,完全忘了现在是在教室里。有人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稍微冷静一点的也开始小声地议论,当然大部分男生还是迷茫状态。这其中就包括安定。虽说他见过这个人,呃,准确地说最近几天他频繁地见到这个人,但是对他来说这也只是个明星罢了。

“我叫加州清光,请大家多多指教!”讲台上的少年带着能让万千少女疯狂的笑容说道,跟安定昨晚在电视上见到的笑容毫无二致。很不真实,却效果卓群的笑容。大概这就是加州清光能成为偶像而他大和守安定不能的原因。

“真的是他吗?”安定听到同一排的女生不停地交头接耳。

“我知道你们现在很兴奋,这种情况确实不常见,不过请大家适可而止,现在是上课时间。”

这位年轻的老师很会处理这样的事态。他朝最后一排几个女生瞪了一眼,女生们哄笑着停止了讨论。然后,老师指着靠窗的一个空位跟清光说,“你就坐那里吧。”座位在安定斜后方,跟安定中间隔了一排。

清光路过自己座位时,安定觉得怪怪的。他没法不去想这跟昨天那件事是否有什么联系。像加州清光这样的明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班呢?安定隐隐的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安静!”老师喊道。安定开始同情要坐在那群女生前面的清光了。

“有什么话你们可以课间再说。现在开始上课,把课本打开……”


~~~~~~~~~~~~~~~~~~~~~~~~~~~~~~~~~~~~


安定从没觉得一节课这么难熬。女生们的讨论声和笑声就没停过,而且他觉得后方全程都有视线在盯着自己。当老师再一次提醒那几个女生时,安定大着胆子回头看了一眼——预感完全正确。加州清光正注视着他,还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是跟自我介绍时不一样的微笑……安定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但总之那绝对不是对着一个陌生人笑的样子。如果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状况,安定真的很想跟谁换下座位。

午休铃响了,女生们迅速包围了清光的课桌,七嘴八舌地抛出一连串问题,清光哪儿都去不了了。安定趁机溜出了教室,这是第一次他主动拉着浦岛而不是浦岛拉着他。

“喂,慢点慢点!”浦岛抱怨着停下来,“你怎么了?”

“他一直盯着我看!”安定叫道。不用问,浦岛也知道这个“他”是谁。

“真的吗?”浦岛笑着问,“我说,演唱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变成跟那群女生一样的粉丝了?”

“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

“你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上学呢?”

“你会退出刀男吗?”

“接下来的演唱会怎么办?”

“我们能见见其他成员吗?”

清光正接受着各种问题的轰炸,甚至想回答都插不上话。天呐,在没有有序组织的情况下要应付粉丝真是太困难了。尽管如此他还是竭力保持着礼貌的职业性微笑。

“和你们聊天真的很开心,不过我得先去吃点东西了。”清光从椅子上起身,“一会儿再继续吧,放心我不会跑掉的!”

他冲女生们眨了眨眼,挥着手就要往外面跑。

“啊啊啊清光我明天帮你带便当!”

“还有我!”

“还有我!”

太好了!起码这样就不用担心在学校饿肚子了。事情总是有好的一面,对不对?

清光出了教室,一转头就看到了窗边跟浦岛,鲶尾和骨喰站在一起的安定。他们居然都在一起,完美!

“安定!”清光朝他们走去,其他人朝他看过来。

四个人呆呆地看着清光。他心里开始慌了。

“呃……你们大概也不记得我是谁了?”他朝藤四郎兄弟和浦岛问道。

“当然记得!!”浦岛大喊,一瞬间清光的眼中亮起一丝希望——然而又随着黄毛少年接下来的话破灭了。

“这个学校里没有几个人不认识你啊。”

“啊……”清光笑着挠了挠头,“好吧……”

果真是这样。他们几个都不记得曾经的事了。在见过安定之后,清光试着让自己接受这一点,可此刻他的心还是会痛。并肩战斗的日子,一同欢笑流泪的日子,他们都不记得了。他用悲伤的眼神看向安定,安定赶紧移开了视线,仿佛清光的存在让他感到不适。清光觉得心脏好像要裂开了。

“那……那个,”清光小声道。面对成千上万的粉丝他都可以保持镇定,可安定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说不出话来。

“他们虽然认识我,但是我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啊,所以……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吃午饭啊?”

“我们正要去--”鲶尾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高昂的声音打断了:

“加州!!!!”

清光正要转身就感觉有人扑到了自己背上。等等,这个人比自己反应还快?那就只有--

“乱?!”清光,浦岛和藤四郎兄弟异口同声地喊道。乱从清光身上跳下来,笑盈盈地抓住清光的双手摇晃起来。

“能见到你真是太太太太好了!”其实昨天我就在校门口看到你了,可是人太多我根本没法跟你说上话,就只能--”

等-等等!这意思是-

“你还记得我对不对?”乱笑的无比自信,“你怎么能忘了你最喜欢的短刀呢,呼呼呼!”

乱没有失忆!

“你没有失忆?!”清光叫道,感觉世界都明亮了。

“当然当然!你们的演唱会我每场都去,可是天知道你们收了多少信,我寄的信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清光想把这些话录下来好放给一期听听。不过此刻,他高兴地抱住了乱。

“还好你在这里。”


“呃……那啥……”

浦岛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两人才松开了彼此。他们转过身:另外四个人的表情已不仅仅是迷惑可以形容的了。

四周响起唧唧喳喳的声音,他们方才注意到有些人正好奇地围观。

“那不是B班的乱藤四郎吗?”

“抱着的是清光?”

“可恶!”

呃,又来了……

“那个……你们要去哪里吃东西吗?”清光赶紧问道。

“哦,不过地方很小,人太多了不合适。”安定烦躁地回答。讲真他可不想吃个午饭还要被一堆人围着。

这时,浦岛站了出来。

“没问题,你和我们一起吧!”这个家伙完全没问另外三人的意见。“乱酱也会一起来的,对吧对吧?”

“当然!”乱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安定知道接下来的几周他又要听到浦岛如何声情并茂地描述这个笑容了……他不耐烦地转过身,一行人绕过了围观的人群。

“咿!你怎么没跟我说过他和乱认识?”去天台的路上,浦岛一边推搡安定一边小声问道。

“我根本不知道好吗?”安定压低声音回击道,生怕被另外几个人听见——这似乎是多虑了,其他四个人正聊得火热,像是几百年不见的老友一样——虽说事实就是如此。“我跟你说了,我不认识那个家伙!他认错人了!”

“可是看起来完全不像这么回事!”浦岛像是被好友背叛了一样嘀咕着。


~~~~~~~~~~~~~~~~~~~~~~~~~~~~~~~~~~~~

“鲶尾和骨喰是我的表兄弟,”乱向大家做着说明。他们在天台的地上坐下,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中,今天有点风,但还是很暖和。顺便这里并没有清光的粉丝围着。

“不过我们不在一个班。”

“我还有一个问题!”浦岛嚷嚷着,其他人开始吃饭。“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他用插着香肠的签子指了指清光和乱。

“这个嘛……”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希望对方能编出一个合理的原因。

“我们曾经是……”清光开口道,“是……”

“童年的玩伴!”乱接了过来。

浦岛面露疑色。“所以说你们没有在……呃--”乱在身边,他不好意思说出口,于是举起两根章鱼肠做了一个亲嘴的动作。

清光被橙汁呛到了,乱开始捧腹大笑。

“我们两个?交往?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我怎么敢碰安定的--”

糟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安定猛地抬起头。在这之前他都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

“安定的--安定的--”乱结结巴巴的,“安定的便当!”说着便从安定的饭盒中抢过一个寿司卷。

“喂!”

啊……好险啊!

骨喰平静地看了他们一眼。很可疑……

只有浦岛看上去大松了一口气。他才不在乎他俩是啥关系,反正不是男女朋友就行。


~~~~~~~~~~~~~~~~~~~~~~~~~~~~~~~~~~~~

“真不敢相信一期哥居然没有找我们!”乱生气地说道。此刻他们正在去一期家的路上。

“他对重生这件事的看法很奇怪,”清光无奈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有时觉得他是在害怕。”

“害怕,哈?!哼,我得跟他好好谈谈!他可有的怕了!”

清光咯咯地笑了。

“能见到你真好,总算有人还记得……”

乱担忧地看着清光。

“我能明白你的感受,跟鲶尾和骨喰见面时他们也不记得我是谁了。”

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但是你看到了吗,我们还是变得亲近了。不记得了也没关系,我坚信我们的羁绊能够超越记忆,总有一天你和安定也能回到过去那样的!”

清光苦笑。

“是这样吗?你也看到了他现在是怎么对我的。”

“不要这么悲观嘛!有我在,我会帮你的!相信我!”

清光虚弱地扬了扬嘴角。

“谢谢……”

这会儿,他们已经到了一期家门口。清光按了门铃。今天没有排练,一期很纳闷谁会来找他。

门打开的一刻,他愣愣地看着乱,下一秒便被扑了个满怀。

“一期哥!一期哥呜呜呜呜呜!”

听到大哭声的清光不禁笑了。说好的跟他好好谈谈呢?

很快,博多也跑了过来,抱着一期和乱喜极而泣。

他抬头看了看清光,笑着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

清光微笑着点点头,顿时觉得有些失落。他固然因这温馨的重逢场面感到欣慰,同时却又想到了安定。如果扑到安定怀里时他也是这种反应的话……清光的心又开始痛了。

“唔……看来我该走了。”他摆摆手离开了。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

晚上,清光刚洗完澡,便听见手机的震动声。他走到客厅拿起桌上的手机。

是乱发来的信息。

“今天谢啦!安定那里别担心,我自有办法(^o-)"”

“办法?”清光挑眉。

然后他回了一条:“告诉我什么办法!”


~~~~~~~~~~~~~~~~~~~~~~~~~~~~~~~~~~~~

“安定早上好!”

浦岛一拍课桌,安定差点栽倒。

“我有事找你帮忙!”

“哇喔,这还是第一次呢,”安定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什么事?”

他已经预料到大概是“我作业没写完”或者是“给我讲讲这道题”之类的,然而……

“我要跟乱约会了!”

这可真是意料之外!

“哇,那就恭喜你咯。”安定故作平静地说道。虽然他心里想的却是“这他妈怎么回事”。

“谢啦!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重点是--你得跟我一起去!”

听到这个安定可没法安定了。

“啥?你约会我为什么要跟着啊?”

约会不就是要独处吗?浦岛这家伙真的知道什么是约会吗……

黄毛少年摇了摇头。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因为乱太害羞了!”

安定忍不住笑了。恩,害羞……个鬼啊!

“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她会不好意思的,气氛就会很尴尬!所以她问我能不能让你一起去,她也会带一个朋友,这样就轻松多了,你说对吧?这很有道理啊!”

有个屁道理。

安定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

“你还记得上次你找我帮忙都发生了什么吗?”

“当然啦,你因此认识了个大明星啊!”

“跟踪狂还差不多!”

好像是听到了他的召唤似的,清光走进了教室。

“早啊!”他悠哉地打了个招呼,旋即被女生们围住了。

“早安清光!我为你做了便当,希望你能喜欢。”

“清光同学,你午饭去哪里吃啊?我能和你一起吗?”

“啊啊啊啊啊……”

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快要烦死安定了。他用头撞向桌面。

“简直是……生无可恋!”


~~~~~~~~~~~~~~~~~~~~~~~~~~~~~~~~~~~~

阳光明媚,天空湛蓝。美好的春日的周末。游乐园里,音乐声和孩子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拿着棉花糖的人们来来往往,聊得不亦乐乎。

这其中有两位少年,一个东张西望,看上去紧张又激动,另一个则是双手插着口袋,面无表情。

“我为什么要来。”安定自言自语道,旁边的浦岛则是重复着他持续了十五字分钟的自问自答。

“那是她么?啊,不是。”

浦岛踮起脚尖,用手遮住阳光眺望着,好像这就能有什么用似的。

“她不会忘了吧?现在几点了?”

“还有几分钟,”安定回答,“都是你非要来这么早啦。”

为什么自己就是不会说“不”呢?倒也不是讨厌游乐园,只是安定真的受够了浦岛的碎碎念,而且也不想掺和这缓慢的恋爱进程。可能自己就是太好心了。下次一定得想想怎么拒绝。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安定终于听到了乱的声音。他转过身,看到了他好朋友的女神,还有旁边的--

加州清光?!

“你?”安定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粗鲁了。

清光有点不安,因为现在不是在班里,而且周围不知有多少他的粉丝。“H-hi!”他弱弱地打了个招呼。

好吧,乱确实说过她会带朋友来。可是从来没提是哪位朋友。

安定总觉得自己被坑了。

“嘛,你们想先玩哪个?我想玩点刺激的!”乱提议道。

于是他们跟着乱向第一个项目进发了。安定和浦岛走在乱和清光后面,他用指甲狠狠的掐了一把浦岛的胳膊。

“嗷呜!”另外两人扭过头看向浦岛,“你干什么啊?”

“你知道他会来对吧。”安定悄声道。

“我不知道!好吧就算我知道--你冷静一点!他不是也没对你做什么啊?”

安定想了想。行吧,他承认,除了第一次见面就像个神经病一样扑上来之外,加州清光是没做什么。可安定就是觉得那人哪里怪怪的。不是说他那身墨镜加帽子的打扮,这很明显是因为怕被认出来。安定庆幸自己不是名人,要不然一定会麻烦死的。

“要玩这个吗?”乱停在了过山车面前。浦岛望了一眼那骇人的高度,“呃……”

“你害怕了吗?”

“没-没有!我才不怕!”

乱笑了出来。

“你呢?”清光问安定。

“不就是过山车,有什么好怕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喔是吗?为什么?还有他干嘛一直那样冲我笑?

“既然大家都不怕,那就上吧!”


~~~~~~~~~~~~~~~~~~~~~~~~~~~~~~~~~~~~

“他是不是晕过去了。”清光说道。

清光,安定和乱正站在洗手间门口等着浦岛——这个下了过山车就径直冲向这里的家伙。

“有可能,”安定瞅了一眼手表。浦岛进去已经很久了。“他胃不太好。”

如果浦岛听见八成会辩解上次只是因为紧张罢了。

“呃,我不太放心诶……要不我们进去看看他?”乱一脸担心,“要不然去点吃东西,可能他吃完就会好点。”

安定觉得有乱在浦岛就吃不下什么东西了,不过他自己倒是不介意去吃点什么。

“我同意,去吃点东西吧。”清光说道。安定很奇怪他居然跟自己想的一样。“我去卖热狗吧,也给浦岛带一个。”

这种时间游乐园到处是人挤人,两个人分头排队,再留下一个人等浦岛出来,这是最好的方案。

“你一个人拿不了四个热狗的,而且我还想要可乐。安定,你陪他去吧,顺便找个吃饭的地方,等浦岛出来我们就去和你们会合。”乱利落地安排了一番。安定再一次感觉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尽管如此,安定没有抱怨什么。他本来就是个很少抱怨的人。就这样,他和清光朝最近的热狗摊走了过去。

再一次走在安定身边,却是以跟从前全然不同的身份,这让清光觉得不太自在。他了解这个人的一切,和他手拉着手走在街上曾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而现在,自己必须装得像个陌生人。两人尴尬地一言不发,清光拼命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们排起了队,安定掏出钱包开始找钱。

“那个,我请客吧。”清光说道,安定抬起头看他。

“没关系。”

“就让我请吧。”

这是在炫耀他多有钱吗?安定看了清光一会儿,最后把钱包收了回去。

“好吧,随你。”

然后又是一阵安静。

这队伍怎么这么长?

“一直没机会说,”清光最终鼓足勇气开口道。

“那天,在校门口的事,很抱歉。”

“没事。”安定淡定地回应,似乎并不在乎。清光希望他能在乎一点,哪怕对自己流露出任何一种情绪也可以。可是安定好像对他没有兴趣,一点点也没有。这正在渐渐击垮清光的内心。他注视着安定,而安定的目光飘来飘去,看看地面,看看别人,看看天空……就是不看他加州清光。就这个局面他们怎么可能回到过去那样?

“清光?”

“诶?”

“你要喝什么?”

他才反应过来排到他们了。安定已经点好了热狗。

“我要茶,”清光这么告诉摊主。然后他朝安定转过身。

“你点了吗?恩,你应该也要茶,你一直只喝茶的。”

于是清光点了两杯茶。安定在一旁皱着眉看他。

买完东西,他们找了个空着的长椅坐下。

“你怎么知道?”安定忍不住问道,清光已经开始吃他的热狗了。

“恩?”

“我只喝茶这件事。”

直到此时清光才想起来他的设定是不久前才成为安定的同班同学,按理说应该对对方的喜好一无所知。

“这个……”清光紧张地笑了笑,“这应该不难吧,我以为你什么饮料都接受的。”

……好白痴的借口。

与此同时,安定开始怀疑是不是浦岛透露了什么。又或者是他午饭时提过但是忘记了?


~~~~~~~~~~~~~~~~~~~~~~~~~~~~~~~~~~~~

“唔,好像没什么用啊……”乱躲在视野良好的草丛中,偷偷观察着清光和安定。那两人正在吃东西,对话却少得可怜。

“呃,乱?”浦岛蹲在乱的身后,依然在揉肚子。和自己的暗恋对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他看起来相当无所适从。

“我们到底在这儿做什么?”浦岛问道。

“你说呢?我们是在扮演丘比特啊!乱头也不回地答道。“啧,我们得换个计划。”

“丘比特?啥意思?我觉得--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乱揪着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嗨!谢谢你们帮我们买了吃的!”乱打着招呼在长椅上坐下,拿过热狗和可乐。

“接下来去鬼屋怎么样?”

-tbc-


乱酱的出现简直柳暗花明有木有!乱酱是天使!果然你和清光在本丸因为JK力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啊hhhhh作者在前几章提到乱时用的是“she”,这个问题在后面会说明的哈。

心疼我清。提前给大家打个预防针,距离发糖还有很长很长,虽然按这个套路中间安定会小小的心动但恢复记忆几乎是最后了。我会努力早点让你们看到的!

评论(13)
热度(15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