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5]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抱歉了米娜桑!久违的更新来了!



“抱歉,你是-哪位?”

魔咒一般的话语。清光的笑容消失了,他站在那里,脸上写着震惊,慌乱和恐惧。

然而他随即又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可是一点都不好笑诶,笨蛋安定!”

“我想你是把我错认成别人了,”安定平静地说道。他把清光的手从自己肩上拉下,后退了几步。

“抱歉!“

“抱歉你个头啊!!”

浦岛突然跳了出来。清光才想起来他已经完全无视了这个家伙。

“你在逗我吗,安定?!”浦岛大叫着,“你不记得他了?”

清光正一脸懵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不禁庆幸浦岛开口了。快点,告诉安定别再开玩笑了!这完全不好笑啊喂!

“安定同学,错过了演唱会的好像是我不是你吧?”浦岛指着清光,“这是加州清光啊!刀男成员之一!拜托你是有脸盲症吗?”

浦岛说完转向清光,看起来兴奋过头了。

“不过话说回来,堂堂大明星来这里做什么?”他的视线好奇地在安定和清光间跳来跳去。

“你们认识吗?安定,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所以说是真的咯?真的是他吗?”周围传来女孩子的声音。有几个学生已经停下来观察他们了。

“我告诉你了那就是他!他在这儿做什么呢?”

清光的眼睛还注视着安定,可里面已没有了光彩。他此刻的目光空洞而绝望。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清光问道,语气虚弱的有点吓人。

“安--”

清光抬起手想去抚摸安定的脸,可安定扭过头,又往后退了一步。

“抱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加州清光!那个,请问我可以拍照吗?”

“清光,能给我手机壳签个名吗?”

“清光!”

“清光!”

为什么她们要打断我?为什么她们要围着我?为什么是她们而不是安定在叫我的名字?我不要那么多人来爱我。只要安定就好了。只要安定一个人。

粉丝越聚越多,人群越来越拥挤,清光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衣服。如同膝跳反应一般,他转过身逃离了这里。

他没有注意到,街角处有个留着金色长发的身影一直在看着他。

“哇喔,这是什么鬼?”浦岛目瞪口呆,围观的女孩朝着清光的方向追了过去。

安定皱着眉头。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

场馆内的灯灭了。结束了日常排练的刀男成员来到更衣室。

三日月和岩融还在收拾自己的物品,其他人已经先离开了。还有一个人……直到此时才出现。

清光打开门,另两个人看向他。他进屋,头低垂着,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

三日月走了过来,语气严肃地开口道:“我不想听你有什么理由,你知道一期今天有多生气--”

三日月的话语在清光抬起头的一瞬间凝固了。对方那双眼睛又红又肿,满是泪光。

岩融扔下外套走过来,扶住清光的肩膀。

“加州?发生什么事了?”

清光没有看他。岩融轻轻摇了摇他,又重复了一遍,可清光还是没有回应。他只是出神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个点,甚至忘了眨眼。过了一会儿他才用极微弱的音量说道:

“他不记得我了。”

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已足够让清光再次崩溃了。他开始啜泣,整个人就要跪下去,幸好岩融反应快,及时拉住了他。

清光像个无助的孩子般抓着岩融的衣服,失控地嚎啕大哭,涌出的眼泪瞬间浸湿了布料。

岩融抚着清光的后背,无措地看了一眼三日月。三日月却是没什么表情,完全不像要跟清光说些什么安慰的话。

良久,三日月叹了口气,平静道:“所以我才告诉你……不要花费太多精力。”

现在跟清光说这个很明显是火上浇油,尽管三日月说的是事实。不仅他说过,一期也说过。这是不无道理的,小狐丸和石切丸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们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没有人知道导致这种失忆的原因。

然而此刻三日月的话还是激怒了清光,他松开岩融,恨恨地瞪着三日月。

“你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能这么冷漠?!你都没有一点感情的吗?!曾经的那些年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吗?!”清光一开始是控诉,到后来就变成大吼了。愤怒,沮丧,悲伤,这一切都被他宣泄在对着三日月的吼声中,虽然那人并没有做错什么。

“加州,”岩融见事态不妙试图阻止清光,可清光还没完。

“我就站在他面前,”清光抽泣着,“然后他问我是谁……他就这么忘了,我和他经历过的一切,全都忘了。”泪水再度涌出,清光说不下去了。

三日月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岩融拿过包和外套,一手揽过清光把他带出了更衣室。

“走吧,”他安抚道,“我送你回家。”


车里很安静,听不到外面的嘈杂。岩融也没开收音机。天已经黑了,清光呆呆地望着窗外。离开训练场馆后他一个字也没说,岩融也一样。

岩融很想安慰他几句,可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况且此时此刻安慰好像也没什么用。他从未置身于清光的处境,从来没有寻找过谁,因为今剑一直就在他身边,记忆完好。不过今剑倒是常常说如果能忘掉过去的那些事也无所谓。

“我知道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岩融最终打破了平静。

“不过还是希望你不要生三日月的气。”

清光不爽地哼了一声,仍然盯着窗外。

“确实,他不太会处理这些事,但是他和一期,不对,和我们大家一样,希望你能好好的。”

“没有安定我是好不了的。”清光嘟囔道,声音因为哭过有些哑了。

好吧,岩融还能说什么呢?没有人能说得动清光。

他们驶离了闹市,进入一片高档住宅区。这里都是现代感十足的西洋别墅,配有宽敞的花园和宏伟的大门,在夜晚看起来非常漂亮。

道路的尽头就是清光在这个世界称作家的地方。即使他平时在这儿呆的时间并不多。每当巡回演出开始,他们就得住在会场附近的酒店里,而最近的演出又排的非常多。

清光用遥控开了门,岩融直接开了进去。围墙之内是一栋洋房,花园修建得十分规整,里面有植物种类繁多的花丛,一座亭子,靠近走廊处还有一个水池。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私人公园了,这一切都和清光最初诞生时的生活完全相反。曾经他觉得有钱或者被许多人爱着就能变得幸福,现在二者都有了,可是如果能再次和安定在一起,他宁愿回到河的下游去。

岩融停下车。

“我不会说什么我能理解你这种话,不过……失去记忆也不代表就没有希望了。”

清光正要开门下车,听到这话转过身。岩融用安慰的眼神看着他。“你已经找到他了不是吗?你一直想做的就是找到他,这已经是大成功了!别就这么放弃了,一切可能才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清光不解地思考着这个说法。岩融说的有点道理,自己没再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一得知安定失忆了就垂头丧气,被各种消极的想法淹没了。

“你觉得他能再想起来吗?”清光问道。

岩融耸了耸肩。

“说实话,我不知道,可就算他想不起来,这也不意味着你们不能回到过去那样。你看看三日月和小狐丸。”

清光低下头,眉头依然紧皱着。他咬着下唇,陷入了沉思……

“总之不要轻言放弃,对不对?”岩融拍了拍清光的头,“这可不像加州清光会做的事啊。”

清光抬起头,虽然依旧心事重重,不过还是轻轻笑着点头。

“岩融,谢谢。”

“晚安啦!”


~~~~~~~~~~~~~~~~~~~~~~~~~~~~~~~~~~~~

与此同时,这个城市的另一边。

安定扑通一声躺倒在床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手边是一袋薯片。他刚刚写完作业,书和笔记本还摊开在桌子上,不过他现在是懒得去整理了。房间没有什么特别的,虽然不大但该有的都有。舒服的床,杂乱的书桌,一个衣橱,一扇窗户。安定从来没有花心思布置和装饰,他觉得只要住着舒适就够了。

安定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撕开薯片的包装——这还真是健康的生活方式。

他侧卧着,嘴里嚼着零食,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随意换着频道。电视里没什么有意思的节目,他放着只是当背景音来听的。

播到某个音乐频道时,安定停下了换台的手。

这一次他立刻认出了台上那些人。大概是因为昨天还近距离看过他们的缘故。

“这几天好像在哪里都能看到他们啊……”安定无奈道,随后决定仔细听听报道里都说了什么:大致就是演唱会大获成功的事,还放了一些其中的片段,最后是成员的采访。

镜头切到有着深棕头发和赤色眼眸的少年,安定皱起了眉头。他不敢确信眼前出现的这个人就是没多久前扑到自己身上的那个人。

在那之后,女孩们追着清光跑走了,恍然大悟的浦岛开始不依不饶地追问安定为什么没有把认识了偶像的事说出来,即便安定一直矢口否认。

“加州清光……”安定凑近了些。采访中的加州穿的不再是夸张的演出服而是一般的衣服,看起来亲和多了,不再那么遥不可及。安定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女孩子们追起星来来么疯狂,好像离了偶像就活不了似的,但现在他倒是不否认这些人的确有点神奇。尤其是在表演的时候,舞台上的的他们仿佛来自于与常人不同的世界。不过安定并不喜欢那样,他觉得穿常服的加州清光看起来顺眼多了。恩,他长得确实挺好看的。呃,这不是废话么,长得不好看怎么会成为明星呢。

“成名是需要付出很大努力的,你进入这一行业的动机是什么呢?是什么鼓励你一直前进的呢?”主持人这样问道。

“恩……我一直在找一个人,”加州带着明媚的微笑回答道,是那种能让女粉丝们尖叫晕倒的笑。

“可以说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我希望有一天这个人能听到我的歌声。”

女主持腼腆地笑了。“我打赌很多女孩子都想成为你说的这个人。”

安定无语。啧啧,听着一点也不像真的。女孩子真会为了这种话神魂颠倒吗?实在是搞不懂她们。安定觉得自己简直毫无浪漫细胞。

“我好想你啊。”

脑海中忽然回放起这句话。安定盯着电视里笑着和主持人打趣的加州,百分之百地确定他就是下午在学校门口出现的那个人,可是眼神又有哪里不一样。安定越看越感觉不真实,电视里的加州和亲眼所见的加州笑起来是不一样的。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自己长得跟那个对他很重要的人长得很像吗?像到让他敢在公众场合引起那样的混乱?唉……干嘛要想这么多呢。反正以后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没什么可在意的……


~~~~~~~~~~~~~~~~~~~~~~~~~~~~~~~~~~~~

清光睁开眼,发觉周围很吵,吵极了。尖叫声铺天盖地,有些像是人类发出来的,还有些像是野兽的声音。他还能听到马的嘶叫和马蹄声,以及金属的碰撞声。

然后,他看到了,石块和利箭在交战双方间飞舞,他的伙伴奔跑着,战斗着,抵挡着时间溯行军的进攻。

交战地点是一片宽阔的平原。这场战役与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出战的不仅是六把刀,而是所有的刀剑们!所有受了审神者的召唤而显现的刀灵都参与到了这场最后的战斗中。

清光闻到了血的味道,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紧接着他挥刀接下了敌军的攻击。

“冲啊!追上去!”哪里传来了一期的吼声,清光已没有工夫转身去确认他的方向了。“他们快撑不住了,我们就要胜利了!!”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周围的一切暗了下来。清光唯一能听到的是……喘气声和咳嗽声。有谁在艰难地呼吸着。

战场又出现了。然而这一次与之前不一样,空气里安静了许多,只有呜咽声和呻吟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地上散落着尸体,马的尸体,敌军的尸体,刀剑们的尸体……清光看不到他们的脸,也不想去确认。

他自己的本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只是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忘记了那些砍在腿上,腰上,手臂上的伤口。

咳嗽的声音再次响起,清光终于看到了声音的主人。他就坐在几米之外,一只手撑地,另一只颤抖地握着本体。清光朝他走过去,那人抬起一只手捂住嘴巴,鲜血喷涌而出。

“安……定……”清光无力地出声道。此刻他才注意到自己快要走不动了。

到恋人身边这短短几步已经耗尽了清光所有的力气。他直直地跪在了安定面前。

清光握住对方的肩膀,安定抬起头来,红肿的眼睛周围沾着血污,马尾辫已经散乱,几绺发丝粘在脸上,嘴唇和下颌染着深红的血。

“清--”

他只能吐露出几个音节,还没说完便又伏下身子咳了起来,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往外淌。

清光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甚至不敢去扶安定,因为这已经无济于事了。当他再次握住安定的肩膀时,对方的身体似乎变轻了,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他让安定把头靠在自己肩上,安定已经无法回抱他了,手臂耷拉在身体两侧。而他地上的本体——已经碎成了几段。

清光颤抖地抚上安定的脸,然后把头埋在安定的发间,紧紧地拥住安定。泪水已经湿了他的脸,可他听不到自己的哭泣声,能听到的只有粗重的呼吸和断断续续的咳嗽。衬衫已经被染成深红,上面混着敌军的血,自己的血,和安定的血。

“我--”安定还在徒劳地尝试着开口。

“嘘……”清光轻声道,“不要说了。”清光还能发出微弱的声音,而安定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可他还在努力着,只为了能直起身子看清光一眼。

目光交汇的一瞬,清光几乎无法承受。那一刻他只有一个想法: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看着安定的眼睛,美丽的,天蓝色的大眼睛。永远那么专注,永远那么温柔。

“我爱--”没说完的安定再一次咳了起来。

“我知道,”清光回应着安定没说完的那句话。他望着安定的眼睛,微笑着摩挲安定的脸,“我也爱你,最爱你了。”他凑上去吻了安定的面颊,而安定又把头搭在了他的肩上。清光感觉自己的衬衫被安定揪住了。“我会永远,永远地爱你,安定,永远喔……”他重复着这些话,同时轻轻晃动着安定的身体,像在哄小宝宝入睡一样。

渐渐地,抓着清光衬衫的手放开了。

清光停下了口中的低语,难以自制地痛哭起来。他紧紧地抱着安定的身体,不肯松手。

雷电般的轰鸣声响起,清光抬头,发现有什么东西正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接着,爆炸发生了。战场笼罩在炫目的光之中,大地开始摇动。清光依然紧紧地抱着安定,直到这个世界被黑暗所吞没。

这是清光最后的意识。


~~~~~~~~~~~~~~~~~~~~~~~~~~~~~~~~~~~~

“啊啊啊啊啊啊!”

他大叫着坐了起来,惊慌地环顾四周。

“安定?!”

一片寂静。

他屏住呼吸,试图捕捉那并不存在的回应。

房间里一片漆黑,唯有窗帘的缝隙中透出一丝月光。

清光叹着气把头埋在膝盖上的枕头里,整个身子蜷在一起。

他开始发抖,方才注意到身上都是冷汗。

那个画面……安定咳着血,逐渐失去生气,最后死在自己怀里。

他无法忘记那个画面。

没有人知道为何会发生爆炸。准确地说这一世再次遇到的伙伴们没有谁记得爆炸的事。或许爆炸发生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死了。是的,在彻底摧毁了时间溯行军的那天,所有人都死了。

然后他们又在这个世界重生了。不过这一次没有主人,没有使命,不再是刀灵而是普通的人类。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不用战斗,天下和平。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大概是他们第一次可以拥有幸福的人生。

可是对清光来说没有那个人一切都毫无意义。

“安定……”他闭着眼小声唤道,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现在活得健健康康的蓝色身影,“我不会放弃的。”



~~~~~~~~~~~~~~~~~~~~~~~~~~~~~~~~~~~~

“你要干什么?”

一期难以置信地看着清光。

“我想回学校读书,”清光笑的无比灿烂,好像最近的坏情绪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学校我已经选好了,所有需要提交的申请材料也都打印好了。”他递给经纪人一叠纸。

“加州,你听着,这没那么简单,我们还有演出,你的行程--”

“乱也在这个学校喔,”清光打断了一期。一开始他是想着如果不能和安定在一个学校那就以离开刀男威胁一期,然后想了想可能提到他的弟弟会更管用。

坐在一旁摇晃着两条腿的博多目睹了自家大哥脸上显现出期待的全过程。

“还有鲶尾和骨喰,”清光补充道,“我还看见浦岛了!”

一期无话可说了。清光提到乱的一刻他就已经动摇了。

“一期哥,”博多开口道,“能再见到他们难道不好吗?”

“如果这是命运的安排,那不是应该顺从吗?”清光自信地笑着甩出一期曾经的说辞。

一期无奈地看向别处,双臂交叠。

“他们都在一个学校,这就是命运啊!让我去吧!他们一定也一直在联系我们的!”清光的态度已经变成乞求了。

“三日月跟我说安定已经失忆了,”一期严肃地看着清光。博多听到十分惊讶,他并没有预料到这个……

清光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可恶,这个三日月!

“没关系,”这可能是清光撒过的最大的谎了。但他很了解一期这个人,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一期是在测试他能不能面对今后可能发生的状况。他才不怕呢!反倒是一期,一直以来他没有寻找自己的弟弟或许就是因为怕他们不记得他是谁了吧。

“我不在乎!我要去!”

经纪人先生再次叹气。

不过这一次……

“我得先打几个电话,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安排的。”

清光的眸子瞬间亮了。他双手合十,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YES!谢啦谢啦!”

“还没搞定呢!”

“知道了知道了,那也要谢谢你啦!“


~~~~~~~~~~~~~~~~~~~~~~~~~~~~~~~~~~~~

清光重新回来训练的这天,三日月是第一个凑上来跟他说话的。

“你今天状态不错,已经好些了吗?”

“那是当然!”清光霸气地说道,“顺便谢谢你把什么都跟一期说了,省的我自己再告诉他了。”

显而易见的嘲讽。还好年长的这位并没在意。他握住了清光的肩膀。

“我很担心。”

哈?

清光狐疑地看着三日月。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坦诚了。

“看见你昨天那个样子,我担心有哪里不对吗?”看着三日月的微笑,清光竟差点生出一丝愧疚!差一点!

“我自己能处理好的。”清光说道。

“你确定吗?”

确定吗?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加州,你的决心我很佩服,但是你得记住,没有人能保证他会恢复记忆。”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从来没有想要小狐丸恢复记忆吗?”

三日月有些惊讶。他的视线移向清光的身后,场馆的另一边,小狐丸已经跟石切丸,今剑和岩融他们要开始排舞了。他注视了一会儿,然后转回视线,对清光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我没想过。”

清光蹙眉。

“像我已经这么老了,我自己也有很多事都记不清了。”三日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漫长的岁月里发生过很多很多的事,我不可能都一一记住啊,忘了就忘了吧。”

忘了就忘了……

“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能在这里。”

清光无言地望着三日月。他不想承认,然而三日月的这番话听上去十分睿智。

“我很高兴,其他人能在我身边,”三日月继续笑着道,“我很高兴,你,加州清光,在我的身边。”

这话说的清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主人关照我们了,”三日月拍拍清光的肩,“所以,照顾好你自己,好吗?”


~~~~~~~~~~~~~~~~~~~~~~~~~~~~~~~~~~~~

“今天辛苦啦!”

“大家好样的!”

排练结束已经是几个小时后了。清光很想跑着去拿板凳上的水瓶,可他此刻已经精疲力尽了。他们慢吞吞地走到场地边,清光瘫坐在板凳上,无力地抓过水瓶。

他为啥还要做这些事呢?他已经找到安定了啊。好吧,这是他现在的责任,而且不工作钱是不会从树上长出来的。

“Mistake最后那个动作我总是忘了,”他看到今剑在岩融身边蹦蹦跳跳,“是这样吗?”

“排练已经结束了,结,束,了!”岩融抱起今剑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引来今剑的尖叫和大笑。

“不行了,我要去吃顿牛排补充一下能量,”小狐丸一边擦汗一边说,“有人一起吗?”

“吃太多肉对身体不好,”石切丸教导道。小狐丸冲他做了个鬼脸。“三日月,你去不去?”

三日月凑近闻了闻,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掐住鼻子。“你先去洗澡!”

“诶诶诶诶诶?你是嫌弃我臭吗?大家都很臭好吗!”小狐丸控诉道。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清光也笑了。恩,好吧,这大概就是他继续在工作的另一个理由。跟这些家伙待在一起真的挺有意思的。

“加州,”清光听到有人叫自己,原来是一期进了场馆。

“好消息,你明天就可以去学校报到了。”

清光一口水全喷了出来。

-tbc-


下章两人就要见面啦!

这章的感想:妈蛋这个岩融男友力太高苏得我合不拢腿!脑补了一下刀myu的岩大地毫无违和感啊!


上张图你们感受一下(图源自微博,侵删)

还有描写战场那里,真是惨烈又凄美的感觉。联想一下游戏的新op确实不禁要开个脑洞如果本丸所有的刀刀都上阵那会是怎样的画面啊!不过作者这里的设定好像有些细思恐极啊——时间溯行军全都挂了为啥世界还会爆炸呢?审神者全篇没有现身究竟是死是活?我居然闻出了点zf是大boss的阴谋论味道……如果没有了时间溯行军,那这些刀还有存在的意义吗?想到这点,莫名有些心痛%>_<%

评论(9)
热度(147)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