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3]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突然冲到那么多人中间你他妈在想什么?!”

在被安保抓住带回楼内后,清光正坐在后台接受着经纪人的训斥。

一期一振很生气,非常生气!他的音量表情无不说明着他这一刻无以复加的怒气,更不用提连骂人的词都飙出来了。一期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如今连脏话都说出口了那就意味着情况真的很严重。事实上这还是清光第一次遇到这个场面,换了其他时候他可能会被吓得不轻,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看见安定了!”他把几分钟前告诉三日月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那你也不至于冲到粉丝——”

“不至于?不,至,于?”好了,现在轮到清光生气了。这种情况就常见的多了,因此其他的成员都机智地选择了不去掺和。

清光双手重重地拍着桌子起身,差点没站稳。

石切丸和小狐丸一脸迷惑,也不敢过问。三日月在桌旁边喝茶边安静地观察。只有今剑和岩融同情地看着清光。

“我又不是要去跳楼,能别那么大惊小怪吗?我都没追上安定,要生气也该是我生气吧!”

“你应该庆幸那些女孩没把你拆了,”一期的声音里还带着火气,但比起清光还是克制多了。选他当经纪人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他是为数不多敢跟清光呛声的人。

清光翻了个白眼,踹了一脚面前的桌子腿。

“她们是粉丝诶诶诶诶!她们喜欢我!干嘛要拆了我啊!”

“既然你已经读过每一封奇奇怪怪的来信,你应该知道这里面混着些什么样的家伙,”一期质问道,“就算没有,闹出那样的混乱也太任性了。你想过明天的杂志头条会怎么写吗?”

“所以呢?谁在乎那个?”清光耸了耸肩,双臂抱在胸前,活像个赌气的小学生。

“说点正事,”清光接着道,此时他的脾气已经被见到安定的喜悦盖过了,“我需要今天到场观众的名单。”

“什么?!”一期惊道。身后的成员们也是同样的惊讶,三日月被茶水呛得咳嗽了起来。

“这不可能办到的。”

“你可以的。”

“加州,你听着--”一期凑近,双手握住清光的肩膀,神情严肃。

“你现在需要冷静一下,我跟你说过--”

“啊啊啊啊啊我不听!!”清光挣开一期,转过身,沮丧地几乎要撕扯自己的头发了。他觉得现在还是立刻离开的好要不然真的会发疯的。

“加州!喂!我还没说完呢!”身后传来一期的喊声,可清光已经走出了后台。


~~~~~~~~~~~~~~~~~~~~~~~~~~~~~~~~~~~~

“加州桑,今天很棒呢!”清光在走廊上碰到了博多藤四郎。这个金发男孩是一期一振的弟弟,现在也跟曾经一样粘在哥哥身边。

清光尽量忍住怒火,微笑着拍了拍博多的头。“你今天也来看演出了吗?谢谢啦!”

看样子博多并不知道演出之后发生的事。

“加州!”

啊,可恶……

清光还没来得及溜,一期已经追了上来。

“我话还没说完。”

清光深吸了一口气。讲真,有时候身边的某些人简直比父母还要烦!

“不用了,那些话你之前已经讲过了,”清光叹气道,“三日月也唠叨过了!但我就不明白了,”他压低了些嗓音,因为接下来的内容并不是应该在公共场合讨论的话题,“你的弟弟们就在这个世界,你怎么还能那么冷静呢?你都不打算找到他们吗?”

博多好奇地望着两个人。和石切丸和小狐丸不一样,他对曾经发生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命运选择让我们重逢,那我们注定会再相见的,正如我遇到博多一样,”一期说着抱住了博多的肩。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对过去执着太多并不是件好事,这一点咱们比一般人体会的更深。”

清光咬着下唇。好吧,一期居然拿这个来噎自己。毕竟他们都目睹了时间溯行军做了些什么。可这完全是两码事啊!

“我们被审神者召唤而显现的那时,你似乎并未被往事所困,”听到一期这话,清光只觉得好笑。

“在审神者身边的时候,我并不是孤身一人,”清光避开一期的视线,回答道。

一期担忧地看了他一会儿,脸上露出些许怜意。

“你现在也不是--”话还没说完,清光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

“我只想安定回到我身边,就这样!”

“安定?”博多眨了眨眼。

“他今天来过这里,要找到他不会太困难的。我们难道就没有到场者的名单吗?”

一期无奈地挠了挠头。“他们并不用出示证件就能进来的,入场的时候也没有登记。”

“那我们就从下次开始!”

呃。好吧。这说的还真简单。

“如果那真的是他,那你已经离成功近了一步。你现在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好好休息,三日月跟我说你最近休息的很不好。

“那个老头子……”清光嘟囔道。

“我说真的,加州。今晚好好睡觉,否则你迟早会撑不住的。”

知道了安定就在身边,叫他怎么能睡得着呢……


~~~~~~~~~~~~~~~~~~~~~~~~~~~~~~~~~~~~

“要不然你给我-啊嚏!!买两周的午饭好了。等等,还是一个月吧,两个月,啊嚏!”和浦岛回家的路上,安定一边打喷嚏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

“对不起嘛!!我已经道过歉了!!”浦岛双手合十,哀求着友人的原谅。

两人进入了安定家所在的居民区。浦岛家也在附近,所以他俩回家的路几乎完全一致。天色已经暗了,经历了繁忙的一天,没有什么比此刻的安静更让人舒服了。

“把我一个人扔在演唱会现场……简直令人发指。”安定叹气道。

“我也很惨的好嘛!”浦岛哭号道,“花了那么多票钱结果连话都没跟乱酱说上……”

“下次别搞这种蠢了吧唧的计划,直接去找她告白算了。”

“诶诶诶诶?不行不行!”

两人到了安定家的公寓楼下,在大门口停住。

“话说啊,你至少还见着了点新鲜玩意儿,我这是带你见世面了,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浦岛笑着冲安定挥手再见,“周一见,晚安啦!”

“晚安……”安定虚弱地挥了挥手。

见世面了,呵呵。

突然,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红色眼眸又闪现在了脑海中。这是怎么了?

“啊……随他去吧。”安定伸了个懒腰,走进了大楼。


-tbc-

没啥实质性的进展(苦笑)更文力似乎下降了,无奈决定改为一章两更(然而还有十章)话说经纪人一期这个设定苏得我要上天了(╯‵□′)╯


顺便推荐一个泡面番《信长的忍者》,又搞笑又有点莫名的悲伤啊,因为最近受刀舞影响外加入了一期三日的坑开始对日本的战国有了些兴趣O(∩_∩)O这番OP超级超级好听啊,名字叫《徒桜》,更这一节的时候一直在循环XD




评论(8)
热度(119)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