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2]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


“阿嚏~~~~~”这是安定今天打的第三个喷嚏了。

“喂喂,你怎么一直打喷嚏啊。可不要把感冒传染给我!”浦岛抱怨道。

这是周末的晚上。初春的天气十分温和。刀男的演唱会开始之前,他们俩决定先去街对面的家庭餐厅吃点东西再去跟那群疯狂的粉丝你推我挤。

“我才没有感冒。”安定打着哈欠说道。因为打喷嚏的缘故他昨晚睡得不太好。“我老妈刚在附近的动物收容所找了份兼职,每次回家身上都是猫毛。”

“才知道你对这个还过敏。”浦岛一步两个台阶地跳到了餐厅门口,“说不定是有人在想你。”

呵呵,真好笑。

“话说回来,”服务生把两人领到一张小桌子边上,安定接着道,“从早上开始就嚷嚷着不舒服的可是你,你是不是感冒了?”

“我从来不会感冒!”浦岛几乎是震惊地回答,“是紧张,紧张啦!”

说的也对,这家伙今天的多动症比平日更甚。

“你这样子跟那群女粉丝没啥差别,”安定无奈地翻看着菜单。他现在倒不是很饿,那就点些分量少的吧……

“也可以这么说吧,因为我是其中一位女粉丝的男粉丝,啊哈哈哈。”

安定觉得自己一定是见鬼了才会答应了他。

要在混乱的人群里找到乱的机会微乎其微。这是安定心里的想法。可他不敢把这些告诉浦岛,那家伙已经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只等着和自己的心上人不期而遇,连每类座位每个票种有什么区别以及乱酱会买哪一种他都已经打探好了……这些都是他自己向安定念叨的。毕竟安定对那些跟踪狂技能并不感兴趣。

“我看看哈,我要汉堡,薯条,烤牡蛎,凯撒沙拉,甜点嘛,嗯……焦糖蜂蜜煎饼好了,要分量最大的那种,啊哈哈哈!”

服务生记下了浦岛点的全部,安定在一旁烦躁地皱起了眉头。

“我要一份奶油馅蜜就好了。”(注:这里作者用的是馅蜜的罗马音“anmitsu”,和的安清cp名同音,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而为之XD)

等服务生离开后,安定才开口说道。

“你确定你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能吃那么多吗?”

“得把能量充满才行啊,你说呢?”浦岛自信满满地微笑道,“看演唱会可是个体力活。”

“你打算举着荧光棒上蹿下跳鬼吼鬼叫吗?如果是这样我还是现在就回家吧。”安定撑着下巴,无力地吐槽。

浦岛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没有没有!你放心,我不会那样做的!…不过如果能够让乱酱注意到我的话……”

安定佯装要起身离开,被浦岛一把拦住。

“嘿嘿,好啦好啦我不会的!不过最起码要装的有点说服力好吗?要是乱酱发现我跟她拥有相同的兴趣她绝对会同意和我交往的!你想想,这世上能理解女孩子音乐喜好的男生有几个?愿意陪女朋友去看演唱会的男生有几个?”

“怕是一个都没有,”安定面无表情道,“神经病才会这么做。”


~~~~~~~~~~~~~~~~~~~~~


浦岛的跟踪技能恐怕并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高明,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心上人已经到达了会场。

大门还没有开,大楼前已经聚集了数目可观的粉丝,队伍越变越长。

“借过!”安保人员举着扩音器穿过拥挤的队列,乱藤四郎激动地叫了出来。

乱挥舞着手里的信件让给其中一位工作人员看。“能不能麻烦您把这个交给-”

“会场里有投递粉丝信件的专用箱,请投到那里。”乱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乱沮丧地嘟起了嘴。

“这个不是给乐队成员!”她解释道,“是给他们经纪人的!您确定他能收到吗?”

“放在一个箱子里就好,我们会有专人分类的。”

“这是关于我个人私事的,非常重要的!能不能拜托-”

“我相信每位粉丝都是这么想的。”男人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仿佛在说“这是当然,小孩子们都觉得自己的告白信非常重要”。

乱鼓着颊,不爽地瞪着这个安保离开的背影。那人拿着扩音器继续喊了起来。真讨厌!

“你真的觉得这样会有用吗?”乱身旁的女生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一会儿投到那个箱子里吧,好歹试一下啊。”

“唉……”乱叹息道,“你不懂,这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


舞台的幕帘还没有拉开,不过入口已经开放了,会场的一排排位置迅速被粉丝占领了,这些都被把帘子拉开一道小缝偷窥的清光收入眼中。

此时此刻的后台,岩融肩上架着今剑走来走去,今剑卖力地演唱着歌曲。要保证不走调很不容易,因为岩融需要时不时地弯曲膝盖跳两下,失去平衡的今剑总是忍不住笑出来。

石切丸坐在桌旁念台词,三日月在边上喝茶,造型师正帮小狐丸梳理头发。

“清光!”化妆师的喊声传来,清光转过身,“过来,我再检查一下你们就该上场了。”

清光最后又看了一眼观众席,寻找着那张熟悉的脸,然而最终还是叹着气走回了年轻姑娘那里。


~~~~~~~~~~~~~~~~~~~~~~~~~~~~~~~~~~~~~~~~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少年正拼了命地往会场跑。

“我……没……气……了!!!”到达了入口的浦岛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出示门票。这会儿排队的长龙已不见了,大部分观众早已入场。

“天呐……”浦岛看着满场的人哀嚎道,“这我怎么可能找得到乱酱啊?”

安定翻了个白眼。虽说他自己也因这场面十分震惊,但程度远不及他那大惊小怪的好友。

“别嚎了,都是因为你咱俩才会迟到的。”安定毫不留情地说道。

服务生端上食物之后,浦岛开始狼吞虎咽,完全忘记了时间。结果之后又因为肚子疼躲进厕所久久不出来。

“那是因为我太紧张啦!”浦岛捂着肚子继续哭号。

“那是因为你一次吃太多了!”

“是……紧……张!!!”浦岛的脸色比平时苍白了许多,好像是真的病了。

两人挤进了人群-百分之九十是女生-想要找出那个金发女生。可这明显是白费力气,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哪怕浦岛预先知道乱会在离舞台最近的那个区域他们也不可能挤过去。

终于,灯光熄灭了。音响中传来表演即将开始的告知声,安保人员提醒观众不要再随意走动了。少女们的闲谈瞬间变为了兴奋的高声尖叫。

安定和浦岛被领到一片已经很拥挤的地带,加入到女生中间。安定觉得很别扭,不过身边的人们似乎完全没有注意他,她们的眼睛紧紧盯着舞台。这就是男团演唱会的魔力吗?换了别的情况自己可能已经被当成变态了。

低沉的鼓点响起,幕帘即将拉开。

“唔--我好像要吐了,”浦岛突然说道,安定瞪大了眼睛看他。

“啥?你说真的吗?现在?!”

“嗯-!”浦岛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小声道,“我马上回来!”

“什-什么?喂!浦-浦岛!!”安定大喊,可他的朋友已经转身往人群外钻去。

安定想追上去,可突然响起的低音鼓完全盖过了他的喊声。女孩们开始激动地又挤又跳,尖叫声震得安定耳朵疼。舞台上传来刀男成员们愉快的问候声,安定知道他现在是不可能挤出去了。

“妈的!”安定生气地咒骂道,“你这家伙!”浦岛已经丛视线里消失了,他只能转回身子,“居然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感谢大家光临今晚的演出!!!”最小的成员兴奋地朝观众挥手。他穿着白色为主的服装,声音尖尖的。

“大家的心情不错嘛?”说话的是留着白色长发的高个子。安定简直想往他身上丢东西,因为他这一句话招来了周围又一波的尖叫。安定觉得过了今晚他就该聋了。这些女生居然还没有聋吗?她们是怎么保住自己的耳朵的?

“听起来是这样呢!那么表演开始吧!”这是那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少年。他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安定皱起了眉头。准确来说不只是他,而是他们所有人。嗯好吧,大概是因为昨天看了关于他们的视频。

“准备好了吗?!今晚的演出,开始啦!”

音乐从四面八方传来,少女们挥舞起手中的荧光棒,跟随着旋律齐声合唱。


~~~~~~~~~~~~~~~~~~~~~~~~~~


"永遠を信じたいんだ(想要相信永恒的存在)

想い出はタカラモノ(回忆是属于我的珍宝)"


“休息只有五分钟!抓紧时间!”负责舞台的工作人员边喊边忙乱地鼓捣着自己的耳麦。

另外两个工作人员赶紧给下了舞台的演员们递上盛水的纸杯。

大汗淋漓的清光此刻更想把凉水从头浇下,可是他们的经纪人一期一振就站在一边,双手抱胸,神情严肃。他才刚举起杯子就接收到对方的瞪视,只好忍着燥热把水吞进肚子。

“用这个吧,”一个女孩拿来一条毛巾,清光充满感激地接过,刚擦了没一秒造型师就冲过来帮他补妆,嘴里念叨着“不要动”。

这就是偶像生活不为人知的一面,观众席上的那些女孩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她们一心也想要出名。

清光无暇顾及后台的交谈声和会场内的嘈杂声,他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想休息一会儿。

“你看上去很累,”身旁突然传来一期的声音,“又没睡好吗?”

清光抬起头,发现了一期身后的三日月了然于心的眼神。

“没事,”清光微笑道,深吸了口气后站起身,“好了,到最后一段了!要上台咯!”

所有的灯光都汇聚到舞台上,表演中几乎看不清台下的观众,那里是黑压压的一片。人们都说这样有助于减轻表演者的紧张感,因为你不会看到几千双眼睛齐齐地盯着你。可如果观众席中有你想找的人,那就太糟糕了。


~~~~~~~~~~~~~~~~~~~~~

安定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周围的人似乎都已经背过了每首歌的歌词。女孩们一次又一次地大喊着每个成员的名字,有的甚至哭了出来。究竟为毛要哭啊?他不明白。

他不时地回头望一眼,希望能看到浦岛。然而正如舞台上的人看不到观众,安定能看清的也只有几米之内的人。

“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安定小声嘟囔,心里对浦岛一阵痛骂。难道那家伙晕在厕所里了?或者是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出不来了?以他对浦岛的了解程度,这完全有可能。

按三日月刚才所说,这是他们最后一首歌了。是的,安定现在已经记住他们的名字了,毕竟这些名字在他耳边回荡了一晚上。这也意味着他已经独自在这儿被满身大汗和嚎啕大哭的女孩挤了一晚上。浦岛永远也不能补偿他今天的损失!永远不能!

"時が過ぎていつか僕たちどこかできっと
キセキの記憶に
歩き出せる

(时光流逝,终有一天,我们将伴着那奇迹般的记忆,并肩而行。)"

~~~~~~~~~~~~~~~~~~~~~

安定眨了眨眼,再次把目光投向舞台,歌词还在耳中回响着。突然间,周围的气氛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歌曲结束了,整个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下来,偌大的厅堂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观众席上方的灯亮了,一瞬间他感觉有双红色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安定摇了摇头,打断了自己毫无道理的幻觉。或许真的有某种魔法吧,这就能解释这个乐队可怕的人气了。

灯光亮起的一瞬间,清光呆住了,甚至忘了唱最后的几句歌词。幸亏还有另外五个人的声音才没有引起观众的注意。就算注意到清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看见那双思念了几百年的深蓝色眼睛的一刹那,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就在他不知该怎么做的同时,幕布已经关闭了。

清光朝着幕布冲过去,就在他碰到那块红布的一刻前,三日月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三日月惊愕地问道。

“我看见他了!”清光只说了这一句就转身冲向后台。从舞台上跳下去似乎不是个好主意,粉丝们绝对会尖叫着把他围住的。于是他拿上椅子上的外套,拼了命地往外跑。

“他去找谁?”石切丸问道。其他的人半是迷惑半是担忧地看着清光离去的方向。

清光后门出了大楼,跑向大门口。安保站在围栏两边,观众鱼贯而出。可恶!可恶!可恶!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找得到那个人呢?可是已经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清光拉上拉链,把兜帽套到头上,尽可能地把脸遮严实,悄悄绕过安保挤进人群。

“喂!”他听到安保的喊声和咒骂,不管不顾地压低了脑袋往外挤。安保不敢叫他的名字,那样做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于是清光成功地混进了人群。但他没有多少时间,这些人一定会跟着他的--虽然是尽可能隐蔽地跟着。

清光一边艰难地挪动,一边飞速打量着每一个人。心脏因为紧张疯了似地跳着,脑海里不受控制地重复着那句话:“我找到他了!我找到他了!”那就是他,清光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事实让他开心地几乎要失控大哭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些人里找到他。做得到的,一定做得到的!

他在那儿!

清光忽然瞥见了不远外的浅蓝色兜帽。那个人正在左看右看,显然是在找人。他没有走动,而是站在那里,寻找着自己,就像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他一样。这样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安定!”清光靠近了些,大声叫了出来,被叫到名字的人转过头来。是他!真的是他!

清光加快了移动的速度,眼睛因为激动闪闪发光。那个人就在几步之外望着自己。

“那不是-?”身边的一个女孩突然叫道。

“加州!!”

“诶诶?!清光?!”

靠!

“天呐,真的是他!”

“加州清光!”

“喔天呐天呐!清光殿下!能给我签个名吗?”

“我能跟你合个影吗??”

清光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女孩们团团包围,甚至都不知道该先回答谁。他踮起脚去看安定,然而-

他不见了?他不见了!他去哪儿了?为什么要走?

“清光!”

“清光桑!”

“抱-抱歉!”

他试着继续往前走,可是完全没用。一些大胆的粉丝开始拽他的袖子,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她们都推开,但是他不能这么做。

没过一会儿,安保追了过来。

“请大家让一让,抱歉!”

清光被其中某一位抓住了肩膀,往大楼的方向领去。

“不行,不行,等一下!”他朝安保喊道,企图挣脱。

不远的地方,蓝色的兜帽慢慢消失在人海中。

“安定!”他近乎绝望地又喊了一次,可那个人没有再转过头。“等一下!-放开我!安定!”

-tbc-

话说这文虽然很虐但是作者的描写其实超搞笑的,想到安定被迷妹们挤得一脸懵逼的那个画面就觉得又萌又心疼hhhhh然而等后面的情节放出来你们会看到一个比迷妹还迷妹的安定的hhhhhh

从明天开始因为考试估计不能一天一更了,非常抱歉!我也好希望让大家看到他们早日重逢啊(哭)

评论(14)
热度(187)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