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清安】刀剑·恋·魔法[1]

原文地址(授权在评论里,这边图片加不上了就不放截图了)

全员转世paro+刀myu偶像团体paro+校园paro

题目很甜,剧情又甜又虐,结局很甜

攻受不是很明显,副cp浦乱,有提到一点点狐爷和岩今

"窓の外は星屑の町 (窗外是星辰之城)

もうTOWERの明かりも消える頃さ (高塔上的灯火已然熄灭)

DANCE忘れられない過去をめぐるSCENE (难以忘怀的往昔浮现脑海)

Ride on, ride on, ride on, ride on time!"(前行吧,前行吧,前行吧!)

“我不去!”安定刚听了几秒就把耳机摘下,回答简短而坚决。

“诶诶诶别这样嘛~~~~”同班同学浦岛不满地抱怨道,抱着椅背又往前凑了凑。浦岛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聒噪。虽说他的反应看似很强烈,不过会被安定拒绝也在意料之中。他不是学校里最聪明的家伙,但对人的性格倒是看得很清楚。生活单调如安定,能给出什么回答简直显而易见。不过他浦岛虎彻才不会轻易放弃呢!

“只要一天就好了,只要一天,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浦岛用手戳着安定的脸,安定皱起眉头,有些嫌弃地往后缩了缩。浦岛这个家伙是不是兴奋的太早了。

“我对男子团体没有兴趣,”安定刻意强调了“男子”两个字,语气就好像这东西是某种传染病一样,说完把脸转开,“再说了,我每天都把作业给你抄,我都帮了你这么多,你有为我做过什么吗?”

“我把我宝贵的时间给了你啊,”浦岛一本正经地说道,“没了我你怎么办,谁陪你吃午饭?”

“鲶尾跟骨喰吧,”安定毫无波动地回答,浦岛发出沮丧的呻 吟声。

“拜托拜托啦,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啦!”

“所谓的男子团体不就是大费周章地从几万号人挑出几个来按照官方的设定捆在一起然后骗骗无知少女的钱吗?”

“喔噢!”浦岛手捂胸口,“太犀利了!你不考虑考虑加入杂志部吗,他们绝对需要你这样的人!”

“我在剑道部很好。”安定嘟囔着打开书包找出第一节课用的课本。

“一点都不好,你对剑道都已经沉迷了!”浦岛叹气道,“这样吧,只要你陪我去,我保证下周一周自己写作业。求求你了,一个人去实在太羞耻了!”

“你写不写作业跟我半毛关系都没有,而且我陪你去如果被人发现了一定会说我是基佬的。”

“嘛嘛,反正你看上去对女孩子也没什么兴趣……”浦岛的话换来安定一记充满杀气的瞪视。

“好吧好吧我帮你写一周的作业这样可以吗?”黄毛少年锲而不舍地问道。

“你的正确率我可不敢恭维。”安定一边回答一翻开了书。

既然如此……

“啊啊啊啊你知道单相思有多痛苦吗?”

从浦岛夸张的声音来判断,这家伙已经亮出了他的杀手锏。如果是在游戏里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波攻击了。

“不知道,”安定目不转睛的盯着书,“我也并不想知道。”

砰!会心一击!

“好过分……”浦岛虚弱地叹了口气,摊开手臂,背靠在自己的课桌上,“我是真不懂,乱酱离我们这么近你怎么就能无动于衷呢?”

此乱酱和他们同级但不同班(浦岛为此怨念满满)。一头金色长发,蓝蓝的大眼睛,的确十分可爱。然而安定毫无兴趣。学校里可爱的女孩子多得很,可他谁都懒得看。且不说本来学习就很忙了,练剑也比跟女孩子出去约会有意思多了,想想她们说的那些话题,什么化妆啦衣服啦还有……男子团体!他无法理解浦岛居然要去看他们的演唱会只为了偶遇自己的心上人如此一来就能因为有共同爱好靠近她了。

“话说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每天开口闭口是其他男性的女孩啦?不会觉得很受打击吗?”

浦岛耸了耸肩。

“毕竟咱们这种平凡的人永远也成不了偶像啊!那些人简直就是……超人!对咱们来说只要能把到可爱的女朋友就已经走上人生巅峰了!”

“这样啊……”安定叹息着看向窗外,心想老师是不是迟到了。

“她是不是女孩还不一定呢。”

“噗~~~~~~~~~~~~~”浦岛喷了出来,安定希望被口水沾到脸只是自己的错觉,以防万一他还是用袖子擦了擦脸。

“她当然是女孩子了!!!你没有离近了看吗?”

“我怕你宰了我。”

“你看她眼睛那么大,笑得那么可爱,还有走路的样子--”

啊,这个家伙又开始了。

安定暗自咒骂自己为什么没带ipod来学校。一瞬间他几乎想把浦岛放在桌上的ipod抢过来。男团歌曲和浦岛的迷弟魔音,究竟哪个更烦人呢?

之所以提起乱的性别,是因为学校里流传着她-或者说他-坚持要穿短裙以至于在入学时让校方很为难的事情,可是如果是女孩子穿女生制服不是很正常吗?不过这只是传言,乱的性别至今成谜,安定仅仅是觉得拿这个来逗逗他那一见钟情的好友很有意思。每次乱被问到是男是女时都是娇俏地眨眨眼,挑衅道,“想知道我的短裙下到底有什么吗?”如果她真是女孩子,那可够大胆的。

在浦岛哭诉着乱藤四郎走路的体态如同天使一般的同时,安定已经迫近崩溃的边缘。

“够了,”安定打断浦岛,“我跟你去,不过作为报答你保证以后再也别提这档事。”

“真的吗!?”浦岛的喊声几乎响彻整个学校,安定无比庆幸这时老师终于走进了教室。
~~~~~~~~~~~~~~~~~~

令人意外的是,这之后一整天浦岛真的没有再来骚扰安定,没提男团也没提乱。轻松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安定结束了剑道部的练习后悠哉地走出体育馆,几乎把下周六要发生的事忘了个干净。

半路上,安定发现前面有两个女生缓慢地移动着,边盯着手机边发出疯狂的笑声。他翻了个白眼,正想超过她们,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啊啊啊你看到了吗?小狐刚才那个动作帅哭了!!!”

“诶诶诶哪里哪里?倒回去倒回去!看不到啊!放大一点啊!”

安定无心注意她们聊的这些,然而突然间听到了熟悉的旋律。啊对了,这是浦岛早上放的那首歌。

按理说,既然同意了要去看那个演唱会,最起码也得问问浦岛表演团体的名字吧。而事实是安定直到这会儿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他往前伸了伸脖子,试图从那手机屏幕上瞄着点什么。

大概是屏幕上映出了安定的脸,他立刻就被发现了。

两个女生吓得飞快转过身,其中一个还叫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女生A大喊道,“一声不响地凑上来,你是变-”

“呃-!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安定赶紧退了一步,双手挥舞着,“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

“诶?安定同学?”女生B开口了,安定才认出她是自己同班同学。

“原田同学,我不是故意要吓你们的,对不起!”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是想-”

“看看你们手机里的男团视频。”安定当然不能这么回答。可是那副绝望地盯着手机又找不出其它借口的模样已经出卖了他。

名为原田的女生咯咯笑了起来,把手机举到安定面前。“你也喜欢这类型的歌曲吗,安定同学?”

“没有!”安定飞快地摇头否定,“那个-呃-因为我最近经常听到这首歌,所以很好奇是不是在女生间很受欢迎。”

啊,好逊的借口。这不就跟浦岛那家伙一样了吗。简直是耻辱。

“喔喔!是的哟!”回答的是安定不认识的那个女孩。她好像已经相信了安定的话,不再把他当变态了。好险!

“这是刀男啦!他们现在超超超超超超有人气的!讲真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不喜欢他们的!”

“没错!”原田附和道,两人一齐笑了起来。

安定看向手机屏幕中仍在播放的现场演唱。嗯-没什么特别的。六个家伙穿着华丽,浮夸,颜色各异的服装,安定用了不到半分钟就能概括出他们各自的特点:矮个子的小可爱,将近两米的巨人,肩膀宽厚的稳重男,略显成熟的年长者,好女婿人选,还有最后一个人,安定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好看,好看到可以去做随便哪部偶像剧的男主角。

……嘛,跟一般选秀团体没什么区别啊。

与此同时,两个女孩子又开始了闲聊。

“你看了上期他们OriconStyle的采访吗!?”原田问道。

“主持人问他们怎么应对粉丝来信,清光说他全部都读了!你能相信吗!?”

“诶诶诶诶?真的吗?不可能!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爱了!你想想他每天要把那些信读完肯定要熬夜到很晚的!”

“我们要不要也写一封啊?”原田笑着说。

“天呐不要啦,好难为情!”

“你也相信他真的会读吧?”

说着两人又捂着羞红的脸笑了起来。

呃呃呃好吧。

安定可能真的搞不懂女孩子。

“那个,”他试着唤回两人的意识,“谢谢你们。”

安定礼貌地归还了手机,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自己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为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牺牲掉整个周末。连剑道也要放弃了。

安定把手揣进口袋,长叹一声,完全没注意到两个女孩的目光仍然追随着他。

“话说,”原田的朋友靠近她耳边小声道,“其实他也长了一张偶像的脸。”

原田笑出了声。

“对吧对吧!他真的很帅啊,只不过……嗯,太独来独往了。”
~~~~~~~~~~~~~~~~~~

借助台灯的亮光,少年一目十行地阅读着散发出玫瑰香味的粉色信笺,红色的瞳中满是疲惫。

“亲爱的清光桑,从你一出道我就开始饭你了。你身上有种特别的力量,我仿佛要沉溺在你的眼中了……”

“哇,挺可爱的,”少年评价道。声音听上去和他现在的姿态一样疲倦。

少年一只手支在桌上,手托着腮,看起来就要睡着了。桌上还摆着厚厚一摞未拆的信件。

读完这一封,他把信丢到一旁的地上,那里已经堆了许多读完的信。

“我的清光宝贝,”下一封信是这么开头的。

“唔哇,好直白……”

“我想寄给你我的内-”

“咿-!”

他像摸了蜘蛛似的把信扔了出去,不对,蜘蛛或许都没有这么可怕。他不敢想象这信上可能沾过什么东西。

少年毫无优雅可言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拆开一封信。但愿这一封会正常一点。

“我做了一个梦,你与我在梦中十分亲密。我觉得那是我们的前世。”

“嗯好吧,我每天都在经历这种事。”

如果是一年之前,他读到这种话一定会瞬间清醒,可现在他已经认清现实了。自己要找的人绝不会用这种花哨的信纸,也不会用粉色的荧光笔在旁边画心的图案。

又一封信落到了地上。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直到门被打开,清光才扭过头去。造访的人个子略高,发色深蓝,穿着浴袍,睡裤和拖鞋。

“果然。”男子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

“我可没说‘请进’诶,”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不爽地回应,显然是被打扰了。

“嘛,我可不想在门口等上几百年,所以就擅自进来了。”这人听上去丝毫未被少年不善的语气影响。

男子走近了些,看到了散落一地的信,以及桌上还没拆的那一摞。

“你又在熬夜看信了?”质问的口气中带着担忧。

“嗯。”少年头也不抬地平静回答,佯装正专心读信的样子。然而在有人站在他后面跟他说话他不可能专心的。

男子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他双腿交叠,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开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好像是遇到了大麻烦。事实也的确如此。

“加州,你听我说,这个事情我之前就跟你谈过了,我不想再重-”

“那就别重复了,”清光动也不动地打断他,“我很忙,让我静一静吧。”

“你晚饭也没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昨天我发现你房里半夜还亮着灯。”

啊啊啊忍无可忍了。

“三日月!”

少年重重地拍击桌面,随后转过身。

“并没有那么晚好吗!我不是小孩子,什么时候睡觉是我自己的事!”

“第二天有演出就另当别论了,你上一次差点在舞台上晕倒了。”

年轻的一方提高了音量,年长的一方保持着镇静,这就像父亲开导儿子一样。

“我没有晕倒!”清光纠正道。

三日月站起身,叹了口气。

“这种对话有什么意义吗。”

“哇喔你终于明白了。”

三日月凝视着地上的那些信,思索着该如何说服队友睡眠比读完信更重要。

“你真的觉得他会用这种办法找你吗?”

“他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不想让你失望,但是加州-”

“那就别再说了!”

他从椅子上跳起来,眼中是燃烧的怒意。

“别再把我当小孩子了,就因为你比我多活了几百年?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不会放弃的!”

“你现在的身体是无法抵御死亡的。”

“过去不也是这样吗!你可能已经忘记那些事了,但是如果我们当初没有死也就不会在这儿了!不会重生!如果我们没有死,安定还会在我身边!”

说到最后,清光的声音已经近乎破碎。他的下唇因愤怒和悲伤颤抖着,方才充满倦意的眸子怒视着三日月。

“加州……”

清光再一次开口时,声音已变得虚弱无力。

“你不会明白的,”他低下头去,“你有小狐丸,就算他全都忘记了,可你们并不孤独。今剑和岩融有彼此互相陪伴,石切丸什么都想不起来,你们谁都不能体会我的心情。”

三日月没有再说话。他比清光更明白什么时候该放弃。而且再这样下去只会让清光更生气更疲惫。

“他就在这个世界,三日月,”清光说道,“我感觉得到,我必须要找到他!”

“好吧,”三日月轻声道,“随你吧。”

-tbc-

开头那首歌是刀myu的《Mistake》,没看过的请务必去看一下啊!!!全员帅到我不能呼吸!!!

评论(5)
热度(223)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