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安清】Absence makes the heart grow fonder(小别胜新婚)

题目其实是世初某一话的标题XD
第一次开原创的车,然而很短XD
时间在安定最终话修行回来后。

拉开纸门,看到房内空荡荡的一瞬间,清光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是大和守安定离开的第十天。
临行时,安定没有说到底要去多久,便也没有追问,一来是想着主公自有安排,二来是觉得安定确实需要换个环境整理整理心绪。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清光心中的烦躁却是有增无减。
其实直接去找主公问个清楚最简单不过了。可是对现在的清光来说,一想到要打听安定的事竟有些心虚。
明明安定没锻出来之前,自己还天天在主公身边绕来绕去抱怨个不停,那时怎么全然没有别扭的感觉?
清光不想承认,可也不能自欺欺人。他隐隐察觉到自己对安定已经不是单纯的伙伴情谊了。
或许安定也是一样的。
那次从海边回来之后,他和安定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微妙起来。有时候目光不自觉地就往那人身上飘,回过神来时已不知道盯了多久。同样的,不经意间也能撞见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瞅着自己。
幸好他俩已经太过熟络,才并没有因陌生的情愫刻意躲闪对方。比起费心去琢磨那朦朦胧胧的东西是什么,仅仅是互相陪伴着在本丸度过平凡的每一天,就已经心满意足。
直到安定离开。
要认清自己的心意,突如其来的分别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办法。安定在身边的时候,清光觉得一切都是合理自然的。现在安定不在了,铺天盖地的空虚感迫使他思考起两个人的关系来。
一想到那个人就会胸口酸胀,心跳加快,这和先前对故友单纯的思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清光从不怀疑他们两人对于彼此来说有多重要。他们毫无介怀地互相关心与信赖,生活中谈笑玩耍,战场上并肩杀敌,这种忠诚而亲密的关系不是很美好吗?
可是……好像还是不够啊。最近,清光不知为何想起了主公看的那些名为“偶像剧”的东西中的情节。
如果和安定是那样的关系的话……

在门口呆立了半晌,清光才想起来要进屋。他走到暖桌边上,正要坐下,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腰也被一把扣住。清光一惊,本能地想朝后攻击,却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洗发露香气——这薄荷味还是他帮某人挑的,他随即抓住了蒙着自己眼睛的那只手,犹疑地试探:
“是安定吗?”
偷袭的人发出只有气音的轻笑,松开了清光。
清光转过身,蓝衣的少年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清光又惊又喜,激动地就差抱上去了,忽想到自己刚才几乎是被安定揽在怀里,温热的吐息就吹在耳边,便不自然地轻咳了两声。
“我说你啊,主公送你去修行,你怎么倒学了这捉弄人的本事。”
“我是有修行啊,隐蔽的能力似乎已经提升到你都侦查不出来了诶。”
“咦?你是说,你一开始就在屋里了?”
安定仍是笑意盈盈,一副默认的姿态。
清光想到自己刚才满怀心事,也没有多加留心,不禁有些懊恼。
正想拉安定坐下说话,安定却摇了摇头。“等我一会儿,我得先去向主公汇报了。”
清光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这个家伙,回来了不先去找主公,反而躲在房里吓唬我吗。
这么想着,脸上又是一阵燥热。清光在暖桌前坐下,拿起一个橘子剥了起来。
看他那神采奕然的模样,池田屋的事情,似乎已经释怀了呢。
清光笑了笑,心情逐渐放松下来。
虽说自己的胡思乱想不知要持续到何时,不过现在,安定回来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

剥到第三个橘子的时候,纸门被拉开了。
安定进了屋,十分自然地在清光身旁坐下。
“我不在这几天,你都做什么了?”
“就跟平常一样啊,”清光把剥好的橘子分了安定一半,“出阵啦,干活啦,然后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
“诶,有点无聊啊。”
“喂喂你不在我可是当了好几次队长喔。”
“嗯嗯真厉害呢。”
“喔对了,好像是得到了莺丸的兄弟要来的消息,昨天热热闹闹地办了宴会呢。”
“真好呢。”
“说起来本丸成立也快一周年了,这次宴会你就不会缺席啦。”
“嗯,好啊。”
清光叽里呱啦地说着,安定在一旁耐心地听他讲。说的都是些日常琐事,可只是这样就觉得安心。
清光想到什么,正要提樱花发卡修好的事,却冷不丁地对上安定带着热意的视线。
清光觉得嘴巴发干。
“怎么了?”
“辛苦啦,又让你等我。”
心跳,好像又变快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你走的时候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安定没有说话,清光以为他不高兴了。
“好啦好啦,我每天都在深切地思念你,这样的表白你满意了吗,大和守阁下?”
安定还是不说话,只盯着清光看。清光有点慌。
“你,怎么了?在外面碰到什么事情了吗?”
“我很想念清光,是认真的。”
这下换清光说不出话来了。
安定见他突然睁大了眼睛,忍不住笑了笑,接着说道。
“第一次这么久都见不到你,我才明白,之前一直在等我的你有多辛苦。现在你就在我面前,我很开心,开心的不得了。”
温柔的语气,温柔的眼神,就像是在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倾诉爱意一般。按照偶像剧的发展,这之后接下来的情节就是……
“清光……”
清光关掉了脑内剧场,面前却是安定不知何时凑近的脸。他不敢看安定的眼睛,那是一片仿佛多看几眼就会溺在里面的深海。低垂的视线落在安定樱色的唇瓣上,清光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那个,安d……唔!”
安定吻上来的一瞬间,清光感觉自己和刚才脑海里女主角的形象重叠了。意识上对“被安定亲吻了”这件事还无法清楚地认知,可唇舌间柔软的触感和流动在身体里的酥麻却是真实无比的。
被吻的腰都软了半截,清光用手攀着安定的肩才勉强支住上身,安定看他有点吃力,便轻轻向前动了动,清光读懂了他的意思,顺从地仰面躺在榻榻米上。
直到两个人亲得有些气息不稳了,安定才松开清光,舌尖在嘴角那颗痣流连片刻后,又顺着下巴滑下去吮他的颈子。
清光不敢叫出声,喘息压抑在喉中,化成微弱的呜咽,整个人软成一摊泥,晕晕乎乎地任由安定摆布,直到安定的手不知不觉游移到下身已经起了反应的某处,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唔哇!”
“怎么了?”安定从清光的颈窝里抬起头,一双蓝眸直直地看过去。
“不,不要碰。”
“不舒服吗?”
“……不是啦。”
“这种情况,你知道该怎么办吗?”
事后的清光才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脑袋坏掉了,居然天真地以为安定不知道这是什么。
“就,就用手就好了。”
“那我帮你。”
“不用了吧!”
“好啦好啦。”
“安定!”
“你再叫大家就听到了喔。”
安定半哄半强地去解清光的腰带,面对这一连串的神展开,清光恍恍惚惚地躺了回去。
绝顶的快感自下身传来,比起亲吻还要强烈千百倍。清光紧闭着眼睛,身子微微弓起,光裸的腿难耐地在席上又蹬又蹭。过了一会儿,他半睁开眼偷瞟,安定的脸颊浮着淡淡的粉红色,眸子里明亮得可怕,那种亢奋的神情实在太具冲击力,清光感觉就要交待过去,不想让安定看见自己失控的表情,抬起两只手臂把脸盖了个严严实实。
正在这时……安定的手停了。
清光挪开手臂,疑惑地看向安定。
“怎么了?”气息不匀的声音里带着未纾解的情欲。
安定低着头,蓬松的刘海垂下去,遮住了他此刻的表情。
“你知道吗,其实这种情况不用手也是可以的。”
还硬着的下身,跪在自己腿间的安定,突然发起的对话,这诡异的局面简直让清光哭笑不得。
“哈?这种时候你是故意的吗?”
“我保证,用我的办法做,会让你变得更可爱喔。”
清光想这家伙估计又是在捉弄自己,可看他那信誓旦旦的样子,不禁又对话中的“可爱”好奇起来。
“好吧,那你快点,我好难受。”
安定把屋里扫视了一遍,目光骤然锁定住某个方向。清光顺着那方向看过去,发现是自己昨天去万屋新买的护手霜。看着安定脸上露出的愉悦表情,清光感觉接下来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是的车到这里就没有了ORZ)

两个人折腾完天都已经黑了。清光精疲力尽地卧在一边,安定爬起来,收拾了一地散落的衣物,找了件新的里衣穿上,也帮清光换了一件。然后拿了两个枕头,扯过一条被子,在清光身边躺下。
清光身子朝着另一边,安定摸上他的后腰,一下一下地揉捏。清光似有些吃痛,嘴上咕哝了两声,倒没有动弹。
安定见清光这乖巧温顺的模样,又是觉得有趣又止不住的心疼,于是凑上去,脸磨蹭着对方的后颈,唤了一声“清光”。
清光没什么气力,只是懒懒地回了一句“嗯”。
“你还好吗?”
“……累。”
疲惫的语气混着点娇嗔意味,安定暗自有几分得意。本来还担心是不是只有自己舒服到了,想到方才清光嗯嗯啊啊叫的那般动听,这顾虑大概是多余的。

另一边,平静下来的清光越想越不对劲。
“话说回来,”他翻过身面对安定,“你怎么会这么熟练?”
在脑中飞速过了一遍所有可能性,清光最终的怀疑是主公是不是送安定去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修行。
安定看他一脸严肃,忍不住想笑。
“近侍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主公的书,然后就学会了。”
“诶诶诶诶诶?主公为什么会看这样的书啊!”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要用手的?”
清光回忆了片刻,控诉道:“这都要怪你。”
身体第一次起反应,还是在安定来了之后。某天早晨,安定要出阵,清光迷迷糊糊地把眼扯开一条缝,正瞅见安定盘腿坐着束马尾,嘴里咬着发带,上身单单穿着黑色的长手甲。睡意朦胧的清光立刻就清醒了,之后这画面就在心里挥之不去。明明之前一起光着洗澡都没多想,可那样的安定实在是……他表述不出来。结果当晚穿着黑手甲的安定居然跑到他梦里去了,醒来后身体就有了奇怪的变化。清光实在涨得难受,便试着用手去摸,一来二去便摸出了门道。
清光一五一十地讲完这些,安定咯咯地笑了起来。
“喂,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只是在想。咱们俩倒是扯平了。”
“诶?”
“看完主公那本书之后,我也是想着你的样子自己解决了很多次啊。”
两个人面面相觑,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呐,安定,下次换我在上面吧。”
安定大眼睛转了转,和(fu)善(hei)地微笑道:“不行。”
“为什么?”清光嘟着嘴抱怨道。
“因为主公的书里我一直是在上面啊?”
“哈???为什么你会在那书里面啊?!”
“书的主角就是你和我啊。”
清光目瞪口呆,不知过了多久,一本正经地开口道:“我得去找她问清楚。”
“好吧好吧,不过现在,先睡觉。”
清光想想也对,便动了动身子,找了个舒服的睡姿。没躺一会儿,又想到什么,从被窝中摸到安定的手握住。
“欢迎回来,安定。”
安定温柔地回握住那只手。
“啊,我回来了。”
END

花丸的安清非常合我的意,不过和之前的设想又稍微有点不同。清光偶尔会蹭,但比预想中要坦率,安定偶尔会黑,但比预想中要温柔。游戏刚出来那会儿日常吵架的恶友设定相当流行,可我就是吃不下去,因为在我心里这俩就是互宠模式。后来出了池田屋的回想,安定担心清光,清光宽慰安定,这恩爱程度我简直要跪谢官方。动画里更别说吵架了,尼玛都互相宠上天了(捂脸)原以为他们可能因为别扭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现在看来说不定是关系太好了以至于完全忽视了“和对方成为恋人”的想法。正巧结尾是安定出门修行,我就想借这个契机让他俩认清自己的心意啦(●・̆⍛・̆●)虽说是想偏直球的方向刻画,但是为了表现少年间恋爱的青涩感果然还是要加入傲娇的元素吧( •́ .̫ •̀ )回过头去读了开车的部分发现莫名喜感,我真的不会开车啊,不过总算是跨出第一步了吧(◦˙▽˙◦)
感谢阅读!
下一篇,应该会是大包平和莺丸吧,最近被这俩萌到爆炸XD


评论(7)
热度(88)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