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佐鸣】From Pride To Shame[3]


“唉,可恶,我现在好累,”火影的声音虚弱中透着满足,“你知道批文件有多折磨人吗?”


已经穿戴整齐的暗部走向办公室角落里的沙发,灵巧摆弄了两下,沙发就被展开成了供人休息的沙发床。


父亲在办公室熬夜工作的时候都会做这样的事吗,博人心想。他在墙壁之内秘密地过着另一种生活吗?


“我知道你任务刚结束,”鸣人的声音沉稳了许多,但看上去还是一副事后的模样,“那个……今晚你能留在这儿吗?或者两三个小时也行。”


暗部点点头,鸣人露出欣喜的笑容。


“有你在我才能睡得安心些,”鸣人近乎羞怯地说着,“话说你能把那个丑了吧唧的面具摘了吗?我想吻你。”


博人屏住了呼吸。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想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今天知道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暗部朝鸣人靠近,鸣人抬手摘掉了对方的面具和兜帽。这个角度博人除了几缕黑发外什么都看不见。


鸣人在微笑,暗部轻轻搂住鸣人的腰,倾身上前。


“吊车尾的,”带着宠溺的低沉嗓音,随后是唇舌嬉戏的亲吻声。


“你没受伤吧?”鸣人的声音带着几分顾虑,“可恶,你进来时我就该问你的,因为太想见你了所以——”


鸣人的话被另一个吻打断,不过他也没有介意,顺从地被暗部推着往沙发靠近。两个人一齐坐下,就着半相拥的姿势静静地倚在靠垫上。鸣人似乎渐渐放松了下来,最后倒在暗部的怀里。


暗部的脸被父亲挡住了,博人还是看不清楚。这样最好。他可不想哪天走在街上认出某个忍者是把自己父亲压在身下的人。


暗部开始挪动鸣人的身子,好让他睡得更舒服些,博人赶忙合上了眼。


鸣人很快睡了过去,而暗部未现出丝毫倦意,完全看不出任务以及情事后的疲惫。


什么时候才能趁机离开这里呢,博人暗暗思索。暗部一时半会儿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可是他答应了鸣人会多留几个小时。博人越想越紧张,如果自己一直未归母亲和小葵搞不好会出来找人,他不敢冒这个险。


博人一心急着考虑怎么溜掉,完全没有注意到暗部已经从沙发上起身,走近。突然,橱子的门开了,光线射进来的一瞬,博人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宇智波佐助的脸,平静而冷淡。



“想要练习隐蔽还是挺了不起的,不过藏在火影塔里就太天真了。”佐助淡然地说道。


博人嘴巴发干,感觉说话都困难了,“你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


“一进门我就注意到了,”依然平静的声音,“不过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谁。”


然后他猜到了,而且不为所动,博人惊恐地想到。


博人紧张地舔了舔嘴唇,“父亲知道吗?”


“他不知道,”佐助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嘴角微扬,“我成功地转移了他的注意,你觉得呢?”


听到这话博人的脸立刻烧了起来,只觉得又羞又怒,还有一些他不敢表露的情绪,毕竟这个男人动动脚趾就能干掉自己。


“你小心点,”博人大着胆子道出毫无威胁力的恐吓,“我会告诉我母亲——”


“她已经知道了,”佐助几乎是带着无聊的口吻打断他,然后又轻叹了一声。


“我并不想让你看到这些事,”佐助继续说着,语气中有几不可察的柔和,“那个吊车尾也不想,但是,我想你总有一天会发现的。”


“发现你和我父亲偷情是吗?”博人不敢说得太大声,生怕把父亲吵醒。


“有一天你会明白,人生不是老师在学校里教的那样,非黑即白,”佐助的脸闪过一瞬即逝的遗憾,“善与恶,生与死,爱与……另一种爱。”


“你到底想说什么?”博人咬着牙问道,他讨厌被当作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你的父亲深爱着你,还有你的妹妹,你的母亲,”佐助的声音有些苦涩,“火影爱着木叶村,老人与孩子,忍者与平民,可是鸣人—”


“鸣人爱的是你,”博人带着怒意接过了佐助的话,“你是想这么说吗?”


佐助没有回答,“你觉得你刚刚看到的是什么?是爱吗?做(和谐)爱?泄欲?还是两个变态的男人互相满足而已?”


博人抿起嘴巴。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回答什么了。



佐助向后退了一步,把门完全打开。


“走吧,”他平和地说道,“就算你的父母离婚了你也不会失去他们任何一个的,相信我。”


博人知道许多年前的那次灭族。他知道,自己的队友莎拉娜是仅存的另一个宇智波了。[注1]


博人紧盯着佐助,小心翼翼地爬了出来。随后他飞快地穿过房间,从窗户跳了下去。再确认过没有人发现自己后,他俯在窗台下,手掌贴着墙壁,用查克拉感知办公室内的事情。


“怎么了?”鸣人慢慢地咕哝。


“没事,”佐助柔声回答他,“接着睡吧。”


“抱着我?”


“好。”


博人离开了。然而那两人最后的对话整晚都在他脑海中回响。


 


 


“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莎拉娜在博人身旁坐下,等待着尚未出现的牙师傅和李·布鲁斯。


“嗯,”博人含糊地回应。


“发生了什么事吗?”莎拉娜接着问。天呐,为什么女孩子对情绪总是这么敏感。


不过面前这个女孩子可是宇智波莎拉娜。她倒不是那种疑神疑鬼的人,既然她这么关切地问一定说明自己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了吧。


“是中忍考试的事吗?”她还在锲而不舍,不过今天的她不像以往那样几句话问不出结果就发飙,“如果你那么在乎的话,我和布鲁斯可以和牙师傅谈谈,他说不定会改变主意的。”


“不是这个啦,”博人否定道。自从火影办公室里那件事后他早就把考试忘了。


“那是什么?”莎拉娜十分执着,大概关心走神的队友也被她视作职责之一吧。


“你爸妈有说过为什么他们一直不结婚吗?”博人突然问道,莎拉娜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这个啊,”她大大方方地开口,下意识地去推鼻梁上的眼镜,什么都没碰到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牙师傅的建议下换上了隐形眼镜。


“我母亲说父亲一直爱着别人,但是她并不介意,”女孩淡定直白地说道。若是换做别人,博人大概会觉得对方是在拼命掩饰内心的痛苦,可是莎拉娜似乎并不在意自己不是父母爱情的结晶这件事。“毕竟,他需要延续血脉。”


“她有告诉过你那个人是谁吗?”博人接着问。他意识到自己急需这么一个说话的人。之前他以为只要把自己封闭起来,问题就会自然地消失。他以为那只是一场噩梦,可是一切都那么真实可怕。


“没有,”莎拉娜淡淡答道,“我觉得那不是我该过问的事。”


“那你知道我父母要离婚的事吗?”


莎拉娜点点头,博人并不觉得意外。


“母亲没有明说,但我能猜到。”


“她说了为什么吗?”


莎拉娜默不作声地摇了摇头。


“你父亲一直爱着的那个人,”博人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怒气与不解说道,“就是我父亲。他们已经睡过了,而且很多年了。”


莎拉娜怔怔地盯着博人,过了一会儿,她又一次下意识地把手伸向鼻梁,不过随即换成了撩头发的动作。这种女孩子气十足的动作放在她身上怪怪的,反而暴露了她的无措。


“你看到了?”看似在询问,可莎拉娜的口气是确信的。她并没有觉得博人是在骗自己。


“没错。”博人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真是可怜啊。”莎拉娜如此评论,博人直直地瞪向她。


“你父亲和我父亲在偷情我们两个的母亲都知道现在连我们也知道了你不觉得你的反应太平静了吗?”博人颤抖着身子质问。


“可能原来你还对你父母的婚姻抱有希望吧,所以你现在失望了,可是对我而言,这并不意外。”


博人皱眉,“怎么可能不意外?”


“父亲很爱我,”莎拉娜认真道,“有时候他不知道怎么表达,但他真的很爱我。他同样爱着母亲,还敬爱着卡卡西先生,但是每当他提起你父亲……”


她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怎么把心中的一切拼凑成话语。


“小时候,我以为那是因为七代目大人是火影的缘故,我以为父亲只是单纯地尊敬他,想要保护他,就像木叶每一位忍者一样……直到有一天,父亲跟我讲了他过去的人生。”


莎拉娜又不做声了,表情茫然。


“他讲这些可能是怕我会重复他犯下的错误。他说到宇智波被他的兄长灭族,他当时有多愤怒,多绝望。为了复仇,他十三岁就离开了木叶,当了三年叛徒,他伤害了许多人,其中就有我的母亲。”


她清了清嗓子,不是因为呛到了,而是因为这故事而动容。


“他一直在强调,朋友是多么重要,告诉我要学会信任和忠诚。有些人将来会伤害我,但真正的朋友会支持我保护我,就像七代目大人做的那样。‘鸣人是我唯一的救赎’,他是这样说的。所以……你知道的一切现在应该都说的通了,他们两个从始至终都爱着对方。”


“别告诉我你觉得这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博人一边抱怨一边(竭力)做了个反感的鬼脸。


“我不是这个意思,”莎拉娜耸耸肩,“我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父亲,但起码我觉得他没有兴趣做什么偷偷摸摸出轨的事,我想,其实他和七代目大人之间的爱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吧。”


“还真是狗血,”博人吐了吐舌头,发出呕吐的声音。莎拉娜微微地笑了。


“木叶早晨的空气可真好啊,我是不是闻到了恋爱的味道?”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莎拉娜和博人同时瑟缩了一下。


“我的队友居然不吵架了,还亲亲热热地坐在一起讲悄悄话!”李·布鲁斯兴奋地宣告,“为了庆祝这个美好的时刻我得绕村跑两百圈!”


“布鲁斯,”博人嫌弃地掏了掏耳朵好抚慰被伤害的鼓膜,“现在已经不是早晨了,也没有什么恋爱的味道,就算有也不是我和莎拉娜。”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我要绕村跑两百圈,为了所有恋爱之中的人类,”布鲁斯叫唤道,“你们愿意加入我伟大的志愿吗?”


不知何时,牙师傅和鹿丸师傅也出现了,脸上带着狡猾的笑意。


“不知道布鲁斯在蹦跶什么,不过跑个两百圈当热身运动倒是挺好的,孩子们你们觉得呢?”牙师傅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也一起来吗老师?”莎拉娜问道。


“当然咯,”牙说着跳到了鹿丸的背上,“出发吧!”


“好嘞!”布鲁斯以拳击掌,迅速跟了上去。


“我讨厌这个班,”博人摇着脑袋嘟囔。


“比知道我父亲睡了你父亲还讨厌吗?”当博人意识到莎拉娜在捉弄自己时,对方已经跑远了。


“喂!”博人叫嚷着追上去,“等等我!”


姓宇智波的家伙好像并不是很坏呢。


END


[注1]这句话放在这里很突兀。我想了想作者可能是想说博人意识到ZY为什么会在一起吧。


终于填完这个坑了!本来是想写个长评的但是脑子工作太久有些当机了,暂时先这样吧,欢迎大家留言!


BTW,我真的超喜欢这文里的柱子!!!!!!

评论(6)
热度(6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