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9]

Chapter 9  与那两人的重逢

“你俩去干嘛?”青峰打着哈欠,挠了挠脑袋,大剌剌地躺倒在沙发上。
火神吓得绷直了后背,绞尽脑汁思考着该如何回答。
他真的完全不会撒谎。
“去给火神君买双新的篮球鞋。”黑子及时答道,表情淡定如常。
青峰话刚问出口,他已经在脑海里编好了借口。
他们并不是要去买鞋。此刻,离他们和黄濑约好在咖啡馆的见面还有十五分钟。
这事还是不要让青峰知道比较好。要是被发现了他俩还在他的“前XX”来往天知道他那个鬼脾气会怎么发作。
青峰不屑地咕哝了一声,显然没什么兴趣参加。黑子对此十分庆幸。
这个家伙已经闷闷不乐了快三天了,不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就是对着各种家具摆设骂骂咧咧。黑子看得出,黄濑的出现让他整个人都消沉了。
连篮球都不打了,这说明情况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黑子不满地看着沙发上四仰八叉的青峰。
“青峰君,还有一周你们队就要从东京回来了,你是不是该出去锻炼一下了?”
“就是啊,教练要是知道你在家干躺着绝对会更生气的,”火神皱着眉补充道。
黑子眼里闪着笑意。明明火神也在家躺了好几天,居然还理直气壮地批评别人。
“火神你闭嘴,我怎么没练习了!?”青峰说着把枕头捂在脸上。
“喔是吗?原来无病呻吟也是练习的一种吗?”火神回击道。
“有这个斗嘴的工夫你俩还不如收拾东西去东京……”黑子无奈道。
“我感冒了。”火神小声抗议。
“火神君,你早就好了,这我比你还要清楚。”黑子抬头看着火神,对于他逃避训练感到些许不解。
“说你呢火神!”青峰像个幼稚鬼一样起哄道。
“你怎么还没出发啊!?”
“我/他/妈才不会去呢,更别说还在那儿。”
青峰并不知道,黄濑现在距离他比预想中还要近得多。
“我的意思只是说你应该出去走走,青峰君。”黑子瞟了一眼手表,“咱们该走了火神君。”
火神和青峰愤愤地对视了一眼后各自把头扭开,这小学生一般的吵架才算告终。
“走吧走吧……”火神点点头,拉开大门,伸手示意让黑子先走。
“火神君还真绅士呢。”黑子笑着往外走。
被秀了一脸的青峰翻了个身对着沙发背。
黑子说的没有错,自己是该出去透透气了。而且说实话,几天没碰篮球,手指头早就开始发痒了。
结果却是,青峰又在家郁闷了一上午
白痴黄濑。
白痴火神。
白痴黑子。
他把认识的人都骂了个遍,唯独跳过了自己。
~~~~~~~~~~~~~~~~~~~~~~~~~~~~~~~~~~~~
黄濑正不安地摆弄着头发。他很少会做这个动作,可是想到要把一切告诉给好友便止不住地害怕。
他,黄濑凉太,对交际这种事感到害怕。还真是可笑啊。
尽管如此,他还是挂着毫无破绽的微笑,轻而易举地骗过了经过身边的每一个人。
黄濑靠在咖啡馆外的墙上,周围不时投来注视的目光,这并不意外。他喜欢成为别人关注的对象,然而今天这种状况却让他越发局促。
视线中出现一个高高的红发少年,黄濑瞬间精神了。
“小火神!”黄濑欣喜若狂地挥舞着胳膊。
四目相对。
对方点点头,说了声“黄濑”,然后走了过来。
火神跟以前没什么变化,仿佛才刚刚从高中毕业没多久。这让黄濑有种昨天才见过他似的错觉。
随后黄濑才意识到没有看见他家影子。
“小黑子呢?”黄濑好奇地问道。
他环顾了四周,心里很清楚那人可以随随便便就消失不见——
“我在这儿,黄濑君。”
“咿!”黄濑失态地大叫起来。
水色头发的少年从火神身边闪现。过了这些年,存在感还是依旧稀薄。
黄濑又惊呼了一声,带着些微的激动,然后朝黑子扑了过去。
“小黑子!”黄濑差点把黑子扑倒在地。
太久了,他太想念这两人了。看到他俩健康平安,而且关系还和毕业前一样亲密,黄濑心里暖暖的。
“住手黄濑君,我不能呼吸了。”黑子一边挣扎一边拍了拍黄濑的手臂。
火神把黄濑拉开,一副不爽的样子。
“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看到火神的表情,黄濑心想他是不是今天心情不好。
还是因为……嫉妒?
自己不在的期间难道有什么进展吗?
黄濑仔细地打量着两个人,企图找出些线索。
“你们俩也还是……一点也没变。”他用手指点着下巴,打趣地冲二人笑。”
火神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能先吃饭吗?我要饿死了。”
“没问题,我们边吃边说吧!”黄濑笑着掩饰了自己的紧张。
在公众前戴上面具,这是黄濑最擅长的事。可是有时候他宁愿没有这个能力,因为没有人能看穿他,没有人能发现他有多需要帮助。
没有人知道,因为那一晚心碎至今的人不只青峰一个。
~~~~~~~~~~~~~~~~~~~~~~~~~~~~~~~~~~~~
“黄濑君,我很感谢那你这么委婉,但是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离开青峰君?”黑子已经耗尽了耐心。这人虽然答应了来这里,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肯正面回答问题。
他是还没准备好吗?
黄濑攥紧了拳头,暗暗怒骂如此顽固的自己。只是,一旦把这件事告诉了亲近的人……
“抱歉,”一向自信的黄濑移开视线。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必须要告诉他们。
为了青峰,必须要告诉他们。
就算和青峰已经没可能了,至少也要让他知道,自己当初那么做不是因为要报复他。
是因为爱他,因为怕他受伤害。
所谓的伤害,不是什么感情啊心灵啊,是关系生命安危的那种伤害。
“这一切,都是从我在邮筒里发现的一封信开始的……”
黄濑用发颤的声线开始了诉说。随着故事的展开,他的目光渐渐垂了下去,落在地面上。他不想看到朋友们责怪的眼神,他们一定觉得自己是个逃避问题的胆小鬼……
黄濑悉数交代了两年前的种种,信,恐吓,耳环……往昔的恐惧就像沉睡的梦魇,伴着回忆渐渐地苏醒过来。
听完这些,他们俩会怎么想?
会站在自己这边吗?
还是一味地同情青峰?
黄濑知道青峰有无数个生气的理由,但他希望火神和黑子能稍微理解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可以永远不再出现在青峰面前,可是不能让那个人继续陷在过去之中了。
黄濑希望他俩能跟青峰好好谈谈。
如果这一切都是白费心思的话……
黄濑拒绝去思考那种可能。
他告诉自己,事情总会好起来。
~~~~~~~~~~~~~~~~~~~~~~~~~~~~~~~~~~~~
火神已经听傻了,而黑子皱着眉不语。
意料之中的反应。
“所以黄濑君,你的离开,是为了保护青峰君?”
这个说法有点奇怪,但某种意义上也没错。自己离开主要是为了青峰,当然也有家人的原因,不过黑子应该也明白这一点。
“嗯,算是吧……”黄濑挠了挠头,小声道。
“我艹!”
“好好说话火神君。”
“不是,你的意思是,你说的这些事青峰一点都不知道?”火神难以置信地问道。
“所以我才需要你们帮我告诉他。”黄濑认真地盯着二人。
“你干嘛不自己告诉他?”火神说着往嘴里塞了个汉堡。
“我试过了,可是他好像还在恨我。”黄濑的眼睛里泛起了水光,就要落下泪来,嘟着嘴吸了吸鼻子才勉强忍住。
火神和黑子对望了一眼。
“放心吧,我们会和青峰谈谈的,可是如果他不愿意听,就得你出面了。”火神望着黄濑,想要安慰他。
“他不想见我。”
黑子再一次不以为然。
黄濑真的以为青峰不想见到他吗……
不过也对,青峰与人相处时的表现永远是自相矛盾的。
黑子柔声说道,“你错了,黄濑君。”
“什么意思?是他亲口告诉我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看到青峰那个受伤的眼神的一刻,黄濑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了。
那个人对自己,应该只剩下恨意了。
他可是最了解青峰的人,怎么可能搞错呢?
“青峰在感情方面就是个蠢蛋,只有喝多了才会说出真心话。”
“火神君说的没错,青峰君向来不会好好表达感情。”
黄濑苦笑,“也许吧,但他跟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挺坚决的。”
话是这样说,可他心里却又生出了一丝希望。
或许有了黑子和火神的帮忙,青峰会愿意听听自己的苦衷。
或许他们两个还可以……
不,现在做这种梦还太早。
黑子能把故事顺利地告诉青峰他就谢天谢地了。
至少青峰能得到关于那晚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心里应该会好受一些。
“放心吧黄濑,我们会跟他谈谈的!”火神看上去相当的感同身受。
大概是因为不久之前他也才为沟通的问题苦恼过。
黄濑挤出一个笑容,抿了一小口咖啡,“谢谢你们,小火神,小黑子,能再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黑子轻轻“嗯”了一声。
头脑里又变得一片混乱了,黄濑急切地想换个话题。
而且,有些事情他已经好奇的快要抓狂了。
“所以说你们俩是在交往吗?”
火神一口汉堡喷了出来,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这问题是有点突然,可是明明已经那么明显了。
“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如此。
“我刚刚抱小黑子的时候你都要宰了我了!”黄濑边笑边说,“小火神以前才不会那样的!”
“是的,我和火神君在一起了。”黑子直截了当地回答,而火神还在为噎在嗓子里的汉堡挣扎。
“就觉得你们会发生什么的,果真没猜错。”
黄濑不禁有些嫉妒。如果没有之前那些纠结的事,他和青峰也会是这样。
不过,他还是很为这两个人高兴。他们是天生一对的光与影。
在那之后,三位好友在咖啡馆里随便地闲聊了些有的没的。
黄濑才知道青峰在毕业后就和他俩成了室友。
火神和黑子也才知道黄濑一个人住在池袋的高层公寓。
有太多的旧要叙,可时间毕竟是有限的。
他们互道了再见,黄濑叮嘱他们回家路上务必小心。天知道那个疯子有没有在暗中观察。
现在,自己决定重新与朋友见面了,这会付出什么代价呢?
有些事情必须要让青峰知道,然而火神和黑子会不会因此陷入危险呢?
不要。
黄濑在心里祈祷。
“我们会和青峰说清楚的!”火神看起来异常的兴奋,可能是因为他又有了个和青峰吵嘴的机会。
黑子朝黄濑微笑,告诉他要常发讯息报个平安。
啊,能再见到朋友的感觉真是好啊。
还有那一次在篮球场撞见青峰,虽然气氛是那么压抑和悲伤,却点燃了黄濑心底小小的火种。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迫切想要做些什么的冲动了。
命运的齿轮终于复位了。黄濑只希望这一次的结局不会太糟。
-tbc-

评论
热度(4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