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黑篮多CP向】如果他们在爱情旅馆里碰到了……

闲来无事想的一些小段子。

CP很多请大家注意看tag避雷。

OOC的飞起请再次注意避雷。

1.

“呀~~~累死啦累死啦~~”
金发少年元气满满的声音与抱怨的内容完全不符。旁边站的三个人,其中两个跟他个子差不多高大,而且都黑着脸(有一位还是双重意义上的“黑”着脸),另外一个体型小小的,面无表情。

对于double date这种事乐在其中的似乎只有黄濑一人。黑子全程面瘫看不出想法。而青峰和火神则是难得意见一致地给出了“这是什么鬼”的结论。理由很简单。比如青峰正想着“卧槽黄濑今天真好看晚上一定要每个play都来一遍”下一秒就被一句“你看看人家小火神会做家务会烧菜你除了打呼噜还会干什么”瞬间拉回了现实;比如火神正感慨着“救命黑子好可爱好想拉他的手”时才发现对面两人已经切换到了夫夫夜话频道光天化日开黄腔。此般例子简直不胜枚举,总而言之,打球的时候人越多越好,至于约会,绝对不行!

“那个,我们的房间是挨在一起的吗?”黑子向前台的服务人员问道。

“啊,是的,我看您几位应该是朋友,所以……”
“抱歉,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开两个离得远一些的房间呢?”

“诶诶诶诶诶为什么呀小黑子?!”

黑子白了黄濑和青峰一眼,没吱声。

“为什么啊黑子?”

呵,差点忘了,除了那俩,自己家里还有一个笨蛋呢。

“火神君应该也不想听到青峰君和黄濑君(哔——)的声音吧?”黑子面不改色地对火神道。

“噗——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

“小黑子你在说什么啊!”

黑子再次白了黄濑一眼。呵呵你还知道羞耻啊之前在快餐店里调情的时候我家火神君都要自戳双耳了。

“哲说的有道理,要是听到他俩(哔——)的声音我也会留下心理阴影的。”青峰漫不经心地掏着耳朵说道。

“喂蠢峰我和黑子跟你们这种无时无刻不在发情的家伙才不一样!”

“所以小火神你是打算来这里盖棉被纯聊天的吗?”黄濑托着脸嘲讽,顺带支援了自家老公。

火神望着面前闪亮亮的拼成“love hotel”的led灯,顿时又一句话都说不出了。涨红了脸看向黑子,结果对方满脸无辜地问道“是这样吗火神君?”

火神大我,卒。究竟是羞死的还是被恋人萌死的这是个谜。

 

#珍爱生命,远离奇迹的世代#

 

2.

“啊啦,黑子火神黄濑青峰?!”

高尾和成一口气毫无停顿地叫出了一大串名字。

既然高尾在这里的话,那也就是说……

“呵,你们四个还真爱黏在一起。”果不其然出现在一旁的绿间淡定地评价道。
“小绿间好过分!之前邀请你的时候还跟我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nodayo',根本就是骗人的嘛……诶???重要的事情?”
黄濑说着说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其他人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几双眼睛齐齐看向了高尾。
高尾眨了眨眼,然后突然也明白了什么,顿时眼冒桃心,夸张地捧着胸口,“小真,我好感动……”
“不……不是!我是为了骗黄濑才那么说的nodayo!”
如果说着这些话的绿间不是满脸通红的话可能还会有点说服力。
一边是一脸饶有兴致看热闹的四只色彩缤纷的脑袋,另一边是散发着粉红色气息的高尾,绿间整个人都生无可恋.jpg了。
果然没带幸运物就会倒霉。
看到羞耻到要晕过去的绿间,黄濑洋洋得意地笑了。

#论如何报复见色忘友的傲娇闺蜜#

 

3.

“敦,进门的时候就不要吃东西啦,小心撞到头。”

听到熟悉的声音,火神猛地扭过身,正看见垂下脖子钻进来的紫原和身边的冰室。

“辰也!”

“诶?大我?”冰室说着扫视了一周,“还真热闹啊。”

嚼着薯片的紫原跟昔日队友们点头示意,最后目光锁定住火神,嘴上的动作也停止了,微微鼓着颊,像个赌气的小朋友。

紫原对火神这种不友好的态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说火神一开始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是自从知道了他和冰室交往的事后便试探着伸出了橄榄枝(当然这之前确实因为自家大哥被人拐跑了郁闷了好久),然而对方好像并没有被轻易融化。冰室明白那大概源于紫原对自己直白的占有欲,其实他只是个天真又固执的大孩子,也没什么恶意。

“真,真巧啊。”火神朝紫原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冰室抻了抻恋人的衣角,紫原这才不情愿地“喔”了一声。
“话说火神君今天中午在快餐店的大胃王比赛里取得了优胜呢,奖品是他家的VIP甜食体验券,”黑子适时开口,语气里带着莫名的炫耀感,边说还边给火神递了个眼色。

“啊,喔,对了,反正我也不怎么吃甜点的,这个紫原应该会比较需要吧!”火神急急忙忙地从口袋里掏了体验券出来。

紫原不禁瞄了一眼花花绿绿的诱人券面,随即又飞速移开了视线。

这可爱的小表情把大家都逗乐了,连绿间都捂着嘴轻咳了一声。

冰室笑着拍拍紫原的背,“好啦,敦,快收下吧。”

紫原扁了扁嘴,摊开手掌把东西接了过来,然后小声嘟囔了一句“谢谢”。

火神偷偷地朝黑子比了一个“V”的手势。

 

#怎样讨好心理年龄为三岁的哥夫#

4.

柜台前聚集的人怎么越来越多了。几个前台妹子已经开始了无声的骚动。
"啊,今天还真热。"
与自动门开启的声音几乎同时传来的,沉稳,凛然,还疑似透着一丝丝愉悦的嗓音。
八位少年不约而同难以置信地朝门口转过头。
赤司一只手抱着白色的小马玩偶,另一只手摇着印有双马尾美少女图案的团扇,本来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奇景,配上那张童颜和毫不自知的天真神情就更加威力无穷了。
“明明这么热的天还非要去吃汤豆腐的又是谁啊。”
灰发的少年拎着满满一袋书,跟在赤司身后冷静地吐糟。
在一片“赤司”“赤司君”“小赤司”“赤仔”的惊叫声和问候声中,赤司笑意盈盈,“哟,大家都在啊。”
众人好奇地往浑身写满了“生人勿近”的黛千寻那边瞟,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赤司见状朝黛微微侧了侧头,颇有些“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的意味。
这种让婆家人(及其家属)把关的气氛是闹哪样啊!!!被众人的目光包围了的黛内心咆哮中。
黛暗暗叹了口气,轻轻摆了下手,用棒读的语气说道,“晚上好。”
说完扭开头,坚决拒绝去看赤司那(优雅地)憋笑的表情。
“诶诶诶那个小马!”多亏了高尾的一嗓子,黛终于从微妙的氛围中被解救了出来。
“怎么了?”赤司不解道。
“那是车站前的抓娃娃机里的吗?”
“是啊。”
“那就对了!小真今天的幸运物正是‘车站前抓娃娃机里的白色小马’,我俩抓了好几次都没抓到,后来换完零钱回来就发现最后一只已经没有了,本来想着这么一小会儿不会被人抓走的。”
“嘛,毕竟千寻抓娃娃的技术和速度都是相当出众的。”
并不想被夸赞这个好吗。黛在心里“呵呵”了一声。
“那个,不好意思,方便的话,这个可以给小真吗?”高尾一脸诚恳地问道。
赤司看着手里的小马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因为是千寻送给我的,实在是……”
“唉,也对,那就没办法了。"高尾面露遗憾,但还是表示理解地点点头。

“但是,”黛忽然想起赤司曾经给自己讲过的关于绿间和幸运物的事,“没有这个的话他会遇到麻烦的吧?”

空气安静了几秒,所有人惊讶地都看向了一脸认真的黛。

“千寻这是,在担心绿间吗?”赤司微笑着问道。

“唔哇,小真脸又红了!”高尾添油加醋地喊道。

“闭嘴高尾!”绿间推了推眼镜,目不斜视,“反正这一天也快过完了,只要呆在房里不出来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的。”

这算是间接回应了黛的关心。

高尾笑眯眯地看看绿间,然后又转过脸,“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出来,还想要跟黛前辈请教一下抓娃娃的技巧,总感觉非常的了不起啊。”

“好的,千寻一定很愿意传授的。“

“别擅自替人答应啊!”

“小真也会一起去的!”

“你也够了高尾!“

 

#旦那外交(不)# #所以长得高并没又什么卵用你俩这性格就乖乖做受吧#

 

5.

当天夜里。

该内容已被屏蔽

-END-

评论(36)
热度(143)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