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7]

Chapter 7  看不见的袭击者


“你好啊木藻君!今天也来得很准时呢!”年长的金发妇女满面笑容,十分热情。

“您好,黄濑夫人,很高兴又和您见面了。”

这个女人也应该被烧掉。

是她把黄濑这种垃圾带到了世上。

少年佯装亲切地微笑着。

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为了这个伟大的计划,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

木藻云扫视着屋内的陈设。他现在已经对这所房子从整体布局到每一个角落都了如指掌,甚至连墙上哪里有裂缝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此刻他仍然在扫视,企图找出些什么与以往不同的地方。

找出与他的目标相关的东西。

“呀,您家儿子打篮球吗?”木藻装作不经意地明知故问。事实上他可能比这位女士还要更了解她家儿子。

“对啊,凉太是奇迹的世代的成员呢!”

每每听到这个白痴的名号,木藻的内心都一阵扭曲。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哇,那可真厉害。”苦涩的味道在嘴中散开。

黄濑妈妈转过身去,木藻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看着她欣喜地走向厨房的样子,满脑子都在叫嚣着“恶心。恶心。恶心。”

“那我就开始工作了。”他一边笑一边咬着舌尖,尝到了血的铁锈味。

“那就辛苦你了木藻君。”

父亲开了家保洁店,他在店里帮忙。他讨厌这份工作,但是在客户名单里看到那个熟悉名字时瞬间兴奋了起来。

木藻嫌恶地看着墙上的一张张照片。

每个人,黄濑碰过的每个人都是肮脏的,连渣滓都不如。

自己的人生,荣誉,未来都被那个混蛋毁掉了,他居然还妄想着得到幸福?

木藻迈着重重的步子朝那个人的房间走去。当然,他现在人还在学校,是不可能出现在里面的。

一定要找到些新的东西,能用来对付他的东西。

壁炉架上摆着一张照片,是黄濑和另一个人的合影。从黄濑的眼神来看,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木藻认出那是奇迹的世代的ACE,名叫青峰大辉。

黑皮肤的少年同样用一种不寻常的目光注视着黄濑。

那双微微发怔的深蓝色眼瞳中饱含的是……

瞬间,木藻意识到自己必须开始行动了。

这个仇非报不可。

而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木藻的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昭示着他的心满意足。

~~~~~~~~~~~~~~~~~~~

“凉太,今天有人送信给你喔!”黄濑妈妈在厨房喊道,甜美的嗓音在整栋屋子里回荡。

黄濑叹了口气,心想八成又是粉丝来信。

邮筒里花花绿绿的信笺与日俱增,虽说这代表自己人气越来越高,可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就难说了。

“话说她们怎么知道我住哪里?”黄濑不禁疑惑起来。

明明很小心地从没有透露过地址……

看到信件上字体的一瞬,金色的瞳仁顿时放大了。

 

          


黄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打印出来的字。

他不是没收到过这种信,可还是被吓到了。

胸口的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冰冷的恐惧感顺着咽喉向上爬。

手中的信仿佛像铅块一样重。

这一次有哪里不一样。

醒目的字体,断开的间距,更别提这封信是从自家邮筒拿出来的。

脊背窜上一股恶寒。

这个人知道他家里的地址。

“怎么了凉太?”母亲走了过来,面露担忧。

黄濑几不可察地瑟缩了一下。原来自己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吗。

他把字条塞进口袋,飞快地平复了情绪。

“没事啦。”黄濑换上他擅长的笑容。还好,母亲没有注意到自己发抖的嘴角。

或许,这只是个吓人的恶作剧。

不过是张字条而已,没有那么严重。

没必要让母亲也虚惊一场。

送信的人就是想看到自己这种慌乱的反应,所以一定不能让他如愿。

~~~~~~~~~~~~~~~~~~~

回家的这段路越来越让人害怕。黄濑时不时地转过身四下观察。

他从未感到过一个人回家是如此孤单,如此恐怖。

他讨厌自己被一封信影响到这种程度,讨厌自己不能像原来那样很快就把它从脑袋里踢出去。

 

         


如此惊悚的恐吓。

可是自己究竟做过什么事?黄濑想不出自己做过什么能让一个人这样愤怒。

“也许是黒粉干的……”

“这种常见的台词可能是从随便什么侦探电影里抄过来的……”

想到这里,黄濑的脚步又沉稳了些。

之后几天,疑神疑鬼的心情逐渐消退了。黄濑觉得自己终于要忘掉那张骇人的字条了。

直到……第二封信的出现。

~~~~~~~~~~~~~~~~~~~

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午后,结束了训练的黄濑回到家,发现桌上有一封给自己的信。

奇怪,家里明明没有人啊。

黄濑好奇地拆开信,完全没想到这可能是……

“怎么会……”

 

    

 

一只银色的耳环掉到了地上。

“不会的……”

黄濑捡起耳环在手里轻轻转动着。

恐惧犹如冰冷的水迎头浇下。

上面的刻字说明了这是父母送给自己的那只耳环。

那只自己以为一年前弄丢了的耳环。

黄濑抑制住尖叫的冲动。

 

那个人来过家里。

那个人知道家里的地址。

那个人想要伤害我。

为什么?

~~~~~~~~~~~~~~~~~~~

噬骨的恨意已经演变成了狂热的迷恋。

他要让黄濑凉太生不如死。

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包含了太多的成分,木藻说不清究竟是什么。

嫉妒?悲伤?还是扭曲的爱?

或许这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才能得出结论,那就要继续搜寻有关黄濑的一切。

“黄濑,黄濑,黄濑……”

想看到他局促不安的样子,痛苦地叫喊的样子。

这一切已经不是小打小闹的复仇游戏了。

木藻用修长的双臂抱着胸口,又一次笑了出来。

计划已经顺利地开始了,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不过,在毁掉黄濑凉太之前,多制造些乐趣也未尝不可。

~~~~~~~~~~~~~~~~~~~

“你怎么了黄濑前辈?今天一副慌张的样子诶。”

黄濑吓得“啊”的一声跳了起来,恰好证实了一年生的话。

“而且隔一会儿就往身后看。”少年一脸不加掩饰的关心。

黄濑虚弱地笑了笑,“没什么啦。就是最近……被一个过分热情的女粉丝盯上了……”

少年轻轻笑了出来,“前辈总是这么受女性欢迎呢。”

黄濑强颜欢笑,“那是当然咯!”

要是真是那种情况就好了,黄濑有信心自己花言巧语几句就能摆平。

可是,现在面对的是看不见的对象,那个人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未曾露面便把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

从收到第二封信已经过去两周了,现在的这种平静更像是无言的折磨,黄濑简直要期盼起下一封信到来了。

最近他连待在家里都感到惶惶不安。尽管如此,还是不能告诉父母。

直觉告诉黄濑,父母的帮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他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有一句话叫关心则乱。

也许可以告诉黑子……或者青峰。

或者姐姐?

从小到大,自己和姐姐们一直以互损为乐。但是一旦到了关键时刻,他们都会是对方坚强的后盾。

就在黄濑想要向姐姐求救之时,第二天,新的一封信来了。

~~~~~~~~~~~~~~~~~~~

木藻对自己寄出的每一封信都引以为傲,然而这一封,是他的最得意的一封。

~~~~~~~~~~~~~~~~~~~

        家……

      

        

                 

不 想 那 样 的 话,还             

 吗?

-tbc-


这个木藻的原名是“kimoi kumo”,日文应该是“きもい蜘蛛”,就是讨厌的蜘蛛的意思,可是日本人怎么可能会起这种名字啦hhhhh我猜作者太太大概是用的谷歌翻译OTZ于是尽力找了个看起来比较正常的谐音名

说好的两章一起放被我吃了(土下座)先把这段翻出来是想告诉大家我还在没有弃坑!

评论(7)
热度(51)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