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6]

Chapter 6 猜疑与告白


这章依然主要是火黑的场合。


一切都是从高三那年开始的。

一个平常的结束训练的夜晚,黄濑听到了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确定没有听错,可是走过去查看却什么也没有。

黄濑只能作罢,心想可能是只小动物吧。

确实是动物,一只很大的,“动物”。

“出什么事了吗前辈?”一个一年生问道。

“没有,没什么。”黄濑露出惯用的营业式微笑,拿起书包,准备回家。

他很怀念有人结伴回家的日子,独自走这段路真的很寂寞。比如在帝光的时候,放了学一起去便利店买冰棒,这是黄濑反复回味的记忆。

街灯投下昏黄的光,周围是令人窒息的安静。黄濑自娱自乐地吹起了口哨。

然后,传来了什么声音。

是脚步声。是鞋子落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黄濑加快了步伐,心想可别遇到劫财的或者……

脚步声越来越大,黄濑不敢回头。那种厚重的声音应该是男性的。

黄濑狂奔了起来,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平安到家。

“黄濑桑,请等一下!”

黄濑惊讶地停下脚步,这才敢转过身。

面前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没准还要稍大一些。长长的头发绑了个精致的马尾,眼睛是深蓝色,和青峰一模一样的颜色。

黄濑摇摇头把青峰从脑中清了出去。最近他想青峰想的过于频繁了。

黄濑不说话,站了一会儿,等着这人解释跟着他的原因。

少年的举止有些古怪,驼着背,手足无措。

这个人很吓人。

黄濑知道这不是个好词,但直觉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非常抱歉,没想到会吓到你,因为我曾经在杂志上见过你,有些激动过度了……”

黄濑总算松了口气。

“你是真的吓到我啦!”黄濑笑着打破压抑的气氛。

原来只是个粉丝。

黄濑暗暗责怪自己刚刚以貌取人的想法。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他随即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不用了,我就是来确认一下你是不是黄濑凉太。”少年笑着摆摆手,“我该走了。”

瞬间,人就跑没影了。

黄濑愣在原地。

真是奇怪。

~~~~~~~~~~~~~~~~~~~

新的一天,新的训练。

体育馆里还没有别人来,黄濑只能一个人扣篮玩儿。

余光瞥到了什么东西。黄濑转头,发现是一个小小的黑色包裹,于是好奇地往场馆外面走。

周围静的出奇,只有鞋子踩在地上的沙沙声。黄濑四下扫视了一番,只觉得胸口起伏的厉害。

什么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坏了,无奈地往回走。

黄濑并不知道,确实有个人就在那里,身子趴得低低的,用疯狂的眼神注视着他。

~~~~~~~~~~~~~~~~~~~

看到那个人,那头猎物的一瞬间,他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讨厌他,讨厌他,讨厌他。

他死死地盯着床头柜上那撮金色的头发,恨不得用目光将其点燃。不止是头发,还有头发的主人,统统都烧成灰吧。

黄濑凉太。

那个打败自己的人,毁掉自己的人。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他胸中的怒火却燃得更旺了。

黄濑没有认出他。

失败的痛苦混杂着被后辈打败的屈辱。如果没有黄濑,就不会被球探看到那场比赛,不会失去被发掘的机会,不会像丢垃圾一样被他们丢弃掉。

未来已经毁于一旦,唯一能做的,就是复仇。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

“你他妈三更半夜洗什么澡啊?”火神问道。

即使黑着灯青峰都能辨认出那皱着的眉毛。火神坐在沙发上,显然是在等自己出来。

“我愿意,”青峰说着打了个哈欠。

火神哼唧了一声,对这回答并不意外。

“对了,谢谢你的建议,”火神用抱枕挡住脸,“我现在爽的不得了……”话语中是满满的自嘲意味。

青峰叹气,抓了抓还湿着的头发。他并不想管火神的破事,可是更不想现在回到屋里去。

否则耳边一定又会响起黄濑的声音。

青峰弓着背慢慢地走到了沙发的另一头,坐下,示意火神继续。

“我没找到黑子……”火神说道,“去餐厅找过了,可他们已经走了……”

“呃……太惨了兄弟,”青峰同情道。

“这样也好,反正他大概也不喜欢我,我可以早点死心了……”

青峰想到了自己的经历,坐直了身子望着火神。

“两年前我也和你想的一样,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他妈死心了吗?”

火神用鼻子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是他思考时的动作。

“你觉得我还是应该和他告白吗?哪怕他现在都跟赤司回家了?”

“你他妈管那么多干嘛?”

“这样很奇怪。”

“你把所有事闷在心里是要酿酒吗?你看看我,我像是陈年美酒吗?”

“那倒是,我可不想变成你这样……”
“喂!”

“我说错了吗?”

青峰又哼唧了一声,无力反驳。

“话说……你没再联系黄濑吗?”

火神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呃……”没有预料到话锋一转的青峰支支吾吾,“没有。”

“你难道不想听他的解释吗?”

火神这是在劝自己去见黄濑。青峰就算再傻也听得出来。

可是时间过得太久了,也伤得太深了。

“他的一切都和我无关了……”青峰说着用胳膊盖住了眼睛。

“万一他真的是有什么原因才……那样走掉了呢?”

青峰挪开手臂,盯着地板说道:

“‘也许他把我丢下是有理由的’,这样的话你知道我他妈跟自己说了多少遍吗?可算了吧,跟他见面纯属自己虐自己……”

也许是因为凌晨三点的缘故,亦或是太久没有说起这些,青峰觉得自己格外的坦诚。看来除了喝醉,睡眠缺乏也会让人变得诚实。

他,还有火神,都是对恋爱问题束手无策的家伙。

有个同病相怜的人也不错。

~~~~~~~~~~~~~~~~~~~

新一天的早晨总是能带来新的希望。

火神听到轻轻的开门声。想到黑子这个时间而不是昨晚回来的原因,他比想象中还要难受的多。

“早啊黑子。“火神生硬地打了个招呼。

他没法对黑子发火,就算生气也发不起火来。换了青峰可能会容易的多吧。

“早,火神君,昨晚和青峰君过得如何?“

“好得很,”火神语带嘲讽,“你……昨晚怎么样?”

……怎么听上去这么苦情。

“挺平常的……”黑子小小的声音传来。

‘平常?’

“鉴于你彻夜未归,我不觉得这非常不平常。”火神在“非常”上加重了语气,这没准会激怒黑子。

黑子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你在暗示什么,火神君?”

他真的这么单纯吗?

不可能的。他明显已经看穿了一切。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火神回击道。

他努力掩饰着话里的醋意,然而好像越努力越明显。

‘都是那个死青峰害的……’火神绝望地心想。
“你是在委婉地问我是否和赤司君发生了身体上的关系吗?”黑子的语气平淡得就像是在问要不要在面包里夹鸡蛋。

水蓝的瞳和火红的眸四目相对,两人都不发一言。

 最终还是火神妥协了。

“嗯……算是吧。”

~~~~~~~~~~~~~~~~~~~

青峰从未如此感激这面薄如纸的墙壁。

本来正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便听到了那两人说话的声音。

他想到昨天给火神的破建议,暗觉不妙。

事情进展得似乎并不顺利。

不过总算是有点事做了。青峰竖起耳朵,继续聆听着外面的对话。火神好像因为昨晚的事在质问黑子。

~~~~~~~~~~~~~~~~~~~

“嗯……算是吧。”

火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黑子,甚至是黑子的每一次呼吸都不放过。

“你想多了。”

火神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可是你一整晚都没回来!”

“跟赤司君道别后,我在路上遇到了堵车,所以就近找了个旅馆。”

艹,神反转。青峰心想。

和黑子做了那么多年同学,青峰知道这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再说,我是不可能和赤司君发生关系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谁?!”听见火神的叫声,青峰忍下了吐槽的冲动。

这货的迟钝程度也是没谁了。

黑子顿了顿,像是在挑选合适的措辞,像是在小心地翻找着心爱的藏宝箱。

“是你,火神君。”

青峰发出了可以称得上欣慰的喟叹声。

“真的吗?!”火神尖叫道。

“请不要离我这么近,很吵,火神君。”

“真的吗?”火神放低了(一点点)音量重复道。

青峰听得出火神语气里的紧张与兴奋,嫉妒的感觉爬上心头。这种感觉让他自我厌恶起来。明明应该为那两人高兴的。

“是真的。”黑子肯定道。

火神乐得从地板上蹦了起来,开心的要上天了。

“那我们现在算是,在交往咯?

“恐怕是这样。”

随后传来的声音让青峰想起来他为什么痛恨这面薄如纸的墙。

他惊恐地开始寻找什么能堵上耳朵的东西,最后找到一副落满灰尘的耳机。

青峰把耳机戴上,点开了第一首歌。旋律很柔美,是首很久没听的歌曲。在这样的歌声中,他渐渐沉入了睡眠。


-tbc-


之后两章就是黄濑失踪的真相了,我决定两章都翻完了再放,麻烦亲们等久一些。


评论(15)
热度(58)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