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赤黛】拥抱

#磕多了忍不住自己产粮#(然而并不是粮只是一发相声)
双向暗恋,设定是extragame后
脑洞和ooc不可避

对于黛千寻来说,周末是窝在家里啃书的大好时光。
正看到心潮澎湃时,门铃大作。
黛朋友不多,关系还算近的也都知道他有周末不喜别人登门的习惯。
八成是来送新刊的快递员。
想到这里,被打扰的怒意也退了几分。黛穿上拖鞋,套着一身睡衣便去开门。
"打扰了,黛前辈,好久不见。"
堪称完美的笑容差点晃瞎了黛的双眼。

回过神来时,赤司已经端坐在他家沙发上。
换了套常服的黛在厨房准备着茶水,想起方才赤司打量着自己身上睡衣那要笑不笑的表情。
切,我身为宅男这种事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赤司那种家伙搞不好在家都要穿西装n件套或者纹付羽织袴。
黛对于资本家们夸张又麻烦的生活方式撇了撇嘴。

"多谢款待。"
"喔,不用客气,几根茶叶而已,我还请得起。"
赤司没接话,只是微笑。
黛看着他,虽是满腹疑惑,又不知从何问起。按常理来说最该问的应是"你怎么会有我家地址",但是这种程度的信息对赤司征十郎而言只是动动手指的事,不,可能连手指都不用动。所以他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脑内跳出了"你来做什么"这五个大字。
仿佛是看出了黛的疑问,赤司优雅地把手中的杯子放回茶几上,状似随意地开口道:
"话说回来……"
黛瞬间警觉了起来。一般以这句话这个姿态开口的赤司,说出来的绝不是什么稀松平常的事。
"前辈去看了我的比赛吧?"
事后,黛回想起来,从这一刻开始已经自乱了阵脚。
"怎么,好歹我也是前篮球运动员,想去看个热闹不可以?"
"当然可以,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我并没有暗示前辈到场会有什么别的理由。"
这张嘴还是犀利的很。黛只能耸了耸肩。
"不过确实是有些意外的,毕竟按照前辈的性格,不像是会为了看比赛专程从京都赶到东京的类型。"
"嘛,大学还是挺清闲的,权当打发时间。"
赤司点点头,似是表示赞同。
"前辈觉得比赛怎么样?"
"……打得挺好的。"
这种安全的实话,黛还是不介意说一说的。
"谁?"
"哈?就……你们队啊。"
"全队吗?"
黛眨眨眼。这算什么问题。
"对啊。"
"也包括我?"
呵,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黛想了想要怎么回的自然又不至于让对方太过得意。
"想让我夸你就直说。"
赤司笑笑,默认了黛是肯定的意思。
"多谢夸奖。"
黛按住了想要挠头的手。虽然赤司依旧说不了几句话就让人抓狂,但是这曾经在队里也是日常运转,所以到目前san值还维持在正常水平。只是心里莫名毛毛的,总觉得一场大戏还在后面等着他。
很久之后,黛不禁佩服起自己饱读轻小说多年练就的对情节推进的直觉。
正打算问赤司"您到底有何贵干",面前的人猛然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够了!"
黛十分蒙逼加委屈兮兮地心想我又干啥了突然吼人几个意思啊,正要反问,结果被赤司接下来的话吓得住了口。
"你是故意来增加千寻困扰的吗?"
黛颤颤巍巍地起身,已经顾不得人设会崩坏,嘴张成了一个"O"。
赤司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半空,黛试探着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见没有反应,于是又小心翼翼地往前凑了凑。
左侧的眼睛像是快要没电的灯泡,金色的光芒在里面忽明忽灭。
那个他……回来了???
这当,赤司接着要开口,黛慌忙后退了一步。
"并不是,只是想来确认黛前辈对我的心意,这不止是为了我,也是为了前辈好。"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赤司你是在表演落语吗!?
黛千寻被惊得都忘了反驳"对你并没有什么心意"。
说的跟他反驳了面前这位就能听得见似的。
"你所谓的确认就是用那种低级的设问来套千寻的话吗?"
"总比你高高在上的态度要令人舒服多了。"
"呵,你觉得千寻的反应可以用'舒服'来形容吗?"
我说这话说的怎么有点工口啊。黛微微红了脸,随后又赶紧摇了摇脑袋,暗斥自己都这个时候了还瞎想什么。
黛千寻自认为奇怪的事也见过不少,比如这个世界上会有生下来毛发就五颜六色的一群家伙而且好巧不巧还都进了一所国中一支篮球队,光是这群人的奇葩事,黛就能随便挑一个当原型洋洋洒洒地写个大连载。
何况赤司征十郎又是他们之中最缺乏科学性的那个。起码黛是这么认为的,用轻小说里吐槽的话来说就是,优秀到不真实。
所以如果人格能说分裂就分裂,说合体就合体,那么消失的人格重新出现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了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看到自己(可能有那么一点好感)的后辈在面前进行自我间对话还是冲击力十足。
他慌张的原因大概更多的是对赤司安危的担心。

曾经和赤司是有那么一丝暧昧不清的,他自以为两人表面皆是坦坦荡荡,但是看叶山和实渕他们的反应又像是全队都察觉出来了。叶山口无遮拦藏不住心事,而实渕无论是眼神还是言语都是别有深意。
就算如此,他们俩人最终也什么都没捅破。刚毕业那会儿倒是还参加过几次洛山的聚会,后来和赤司便也只是偶尔会发信息联系这种相当寡淡的关系了。
除去现在,那次比赛其实是近一年中唯一一次见到赤司。
黛不知道要怎样定义对赤司的感情。说是喜欢,他立刻便会想起轻小说里那些黏黏糊糊的台词,如果这是一个性质的话,他宁愿拿把刀把自己捅死。唯有一点无法否认,他的确被赤司所吸引。否则又怎么可能会鬼迷心窍地跑去东京。
还佯装潇洒地告诉自己存在感那么低又穿得一身灰暗赤司肯定认不出来。可是赤司征十郎是什么人他黛千寻心里没点数吗?
所以,其实一开始就猜到了会被赤司发现,还预想到了礼数周全的赤司很有可能会为此表达谢意。这样也许就还能见面。
简直是多角恋里心机婊女二的套路。
黛觉得自己有些可悲。

另一边,那"两位"激战正酣。
"毫无疑问,比你先遇到千寻的是我,比你先走进千寻心里的也是我。"
"已经不能存在于世的你说这样的话有什么意义吗?"
"如果对待感情做不到坚决果断,我是不会让你和千寻在一起的。"
靠,我都还没答应呢好吗你们瞎决定个屁啊!
和赤司……在一起吗?
黛没有想过这件事,更准确地说,他想过,但是否认了它的可行性。
身处两个世界什么的,倒不是最主要的。他赤司虽说万千光环加身,黛也不觉得自己就低人一等。可问题就在这里,他们两个这种都好强的要死的性格,怎么想最后达成的都是互相折磨的bad end。
这之后可能要和赤司好好谈一谈了。但是,不管在不在一起,前提都是赤司要先恢复正常。
"所以呢,你打算阻止我?"
"你以为我不敢?"
黛听的毛骨悚然,情况似乎越来越剑拔弩张了。
如果他俩真的打起来会怎样?
赤司会受伤吗?
无论怎么想,黛能想到的都是非常糟糕的结果。
"你听好,如果我们两个爆发了冲突,这个身体必然是无法负荷的,最终结果对谁都没有好处。"
黛的心揪了起来。
"呵,你果然是这么软弱,就一点也没有把我打败的决心吗?"
"我从没想过要打败你,我很感谢你的存在。"
"还真是敢说啊,如果是你被抛弃,被消灭了在这个世上所有痕迹,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所以你这次出现是来夺回这个身体的?"
"没错,我和你不一样,哪怕是同归于尽我也要试一试。"

不行了不行了再不做点什么一定会出事的。
黛握紧双拳,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在脑中搜寻着所有的办法。
灵光一闪。
在漫画中曾经看到过男主因为力量失控而暴走,女主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从而唤回男主的意识这样的情节。
于是,黛做了一个让他耻辱了一生的决定。很久之后回想起来,那时的灵光应该是一道名为中二病的闪电。
他走过去,抱住了赤司。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往往还需要配上一句带着哭腔的"征十郎,你醒一醒呜呜呜!"以及催人泪下的bgm。
去他妈的,这已经是黛千寻的极限了。
他微微弓着背,姿势僵硬地圈着这位比自己还要矮一点的"男主"。
一秒,两秒,三秒……
五十九秒,一分……
房内静得只能听到钟表的滴答声。
赤司,两个赤司,确实是停止了对话。
脑门出了一层汗的黛松了口气,正想退开,紧接着后背被一双手臂环住,力道温柔又坚决。
"哼。"
那是赤司式的,得逞后的轻笑声。
-end-

其实是个开放式的结局,仆是不是真的出现了出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请自由心证。

评论(9)
热度(41)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