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5]

Chapter 5  噩梦


傍晚的时候,青峰被气急的火神叫醒了。

“我都喊你吃饭喊了十五分钟了!”火神边喊边拿炒菜的铲子戳他。

青峰不耐烦地把铲子拍开,“我不饿。”这是不可能的。

随后传来一句“好吧,看来这些照烧汉堡是白做了”,青峰瞬间改变了主意。

他觉得火神兴许是因为可怜自己,才做了这顿安慰餐。无所谓了,管他怎么想呢。

“呃,好像又有点饿了。”青峰慢悠悠地起身下床,挠着头打了个哈欠。瞅了一眼钟,居然五点半了。妈的,这一天就这么浪费了。

火神还站在门口,一脸催促,青峰心想他就像个监督自己儿子打扫房间的老妈,不过机智地忍住了没说出口。

“哲呢?”青峰在餐桌前坐下,随口问道,然后往嘴里塞了个汉堡。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青峰暗暗地感激上苍,感恩万物。

“他和赤司吃饭去了……”

青峰被呛到了,差点把珍贵的汉堡都吐了出来。

“赤司?赤司?赤司?”
“是那个赤司。他回国待两天,联系了黑子。”火神叹了口气道,铲子把锅底刮得铛铛作响。

火神很明显十分不爽。青峰确定这和不在的黑子有关。

已经被自己的问题折磨够了,青峰决定关心一下火神。

反正也无事可做了。

当然,他的关心是不讲究方式方法的。

“我说,谁招你惹你了?”

“赤司。”

青峰轻笑,没想到火神答得如此干脆。

“还挺诚实。”

火神没有反应,青峰只能接着说。

“你跟哲又没在交往,呵?你俩是那个叫什么……炮/友?”

青峰用余光瞥了瞥火神,那人又叹了口气,把脸埋在手掌中。

“差不多吧,我也不知道我干嘛要生气,感觉脑袋好乱啊。”

听着别人恋爱的烦心事,青峰不可避免地再次想起了自己的遭遇。黄濑这货简直阴魂不散。

“其实我俩第一次在更衣室里做了之后,我根本不知道之后该怎么办——”

“我没说话不代表让你继续的意思。”

“然后他突然就说‘我们应该住在一起’,我心想‘我靠这什么鬼’。”

火神已经没在听人说话了。

“黑子说合租可以省钱,我觉得挺有道理的,可是我俩为啥要睡一张床上呢?”

“闭嘴火神。”

“我明白这样可以节省空间,可不是还有双层床吗?不过讲真,千万别在双层床上做,我俩原来集训的时候试过一次,真的是在玩儿命。”

青峰食欲全无地放下了汉堡。

这个屋里就没有能正常交流的人。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会因为赤司生气呢?”

火神把心里话全倒了出来,全然无视了青峰想让他闭嘴的请求。

青峰忽然灵机一动,咧开嘴乐了。

‘这绝对能让他闭嘴了。’

青峰竭力憋住了笑意,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可能是爱上哲了。”

火神不出声了。

他手里的汉堡夸张地掉了下去,火红的眼睛张得大大的。

“Holyshit……”

火神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悟出来的是一些全世界都心知肚明的事。

“哇塞这还真是令人震惊啊。”青峰讥笑道,又咬了一口汉堡。

火神捂住了脸,把堆积成山的食物丢在一边。这说明事态很反常。

青峰懒得管火神,探过身子从那边抓了一个汉堡。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吃个饭,看样子目的已经达到了,嘴里溢满了汉堡的香气。尽管有个蒙逼的家伙还杵在他身旁。

青峰愉悦地大快朵颐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始对着厨房里那些黄花骂骂咧咧。

“我要去找他!”过了十分钟,火神突然大喊道。

青峰几乎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被吓了一大跳,剧烈地咳了起来。他觉得这仿佛已经是今天第十次被呛到了。

“你要干啥?”

“我要去找他!”火神坚定道。说着急急忙忙地去找钥匙和外套。

“去吧,痴汉少年。”青峰嘴上表示支持,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青峰心想他可能真的是个自私的家伙。只是看到火神和黑子,他总会想象如果还和黄濑在一起会不会像他们一样。

而且,黄濑的出现,无异于在伤口上撒了一把新盐。

火神匆匆说了句“拜拜”就要往外冲,然后被屋里的家具轮流磕了个遍。

门砰地关上了,留下青峰一个人面对一室静默。

陪着他的只有那几盆傻了吧唧的黄色郁金香。

~~~~~~~~~~~~~~~~~~~

青峰躺在床上,手里把玩着黄濑的耳环。他已经习惯在没人的时候这样做了,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好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这东西怎么还在我手里?’他漫不经心地想到。

火神已经出门一个小时了,青峰再次陷入了胡思乱想。

他急需什么来转移一下注意力,差点就发了简讯问火神事情怎么样。

最后还是没发。

青峰叹了口气。明明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却觉得非常空虚。说是想要一个人静静,却又想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

真是自相矛盾。

黄濑回来了。

所以说他也会去见其他人吗?

如果他也出现在聚会里,青峰觉得自己受不了那个场面。

短短的一次相遇,效果却是天翻地覆的。

如果黄濑真的有什么离开的理由呢?

不会的。

如果有他早就会说的。

他两年前那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怨恨,因为输了比赛不甘心,所以才要不顾一切地报复。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两个声音在青峰脑袋里打架。一边保持着理智,另一边还不死心。

宿醉的头疼感又上来了,青峰翻了个身躺好。

现在最需要一场平静无梦的安睡。

然而……

 

“小青峰!”黄濑挥着手往这边跑。金色的头发上沾着尘土,双脚不住地颤抖,总是阳光灿烂的脸现在却黯淡无光。

“黄濑……”青峰听到自己在叫他的名字。

突然,一波巨浪从身后袭来。黄濑摔倒了。

青峰慌乱地大喊,却眼看着黄濑被一点点卷入了海里。

望着他的金色双眸中充满了哀求与绝望。

“救我!”海水就要没过黄濑的脑袋了。

青峰想要跑过去,可是无法动弹。他沮丧地吼叫,双腿一阵乱蹬,想要挣脱那看不见的束缚。

却开始在沙子中越陷越深

沙砾灌进嘴里,堵住了对黄濑的呼唤。

有个微弱的呻吟声不断在耳边响起。那个声音在叫着青峰的名字。

还有……

“救救我……

 

青峰被惊醒了,大汗淋漓。胸口剧烈地跳动着,巨大的恐惧感在全身蔓延开来。

他抓了抓头发,告诉自己说只是个梦。

可是沙子的质感仿佛还在从脚底传过来。

直到起身出了房间,那种被掩埋的错觉也久久没有散去。

青峰瞅了眼表。

这个时间醒了还真奇葩。

空旷的公寓里阴森森的。青峰还以为那两人至少该有一个回来了,结果都不在。

衣服被汗打湿了贴在身上,透着令人不快的粘腻感。青峰决定去冲个冷水澡。

~~~~~~~~~~~~~~~~~~~

冰凉的水柱倾泻而下,青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不就是个梦么,居然怂成这副德性。

可真的只是个梦吗?

黄濑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青峰打了个哆嗦,不知是因为水温还是自己的想法。

门上传来了拍打声,强行打断了青峰的思考。

“青峰?你有病啊,三更半夜洗什么澡!”

“闭嘴!”青峰不屑地回应道。

看来火神从他的追爱大冒险回来了。

青峰很确定,无论想不想听,自己又要听他说个没完了。

门外,火神的唠叨声和脚步声断断续续地响起。

青峰关了花洒,呆站了一会儿,任由湿透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水珠不停地往下淌。

脑中还是一团乱麻。

不能再想下去了。

否则只会再次让自己受伤。

 

-tbc-


其实黄濑是一只变成人类的美人鱼然后现在要被抓回去了  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XD

这两章火黑的情节会比较多所以打了个tag。其实炮/友那里吧,原文用的是friends with benefits这个词,跟我们中文说的炮/友又不是完全一样(但我找不到更加贴切的表达了),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了解一下它的意思和西方的dating culture。

评论(4)
热度(48)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