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4]

Chapter 4 酒醒之后就要老实交代


“唔哇,好早。”火神咕哝着,一只大手挡住照在脸上的阳光。由于感冒的关系,他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能打篮球,不能扣篮的感觉实在是太糟了,然而每次想要偷偷溜出去都会被黑子逮个正着。现在已经变成了被困在家里的状况。
“就不能不起床吗?”声音听上去就像个周一早晨不想去上学的中学生。

黑子同情地看着火神,“不行。”

“艹!”
一声含糊不清的咒骂声传来,看来青峰已经醒了,而且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黑子叹气,“现在不起不行了。”

黑子隐隐期待着能得到点别的信息,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其实,在看到青峰当年那副模样时已经有了些许猜测,如今终于得到了证实。可是,黑子想要更多的细节。

他决定用点非常手段。
~~~~~~~~~~~~~~~~~~~~~~

青峰睁开眼,发现黑子的狗正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他虚弱地抬起手把狗推开,坐起身,只觉得腰酸背痛。

脑袋像是有无数砖头砸了上来,又像是有挖土机在里面施工。

关于昨晚的记忆一点点拼凑了起来。
“艹!”
青峰又大骂了一句。今天一天等待着他的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蠢货蠢货蠢货!”青峰的内心在尖叫。
于是他思考了一下出路。

从四层跳下去有点太高了。

出国的机票买不起。

考虑到刚才骂的那两句,装傻也不可能了。
青峰叹了口气。

坦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黑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火神挠着头打着哈欠跟在后面,一脸不爽。

黑子关切地望向青峰。
“我知道这种表情,哲。不用同情我!”青峰坐在地上大叫,惹得脑瓜仁一阵钝痛。

“听了你说的话,很难不这样啊,”黑子说着朝青峰走了过去。
“已经过去了,我现在不想谈。”青峰说着转过身,背对着黑子。

“你这混蛋!”火神叫道,黑子轻轻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表示自己可以应付。火神虽然很善良,但并不是很擅长这种事。
“青峰君,我们只是想要把事情弄清楚。”黑子用他这些年学会的“好好老师”的口气说道。
“怎么回事你们昨晚不是听到了吗,别再烦我了!”
“那还不够,我还有一件事想要知道。”
青峰转回身子,眯起眼睛,一脸怀疑。

“你还爱黄濑君吗?”
青峰被问了个猝不及防。虽说他知道黑子是个语出惊人的家伙,还是被惊得叫出声。
“啥?没有!”青峰飞快地答道。
“请你说实话,青峰君。”
“不爱!妈的,我都要恨死他了!”

过分强调的模样反而显得很搞笑。可这是青峰的本能,他讨厌让别人看到自己柔软的一面。

尤其是在第一次那样做了之后……

黑子斜睨着青峰,气场骤变,青峰仿佛看到了他头顶的乌云。还有那压得低低的眉毛,看得青峰不禁担心起自己的人身安全来。

上一次看到这样的黑子,青峰差点吓得要叫驱魔师。
“好-好-好啦,我还喜欢他行了吧?”青峰气势全无。
“谢谢你的诚实。”乌云散了,黑子变得温和了些,可还是很吓人。
“才不是因为怕你,”青峰烦躁地抓抓脑袋,十分纳闷黑子怎么会这么恐怖。
火神半是恐惧半是……性奋地看着这样的黑子。青峰不忍直视,突然发现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

青峰起身回了卧室,只想独自静静。他需要一个没有任何人质问,没有任何人打扰,可以安静下来思考的空间。
黑子放过了青峰,对已经得到的答案十分满意。他暗暗提醒自己之后还得再找青峰谈谈,就他们两个人。被火神用那种盯汉堡山一样的眼神盯着他是无法专心的。
~~~~~~~~~~~~~~~~~~~~~~
青峰在房里窝了大半天,终于想起来要跟教练解释一下,便声称自己被火神传染了流感卧病在床。当然,他是不可能说“抱歉教练两年前和我上了床的家伙出现在我面前说要跟我解释为什么我跟他告了白之后再没见过他。”
青峰叹了口气,用一只手臂挡住脸,听着窗外隐隐传来的城市的喧嚣声。昨晚的酒意未散,困倦的感觉渐渐袭来,他慢慢阖了眼,暂时摆脱了乱了套的现实世界。
~~~~~~~~~~~~~~~~~~~~~~
“所以说黄濑回来了?”火神粗犷的声音穿透了煎锅的滋滋声。

“看来是的,”黑子摸着二号的脑袋回应道。

青峰在房里呼呼大睡,他俩总算可以放心说话了。

火神叹了口气,动作灵巧地把荷包蛋翻了个面。
“我还以为他会跟你说的,他不是总爱粘着你吗?”

黑子的手停在半空,“对喔,他联系过我。”
火神差点把锅掉了,“哈??”

“嗯,大概是毕业的一个月后,他发了简讯给我说他很好,在池袋做模特的工作,不能参加我们的聚会了。” 
“黑子,这什么鬼啊?你为什么没说这事?”

“我以为不是很重要,大家也都没提。”

“你他妈在逗我吗?”

“好好说话,火神君。”
“黑子,你觉得不重要吗?”
“也不能说不重要,黄濑君这样做的理由让我很困惑,但是我一直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只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青峰君是为了这件事那么消沉。”
“你还有他的号码吗?”
黑子在通讯记录里翻找了一会儿。
“有。”

“传简讯给他。”

“干什么?”
“咱们得把这事儿解决了,为了青峰。”火神握着铲子在锅里翻炒,从这个角度黑子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没想到火神君还有撮合人的爱好,”黑子淡定地开着玩笑。
“不是啦,我只是不想看青峰那家伙那么难过。两年前那事儿之后他真的挺惨的,现在我看他又快要变成之前那副德行了。”

‘连球都不好好打了。’火神在心里碎碎念道。
“我明白……”黑子点点头,回想起几年前,青峰的确是……失魂落魄。

“黄濑这样做肯定不是毫无理由的,就算青峰不要知道,我也要知道。”

“打听别人的私事是不好的,火神君。” 
火神难以置信地看着黑子,“得了吧,你跟我一样想知道!”
黑子沉默了几秒,认输道,“是这样的。“
他拿起手机开始打字。
黑子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永远都是黄濑先打来电话,发来简讯,圣诞节和生日的时候还会寄来聒噪的电子贺卡。黑子意识到他俩已经很久没联络了,说不想黄濑是假的,可是他又不能直接告诉对方。黄濑是个很棒的朋友,但是黑子感觉得到他心事很重,就算是关心他,收到的回复也只会是叽里呱啦一大堆回避真相无关痛痒的话。黑子不喜欢这样。

但现在是特殊情况了。

黄濑回来了。黑子觉得齿轮重新开始转动了。
黑子哲也:黄濑君,青峰君说他见到你了,是真的吗?
黑子说的稀松平常,好像这不是两年间第一次联系似的。
他几乎以为黄濑不会回复了,结果几分钟后传来了提示声。

“是黄濑吗?”正狼吞虎咽的火神急切地问道。

“是。”

黄濑凉太:Hi小黑子! ( ノ ◕ ヮ ◕ ) ノ *: ・゚ ✧  好久不见啦!
黑子“啧”了一声。

黄濑在顾左右而言他。

“他说什么了?”
黑子直接把手机拿给火神看,火神一把抓了过来。
“要怎么回复呢?”
火神思索了不到十秒,然后手指动了起来。
黑子哲也:不要转移话题,黄濑!
黑子静静地盯着屏幕,等待黄濑的下一步行动。
黄濑凉太:黄濑???你从来没叫过我黄濑诶 ლ ( ಠ益 ಠ ლ )是小火神吗??
黑子哲也:是,你快点回答问题。

黄濑凉太:你怎么会有小黑子的手机???(ಠ _ ಠ ) 
黑子哲也:因为我拿过来了,现在回答我们!

黄濑凉太:我不能。
这乖巧的语气把另外两人吓了一跳。
黑子哲也:为什么?

黄濑凉太:我不想给青峰添麻烦。

不是小青峰,是青峰。
真的不太对劲。

黑子和火神决定要听听这个故事的全部。

黑子哲也:听我说,黄濑,他已经把你们发生过的事告诉我俩了,不是我俩逼着他说的,是他自己说的,所以已经没有什么麻不麻烦了。
黄濑凉太:既然如此,跟你们说说我的事应该也没关系吧。青峰不愿意听我解释,也许你们可以劝劝他。

黑子哲也: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吗?

黄濑凉太:不在这里说,我想见见你们两个人。你们现在住在哪儿?

这时,黑子使出曾经的misdirection,从火神手里夺回了手机。火神惊叫,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黑子哲也:你是网络骗子吗?

黄濑凉太:哈?!不是!!我是黄濑凉太。

黑子哲也:请证明一下,‘黄濑君’。

过了一会儿。

黄濑凉太:我今年二十岁,黄头发,模特,家里有两个姐姐,讨厌蚯蚓和鳗鱼……

黑子哲也:可以了,只是想确认一下,黄濑君,手机现在在我手里。火神君有时候能傻到把我们家地址告诉网络骗子。

火神叫道,“就那一次!”

黑子哲也:我们现在和青峰君住在京都。

黄濑凉太:真的假的!我三天后要去那边工作,可以到时候见面吗?

黑子哲也:可以的,具体的事我们再联络吧。

黑子合上手机,对成果很满意。

这下终于能听到完整的故事了,而不再是那个悲情的,夸张的,醉醺醺的版本。


-tbc-


我滴妈把自家地址告诉网络骗子什么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可以,这很火神

评论(5)
热度(49)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