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3]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呀!



Chapter 3 酒后吐真言让人追悔莫及

 

回忆的漩涡吞噬了青峰。那些结了痂的伤痕仿佛又再一次被挖开,鲜血淋漓。

十八岁的那年,在篮球架下。

黄濑的泪,黄濑的笑。

柔软的发丝,廉价的肥皂味。

那是他视若珍宝,却又不顾一切想要忘记的回忆。

青峰喉头动了动,强忍住眼眶周围的热意。

黄濑一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仿佛那个把青峰的心掏出来碾碎的人不是他似的。

仿佛他什么都没有做错。

青峰火冒三丈。

他吞下了所有曾经设想过的在这种场景下要说的话,转过身,从黄濑身边走开。

甚至连招呼都不想打。

‘他不配。’

小臂被一只柔软的手握住,青峰的皮肤泛起触电般的酥麻。他瑟缩了一下,随后狠狠地甩开。

那不是黄濑,不可能是黄濑,不过是一个纠缠不休的幽灵而已。

青峰试着看了一眼黄濑,心里瞬间又扭曲地疼痛起来。

他以为愤怒和憎恨会压倒对黄濑的一切感情。他希望自己在看到黄濑时涌上的是彻彻底底的厌恶。

可是却不是这样。

该死。

“小青峰,你给我一点时间,”黄濑急切地请求道,“我想和你谈谈,我会把一切都解释清楚的。”

青峰转身,刺耳的话语脱口而出。

“ 不想听,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他避开黄濑的视线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还在对我生气了!”黄濑慌忙挡住了青峰的去路。

黄濑说的没错,逻辑严谨。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冷静的发言呢。

“你是说我不能生气吗?”青峰瞪着黄濑,目露凶光,黄濑往后退了一步。

“不-不是,”黄濑支吾道。

“你好像就是那个意思,呵?”

“拜托了小青峰,只要给我五分钟就好。”

“如果你也能给从你宝贵的时间里抽出五分钟,而不是留下一张破纸条一走了之,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青峰控制着自己发抖的声线,但他很确定黄濑已经察觉到了。可恶。      

巨大的愧疚感淹没了黄濑。他后悔两年前做的事,可他相信那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所以他销声匿迹,来到了东京池袋,继续做着模特的工作。现在已经有人会在街上认出他了,这样的人生固然很棒,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上有个破了的洞。

缺失的那块碎片,就是那个刚才在篮球架下像个没长大少年一样发脾气的人。那个被他丢下的人。

黄濑看到了青峰眼中有隐隐的水光,那种痛苦的模样让黄濑想要大哭。他知道当初应该把一切告诉青峰,但是……不可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失去了打电话告诉青峰实情的勇气。

今天的相遇完全是命运的安排。黄濑在这附近有拍摄的工作,想随便逛逛,就理所当然来到了篮球场,没想到居然见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

看到青峰伤心失落的样子,黄濑对自己的怨恨无以复加。

黄濑能理解青峰的恨意,可是难道他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离开会有什么苦衷吗?

在他心中自己就是这么狠毒的人吗?

“小青峰……”

“别这么叫我,”青峰打断道。

黄濑的心颤抖了一下,“为什么?”

“只有我爱过的那个黄濑才会这么叫我,你不是他。”

‘说谎,’青峰的脑中响起一个声音,‘你只是想伤害他。’

这话比黄濑想象的要让人难受得多。

‘爱过。’这个字眼狠狠地扎在他的心上。

黄濑意识到已经太晚了。他事先想过青峰可能还在恨着他。也对,换了是谁也是一样的吧。他们的关系早就破裂了,剩下的只有毫无意义的回忆。

自己居然还傻到会以为能得到解释的机会。

看到黄濑狼狈的样子,青峰很解气。

“你是想要我原谅你吗?我原谅你,滚一边去吧。

今天可以说是满嘴谎话了。

而这一句是其中最大的谎话。

青峰离开了。他毅然上了回京都的车,什么篮球,集训,教练,还有最宝贝的杂志通通不管了。但他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在他面前腻腻歪歪的火神和黑子。现在的他,受不了那个刺激,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酒吧里,点了记不住名字的酒。温暖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到胃中,传来剧烈的灼痛感,但是却能让意识麻痹,让人不再胡思乱想。

青峰动了动身子,视线一阵模糊。

真是悲哀啊。

“白痴黄濑,”青峰喃喃自语道,“现在出现是几个意思啊,艹!”

他搞不清说着这话的自己是什么心情。

越想越生气。

青峰干脆选择了忘却。他举起酒杯,把身心交给了另一个世界。

~~~~~~~~~~~~~~~~~~~~~~~~~~~~~~~~~

已经是半夜了,青峰跌跌撞撞地进了屋。黑子还没睡,正和趴在腿上的二号一起看篮球比赛。意识到青峰回来了,两个家伙齐刷刷地投来问询的视线。

“你怎么回来了青峰君?不是在训练吗?”黑子睁大了眼睛,脸的下半部分还是毫无表情。

青峰瞥了黑子一眼,慢吞吞地把鞋子踢掉。

“别问了……”青峰咕哝了一句,然后用大到不正常的力道关上了大门。

“是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火神以为有人入室抢劫,从房中飞奔出来,手里拿着……一只篮球。

‘真是服了他了。

“冷静……笨蛋神……是我,”青峰话已经说不利索了。

火神吸溜着鼻涕,“哈?你这家伙怎么回来了?训练出什么事了吗?”

“我不想说这个,”青峰说着脱掉了外套。

“怎么醉成这样?”客厅里传来黑子的声音。

“艹,你俩怎么这么多问题!”青峰恼火道,“想知道为什么,去问那个狗日的黄濑!”  

“黄濑?”黑子火神异口同声道。

“王八蛋!他回来了,都他妈过了两年了!”两人狐疑地看着乱嚎的青峰。

因为酒后吐真言这种事,青峰没少挨揍,当然那往往是因为他的真言都是别人不想听的。渐渐地,他在清醒时也学会了该闭嘴时闭嘴的道理,然而一旦沾了酒又另当别论了,口无遮拦是必然的。

可是这样做真的会好受很多。

“先坐下吧,青峰君,”黑子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火神坐到了空位的另一边。

青峰瘫坐上去,想把脚搭在茶几上,抬了五次腿才成功。

“跟我们说说吧,青峰君。”

“混蛋黄濑,”青峰骂道。

“为什么黄濑君是混蛋呢?”黑子参加的保育员培训终于发挥了作用。青峰现在就像个五岁的孩子。

一个醉醺醺的,委屈兮兮的,满口脏话的孩子。

青峰用手捂住脸,仿佛这样就能堵住那些话。

从未告诉过别人的话。

明天早起百分之百会后悔的话。

想说了无数次但是都忍住的话。

“因为他耍了我!”

“怎么耍你了?”火神不耐烦地问道。

“两年前,他给我留了张纸条,说是个误会,说他脑子不清醒,然后就跑了,”青峰闷闷地嘟囔道,其余两人听得一头雾水。

“青峰君,请从头开始说,”连黑子也有些不耐烦了。火神还是十分敬佩他能忍到现在。

“哦,说就说吧,”青峰点着脑袋,“是从高中开始?我不知怎么的发现我想上他,呵,但是说了这事我俩彻底就玩完了,所以我啥都没说,你们懂的,要是有朋友说想上你是个人都得吓尿了,可是!”

青峰重重地一拍桌子。

“WinterCup半决赛上,我把黄濑干翻了,我是说打球……结束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太好,唧唧歪歪了半天说什么以后再也见不到了,烦死了,我就亲了他好让他闭嘴,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然后我真的把他干翻了,不是打球的那种……第二天我醒了之后发现人没了!他留了张纸条说他妈都是误会,我去他家找他,发现人家他妈人间蒸发了,过了两年之后他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说要跟我解释,早干嘛去了!我才不喜欢他了……”

说到最后,青峰脸朝下栽到了地毯上。

火神被过大的信息量震惊得失去了语言能力。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怪不得半决赛之后青峰整个人那么消沉,他还以为那人受伤了什么的。

怪不得毕业前那一阵青峰在球场上的的状态下降了那么多。

“青峰君,你为什么没早点告诉我们?”黑子困惑地问道。

没有回答。

“喂,蠢峰,”火神轻轻踢了踢青峰。

很显然,青峰已经不省人事了。

黑子叹气,“但愿他没吐在地毯上。”

“听了这么多你关心的是这个?”

“我并不意外,青峰君和黄濑君在国中的时候关系就怪怪的,所以他们最后——”

“可以了!”火神慌忙制止。今天晚上他对这两位的性/生/活已经听的够多了。

“可是黄濑君这样不声不响地消失还是很奇怪……”黑子一只手捏着下巴思考着。

火神打了个哈欠,“嗷……太晚了,明天再想吧,我要睡了……你要一起吗?”

黑子嫌弃地看了一眼青峰,犹豫着要不要把他拖回卧室。

最终决定还是不要了。

“嗯。”黑子起身跟在火神后面。

可想而知,等青峰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之后一定相当有趣。

 

-tbc-



嗯,您的助攻火黑酱已上线~

评论(12)
热度(47)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