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一夜之间[1]

原文地址及授权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3183/chapters/10539246

一个很美好又很曲折的故事。全文有三十章,更新不定时,请大家谨慎跳坑吧(土下座)

副cp火黑,还有打酱油的桃丽和板车。

顺便,单引号加粗的部分是表示内心OS

Chapter 1 一张纸条

长久以来,有两样事物一直住在青峰心里。这两件事总是反反复复地在他脑内播放,就像坏掉的留声机一样。

第一件是篮球,凡是与他相熟的人都不会感到意外。对青峰而言,篮球可以说就是他的生命,他的空气。有时,将对手击溃会让他感到一丝丝的不忍心,但是这比起他对比赛的热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他对那只橙色圆球了如指掌,它粗糙的表面,落在球场地面的声音,甚至是散发出的气味,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和亲切。

第二件事,是只属于青峰的秘密。他甚至记不清这个秘密是何时诞生的,也说不出个中原因,只知道那个自国中就相识的金发少年时不时地出现在脑海里。黄濑坐在教室里,沐浴在无比灿烂的阳光之中。黄濑走在上学的路上,身旁是金黄的蒲公英花丛……青峰总是想起许许多多有关黄濑的场景,这让他陷入了无止境的困惑。

直到高三这年,他心中才冒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篮球和黄濑,你更喜欢哪个?’

青峰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明确到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不过,青峰了解自己在关键时刻是很自私的,所以对于这个答案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两个都喜欢。’

他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迷上黄濑了。

青峰大辉没听说过除他以外有谁还喜欢黄濑凉太。然而,他对此又有什么发言权呢?

~~~~~~~~~~~~~~~~~~~~~~~~~~~~~~

WinterCup一天天接近了,这是青峰参加的最后一届。尽管被桃井嘲笑可能会因为成绩太烂要再读一年,他最终还是勉勉强强通过了所有考试。他们两人再过几周就要从桐皇学园毕业了,即使青峰再怎么嘴硬也无法否认,他对这里确实是抱有一丝留恋的。

在这里,他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第一次体会到与实力相当的对手较量的快感,那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高一之后,奇迹世代的成员们开始经常见面了,一方面多亏了桃井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自己开窍了。在各自队内的训练结束后,他们常常聚在一起,仿佛回到了国中时期一样。青峰觉得一切都没有改变,除了某个吵闹的新成员的加入。出于某种原因,黑子十分热衷于邀请火神参加他们的聚会(赤司明显不是很满意)。青峰注意到了黑子对火神的好感似乎已经到了不科学的程度。

也可能这只是自己想多了。

无所谓。管他们呢。

只是,与旧队友见面意味着一件麻烦事,那就是要避免在黄濑面前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要是不小心说漏了嘴或者表现出对他的过度关心就糟了。青峰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他们才刚刚恢复这种定期见面的关系。  

许多个下午,当其他人离开后,他们俩在街头的篮球场上one-on-one,像曾经那样斗嘴。那感觉就像是中了魔法。

青峰已经决定了隐瞒这份感情。虽然心里很难受,但也不是什么困难的决定。他控制着自己不去拨开挡在黄濑眼前的额发,不再像从前一样随意地揽住黄濑的肩膀,这都是为了守住秘密必须要做的。

青峰一向是个有话直说的人,然而他坚信黄濑并不会回应这份感情,那人显然对于和心爱的粉丝打情骂俏更加感兴趣。如果跟黄濑告白只会把一切都搞砸,一旦被拒绝,他也许永远不能再和黄濑说上一句话了。

所以,无论如何难受,青峰还是决定只做“朋友”。

而从没想过会有两情相悦这种可能。

命运仿佛是故意和他作对,桐皇在WinterCup半决赛的对手居然是海常。青峰暗暗提醒自己再也不能像几年前的InterHigh上那样了。他后悔那时没有拉住黄濑的手,后悔把黄濑丢在那里。他只希望同样的错误不会再上演了。

他知道按照自己的个性,重蹈覆辙是相当有可能的。

~~~~~~~~~~~~~~~~~~~~~~~~~~~~~~

“这次我会赢你的,小青峰。”黄濑穿过球场,对青峰说道。

他的鞋子在地面摩擦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那是青峰已经熟悉到印在脑子里的声音。

黄濑的话不是虚张声势,起码青峰觉得不是。这个家伙是真的相信他一定会赢。

青峰笑了,“可是看样子,”他用从未动摇过的自信表情看着黄濑,犹如一头觅食的黑豹,“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呢。”

青峰回味着自己的话,觉得有些甜,又有些苦、

~~~~~~~~~~~~~~~~~~~~~~~~~~~~~~

随着终场的哨声响起,桐皇凭借青峰在最后关头的不规则射篮击败了海常。青峰笑得很开心,曾经与诚凛交战的那种兴奋感在血管中涌动着,胜利的喜悦更是让他从身到心都为之颤栗。

这样的愉悦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接下来要面对的,已经预想到的事态。

青峰望向球场的另一边,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既视感。

他的老队友,他的对手,他喜欢的黄濑凉太,就像当初那样坐在那里,坐在篮球架下面,两条修长的腿横在发亮的枫木地板上。黄濑看上去筋疲力尽,不能动,也不想动了。

青峰记得上一次看到黄濑这个样子时的那种感觉,类似于不满,或者是嫉妒。他因为没有人能打败自己而生气,因为比赛并没有想象中的刺激而不爽,他甚至羡慕黄濑能在自己之前体会到失败的滋味。所有这些,最终汇聚成一种复杂的,丑陋的情绪。于是青峰没有理会坐在地上的黄濑,径直离开了篮球场。

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青峰感觉仿佛胸口被揪住了一般。这种心情和上次全然不同了,也许是因为此时此刻他也尝到了得不到是什么滋味。

青峰朝对面走去,海常的队员纷纷投来视线,这些三年生见证了两年前发生过什么。

短短的一段路,对青峰却像是走了漫长的几个小时。

终于,他站到黄濑面前,伸出手。

黄濑抬起眼,对上青峰的注视。

无需交换任何言语,他们两人已经明白了对方想说的话。

青峰握着黄濑的手久久没有松开。黄濑或许注意到了,或许没有,总之他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继续握着青峰的手,不知是为了支撑身体还是别的,青峰已经不在乎了。

在这一刻吻上去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然而,黄濑首先松开了手,那仿佛把他们两人与周遭隔绝的结界也随之被打破。他振作般地笑笑,理了理头发。

青峰觉得此时的黄濑就像个玻璃做的小人,毫不费力便能看穿他动作背后的勉强与脆弱。

“小青峰,打得漂亮。”

金色的双瞳中,埋藏着某种深不可见的感情。

~~~~~~~~~~~~~~~~~~~~~~~~~~~~~~

“阿大?大家都走了,你还在这儿干嘛呢?”听到桃井的声音,青峰回过神来。天知道他在更衣室里盯着墙壁发呆多久了。

青峰没有回答她。

“明明赢了怎么还这种表情啊?”桃井关切地问道。

“多谢夸奖,”青峰不走心地自嘲道。

桃井沉默了几秒,粉色的眸子认真地打量着自家青梅竹马。青峰一般情况下会立刻让她打住,因为她盯人的模样还有那诡异的分析超能力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

桃井张了张嘴又合上,分明是欲言又止。场面再次陷入沉寂。

桃井一边挣扎着要不要说,一边拼命搜寻着合适的措辞。

最终,她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

“这和小黄有关吗?”

‘完全正确。’

“没有,你回去吧,五月。”青峰的回答快到毫无说服力。

“骗人。如果是因为小黄,趁着海常还没离开,去找他吧。”

“我骗人又怎样?你别管我了。”青峰自动无视了桃井的后半句话。

“我不想和你吵,阿大,随便你听不听吧。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小黄,你不该就这么算了。”

‘这个丫头真是机灵的过分了。’

“我出去透透气,”青峰不自然地嘟囔道。

他站起身,背对着桃井,一言不发地走出了更衣室。

‘也许她说的没错。

‘当然没错。’

不过他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青峰在场馆里搜寻着那抹熟悉的金黄色。他并不打算和黄濑告白,无论桃井怎么耐心劝导也不能说服他。

让他无法释怀的是黄濑那虚弱的笑容,挣扎的眼神,还有强忍住的眼泪。对于这次战败,黄濑的反应很反常,青峰想知道是为什么。

青峰来到了外面的篮球场,灯光已经亮起,清冷的晚风迎面吹来。他看到了黄濑,一个人坐在球场边,手里拿着篮球。

黄濑垂着肩膀——这是一个非常不黄濑的姿态。他明明是个无论何时都要以优雅示人的家伙。

青峰的脚步犹豫而沉重。他觉得什么也听不到了,只除了球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脑内有个声音尖叫着在做出傻事前赶紧离开,可他的身体还是一点点向黄濑靠近。

毕竟,青峰不是个善于用脑的人。

“喂,黄濑,你怎么还没走人啊?”

他感觉到黄濑的身子僵住了。

青峰往他身前凑过去,黄濑吸了吸鼻子,烦躁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就因为一场破比赛难受成这样?’

 青峰不记得黄濑有过这个样子。

“有什么好哭的啊?”

如我们所知,青峰并不是个体贴的人。

黄濑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纳闷他怎么会问这种荒唐的问题。

“因为我输了,”黄濑伤心地看着青峰。

“喔,”青峰翻了个白眼,“我知道。”

他嘟囔着在黄濑身旁坐下,肩膀轻微的接触引来脊背上一阵酥麻。“输给我的人太多了。”

黄濑不禁一声苦笑,眼泪冒的更凶了,连鼻涕也流了出来。

看着黄濑手忙脚乱脸色微红地掩饰窘态的样子,青峰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我还以为,这一次会不一样。”黄濑抱着膝盖说道。

“行了,别闹脾气了黄濑,”青峰使劲拍了拍黄濑的肩膀,“你要是还想妄想着赢我还有下次机会呢。”

黄濑的身体抖了一下。.

“你不明白,小青峰!”黄濑低吼了一句,迅速站起身,绝望地看着青峰,“没有下一次了,”他梗在了这里,眼泪再次倾泻而出。

黄濑一边擦一边徒劳地平复着情绪。

‘他哭起来真是一如既往的丑。

青峰跟着黄濑站起身,伤感地看着对方。是的,黄濑说的一点没错。

WinterCup之后,他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了。

青峰已经收到了来自国家篮球队的邀请,跟火神一样。绿间得到了大阪一所名校的入学资格。赤司要继承父业,可能不会和他们在同一个国家了。黑子正在准备大学的入学考试。而紫原,甚至决定了要成为糕点师傅。

他们这群昔日的伙伴各自都有不得不面对的选择。

这也意味着,奇迹的世代维持不了多久了。

青峰感觉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

“……你说得对,黄濑,”青峰低着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线,“这事儿是太他妈艹蛋了。”

青峰深吸了一口气。他那强硬的外表正在一点点坏掉。

因为他面对的,是坚不可摧的现实。

“小青峰……”黄濑没想到青峰居然也会在乎,甚至还会伤心。他自以为没人比他更了解青峰,结果还是被对方惊到了。

“我会想念和你one-on-one的,”黄濑带着哭腔说道。

他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可怜,却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反正他的世界已经快要崩塌了。

“干嘛啊,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青峰努力地笑了笑。

黄濑回应了一个悲伤的微笑,像蜗牛一样缓慢地摇了摇头。

“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你会遇到比我厉害得多的对手。虽然嘴上说着要保持联系,但是真的能做到的没多少人。你只在杂志上看见我,而我只在电视上看见你,偶尔聊起来也就是说些有的没的。就这样,一转眼就是十年后了,咱们俩在超市或者什么地方碰到,你假装没看到我,我假装没看到你,继续过各自的生活,再没说过话。只有我一个人每天都在想啊,想着‘小青峰过得怎么样呢?’”

黄濑意识到了,自己正在自说自话,脑袋里的东西被毫无过滤地倒了出来。

“后来,等咱们两个都老了,头发白了,才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多打几场one-on-one,然后—”

青峰的嘴唇,封住了他的喋喋不休。

失去了控制的人不是只有黄濑一个。

更何况青峰本身就是个身体先于理智行动的家伙。

青峰想象过无数次,黄濑的嘴唇吻起来是什么感觉,还有那金色的头发用长了茧的手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现在,想象终于可以停止了。

两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更衣室的淋浴间里用的廉价肥皂的味道,还有一点点残留的汗水味。

黄濑的嘴唇很软很软。

唇分,青峰笑笑道,“抱歉,只能用这个让你闭嘴了,”然而这温柔而低哑的声音出卖了他。

黄濑摸着自己的嘴唇,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来,看上去惊吓过度了。青峰从没见过他这么慌乱。

‘朋友之间是不会用吻让对方闭嘴的。’

青峰这么做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黄濑像只伤心的小鹦鹉似的说个不听。他感觉得到,黄濑遇到了什么事,那种悲伤又失落的样子看得他心烦意乱,以至于下意识地就想做些什么。

还好,黄濑至少是不哭了。然而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他脑中不断回放,让他无比困惑。

被青峰吻了。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青峰喜欢他吗?还是只是一时兴起?应该给他一个答复吗?

黄濑甚至从没考虑过自己对面前这个人是什么感情。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开始考虑。

他俩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对手,对彼此比对自己还要了解。在帝光之后,高一之后,黄濑很想再见到青峰。是青峰唤起了他对篮球的热爱,也是青峰在球场上彻底地击败了他。是青峰和他打了不计其数的one-on-one,在那些周末的下午,一直打到天色变暗,打到他俩只能依稀看清对方微笑的轮廓。

“小青峰……”

“抱歉,”青峰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脱口而出这两个字,“看你不太好,我没多想就那么做了,简直蠢爆了。”

‘呵,原来他没多想啊。’黄濑心中涌上某种疑似可以称之为不满的情绪。

但他并没有被这么糊弄过去。这个吻并不是简单的“本能”两个字就可以解释的。

“你没说真话,小青峰。”

青峰回想起他们刚才的对话。

“没有下一次了。”

如果这是最后一次见到黄濑……

这真的是理想中的结局吗?

在自己还没退缩之前,青峰开了口。

“没错,黄濑,这他妈当然不是真话,你是很吵,但是我吻你是因为我一天到晚都在想这件事。我以为你是个笨蛋,你什么都没注意到,我以为这样我就安全了,鬼知道会发生今晚这些事。”

黄濑再一次呆住了。

世界陷入了安静。

“你是说,你喜欢我吗?”

“不是,艹,是!”青峰狠拍了脑门一下,“是,我喜欢你。”

对黄濑而言这就足够了。他们再次吻在一起,比第一次绵长,火热的多,与此同时,两人的手在彼此身上游走着,隔着衣服感受着灼人的体温。

在篮球架下接吻,没有比这更浪漫的事了。

气氛变得炽热起来,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很快从篮球场到了青峰家里。很清楚,却又完全不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

青峰的父母并不在家。他们一路飞奔到卧室,相拥着倒在床上。黄濑嘴里不住地唤着青峰的名字,就如青峰在无数春梦和意淫中想象的那样。他们胡乱抓扯着对方的头发,急不可耐地把衣服扒掉,火热的亲吻落在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

青峰想这大概就是美梦成真的感觉。

做完一切的两人精疲力尽。房内满是情事后的味道,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青峰迷迷糊糊地记得他抱住了黄濑,两人交换了一个吻,然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青峰还记得,沉入梦乡前的最后一刻他是多么的心满意足。他以为,这样的美好能够持续一辈子。

~~~~~~~~~~~~~~~~~~~~~~~~~~~~~~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高高的了。

灿烂的阳光刺得青峰眼疼。

‘妈的,又忘拉窗帘了。’

这时,他猛然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比赛。

哭泣的黄濑。

然后……

‘吼吼。’

青峰乐了。

被回想占据了心思,他瞬间把窗帘的事抛在了脑后。

青峰笑着躺回去,朝身旁探出一只胳膊,却没有触碰到预想之中温暖的身体。

而是摸到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随之而来的是冰冷的,不祥的预感。

青峰飞快地浏览着上面的话。

昨晚的事是个误会。也许我们脑子都不太清醒。

别再找我了。

青峰又读了一遍,神情一点点地凝固。

纤细的字体,是黄濑的笔迹无疑。

绝对是开玩笑的吧?

黄濑怎么会耍他呢,怎么可能呢?

青峰在房子里搜寻着黄濑的身影,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个恶作剧。

他记得和黄濑说了喜欢。

黄濑并没有说同样的话。

这是报复吗,因为又一次输了比赛的报复?

黄濑的哭泣,黄濑说的那些话,所有的所有,都是为了这一刻?

真相似乎越来越明显了。

~~~~~~~~~~~~~~~~~~~~~~~~~~~~~~

除了麻木,青峰什么也感觉不到。他只是无声地蜷起了身体。

脆弱,是不属于青峰大辉的形容词。所以他没有哭,连眼眶发酸的感觉也没有。

就在一夜之间,青峰想要和黄濑共度一生的梦破碎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纸条上的内容,企图找出其中的线索和漏洞。他打了黄濑的电话,可是传来的永远只有转入语音信箱的提示声。他找上黄濑的家,黄濑母亲伤心欲绝地告诉他黄濑一早就坐飞机离开了,什么也没透露。

~~~~~~~~~~~~~~~~~~~~~~~~~~~~~~

黄濑彻底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连家人都不知道。

‘别再找我了。’

青峰回想起那些潦草的字。

黄濑是有多急着想要离开他。

‘昨晚的事是个误会。’

青峰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然后裹紧了外套。

黄濑甚至连当面说出这些话的功夫都懒得费。

‘也许我们脑子都不太清醒。’

青峰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过了一会儿,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迎着深冬的寒风,刺得脸颊生疼。

不想被找到是么?

很好。那我也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tbc-

黄濑消失的原因嘛,其实等我看完后面才发现这一章里是有小伏笔的,亲们可以猜猜看。

个人感觉,这篇文里的小青峰心思有些过分纤细了(可能是因为作者大大的写作风格略微的话唠,某些地方没有必要写得那么细腻),不过仔细想想,恋爱的人就是如此啊,如果你们也觉得别扭,请务必以“他是真的非常爱黄濑”这样的前提来阅读吧。

评论(12)
热度(110)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