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奇异如梦,真实如海

人鱼paro,有灰→黄的描写。火黑戏份并不算多。

因为是青峰视角所以对黄濑和黑子的称呼就随他了。

原文地址及授权

h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55818

海妖会用美妙的歌声引诱人类靠近大海,最终溺死在海里。这是世间流传的神话。

在人鱼们看来,那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大海本身对于人类就有着无限的吸引力。

 

~~~~~~~~~~~~~~~~~~~~~~~~~

青峰又一次游到了这片海滩附近。

他和往常一样躲在高高的礁石后面观察那个人,大半个身子都被海水没过。

少年还是什么也不做,没有扔石子,没有划着小船去捉鱼,没有像其他孩子们一样玩沙子,也没有像某个红头发的大个子那样牵着一只狗来回溜达。

每天晚上,少年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然而每过去一天,他似乎就会站得离海更近一点,仿佛来自大海的诱惑正在与日俱增。

今天,他站得比以往还要更近。踩着靴子站在湿湿的沙子上,涌过来的海浪已经快要舔到他的脚尖了。

青峰对人类没什么兴趣,不喜欢,也不讨厌,只是单纯地觉得他们和太阳底下的其他生物一样好懂和无趣罢了。

但是这个人,很特别。

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同样的表情,无论站在哪里,目光永远朝着远方的海的尽头,即使凛冽的海风一直打在他的脸颊上,他的眼中还是溢满了渴望。

一阵过分热情的海浪拍了过来,打湿了少年的靴子。他轻声叫着后退了一步——小小的一步,然后,身体慢慢地,不自觉地又往海水里迈了一步,整个鞋面都浸湿了。

青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种事是第一次发生,在这之前,那个人从来没有真正地踏入海水里。

“凉太!”不远处传来了喊声,少年猛地转过了头。

另一个人类迈着悠闲的步子朝这边走了过来,青峰看到他紧抿着双唇。

“祥吾,”少年轻声道,随后如梦初醒般地眨了眨眼。

“你干嘛呢?”名为祥吾的人抓住少年的手腕,把他拉到干燥的沙地上,“鞋子会泡坏的。”

“喔,”少年低头看了看靴子,好像这才注意到。

“外面太冷了,”祥吾把少年带离了海边,“回去吧。”

“好。”

少年犹疑而茫然地回答道。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少年没有再回头看,青峰很失落。不过至少他已经知道少年的名字了。

青峰相信,明天,凉太还会再来的。

 

~~~~~~~~~~~~~~~~~~~~~~~~~

青峰对陆地没有兴趣。他经常游到海面上只是因为喜欢翻腾的浪花,还有洒在身上的阳光。

其他人鱼并不明白这种感觉。他们很害怕。

“离岸边远点,别被人类蛊惑了,”赤司这样警告他。说着这话的赤司一脸平静,可是他鲜红的尾巴像狮子鱼的那样危险地摆动着,“想想哲也都遭遇了什么。”

五月的眼泪就没停过,怎么安慰都没用。青峰总是哄她说要和她一起去海底采珍珠,然而也毫无效果。 

青峰是一只人鱼。而人类,是抓捕,杀害他们人鱼的种族,长辈们都是这样说的。 

青峰能游得过所有的船,也躲得过鱼叉的攻击,可是因为哲的事情,他对人类生出了恐惧之心。

所以说他本应该很明白要离人类远一点的道理。

再来,他也不是什么海妖,并不想要把谁骗进海里。

可是,每当晚霞的光把海水染成绯红,他还是忍不住游到这里,坐在他最喜欢的礁石上,唱着歌,等着凉太的到来。

~~~~~~~~~~~~~~~~~~~~~~~~~

“人类很危险,”自从哲消失后,赤司在每次会面时都会重申一遍,“被他们杀掉是一回事,放弃了你原来的样子,才是最不可饶恕的。”

除了赤司外,绿间是青峰知道的最聪明的家伙了。青峰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来请教他。

“传说有很多,”绿间显而易见的不是很耐烦,“大多数都是虚构的,你没必要花太多心思研究这个。”

“到底都说了什么?”青峰坚持道。

绿间无奈地叹了口气。

“据说,我们人鱼如果爱上人类,但是感情没有得到回应的话,”绿间避开了青峰的视线慢慢说着,“就会因为心碎而毁灭,变成泡沫。” 

其实只要回想一下就能明白了。自己亲眼目睹了哲怎么一天天变得焦躁不安,沉默寡言。

~~~~~~~~~~~~~~~~~~~~~~~~~

“你要去海面上吗,黑仔?”紫原直白地戳穿了哲小心编造的借口,“能帮我带点礁石上的美味苔藓吗?”

“没问题,紫原君,”黑子停顿了一下道,“我很快就回来。”

哲一去就是好几个小时,回来时也忘了带苔藓。他脸上带着神秘又幸福的微笑,可眼眸中却总是充满了悲伤。

一天,青峰偷偷跟在他后面。

哲坐在礁石上,视线紧紧地跟随着沙滩上的一个男人。要是赤司在这儿,他估计已经被撕碎了,当然青峰是不会告密的。

“那人是谁?”青峰问道,直觉告诉他哲已经有了答案。

“他叫火神大我,”哲一脸淡然道,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那个和一只四条腿的生物在沙滩上漫步的红发人类。人类笑着把一个木棍丢出去,他的迷之伙伴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追了过去。

“他是一个贵族家的孩子,就住在这附近,”哲继续说着,“他原来很怕狗,不过在有了二号之后已经好很多了。”

青峰试图理解他所说的一切。

“狗是什么?”他这样问道。

“一种既能帮助又能陪伴人类的动物,”哲解释道,“我觉得它们是很美丽的东西。”

“这些事你都怎么知道的?”青峰不解。

“我问的绿间君。”

“绿间知道那人叫啥?”

“喔,这个啊,”哲摇了摇头,“这是我自己发现的。”

“你观察他多久了?”青峰不禁开始担忧起来。

“有一阵子了,”哲含糊地回答道,目光还是没有对着青峰,“青峰君,你该回去了,桃井小姐说她想去采珍珠。”

于是,青峰离开了。但他没有走远,而是隔着一段距离看着还在张望的哲。

~~~~~~~~~~~~~~~~~~~~~~~~~

从哲第一次表现怪异到某次出门后再没回来,这中间,他们从没讨论过这件事。看到赤司那骇人的眼神,他们只能缄默。

五月只能捂着脸偷偷地流泪。青峰抱着她发誓说一定会找到哲的。

到海面上去了无数次,他没有找到哲,自己反而也鬼迷心窍了。

“青峰君,你不明白,”在青峰最后想要挽留哲的时候,他这样说道,“他是我的生命,我的光,我想成为他的影子。”

那时,青峰不明白他的意思。而现在,看着凉太金灿灿的头发和炽热的眼神,他大概是明白了。

凉太总是站在那儿望着大海。

有时,那个祥吾也在他身边,笑容如鲨鱼般凶恶,声音如雷鸣轰隆,阴沉又隐隐透着威胁。

他揽着凉太的手不像是让船靠岸的锚,而像是捕鱼的网。可怕又残忍。

凉太变得越来越焦躁了。

青峰总是给他送去歌声,低沉又轻快的歌声。

那些歌,或是关于爱情,或是关于战争,或是关于海洋中已经逝去的美丽生命,或是关于葬身海底的水手。这是人鱼们代代传唱的歌谣,与大海一样古老。

青峰一边唱着,一边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直到这天,终于起浪了。

朝远处的海平线望去,风暴正在靠近。海和天都变成了浑浊的灰色。

天色太暗了,青峰尾巴失去了平时高贵的深蓝色光泽,在水中显得发黑。

当他终于看到了海岸,他立刻察觉出了异样。凉太在朝大海靠近,没有停下,海水逐渐没过他的膝盖,他的腰,他的胸口。

很快,海水到了他的脖子,很快,他开始游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优美,可是没过几秒,他的眼中涌上了慌乱,动作也变得僵硬,仿佛是在犹豫要接着游还是返回陆地。

要是换了其他时间,青峰也许会因为凉太终于屈服于大海的召唤而得意地坏笑,可是看着越来越猛烈的风暴,青峰知道人类是无法在海面上保持太久的。

青峰毫不犹豫地朝他游了过去。

凉太游得太远了,比别的人类都要远得多。看到他开始体力不支,青峰知道他绝对要溺水了。

“不要相信人类,”赤司的话在耳边响起,“不要碰他们,他们全身都是毒,从外面一直腐烂到心里,想想哲也是怎么离开的。”

可是没人知道哲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变成了泡沫,被鱼叉刺穿,还是被鱼网抓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也有可能是死在了鲨鱼嘴下或者被漩涡吞噬了,又或者,他只是受不了赤司的掌控所以逃走了。

凉太被灌了一口海水,一边喘气一边咳嗽,然后开始下沉。

青峰咬了咬牙,游了上去。 

~~~~~~~~~~~~~~~~~~~~~~~~~

“喂,”青峰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见没有反应又加重了些力道。凉太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

“艹,”青峰骂道,然后开始唱歌。

“凉太!”电闪雷鸣中,一个呼唤的声音传来,“可恶,凉太你在哪儿?!”

青峰赶忙开始撤退,像海豹那样用手撑着身子一点点挪动回海水中。他没有立即游开,而是退到了祥吾刚好看不见的深度。

“凉太!”他跑到凉太身边,那声叫喊更像是咒骂。

祥吾目中露出了怒意,一瞬间,青峰担心自己的救助也许是白费了,然而祥吾只是踢了一脚沙子,随后跪下,粗鲁地抱住了凉太。

那种霸道的姿态很难说是在拥抱,凉太犹疑又虚弱地回抱了一下。青峰不喜欢这个画面。

“我和你说了离海远一点!”祥吾厉声道,“不许再这样了,你听到了吗?!”

凉太明显还迷迷糊糊的,他点了点头,局促的道了歉。祥吾不置可否,拽着凉太起身离开了。

青峰久久地凝视着。他看到凉太扭过头望了一眼大海,眼神充满了绝望。

~~~~~~~~~~~~~~~~~~~~~~~~~

这些天,凉太没有来。青峰时不时地游上海面张望,而不再像先前只有傍晚才出现。

“求你别再去了,”一天,五月抓着正要离开的青峰乞求道。他不理解五月突然的阻拦,甩开她逃了。当青峰又一次坐在那块礁石上,他意识到了五月担心的理由。

我变得和哲一样了。青峰恍然明白过来。

但他没有就此罢休。

~~~~~~~~~~~~~~~~~~~~~~~~~

青峰开始探索这一整片海岸。他发现了一个小村庄,捕鱼船停在沙滩上,妇女们正在解渔网。随后,他还发现了耕地和牧场。

朝相反的方向延伸的是高高的峭壁,这挡住了青峰的视线。他觉得那边一定是更大的镇子,因为能看到华丽的房子露出的屋顶。

青峰朝那边看了一眼,没想到竟看到了哲。

哲,正沿着多石的岸边,用两条腿,行走。就跟人类一模一样。

青峰想都没想就叫了出来。

“哲!” 青峰激动又急切地叫道。

哲转过身,笑了出来。

“你没变成泡沫,”青峰呆呆地打量着,因为这重逢实在是太过意外。

“青峰君真的相信那些迷/信的故事吗?”哲温和地责骂道,表情却是无比温柔的,“就算是真的,只有被人类拒绝了我们才会变成泡沫的,如你所见,火神君并没有拒绝我。”

“我赚到了,”火神傻乎乎的笑了。青峰本应该讨厌这个人的,可是看到那两个白痴望着彼此的样子,他也讨厌不起来了。

“可是,你怎么办到的?”青峰忍不住好奇。哲现在穿着衣服,皮肤稍微变黑了,那些曾经让五月着迷的浅蓝色鳞片变成了双腿,“你随便想想就长出腿来了?”

“我和海巫做了交易,”哲毫不在意地回答道,“用我的声音为代价换来了成为人类的机会。”

“可你还能说话啊。”

“交易的规则是,只要能让火神君在三天之内吻我,我就能拿回声音。”

“否则呢?”青峰知道没这么简单。

“否则我就会永远为她所奴/役。”

“我靠,你疯了吗?!”青峰说着拍了对方的脑袋一下。

“因为我爱他,”哲说着和火神又交换了一个刚才那种恶心的眼神,青峰决定换个话题。

听到青峰解释说他其实并不是来找自己的,哲很惊讶。

“青峰君也是来找人类的?”哲问道,随即紧紧抱住火神的胳膊,“你不能抢走火神君。”

“不是啦白痴,是别的人,他的名字叫凉太。”

火神瞪大了眼睛,“黄濑凉太?那个和灰崎祥吾住在一起的人吗?”

“没错!”青峰直起背,“你认识他?”

“不算认识吧,不过灰崎绝对是个混蛋,”青峰毫不怀疑火神的指控,“那家伙很自私,心眼也坏,不久之前他刚旅行回来,黄濑跟着他一起回来的。”

“他们两人总是在一起,”哲补充道,“只是黄濑君看上去并不开心。”

“我听说他最近投海了,”火神担忧地说道,“但是灰崎把他救了上来。”

“不是他,”青峰握紧了双拳,“是我救的。”

“青峰君也对人类有了恻隐之心吗?”哲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还是只是为了黄濑君?”

“因为他喜欢大海。”青峰只能想出这么一句话作为答案。

或许,这就是答案。

 

~~~~~~~~~~~~~~~~~~~~~~~~~

“据说,有些住在其他地区的同族能够把皮肤蜕掉,伪装成人类在陆地上行走,”绿间这一次说得很干脆。

“听上去很不错,”青峰说道,但他能感觉到还有“但是”在等着他。

“但是这非常危险,”绿间摇摇头,“一旦把皮肤弄丢了,就只能被困在陆地上。与海隔离的越久,就越会迷失真正的自我。比如说你,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

“那如果人鱼的皮肤被人类偷走了呢?”青峰追问道,“有这种可能吗?”

“人类是贪婪又残忍的生物,”绿间与赤司的口气如出一辙,“我并不意外。”

 

~~~~~~~~~~~~~~~~~~~~~~~~~

“所以必须要找到他的皮肤,”火神总结道,“听着不难。”

“他肯定藏在很保险的地方,”哲深思熟虑道,“我们得想个办法偷出来。”

“这只能交给你俩了,”青峰第一次憎恨起自己不能离开大海这件事。

“今晚我们就行动,”黑子坚决道,“日落的时候来这里碰面吧。”

~~~~~~~~~~~~~~~~~~~~~~~~~

哲和凉太到海边散步的时候,天已经要黑了。

“我们休息一会儿吧,黄濑君,”哲在沙滩上坐下,“我走累了。”

“你的脚也会痛吗,小黑子?”凉太坐到他身边,“我的脚一直在痛。”

他的语气很平静,而目光已经飘向了大海。

“我可能要等火神君来背我回去了,”哲有些窘迫道。

“唔,”凉太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他又要和祥吾谈什么生意了?”

“灰崎君手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哲含糊地回答道,“应该很快就能谈完了。”

“好吧,”凉太抱着身子打了个哆嗦,“祥吾不让我离海这么近。”

“我知道。”

青峰看到了火神朝他们跑了过去,怀里抱着一块旧的防水布。

“我拿到了!”火神停在他们身前,“快点快点,他一会儿就该发现了。”

“小火神?”凉太站起身,紧张地开口道,“祥吾呢?还有这个丑不拉几的玩意儿是啥?”

“你回家的船票,”火神说着打开了防水布。

凉太叫了出来,难以置信地伸出手。

“好漂亮,”他的声音颤抖着,“是祥吾给你的吗?”

“我跟他好好谈了谈,”火神边说边掰了掰指关节。

“黄濑君,快穿上吧,”哲催促道。

凉太没有再犹豫,用皮肤包住了自己。

青峰看得入迷了。

在夕阳最后一丝余晖的映照下,凉太的鳞片犹如金子一般闪耀。

“哇喔,”他感叹着,甚至没注意到帮他脱衣服的哲,一步一步朝冰冷的海水走去。

最后一束阳光消失了,黄濑凉太的人类扮演也就此结束。他重新回到了浪花温柔的拥抱中。 

金色的脑袋沉入了海中,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你不去追他吗?”哲问道。

“嘛,”青峰故作无谓地挠了挠脖子,“他大概要回自己故乡去了,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是你们帮了他,我只是个陌生的家伙。”

“是你救了他,”哲坚持道,“两次。”

“还没试就放弃可不行,”火神严厉道,“而且你都不用跟海巫做交易。”

“行了行了,”青峰摆摆手,“我得走了,如果赤司没把我脑袋拧下来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带着五月。”

哲露出了愧疚的神情,但是看到火神搂着他肩膀的手,青峰知道自己没有失去这个朋友,而且还多了一个新朋友。

 

~~~~~~~~~~~~~~~~~~~~~~~~~

青峰又一次游到了海面上。即使这一次没有谁能听到他唱歌了,他还是自娱自乐地唱了起来。

歌声听上去十分孤独。

他躺到一块巨大的礁石上,尾巴在水里慵懒地画着圈圈,一只胳膊盖住了脸——以防自己再去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让凉太重新出现在岸上。

身旁响起小小的水花声,青峰没多在意,但很快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他挪开胳膊,侧过脑袋。

琥珀色的眼瞳,映照出波光粼粼的水面。

“你是谁?”凉太微微歪着头问道。

“关你什么事?”青峰慢吞吞地答道。他想移开视线,却办不到。

“我认识你的声音,”凉太迷惑地说道。 

~~~~~~~~~~~~~~~~~~~~~~~~~

“他答应我,只要我跟他走,就会把皮肤还给我,”凉太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像是在确认其存在一样,“每天我这么问,他都回答一样的话,后来,我也不问了,我渐渐忘了以前的事,只记得我的名字,因为他是那么叫我的。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要回到海里。”

他又一次看向青峰,眼睛瞪得大大的,“我从来不相信那些可怕的故事,难道所有的人类都这么残忍吗?”

“很多,”青峰回答道,“但不是所有。”

“我好想念大海,”凉太仰起头,露出安心的微笑,“想把贝壳戴在头发上,想和海豚一起玩,还想去采珍珠。”

“那你可以认识一下我的朋友五月。”青峰嗤笑道。

“真的吗?”凉太问道,声音有些怯怯的,似是有事相求,“可以吗?我可以待在这里吗?

“没问题啊,”青峰一派淡定,尽管心里已经了开了花,“不过有个条件。”

凉太有一瞬间的慌张,但旋即又好奇了起来,“什么?”

“除非你比我先游到我家洞里!”青峰一边喊着一边已经游了起来。

“等一下!”凉太抱怨道,“我怎么知道你家在哪里啊?”

“反正你赢不了我了!”青峰笑着道,然后被呛了一大口水,一抹金色立刻超过了他。

“来追我呀小青峰!”凉太挑衅道。

那样子比大海还要迷人的多。

-END-

可爱到哭的一篇文!!!海的女儿简直是我童年阴影所以一开始看这文感觉还挺沉重的,然而一想到小美人鱼青峰这种设定不知为何就想豹笑出声!!!还有为什么把赤司聚聚写的乳齿可怕人家只是怕你们太熊了好吗hhhhhh

评论(11)
热度(87)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