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未授权翻译·佐鸣】跟踪我的人[上]

今天p站一直上不去,所以很抱歉贴不了原文地址了,等不及想看后续的话可以在p站小说区搜俺のストーカー,作者是小花。授权也已经要过了,作者同意的话会立刻补上的。

日语渣,有些地方可能纯靠脑补,请见谅。

我所居住的高层公寓离地铁站有十五分钟的步程。此刻,我正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几年前,这片安静的住宅区周围建起了新的公寓楼,我便买下了其中的一居室。邻里关系和谐,附近有到很晚才关门的超市和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以及洗衣房等各种店铺,一个人住也不会感觉不自由,此外,严格的垃圾分类处理让这条街道十分整洁美观,总之,我对这样的生活非常满意。

沿着街灯映照的街道一路走着,皮鞋发出流畅的踢踏声。身后传来无需回头就能感受到的过分强烈的视线,我瞥了一眼街口的反光镜——果然还是那个穿着橘色卫衣的家伙。他站在电线杆后面,稍稍探出半截罩着兜帽的脑袋。

要跑吗?算了,怪麻烦的。反正他也不可能打得过我,怎么说我也是剑道部出身,还得过全国大赛的优胜,周末也在坚持健身。这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话说回来,那个家伙一直以来也只是偷窥,没有任何想要加害我的举动,今天也依旧是默默在我身后跟着。

我把钥匙插进公寓大门的锁孔,转动,大门随之开了。那人跟往常一样,没有跟着我进去,还是藏在电线杆后面。

我说,你好歹换件不那么显眼的衣服再来跟踪人啊。

我打开一楼的邮箱,如预想一般,一个大信封掉了出来,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从背面看是一叠长方形的白纸,我把它们翻过来,才发现是照片。数目可观,并且里面全都是同一位黑发男子的偷拍照片——嘛,也就是我了。

我取出其他的信件,关上邮箱,朝电梯走去。

~~~~~~~~~~~~~~~~~~~~~~~~~

回到家,我把所有的信件放在桌上,把公文包丢到沙发旁。

那堆信件中还有另外一个白色的信封,一个没有寄件人,没有收件人,也没有邮票的神奇信封。里面是什么内容我大致可以预测了,于是决定读也不读直接扔进柜子里。扔进垃圾桶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收垃圾的人看到信的话会吓坏的。

我松了松领带,打开靠街的窗户,朝外看去,穿橘色帽衫的家伙还在那里。

这货已经坚持了半年了。我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最开始注意到那人是刚工作没多久。我感觉在回家的路上被跟踪了,但也只是半信半疑,没怎么在意。然而到家之后,在邮箱里发现了大量的照片,全都是关于我的偷拍,这就很让人毛骨悚然了。和照片一起的还有信,里面的文字简直越读越觉得恶心。

"亲爱的,欢迎回家。今天我也一直在注视着你喔。今天晚上吃的什么呢?又是从超市买了你最爱的番茄做了沙拉和意大利面吗?我也吃了同样的饭,所以说,我们胃里装了同样的东西,到了半夜,膀胱和大肠里面也是同样的东西呢,明天也会流着同样的血,排出同样的大小便喔。我们两个永远都是一体的哟。”

我觉得很恶心,所以曾经想抓住那个人,但没有成功。

看体型就知道是男人。男人跟踪男人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所以我也没有跟别人说起过。虽说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我也没受到什么实际的伤害,便只能当那人是在恶作剧,等他觉得无聊了就会消停了。我以为最长不过两三个月,可是半年过去了,照片还是每天都会送过来。

完全搞不懂这人的企图。没有袭击,也不搭话,除了暗中跟踪和寄来照片外什么都没做。他总是穿着橘色的帽衫,用帽子把脸遮住,但感觉不像是认识的人。按理说,我这种对他人的事毫无兴趣的家伙应该没有招惹什么人啊。

现在的我,可以说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每天的反应也已经变成了“呵呵他又来了”“呵呵照片又送来了”这种淡定的内心活动。

除了周末和假期,在工作日时他只有在我返家时才会跟踪,我推断他也是个和我一样的上班族。即使遇到偶尔加班到很晚或者休息日还要出勤的情况,他也依然每次都会出现。所以说这家伙到底为什么要如此兢兢业业地跟踪我呢?

如果真的有所企图的话,他应该表露的更明显才对。此刻,那个家伙如往常一样,仅仅是躲在电线杆后面望着我家窗子。

好像快要下雨了,我怕会感冒,于是关了窗进屋去了。

~~~~~~~~~~~~~~~~~~~~~~~~~

到周末了,很久没有买东西的我决定出门购物。因为讨厌吵闹的地方,所以我每次都是把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用的物品都买好。

刚出了大门,潜伏在公寓外面的那家伙立刻跟上了我,和我乘同一辆电车前往市中心。

日用品买了,消耗量巨大的止痛药买了,T恤衫买了,食材买了,购置完这些,我决定赶紧回家。在外面待久了总会被女性围观,为了避免这种麻烦,办完事就回家是我的铁则。

“呀!!!”

就在我百无聊赖地等待信号灯时,从后方传来了女性的尖叫。我转过头,发现跟我一同等信号灯的人群里有人受了伤,倒在地上,腹部鲜血直流。在她旁边,是戴着黑色头盔,手里拿着刀的行凶男子,正朝人群进行着无差别的攻击。

我还没搞清这是怎么一回事,突然,拿着刀的男子朝我这边刺了过来。

不好,要被刺到了——

“危险!”

伴随着一声喊叫,某个橘色的身体朝我飞了过来。随后的一切让我瞠目结舌:行凶者的手被一把抓住,然后整个身子被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最后重重地落在水泥地上,头盔里传来叫声,咒骂声。

之后,行凶的人横在地上,不再动弹了。橘色衣服的家伙转过身,确认我没有受伤后瞬间松了一口气。而我坐在地上,整个人还在状况之外。

“你……”

“……糟糕”

他赶紧带上兜帽,惊慌失措地逃掉了。在这之后,警察赶到了,闪着红灯、黑白相间的警车把现场围了起来。

我站起身,掸了掸弄脏的衣服。一瞬间,我回忆起那个人朝我扑过来时身上那灼热的体温。那种感觉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

~~~~~~~~~~~~~~~~~~~~~~~~~

“……诶?”

水月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张傻脸看上去更傻了。

“慢着慢着,你让我整理一下,你是说,你被男人跟踪了?都半年了?”

“对啊。”

“那啥,你这也太冷静了吧……”

“因为他也没伤害我啊。”

“不不不,就算是这样被跟踪了也是很严重的事吧?”

我握着酒杯,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想把这件事跟别人说,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这种反应。

这时,从刚才就忙着切肉的重吾微笑着对我开口了。

“不过他不是救了你吗?这人不坏呀。”

“救了也是跟踪狂好吗!话说他会不会是基佬啊?这样的话,救自己喜欢的人也就说得通了。”

“喜欢的人……我吗?”

“可不就是你吗。”

确实,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了。那个家伙跟踪我又不骚扰我的动机,就是因为喜欢我,并且也想让我喜欢上他。

在我思考的同时,重吾他们已经大快朵颐了起来。

“啊!不是说好了等我来了才开始的嘛……”

“哎呀哎呀一来就这么吵……”

来晚了的香燐在我身边坐下。我感受到了眼镜后面朝我投来的视线,但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不这样做的话她又要得寸进尺了。我稍微转开些身子,灌了一口酒。

酒精的作用加速了血液的循环,左臂上的麻痹感越来越强烈,我用另一只手按住,正好香燐叫店员来加菜,我便朝他要了水,然后拿出刚买的止痛药。

“啊咧,佐助,手臂的伤又在发作了吗?不要紧吧?”

“嗯,没事的。”

“事故的后遗症的话,很难治好吧?”

“倒不是,医生的结论是伤已经好了,现在大概是心因性的问题。”

店员拿来了水,我赶忙吞下了药。本来应该是定期去医院的,但我嫌麻烦,所以一直自己买药吃。药品说明中写了不要酒后服用,然而现在也没办法了。

大学的时候,我的左臂在一次事故中受了伤。受伤的原因是为了救一个在马路中间的孩子被车撞到了。在那之后,左臂上就一直残留着麻痹感,时不时还会有疼痛发作。

话说回来,当时还有一个和我一起救人的笨蛋。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人了,但是听我的医生说那家伙的右臂也有同样的后遗症。被我们救了的孩子受了轻伤,现在应该已经健健康康地上了小学了。我到现在还能想起那个樱色头发的小女孩一边哭一边说谢谢的样子。

我用力握了握左拳,却没有什么感觉,仿佛左边的手臂根本不存在似的。真是奇怪。

这样一边想事情一边喝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跟水月他们分别后,我一个人往家走。

头晕目眩,恶心感阵阵上涌,心脏鼓动得又急又重,振得脑袋里也一起嗡嗡作响。

我停下脚步,扶着墙喘气。

不行,不能再走了。我闭上嘴,尽量压下了吐出来的冲动,但是这么做却让脑袋更疼了。

身上开始一阵阵地冒汗,摇晃的视野中,一抹橘色出现了。戴着兜帽的那家伙走到我身边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

“……真是的,服了你了。”

他突然朝我伸出手。

不好,大意了。我心想道。

我警觉地想要反抗,却被对方轻轻地抱了起来。

这是要去哪里呢?

他走得很慢,像是怕把我晃到。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我放弃了挣扎,他见状松了口气。

如果这家伙真的对我有那种感情的话,看这样子是要上我吗?我不禁不安起来,现在已经变成了无法抵抗的状况了。

他抱着我进了附近公园里的公共厕所。就在我想着“认命了”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这家伙顶开一个隔间的门,然后小心地把我放在马桶前。

“好啦,吐吧吐吧,这样会好受很多的。”

“……哇”

胃里的东西一涌而出,带着强烈的酸味。我不停地吐,直到把胃吐得一干二净,连带着眼泪也流了出来。

我重重地喘着气,嘴里还残留着糟糕的味道,但是确实舒服了不少。

“你还好吗?我去给你买瓶水,等我一下……”

就在那家伙正要离开时,我抓住他的手腕,指尖碰到了他右臂上的绷带,紧接着我摘掉了他的兜帽。

在厕所惨白的灯光映衬下显得更加灿烂的金发,仿佛蓝宝石般透明的双瞳,两颊上如胡须一般的胎记,以及一看就是经常晒太阳的健康肤色……

好熟悉的一张脸。

对方立刻闭上眼睛,想要挣开我的手,我死死地握住他的手腕。

“我说啊,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放,放开我……!”

“真是意外啊,和我一起救过小孩的家伙居然成了跟踪狂。”

“放手……”

我才想起来,他是当年和我一同被车撞到的那家伙。一瞬间,记忆全回来了。那时,我和他同时伸出了手,就好像认识了许多年,连呼吸都同调的老友一般默契,把那个孩子远远地推开了。

右臂上的绷带表明了他的后遗症。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的脸上露出了吃痛的表情。

我的脊背激起一阵颤栗。

“喂,你这家伙,喜欢我吧?”

“诶……诶!”

他如同被戳中了心事似的,脸颊上浮起诱人的红晕,眼神不自觉地垂了下去。

“还挺可爱的……”

“等一下等一下佐助!你醉过头了!”

“我已经清醒了。”

-tbc-

这是p站上我最喜欢的一篇佐鸣文,很大原因在于里面的悬疑成分,不知道看到这里的大家有没有猜到真相呢?

评论(12)
热度(93)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