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及岩】炎阳灼人[3]

先把授权补上


这一节好虐呀,虐点低的亲可以留到明天一起看,明天就完结了哈XD

春日将尽之时,青城的军队即将出发了。

临行前这一周,他们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好转。及川的疏离让岩泉很受伤,但即便如此他心里是绝不想让及川上战场的。

名为恐惧的心情在岩泉的胸口越积越重。他想照着那家伙的脑瓜子抽过去然后臭骂一顿——打仗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可是他什么做不了。依照宫廷礼仪,这种场合他需要做的就是穿上华丽的黑色礼服(像个服丧的寡妇一般),在国王经过时恭敬地行礼。

及川骑着马朝城门过来了。按照礼仪,他应该微微颔首示意后便带兵出发。

然而他是及川彻,对礼仪这种东西最不屑一顾的及川彻。

及川下了马,抬起岩泉的脸吻了上去,急切又霸道。这只是他们的第二个吻,却跟第一次完全不同。唇舌交缠间,岩泉感觉衣襟被及川揪住,两人紧紧相贴。

唇分,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及川在岩泉的耳边轻声道,“小一,我会回来的。”

“你最好说到做到,”,岩泉佯装镇定道,接着却被及川在他颈间磨蹭的唇瓣激起一阵颤栗。

士兵们,宫里所有的人,以及他们两人的母亲就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岩泉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的不正常了,他应该把及川推开的,但是他做不到。

过了一会儿,及川才勉强地松开。

时间到了。

--------------------------------------

一连近六个月,岩泉没有收到关于前线的任何消息。每天都在焦虑地等待,每天都在不停地向侍从,贵族们询问,然而没有人能回答。

直到这天早晨,一个小男仆急匆匆地跑来,“我父亲也在军队里,昨天家里收到了他的信,说是战事快要结束了,他马上就能回家了。”

消息飞快地传开了。据说音驹败得彻彻底底,损失惨重。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及川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比他之前宣称的一年还要短。凭借这次战争,他一举赢得了敌国,其他国家,还有本国人民的敬畏。

渐渐地,“大王者”这一尊称流传开来。

----------------------------------

然而,八个月又过去了,及川还是没有回来。岩泉始终惶惶不安,害怕那些消息都只是谣传,也许他们的国王还在苦战之中,或者,已经与先王一样,战死沙场了。

有时,他会在夜里惊叫着醒来,梦里是鲜血,尘土,还有及川冰冷的尸体。有时,一夜无眠。

日子就这样昏昏沉沉地一天天过去。由于思虑过重,岩泉的身体虚弱了许多,常常发烧,连躺着都会浑身疼痛。

“殿下,您的脸色不太好。”金田一一脸担忧。

“我没事。”

“没事”的结果就是,四天后,岩泉在议政中途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两个贴身侍从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这里是卧房,天色似乎已经暗了。岩泉揉了揉眼睛,还是觉得头晕晕的,不过倒是稍稍恢复了些体力。

“你说不要告诉殿下是什么意思?”国见严肃道。

“他现在状况很不好。”金田一的声音带着请求的意味。

“这事不能瞒着。”

“那起码先瞒过现在也好啊。”

“你们在说什么?”岩泉沙哑地开口道。

两个侍从惊了一下,“没什么,”金田一飞快地答道,国见也赶紧闭上了嘴巴。

然而岩泉太了解他们两个了。他们虽然同样的忠诚,但方式却不一样——国见永远是以大局为重,而金田一总是过分谨慎。

“国见?”岩泉耐心地问道。

“国王陛下要回来了。”

岩泉愣了一下,随即松了口气,只是……

“除此之外?”

“据说他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而且已经怀孕了。告诉我消息的人说,国王陛下迷恋于她的美貌,所以……所以才在那边耽误了八个月。”

良久,岩泉才轻声道,“谢谢你的消息,”然后便挥手示意二人离开。

“有事的话我会叫你们的。”

两个侍从行完礼便下去了。一个不满地念叨着什么,另一个什么都没说。

房里安静了下来。岩泉忽的生出了对自己的怨恨。他每天受尽了折磨,而与此同时,及川却活的好好的,在外面和别人相亲相爱乃至生儿育女。

岩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试图说服自己眼眶的灼烧感只是因为又在发烧了。

这一夜,他辗转反侧,想了许多事情。无论怎么想来想去,最后还是会绕到那个问题。

拥有soulmate的印记会是什么感觉呢?

也许自己永远都会不会知道了。

------------------------------------

岩泉的身体状况在缓慢地好转。在会议上久站还是很困难,发烧依然会时不时地侵袭,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力撑了下来,因为这是这个国家交予他的使命。他交代侍从们不要对外透露任何关于他生病的事,那两个人答应得勉勉强强。

还有七天,及川就要回城了。

还有七天,及川和他的新夫人就要回城了。

老王后告诉岩泉当晚将举行盛大的舞会,这既是为了赞颂国王的功绩,也是为即将诞生的皇室子嗣祈福。岩泉真心希望及川能在场,看看他的母亲为他自豪的神情。

谈话的最后,老王后关心地拍了拍岩泉的背,“孩子,别担心,你还是他名正言顺的丈夫,我相信他一定也很想你,他对那姑娘不过是一时的心动罢了。”

岩泉并没有觉得宽慰多少,但还是点了点头,并且保证会安排好舞会的事。

商议完大大小小的一堆事后,岩泉已经站不稳了,眼前突然一阵漆黑。幸好国见就在身边,岩泉赶紧抓住他的手,这才没有倒下去。还好,议事厅里的其他人没有注意到。

---------------------------

七天过去了。

庆典已准备就绪,所有人民都翘首企足地期盼着。明天,就是国王归来的日子,而岩泉,无论身体如何,都必须站在城门亲自迎接他的丈夫。

---------------------------

似曾相识的场景。不同的是,这一次岩泉穿的是白色的礼服,上面还有浅蓝色的花纹,这是与青城国徽相似的配色。

现在已是初夏,岩泉感觉脸上阵阵发烫,视线也有些模糊。他知道,这是又在发烧了。

因为怕他晕倒,国见和金田一警觉地站在两边。岩泉对此十分感激。

远方出现了一匹白马,岩泉不能再确定了——那是及川的马。

国王紧跟着走在后面,身上穿的是蓝底白纹的军装。他的个子已经比岩泉高了,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自信而优雅。

好看的要命。

“小一?”

听到那个心心念念的白痴嗓音,岩泉的呼吸哽住了。如同一年前一样,他恭谨地行了礼,然后,在原地等待着。

岩泉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直到及川摘下一只手套抬起他的脸,他才意识到自己等的也许是这一刻急速加快的心跳。

他看不懂及川此刻的表情。随后,面前的人露出一个微笑,轻轻在他脸上落下一吻,“我回来了。”

这是他们的第三个吻。

之后,国王便朝他的母亲走去,背挺得笔直,仿佛是在前往另一个战场。

岩泉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因这冷淡的重逢失落。

-----------------------------------

当晚,及川几乎和倾慕他的每一位女性都跳了舞。她们一个个打扮得朱唇粉面,向国王送去含情脉脉的目光,而国王陛下对此似乎已经游刃有余了。他的心上人坐在大厅一角,不过看上去并不在乎舞池中的打情骂俏。

岩泉坐在主桌前,旁观着这一切。整个晚上,及川没有邀请自己跳一支舞。

那个人看上去很开心,也很真实。

只要他平安就好。岩泉如此想到。

一首新的曲子响起,及川牵起了另一位舞伴,宾客们纷纷鼓掌欢呼。是国王的新欢,那个异国的姑娘,真的很美,长发如墨,肤白胜雪。她在及川的臂弯里优美地舞动,每一次回转时都露出灿烂的笑容。

岩泉觉得自己像是闯入了别人的领地。他站起身,顿时一阵头重脚轻,金田一立刻扶了上去。

“殿下,您没事吧?”

岩泉艰难地喘了口气,摇摇头道,“送我回去吧。”

国见也赶快上前帮忙。

没有人注意到王后的离场,只有他的母亲担忧地目送着他的背影。

这样最好。

-----------------------------------

到了他(们)的房间,两个侍从坚持要留下来。

“回大厅去,”岩泉疲惫地说道。

他们不肯。

“这是命令。”

听到这话,两人只好遵命,然后叮嘱王后说有事一定要叫他们。

一整夜,岩泉没有召唤任何人。他紧咬着牙,蜷缩在被中,任由突如其来的的寒意在骨髓中流动,每呼吸一次喉咙都仿佛被扼住似的。

及川没有回来过夜,床的另一侧依旧如他离开的那一年一般空荡荡的。

岩泉觉得大概是脑子烧坏了。他无法停止想念那已经不属于他的东西。

-------------------------------------

及川的情人被称作“白华小姐”,宫里的人似乎都很喜欢她,唯独岩泉的两位侍从毫不掩饰地表露了对她的反感。岩泉从来不知道国见还能气成那样儿。

那位女士经常在宫中四处漫步,于是免不了会碰上。她总是急匆匆的跑开了,脸上写着害怕,愧疚和同情。

唯有同情是岩泉难以忍受的。

他并不恨她,或者说没有那么恨她。毕竟及川喜欢她,还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工作之余,国王都是和她一起度过的。岩泉已经默认他们的房间是自己一个人的了,因为他的丈夫再也没回房睡过。

岩泉努力适应着这一切,适应着逐渐加重的病情。

然而今天,他的头痛的快要炸了。

更他妈不幸的是,今天,也是及川回来后第一次来找他。

“小一,我们能谈谈吗?”及川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指。这是他紧张时的表现。

岩泉耸耸肩,“好啊。”

“就我们两个。”

岩泉才意识到金田一和国见还跟在后面。他已经习惯了他俩形影不离的陪伴,没了他们也许自己病死了都没人知道。

 岩泉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

那两人用戒备(并愤恨)的眼神看了国王一眼,然后行礼离开了。

“他们挺喜欢你的。”

“嗯。”

“Hana说他们很吓人。”

果然是为了她来的。

岩泉轻哼了一声。“我应付得了他们。”

“你确定吗?”及川的语气透着隐隐的担忧。他小心地捧住岩泉的脸,“你的脸色很不好。”

岩泉忍住了把那只手拍开的冲动。

“我随时可以给你找新的——”

岩泉挣开,及川缩回了手。

从前,他从来不会拒绝及川的触碰。

凝重的沉默包围了两个人。

“我不需要新的人来服侍我,”岩泉坚决道,“跟你的Hana说,谢谢她的关心,但是她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

岩泉从来没有用身份压制过谁,他现在只想结束这场谈话。他的腿已经开始发抖了,早上唯一吃的一点东西也开始在胃里翻涌。

及川的唇紧紧地抿着。

“她没有权利,可是我有。”

岩泉的视线正渐渐变得模糊,“滚开。”

就要站不住了,他需要侍从。

及川狠狠地咬着下唇,几乎要渗出血来,“好,”说完便拂袖而去。

--tbc--

Hana这个名字我保留了原文是因为翻译成“小花”或者“小华”实在太出戏了hhhhh

不知为何我总是会脑补青城众人拿这个当剧本演话剧的场景,然后突然就觉得又搞笑又羞耻完全不虐了!下节完结+松花出场,没有他俩怎么能叫完整呢hhhhhhh

评论(2)
热度(35)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