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待授权翻译·及岩】炎阳灼人[1]

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42736

(授权拿到会马上补上的)

这是一个”傲娇真的会害死人“的故事,中间比较虐,又或许是我虐点比较奇怪吧,反正这文看一次哭一次,当然最后是HE啦!

PS:原文里两人的互称是名不是姓,我觉得按这文的设定倒没啥违和感,但愿大家不会觉得别扭

岩泉一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八岁那年。他是青城未来的君主,是即将掌权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国家的人。当然,那时的国王陛下还只是个孩子,岩泉觉得他那张蠢脸和皇室风范这种东西完全不沾边。

很快,岩泉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及川彻。以及从这货持续不断的哭号来看,他真的长了一副很强壮的肺。

“喂,”岩泉试探着问道,“你还好吗?”

男孩抬起头,泪眼汪汪地吸溜着鼻子,“疼。”

岩泉叹了口气,心想着不疼才怪。男孩膝盖上的伤口看上去相当吓人,中间是红红黄黄的一片,边缘已经发黑发紫,“要我叫你母亲过来吗?”

岩泉不确定可不可以这样称呼王后。自家母亲曾认真叮嘱一定要对她万般恭敬,因为‘多亏了他们那么善良我们才能住在这么大的宫殿里,你说呢小一?’

“不要,”男孩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之前说了不许我爬树,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发火的。”

岩泉把捕虫网放在地上,伸出右手,“那我带你去找我母亲吧,她知道怎么处理。”

男孩点点头,表情旋即放松下来。

岩泉的母亲是位笑容迷人,目光通透的女性。“陛下,需要我帮忙吗?”她的声音很温柔,岩泉总觉得那就像乐曲一般悦耳。

“疼。”男孩指了指膝盖,与此同时咬着下嘴唇以防哭出声来。

“得先清理一下,”岩泉母亲认真道,“可能会有点痛,您得忍一忍。”

男孩顺着岩泉母亲的指示坐下。

“小一,你来握住他的手好吗?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

岩泉想要拒绝,但是看到母亲的微笑又只得把话憋了回去。“永远要善待他人”,这是母亲从小到大给自己的教诲。于是岩泉扁了扁嘴,抓住男孩的手——潮乎乎的,带着擦伤的手。

男孩全程都尽力忍着不动,但岩泉还是注意到了,每当母亲触碰到伤口,那只手便会传来些微的颤动。

最后,岩泉母亲小心地包好伤口,然后像是要驱散疼痛一般轻轻地吻了吻男孩的膝盖。“陛下,还有什么我能为您做的吗?”

“彻,”男孩羞涩地看着她,依然抓着岩泉不放手,“夫人,您叫我彻就好了。”

母亲笑着点点头,岩泉不爽地叫了起来。

“放开我啦,”岩泉一边说着一边想把手抽出来。

“小一,这样太过分了喔。”

“小一?”男孩好奇地看着岩泉,双眼因为刚才哭过还有些湿润,“我之前没在这里见过你。”

“我们昨天才到的,”岩泉妈妈回答了他的疑问,“我的丈夫现在在你父亲的军队中效力。”

男孩眨眨眼。“我父亲上战场去了。”

岩泉很惊讶他居然知道这么多。

岩泉母亲的神色透出些许同情。“是的,我们结盟了,我的丈夫和你的父亲正在前线并肩作战呢。”

岩泉的父亲是位将军,手下有一整支军队。但他知道,现在这已经是青城的军队了,母亲说为了保命不得不这么做。

“我也会成为将军的。”岩泉骄傲地说道。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军队,追随父亲的脚步了。战斗,胜利,成为最厉害的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你一定会的。”岩泉母亲笑着把儿子往门口推,小王子跟在后面,“不过现在,你先和小彻去外面玩。”

母亲轻快地摆了摆手以示再见。

好吧,岩泉心想道。捉虫子还是很有意思的,而且他还没怎么去这宫里的七个花园玩过呢。

“小一?”身后传来了怯生生的声音。

“嗯?”

“我能和你一起玩吗?”

岩泉转过身,停顿了一下,然后耸耸肩,“行啊。”

及川笑了。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

“所谓soulmate,就是与你相系一生之人。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soulmate,作为印记,那个人的名字会显现在你的皮肤上。你现在就快十岁了,一般来说印记就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不过嘛,比十岁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也是有可能的。”

老师停住了。

“你在听吗?”

说实话,岩泉没在听。九岁的他觉得这些东西很无聊。他更愿意去外面用罐子捉蝉,或者和彻一起玩捉迷藏,或者看着母亲在花园里摘花然后送去给王后——她们现在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我在听啊。”岩泉撒了个谎,只希望这课快点结束。

战事依然激烈,及川和岩泉被禁止出宫。尽管他俩已经试过许多次了。究竟今天能不能溜出去呢?岩泉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

“然而,有些人永远也不会有印记显现,他们的命运是非常不幸的--”

岩泉转过头,透过蓝色的玻璃窗,他看到及川正在上骑马课。岩泉知道他一定很害怕,但为了在王后面前表现出英勇的一面还是努力露出了微笑。

“你可以走了,”老师终于放弃了。

岩泉点了点头便往马场冲了过去,满心希望那边的骑马课也快点结束。对他而言,探险,蝉,阳光,还有母亲的笑声,没有什么比这些更重要了。

关于soulmate的那些事没在他脑海留下什么印象,简直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岩泉觉得到时候再考虑那些就好了,现在他在乎的只有今天的探险活动。

----------------------------------------

自那节课过了四周后,事情发生了。

这天夜里,一阵敲门声传来,岩泉警觉地预感到出事了。他飞快地跑去打开门,担心是不是有关前线的父亲的消息。眼前不是泪流满面的母亲,而是一脸焦虑的及川。

不是父亲的事。岩泉松了口气。

“怎么了?”他说着带及川进了屋。

“小一,”及川烦躁地摆弄着双手,“我觉得--我觉得我不太对劲。”

岩泉皱眉,胸口袭上一阵不安,“生病了吗?”

及川摇摇头,“是我的背,像针扎一样痛,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是不是摔倒了?”岩泉询问道。

“没有,”及川哭了出来。

“我来看看,”岩泉努力思考了片刻后说道,“也许可以往背上洒点凉水。”

及川点点头,把睡衣撩起来,转过身。

岩泉目瞪口呆。几周之前那些关于soulmate的话语突然回响在耳边。

“怎么了吗?”及川不耐烦地问道。

“是印记。”岩泉望着及川的右肩胛骨旁那些形状优美的文字,如墨的黑色衬得皮肤愈加白皙。

及川瞪大了眼睛,“什么?”

“印记。”

“哈?!”及川猛地扭过头,急于要看看自己的背,可是无能为力,“你是说soulmate的印记吗?是吗?是谁啊?”

岩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小一!”

他知道印记是什么,可是他念不出来。“你还是去找你母亲吧。”

及川看上去生气了。他和王后并不是很亲近,他还说过觉得自己的母亲并不爱自己还有父亲。

但事实是岩泉曾经见过王后的印记,就在她的中指上,粉色的,很漂亮的印记。

他觉得及川的想法是错的,因为印记是不会说谎的,王后怎么会不爱国王呢?

王后--

这个词让岩泉突然一阵晕眩。

“小一,”及川的口气已经变成哀求了,“求求你告诉我吧。”

岩泉清清楚楚地念出了那个名字后,及川呆住了。

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紧紧地抱住了岩泉,轻轻地磨蹭着对方的脸颊。“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结果了,”岩泉听到了他幸福的笑声。“毕竟你就是我最喜欢的人啊。”

两个九岁的孩子,还不知道爱是什么,然而及川已经打算把所有的真心都付于一人了。

----------------------------------------

岩泉有时会想,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年幼的王子,自己的人生又会是怎样。他们已经十二岁了,而现在的及川似乎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月光皎洁。这里是岩泉最喜欢的那个花园,及川正趴在岩泉身上,在对方颈边小声嘟囔着。

今天是岩泉的生日。战争已经接近尾声,青城和敌国签订了和约,但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及川的父亲也英勇牺牲了。

明天就是继位大典的日子。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

岩泉的父亲下落不明,据称仍有生还的可能,但这并没有宽慰岩泉一家。岩泉知道,父亲是凶多吉少,母亲为此已经几天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无论心中有多慌乱多忐忑,及川还是抱着他心爱的人,在他耳边一遍又一边说着相同的话,关于爱,关于承诺,关于永远。

明天,及川彻就要成为国王了,而岩泉一大概也要和他的梦想告别了。因为继位大典之后就是婚礼了,新的王后也会被公之于天下,然后--

然后岩泉一就要完成属于他的使命。

“我爱你,”及川轻声说道。

‘不不不你不爱我’岩泉只想回这么一句,‘你会这么想只是因为我的名字出现在你背上而已’。

但他什么都没说,而是闭上眼,拒绝去看那无尽的夜空。

十二岁的他,明天就要与青城的新国王成婚了。十二岁的他,至今还没有任何印记显现。但那不重要,因为及川身上已经有了他的名字。对于王后,对于国家,对于及川自己,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吗?

--tbc--

此文在我心中可以排ao3及岩的前三了,主要原因之一小岩王后这个设定让我异常的兴奋hhhhhh因为是复健期所以更新速度会比较慢,尽量四更结束吧!

还有就是soulmate这个词我保留了英文,这是欧美那边同人很常用的一个梗,我感觉翻译成常说的“灵魂伴侣”并不是很准确,本来想译成”命定之人“,但是似乎又引申的太多了,也找不到更好的译法,索性就放在那里了

评论(8)
热度(48)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