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安清】早晨的圣代冰激凌

原文地址(授权在评论里,不知为啥又贴不上图了ORZ)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597355


超可爱的一篇文!切开黑属性全开的我安和永远被吃的死死的我清wwwww设定是幼驯染+双向暗恋,很有恋爱轻喜剧的感觉。因为是清光的回忆+现实两条时间线,为了方便理解我把回忆部分标粗了。

作者文笔怎么说呢,我觉得非常闷骚,就是那种很隐晦的幽默感,所以有些地方可能不是很容易看懂,大家可以在评论里指出来哈。刚去她主页瞅了一眼,太太果然是英国人XD



“我只是想有个人疼爱我啊,”清光醉醺醺地趴在桌上,斜视着已经空了的酒瓶。这是一瓶适合两个人一起分享的酒,事实却是清光一个人把它喝光了。

堀川安慰地拍了拍清光的肩膀。

“你会遇到这个人的,要有耐心。”

“没关系,”醉得更厉害的安定开口道,“如果你到了三十还是单身,我会跟你结婚的。”

清光心想一头撞死算了。他根本没把安定的话当真,而是更加郁闷地趴回桌上。堀川在憋笑,和泉守醉得摇摇晃晃——这家伙本来应该喝可乐才对。而安定喝的是小杯的烈酒。

看了看安定面前的伏特加,清光立刻明白这家伙为啥会胡言乱语了。

~~~~~~~~~~~~~~~~~~~~~~~~~~~~

清光瘫在安定卧室的地板上,脸埋在枕头里。一边的床上,安定双手背在脑后,淡定地盯着天花板。

“那啥,”刚听到这两个字清光已经想让他闭嘴了,“你应该知道我都看了多少次你不化妆的样子了。”

“闭嘴。”

“所以说有必要捂着脸吗?”

“安定,闭嘴。”

“我保证不会说你丑哭了。”

“喂!”清光愤愤地抬起头,“我在想事儿呢。”

一阵沉默。安定连头都没动,用余光瞟了瞟正要把头埋回枕头里的清光。

“真是丑哭了。”

下一秒枕头就砸上了安定的蠢脸。

清光拼了命地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他现在会在安定房间的地板上。

昨晚,清光因为害怕自己孤独终老十分伤心。还得多谢安定的那句话,让他觉得在三十岁之前就可以用结束生命的方式结束单身生活了。

虽说堀川是在场唯一一个让清光觉得不那么丢人的朋友,不过考虑到和泉守这次没有吐得一塌糊涂,安定的毒舌也比平时收敛了一半,可以说这晚在酒吧也算是度过了快乐的时光。

他俩最后差点没赶上回家的电车。清光看得出,安定显然醉得还要更厉害,因为自己全程都充当了这家伙的拐杖,搀着他去车站,扶着他上车,坐在他身边让他靠着。安定的嘴巴也不老实,喋喋不休说着烦人的话语。

“没事啦,都说了你到二十五还是单身咱俩就结婚,记住了吗?”

“是三十,”清光没好气地说,“再说这跟你不好好走路有半毛钱关系吗?”

这时,到站了。清光扶着安定颤颤巍巍地站起身,两人差点撞到一位老太太身上,惹来了对方的白眼。

清光不想回忆他俩是怎么出的站,只知道到安定家五分钟的脚程最后生生花了二十分钟。到了安定家门口时,清光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正拿钥匙开门,安定突然就扑了上来,钥匙摔到地上,清光的头磕到门上,气得破口大骂。

安定呵呵地笑了起来,清光秉持着最后一点耐心才没有出手揍他。然而随后安定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就这么把清光夹在了自己和门板之间。

清光非常不爽。

“天呐,安定你快点松开。”

“没事啦,”安定傻笑着,“等你到了二十我们就结婚,你忘了吗?”

“我已经二十了你个白痴。”

安定盯住清光,脸上的微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扫兴的表情。盯着清光看了一会儿后,他若有所思地哼哼了一声,又重新笑了出来,眸中亮起了狡黠的光芒。清光对此太熟悉了,这不是什么好事。

“唔,那咱们得开始行动了。”

“你他妈——”清光话还没说完,安定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他蛮横地欺上清光的双唇,舌头也长驱直入。清光挣扎着,却只能发出一丁点抗议的声音,手也无法将安定推开。

无奈之下清光只得拍打着安定的肩膀,安定不为所动,直到呼吸不稳了才松开清光换气。

“安定你放开我!”

“哈?为什么?”

“你喝酒了。”

“你不也喝了吗,你想表达啥?”

“你--”清光语塞,“你喝醉了。”

“喔,好吧。”安定毫无波动地再次吻住清光。

~~~~~~~~~~~~~~~~~~~~~~~~~~~~

“你这家伙真是差劲透了。”

“干嘛,说得就跟是你的初吻似的。”安定仿佛能读心一般,清光觉得更苦涩了。

“九岁那年你玩gay chicken输了那次可不算数。”(注:gay chicken是一种游戏,两个同性嘴对嘴靠近,谁先躲开就是输了。)

“哈,对喔,”安定回应道,清光感觉他语气里有笑意,“你都吓哭了。”

“差劲,”清光重重地强调着,“差劲透了。”

这的确不是清光的初吻,甚至都不是和安定的第一次接吻,虽说清光坚决不想承认从前那个可以算作吻。

可是这次不一样。清光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停止了半推半就的挣扎,然而暗暗不安地猜测大概是从手被安定按在墙上那一刻开始。这已经不是喝醉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了。仅仅是喝醉了的话,安定的手不会伸到他衣服里面,他也不会在安定放开了禁锢后还把手举在头顶上。

“安定你要干什——”

“好啦,”安定在清光耳边吹着气道,“别装傻了。”

“可是——”

“你紧张的时候真可爱。”

“你从什么时候——”

“一直以来喔,笨蛋。”

“可是——”


“喂,”安定开口道,清光故意装作没听见,“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喊你的外号?”

清光想要尖叫,可是在想起那个外号之后又闭上了嘴巴。不用看他也知道安定在偷笑。

“我觉得这个外号可以回归了。”

跟安定成为朋友,是清光这辈子犯的第一大错误。

“你说呢,尖叫鬼?”

第二大错误,就是跟这个家伙睡了。

清光在心里疯狂地尖叫,然后坐起身,拿回床上的枕头再一次朝安定砸过去。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上一秒安定还是个烦人的醉鬼,下一秒就成了把他压在墙上动手动脚的烦人的醉鬼。然而接下来,这个先前还醉的左摇右晃的家伙突然占据了主导,捡起了地上的钥匙,拽着清光进了屋,整个过程中脚步惊人的稳重。

“你还没想完啊?”

“没有。”

清光忽然对安定昨晚醉酒的程度起了疑。可是从这货现在糟糕的脸色以及昨晚之前从未说过自己可爱这个事实来看,又像是喝醉了。实际上,昨晚在接吻的途中安定还说了很多其他的话,而且毫无例外都是夸人的。

想到这里,清光忽然又对自己昨晚醉酒的程度产生了怀疑。总之,他们俩之中一定至少有一个人是喝傻了,否则怎么也无法解释这一切。

“安定,住手,你--”

“你不想吗?”

“我--”

“说你不想,我就住手。”

这根本就是欺负人,清光心想。在你最熟悉的朋友,同时也是一直以来的暗恋对象第一次表现出对你有兴趣时,谁能拒绝的了呢?

安定的啄吻从清光的嘴唇移向脖颈,锁骨,胸口,小腹,清光感觉自己想要反抗的冲动随着他的动作被一点点吞噬。直到安定要进入正题了清光也没有给出答案,又或者安定已经把那当成了默许。见清光没有反抗,安定开始用他那张嘴做些亲吻以外的事,边做边盯着清光,那眼神就好像在说——

“你能快一点吗?我饿了,想去吃早饭。”

饿了——靠,就是这个词。清光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安定,这家伙总是在最烦人的时候说出最烦人的话。安定对上清光的视线,一派淡定,与此同时毫无羞意地赤裸着身体——早上,醒了的清光逃到了床下的地板上,并且抢走了所有的被子。

“你这人不知道害臊吗?”清光骂道,“不会遮一下啊?”

“干嘛?”安定反问,“说的就跟你没看光了似的。”

是看光了,可不是在大白天的时候,清光如此想到。再说了,昨天晚上清光根本没空去注意,就比如说安定现在露着的腿,那双昨晚跪在床上,跪在他双脚之间的腿——

清光沮丧地呜咽了一声,举起枕头又朝安定丢了过去。面前这个混蛋跟昨晚那个温柔又体贴的家伙根本不像是一个人,尽管都躺在一张床上。确实,昨晚的安定也笑了很多次,可不是现在这种嘲笑。清光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然而就算是做梦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在安定身边醒过来。

清光想掐自己一下,可是又怕掐痛掐红。喔,想到这里,清光都不敢往身上看,他十分确定接下来的几个礼拜自己都得戴着围巾,短裤也穿不了了。皮肤毁了,整个夏天也毁了。都是安定的错。

“走吧清光,”罪魁祸首又张嘴了,“你可以边吃早饭边想。”

“我才不要这样出去,”清光拒绝道,“我要--”

“你可以随便穿我的衣服喔,”安定下床,朝把自己包成一团的清光走过去,“应该都很合身的。”

“我还没--”

“你的妆很好啦,快把裤子穿上。”

“可你刚才还说我丑--”

“我说,你什么时候把我说的话当真了?”

安定套上T恤衫和短裤,清光依然蜷在一边,哑口无言,直到安定把一条新内裤丢到他脸上。

~~~~~~~~~~~~~~~~~~~~~~~~~~~~

清光来不及照镜子了,何况他其实也不太敢照。他穿着安定的衣服,头发草草地梳了梳,一路上经过各个橱窗时也不敢瞥一眼,只觉得自己像个小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安定带他去的那个鬼地方有个化妆间。

结果是家甜品店。

“这不是你打工的地方吗?”

“对啊,怎么了?”安定问道,“他家的圣代都要被抢疯了。”

“所以你才来这儿打工的是吗?”清光看着安定,安定一脸正气地回视,“靠,真的假的?就因为这个?你这人真是没救了。”

“很好吃的,不信你等着。”

清光完全不想和这个笨蛋争辩了。这时,柜台后的人们认出了安定,看上去很惊讶。

“安定?”他们犹疑却又大声地叫道,“那位是……?”

一瞬间,清光突然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惊讶,也明白安定的不怀好意了。

“你们好呀,”安定说着往柜台靠过去,“这是我男朋友。”

“你什么?”清光差点咬了舌头,“你再说一遍?”

“两份圣代,”安定无视了清光,把钱放在柜台上,“你吃冰激凌okay吧,清光?”

“去你妈的冰激凌,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你说男朋友吗?”

“没错!我还没同意呢!”

“哇喔,你现在就要甩了我吗?”

“安定——”

“没想到你这么难伺候。”

“哈???”

安定找了张桌子坐下,清光瞪着他,不知是该震惊,生气,亦或是又惊又气。安定转过头看看清光,然后用脚把对面的椅子顶了出去。

这家伙最绅士的一次,清光在心中苦笑。话虽如此,清光还是走过去坐下,依旧盯着安定看。

“我说了我没同意,”清光重复道,“你连问都没问。”

“其实我——”

“我不想听!”

“干嘛,你不喜欢晨间约会吗?”

“逼着我陪你吃早饭也叫约会吗?”

安定疲惫地叹了口气,翘起二郎腿。他很少对清光不耐烦,但他脸上的表情显示他已经快忍不住了。

“你记得昨晚上我说你一点都不笨吗?”安定说道,清光想了起来,却没吱声,“我收回那句话。你就是个笨蛋。”

“我要走了,”清光吓唬道,“现在就走。”

“你不会走的,”安定回复道,“还有我并不打算问你同不同意。”

“凭什么?你——”

“呐,清光,和我交往吧。”

“谁要和你这种混蛋交往?”

清光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安定的表情依然很疲惫。两人面面相觑,清光感觉自己的脸烧了起来。这个“凭什么”的原因已经显而易见了。

“你会的。”安定说道。

这会儿,冰激凌被端了上来了。安定低头吃了起来,好像全然忘记了他俩在进行很严肃的对话,又好像一切都已经说定了似的。清光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了自己那份。

“话说谁会把冰激凌当早饭啦?”

“我啊,”安定简洁地回应,“我觉得你也会喜欢的,毕竟昨晚喊了那么久你的喉咙应该--”

“够了。”

“那就别说了,尝尝吧,”安定挖了满满一勺递给清光,“很好吃的,我保证。”

清光张开嘴吞了进去。

确实很好吃。


评论(11)
热度(157)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