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无名妒火·结局篇

终于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此刻,降旗想的全是要怎么起诉教练蓄意谋杀。

口腔里都是呕吐的味道。降旗打开厕所里的橱子翻找了一番,找到一瓶薄荷味的漱口水,随即含了一大口。

降旗确认已经不会再吐了,洗了洗手和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中的他,苍白又疲惫。这是他有生以来参加过的最烂的party,连一口酒都没喝上。然而跟父母说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降旗走出厕所,发现周围安静的可怕。音乐播放器还在运转,但已经被调到了静音。灯光也十分昏暗。降旗在半黑之中站了一会儿,对大家都去哪里了毫无头绪。

自己吐了有这么久吗?吐这么久是会死人的吧。还是说自己其实已经归西了,现在是死后的世界。还是说自己变成了鬼魂,一个不是别人看不见而是看不见别人的鬼魂。

又或者,自己只是把脑子也吐出去了。

走廊那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降旗依稀辨别出那是黄濑和青峰。

“Alex卧室旁边还有一间房,”火神站在门口,旁边是黑子。黑子看上去衣衫不整,身上宽大的衬衫只扣了一半的扣子。

“柜子里应该有一床被子。”火神补充道。

“只有一床吗?”黄濑兴奋道,“太好了。”

青峰低低地笑了一声,拉着黄濑往火神示意的那间房去了。

“终于,”黑子平静的声音中透着些许不耐烦,然后也拉着火神进了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真奇怪。降旗如此想到。他揉着眼睛往厨房走,正瞅见流理台那里亲热的某两人。

降旗进了客厅,房里一片漆黑,还传来诡异的声响。窗外的路灯透进微弱的光亮,降旗模模糊糊地看到沙发上动来动去的一团巨大黑影。

降旗转身出了客厅,因为惊吓和困惑呆立在走廊。他注意到地上的鞋子,心想还是回家算了。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降旗下意识地去开了门。

“抱歉我来晚了,”赤司征十郎踏进门,礼貌地打了招呼,“我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吗?”

降旗想了想衣衫凌乱的黑子和被他抓着的火神,想了想用一床被子过夜的黄濑和青峰,然后转过头往厨房看,绿间和高尾正亲得难舍难分,又竖起耳朵,接收到了客厅传来的令人不安的动静。

“呃,”降旗摇摇头,“只要别碰小蛋糕就行。”

赤司犹疑地看着他。

“这是什么委婉的说法吗?”

“呃,”降旗说着穿上鞋子,“还是别在这儿呆了,你想去M记吃点东西吗?”

“我……从来没去过。”赤司说道,降旗瞪大了眼睛。

“我来回答你刚才的问题,”降旗说道,“你确实错过了点什么,那就是他家的照烧汉堡,走吧,我带你去吃。”

“……好吧,”赤司认命地答应道。

夜还很长,星光还很闪亮。

-End-

完结撒花!!!!!!这一篇就不打火黄tag了哟之前可给我郁闷坏了wwwww最后这点与其说赤降咋觉得更像降赤呢,大概降旗已经神志不清都忘记要害怕了吧wwwww

再来补充一点吐槽。要是青黄告白完就本垒我一点都不稀奇,火黑这个奔放的画风是怎么回事!!!还有厨房烧了沙发扔了吧,我怀疑火黑以后在家里待着没准都该有阴影了(扶额)

评论(17)
热度(86)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