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无名妒火·黑子篇(下)

“你还好吗宝贝?”黑子妈妈问正默默地切菜的儿子。

黑子攥紧了手里的刀。

“没事,”他否认道,“为什么这么问呢?”

“唔,”黑子妈妈正在擦料理台,“今天你们和青峰君的学校比赛了是吗?你们输了吗?”

“我俩都没上场,所以没什么。”黑子说完继续对付案板上的胡萝卜。

“那是怎么了?”

黑子叹气。没有什么可以瞒过母亲,这不仅因为她母性的直觉和本能,也因为他们两个有太多相似之处,所以她总能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是在故作镇定。

黑子知道自己不说的话母亲也不会追问的,可是……她或许是唯一一个能了解自己处境的人。

“妈妈,”黑子尽力装出一副随意的口气,“你是怎么吸引了爸爸的注意呢?”

黑子妈妈的脸上露出了然于心的神情。

也对,这个问题暗含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这个啊,”黑子妈妈想了想,“我也不记得我故意去做过什么,只是单纯的作为他的同事,做我应做的工作。然后就像我注意到他一样,他也注意到了我。我记得那会儿是夏天,应该是二十年前了吧,那天特别特别的热,我穿了一条印花的连衣裙,正在休息室里和朋友抱怨天气有多热,你爸爸突然走了进来,看着我,跟我说“请跟我交往吧!”然后我就答应他啦。”

黑子妈妈托着腮,露出了恍然如梦般的微笑,“你知道吗,那条裙子我还留着呢,现在看真是难看死了,可是我怎么也舍不得扔。”

黑子记得那条裙子。在家里的老相册中有一张父母第一次约会时拍下的照片。他一直觉得裙子不好看,不过90年代的审美跟现在怎么可能一致呢。

时尚。如果打扮时尚些就能吸引别人注意的话,那需要努力的空间真的太大了。火神喜欢逛街买衣服,黄濑本身就是个时尚达人。

黑子叹了口气,继续给胡萝卜去皮。 

~~~~~~~~~~~~~~~~~~~~~~~~~~

过了几天,黑子收到了火神的信息。这期间,他俩在学校里一句话都没说过。

嗨,我们打算在家里开个party,周六晚上八点,请了班里和队里的人,你要过来吗?

黑子不明白,经过上周末的那场闹剧,火神怎么还会想到开这个party,而且还要邀请自己和青峰。不过也许这是他想要缓和关系的试探?

黑子还是答应了。他不敢想象如果party结束后只剩火神和黄濑他俩会干些什么。

不会让事情到那一步的。黑子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这不算是最棒的计划,甚至都说不上是个计划。跟制定比赛策略不一样,没有严格的规则,没有教练的指导,也没有任何的过往经验,这是黑子第一次研究如何吸引别人的注意。

有一点他是确定的,那就是要努力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鸟是这么做的,女孩子们是这么做的,黄濑当然也是这么做的。就连火神也会在和黄濑见面时打扮一番,尽管黑子感觉他穿成那样很不自在。

现在轮到自己试一试了。

~~~~~~~~~~~~~~~~~~~~~~~~~~

黑子来到一家几乎没来过的服装店,之前只陪着火神来逛过一次。那些衣服不是纯黑就是纯灰再不然就是各种颜色配在一起。黑子觉得自己是真不懂时尚。

黑子随便拿了几件上衣进了试衣间。惨白的灯光下,他的身体显得苍白而瘦弱,与衣服明亮的颜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前两件衣服都太宽松了,打篮球倒是很合适,可穿在身上就像哥哥不要的旧衣服似的。第三件是黄绿色的,与黑子的皮肤非常不搭。

第四件还过得去。底色是黑色,上面还有彩色条纹,前面印着英文涂鸦。这件衣服比黑子平时穿的衣服还要紧,肩部和腰部非常贴合,更凸显了他的瘦小——而非身边人那样强壮。就连教练的二头肌都比黑子发达。

看我的肌肉,黑子曾经这么跟火神说。

你哪里有什么肌肉,火神笑着敲了他一下。

黑子咬着唇盯着镜子中干瘪的自己。

他从来没有感到过自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需要改变。可是说真的,平凡如他,怎么有资格和黄濑凉太媲美呢?黑子清楚地记得,黄濑那么轻松就加入了奇迹的世代,尽管那之前他几乎都没碰过篮球。而黑子,很小就开始打篮球了,却还是常常要站在场边,看着队里的ace们比赛。

就算如此,他一直认为自己对火神是特别的,不论是不是恋爱意义上的特别。

黑子原来认为青峰也是如此,可是那个人就那样丢下了他,再没回头。黑子曾以为那就是最让人心痛的背弃。

而现在,比那更心痛的时刻来了。虽说火神没有丢下自己,可是他已经朝黄濑越走越近了。

黄濑喜欢的人都是一个类型,黑子如是想到。那种又高又呆的篮球笨蛋。

更让黑子难受的是,火神喜欢的人可能也都是一个类型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怎么可能吸引火神的注意呢?毕竟,他和黄濑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毫无相似之处。好吧,大概只除了他俩喜欢的对象是一样的。

可是黄濑是真的喜欢火神吗?实在无法想象。

然而黑子又想不出什么理由不去爱上火神。

而事实就是,火神和黄濑都很帅气,不同类型的帅气,都喜欢购物和美食,都有着奇怪的幽默感,都有些吵闹,都那么引人注目,都擅长唱歌,学习成绩都很差,对篮球都异常执着,都是看着自信却又帅不过三秒。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黑子这么告诉自己。可是这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如此多的证据可以说明,火神和黄濑确实能够相处得很好。

而黑子和火神的友谊一直不算顺利。在篮球之外,他俩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了彼此。一开始的时候,脑袋不懂转弯的火神根本听不懂黑子的冷嘲热讽,而家教严谨的黑子也受不了粗枝大叶的火神。

他俩在场上配合得很好,在生活中却有很多意见相异的时候。黑子一直以为他们能够弥补彼此的缺点,从而两个人都变得更加完整,就像光和影。可是现在,黑子不确定了。

可是两个太阳在一起有什么意义呢?当黑子看到火神和黄濑站在一起时,他是这样想的。比较谁的光更强吗?这样只会闪瞎别人的眼睛。

这是嫉妒。黑子随即意识到。嫉妒,并不适合自己。

黑子觉得没有必要再多想了。再怎么多想,也无法否认火神和黄濑互相吸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主动去求证火神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了。不把心里感情坦白出来的的话,以后会发生更多误会的。

~~~~~~~~~~~~~~~~~~~~~~~~~~

青峰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俩在去火神家的路上碰到了彼此。青峰穿了一套相当合身的衣服,脸上还有个创口贴,黑子没有询问那是怎么回事。

“青峰君,”两人到了楼下,谁都没有按门铃,“我们要怎么做?”

“哈?什么意思?”青峰焦虑地皱着眉,接触到黑子的视线后又低下头盯着鞋面,“艹,我不知道,哲。”

黑子松了口气,最起码现在终于有了个同盟。要是青峰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真的要疯了。

“我们来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青峰的表情十分纠结。

黑子深吸了口气,挺起肩膀。

“我爱火神君,”黑子说出了想此刻就说给火神的话,“我想让他和我在一起,而不是黄濑君。”

青峰的视线再次不自在地垂了下去。

“所以呢?”青峰问道,“你想拆散他们吗?”

一瞬间,黑子震惊了,因为青峰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是“不理那些感情它们就会自动消失的”或者“我会揪着黄濑的小辫子让他喜欢我的”,而是“是我没有珍惜那个人”。

现在不能让他临阵退缩。

“你不想吗?”黑子反问道,青峰绷紧了肩膀。

“艹,”青峰扶额,“我不知道,我是说,如果他俩在一起很幸福,或许咱们就该……”

“接受这个现实吗?”黑子接上了他的话,“我不得不说我对你很失望,原来青峰君已经成为这种觉得失败也无所谓的人。”

趁着信心还没有丧失,黑子按下了门铃。

~~~~~~~~~~~~~~~~~~~~~~~~~~

他俩一言不发地往楼上走,屋内的音乐老远就传了出来。

来迎接他们的是木吉前辈。好心地叮嘱了不要吃毒蛋糕后,他担忧地看着黑子,似是在探究他和火神之间发生了什么。黑子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黑子和青峰进了客厅。上一次来这里时,黄濑靠在沙发上,而现在那里已经被紫原和冰室占据了。黄濑也在,如往常一样,成为众人的中心,讲述着绿间的占卜趣事。火神就站在他的身边。

还好,青峰主动加入了他们的谈话,成功地吸引了黄濑的注意。

“晚上好,火神君。”黑子故意离火神近了些,轻声说道,仿佛创造出了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的空间,黑子喜欢这个感觉。

“谢谢你的邀请。”黑子加重了语气,一直盯着黄濑和青峰的火神这才回过神来。

“人多才好玩嘛,”火神说着白了青峰一眼,显然还在为上周的事生气。

看向黑子时,火神的目光又柔和起来。他伸出手指点点黑子的胸口,那么自然,那么不经意。刚成为朋友的时候,这样的触碰让黑子无法忍受,可是现在——在关系紧张了数周之后,这个举动让黑子感到欣慰,胸口那一点点热度在全身蔓延开来。

“衬衫很不错呢,”火神大声说道,同时缩回手,像是被黑子散发出的热意烫到了一样,“你在哪里买—”

火神凑过身子,看着衬衫上的那些字母,突然弯了腰。

一瞬间黑子担心火神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可随后他意识到,火神这是因为看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在憋笑。黑子局促地笑了笑,有种非常不好的直觉,火神是在笑自己。

“你还好吗,火神君?”黑子的声音透着隐隐的不安。

“黑子,”火神喘着粗气说道,“下次你买这种衣服的时候,先搞清楚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啊。

还没等黑子低头辨认,黄濑已经靠了过来,手指点着下唇。

“我看看哈,唔—Chicken Asshole Gangbang Highway Rock 'n' Roll,嘛,还真是小黑子才敢说的话。”

黑子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因为周围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他买这件衬衫时完全没有预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博人眼球。除了窘迫还是窘迫,黑子的脸烧了起来。

面前的火神停了下来,直起身,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抱歉,我不该就这样说出来。”

笨蛋。这个看似神经大条,却总会在关键时刻拯救他的笨蛋。

“没关系,”黑子放松了身侧握紧的拳头,“总比真的在外面闹出笑话要好。”

火神笑着拍了拍黑子的肩,力道不算太轻,因为知道他并不柔弱。

“来吧,我看看有没有你能穿的衣服,要不然我得笑一晚上了。Alex可能有跟你差不多尺码的衣服。”

黑子对此很是感激,可他不禁想到了Alex的无袖背心和超短裤。

“我可不想穿女生的衣服,火神君。”黑子说道。

“也对,”火神笑笑,“不过她也有几件男生款式的T恤和运动衫,你穿也没问题。”

黑子觉得这个提议可以接受,就在他要答应下来时,一个念头突然划过脑海。

“给我拿件你的衣服就行了,火神君。”黑子知道火神的衣服都大的吓人,但他很想体验一下那是什么质感。

火神颤抖了一下。

“好,好吧。”他随即答应了,脸却莫名变红了,“那……你跟我到衣柜那边挑一件好了。”

去卧室。只有他们两个人。黑子想都没想便转身往那里去了,几乎忘了跟在身后的火神。

~~~~~~~~~~~~~~~~~~~~~~~~~~

“呃,”火神打开灯,关上门,打开塞得满满的衣柜,“我应该没有你能穿的号码,要不拿件棉衬衫吧?”

“我相信你的眼光,火神君,”黑子淡淡地回复后开始扒拉那件可笑的衬衫,然后丢到一边。当他抬起头时,正好捕捉到火神慌忙移开的视线。

“穿上吧,”火神丢了一件棉衬衫给黑子。

“……谢谢,”黑子一边套上衣服,一边思索着火神慌乱的原因。

“我该去看看那边了,”火神说道,“今天我是主人,还得——”

就是现在,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再不做些什么就又要错过了。

“火神君,”黑子没有多想就开了口,火神停了下来。

“恩?”火神的眼中半是担忧,半是希望。黑子在想那是为什么。

不要再犹豫了。不要再逃避了。

“你爱黄濑君吗?”黑子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这直接关系着他接下来的决定。

火神瞪大了眼睛。

“你爱黄濑君吗?”黑子重复了一遍,边说边往前走,尽力维持着坚定的表情。

“如果,”黑子觉得如鲠在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会放弃。但是……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有一点点的犹豫……希望你能重新考虑,是不是可以给我个机会。”

这是他做过最自私的事。让自己的挚友抛弃另一位挚友。

火神一定也是这么想的,一定因为他的大胆言行愤怒不已,否则不会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黑子,”火神说到一半,然后像被噎住了似的,明显是不知如何回应这直白又无耻的请求。

“我真的很喜欢火神君,”黑子柔声说道,伸出手抚上火神的头发,像是要将他拉入怀中一般。

“唔,”火神直直地坐到床上,仰着头看着黑子。

黑子没有拽过火神的头发,也没有征求他的意见,而是低下头吻了上去。

这个接吻的角度和黑子想象中不太一样。准确来说这一切跟他想象的都不一样。

火神愣了一会儿,然后忽然搂住黑子的腰,回应了他的吻。

黑子一开始只计划了嘴唇碰嘴唇,以为那可能就是这一辈子中他们仅有的亲密接触了,可是火神轻轻地撬开了他的双唇。黑子的意识模糊了一会儿,直到脑中的马赛克又逐渐清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髋部抵着火神的肋骨,膝盖贴着火神的大腿里侧,火神红色的额发缠绕在他苍白的指尖。

直到呼吸不稳,两人才松开彼此,半睁着眼睛地对视了几秒,然后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再一次吻在一起。

这时,一声巨响传来。黑子惊得往后一闪,只看见一团黑影朝火神飞了过去。

那是握紧了拳头,满面狰狞的青峰。黑子还没来得及张口阻止,青峰已经一拳击中了火神的下巴,火神痛的往后仰。

“你他妈就是个混蛋!”青峰气的发抖,“跟黄濑好了一个星期就做这种出轨的事?!!”

“靠,青峰—”火神还没说完,青峰已经愤愤离去了。房门大开着,黑子只觉得心里一沉。

“火神君?”黑子咽了咽唾沫,“你还好吗?”

“可能得冷敷一下,”火神小心地摸了摸受伤的下巴。

火神说着从床上起身,往厨房走去。黑子不知所措地跟在后面。

“还有冰吗?”火神问自助餐点旁的众人。

“黄濑刚去买了,”小金井回答道,“然后青峰去追他了,好像不太高兴,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喜欢鸡尾酒。”

不对。青峰不喜欢鸡尾酒。他喜欢的是黄濑。黄濑喜欢火神。而自己刚刚跟火神接了吻。这简直就像又回到了帝光一样,只不过他们竞争的不再是篮球,而是感情。

火神倒是一派淡定。

“好吧,”火神转身去开储物间。黑子知道那里放着急救箱。

“呃,”火神语塞,黑子凑过去瞅了一眼。里面是沉浸在二人世界的教练和日向前辈。

“啊,呃,抱歉,”火神飞快地抓过急救箱,把门摔上。

其他的三年生对此毫不诧异。

“发生什么事了吗?”木吉前辈问道。他看看火神,又看看黑子,对他们之前的冷战和火神现在的伤十分好奇。

“一点误会。”火神简单回答道,然而指尖不安地敲打着急救箱的盖子。

“咱们回房间吧,”火神对黑子说,“有些话得说清楚。”

“恩,火神君。”黑子低着头小声道。

回到房间,火神吞了一颗止痛药,黑子找到了一瓶软膏。

“要我帮你吗?”黑子感觉从未在火神面前这么无所适从,幸好那个人主动朝他转过了脸。

黑子舔了舔嘴唇,思考着措辞。

“都是我的错,”黑子一边说,一边小心地用手指触碰着火神红肿的下巴。

一瞬间的安静。

“你的错?”

“是我介入了火神君和黄濑君之间,”黑子进一步解释道,心中更加难受了,“我还煽动了青峰君,让他以为自己和黄濑君还有机会。”

“喔,呃,”火神看上去有些怪怪的,“那啥,呃,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黑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意思?”

“那啥,就是,”火神清了清嗓子,攥住被单,“长话短说吧,我跟黄濑没有真的在交往,这都是为了让你吃醋,别打我,求你了。”

没等他说完,黑子已经举起拳头朝火神的胸口抡了过去。

“都说了别打——”火神话没说完又停住了。黑子听不进他在说什么了,只觉得天旋地转。

“笨蛋,”黑子咬着牙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还以为——我还以为火神君和黄濑君——”

我以为你们彼此相爱,以为我毁掉了我们的友谊,以为我要在旁观你们幸福未来的同时孤零零地活下去。

“别别别,”火神慌乱地挥舞着双手,“我知道这么做很蠢,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

“我不想听!”黑子后退了一步,摇着头道,“你不明白,就为了那一点点和你在一起的可能,我选择放弃和黄濑君的友谊,你知道我为了这个选择挣扎了多久吗?现在你跟我说这都是开玩笑的?”

“不是玩笑,”火神更急了,“我,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但是——我喜欢你,黑子,我爱你,我——”

黑子无法理解前因后果,直到听到这些话,他才瞬间清醒了。

“笨蛋,”黑子说着抱住了火神,对着后背一阵捶打,而火神随即紧紧地拥住了他。

黑子平复了好一会儿,想要哭出来的冲动才渐渐消退了。他静静地感受着火神的气息和体温。

“那个,”火神开口道,“咱们出去看看有没有冰块好吗,我下巴很痛诶。”

“恩,”黑子浅笑着松开火神,随后想到如果冰块买回来了那黄濑肯定也在。有件不得不做的事。

“还有,我——我觉得应该跟黄濑君道个歉。”

“恩,”火神点点头,“这样最好。”

~~~~~~~~~~~~~~~~~~~~~~~~~~

黄濑和青峰都在厨房里,气氛相当和谐。黑子把冰捣碎装到塑料袋里,再用毛巾包上。三个人顺着火神的示意去了卧室。

“所以,”火神接过冰袋贴住下巴,“谁先说?”

“我和小青峰在一起咯!”黄濑兴奋地喊道。

黑子眨了眨眼。

也对。如果黄濑没有和火神交往。如果青峰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情,那他们两人能够互通心意也就不奇怪了。这也是黄濑计划的一部分吗?还是说只是个意外的收获?

“就这么回事,”青峰淡定地说道,仿佛这事跟他没关系似的。可是黑子认识了他太久,才不会被这故作冷淡的态度欺骗。

“我和火神君也一样,”黑子扬了扬下巴。

“搞什么啊,哲,”青峰皱眉,“这又不是在比赛。”

“确实不是,”黑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但如果是比赛的话,赢的人也会是我们。”

“小黑子,”黄濑嘟囔道,“我们是来谈话的不是来吵架的诶。”

“好了,”火神开口道,“就是这样,呃,还有人有问题吗?”

“我有,”青峰懒懒地举起一只手,“你家很有钱吗?这地方也太大了吧。”

黄濑叹着气翻了个白眼,“你那是不相关的问题啦。”

所有人都陷入了思索,黑子想到了什么。

“黄濑君,我能跟你谈谈吗?就我们两个。”

“喔,”黄濑瑟缩了一下,不过还是答应了,“好呀,”然后又看看青峰,“小青峰应该也有话要和小火神说。”

黑子看着另外三个人。

多么成熟,多么理智,勇敢地面对内心的情感,而不是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去上不同的高中,或者呢,为了让别人吃醋假扮情侣。

“好了,”黄濑弱弱地指了指门,“咱们走吧?”

“走吧。”黑子说着和黄濑一起离开了,留下两个雄性激素过旺的家伙自行处理他们的矛盾。

关上卧室门的一刻,黑子终于松了口气。

~~~~~~~~~~~~~~~~~~~~~~~~~~

喧闹的party似乎已经冷却了下来。音乐还在放着,但已听不到谈话声,碰杯声和欢笑声。

“大家都去哪里了?”黄濑自动放轻了脚步,惊讶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黑子眯着眼,“咱们去厨房吧。”

厨房里还有人,但不是前辈他们。吃剩的餐点和三两酒杯放在一旁。高尾坐在流理台上,正跟眼镜已经歪斜的绿间亲亲热热。

原来如此,怪不得大家都走了。黑子心想不知道教练和队长是不是还在储物间里。

“呃,”从厨房出来后,黄濑说道,“要不然去客厅吧。”

客厅也很寂静,到处散落着喝了一半的酒瓶和纸碟子,原因同样显而易见。

紫原坐在沙发上,长长的手臂圈着在他大腿上的冰室,他俩的嘴正——

“卫生间吗?”黑子问道,黄濑摇摇头。

“就算降旗不在里面那个味道应该也不会好的。”

“那就阳台吧,”黑子说道。今晚夜色很好,那应该是个适合谈心的地方。 

~~~~~~~~~~~~~~~~~~~~~~~~~~

关上玻璃门后,黑子却不知该怎么开口。于是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夜空,月亮和繁星交相辉映。

黑子握住栏杆,舒了一口气。

“黄濑君,”黑子感觉到身旁的人僵了一下,“我要跟你道歉,为我说过的话,还有我只想着和火神君在一起,却完全没有顾虑你的感受。”

黄濑笑了笑,随后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关系啦,这也说明,我的计划确实奏效了。”

“还有,”黑子继续道,“我不应该跟这种想都不想就对我的挚友出轨的家伙交往。”

“小黑子,”黄濑的眼中有泪光在闪动。这个人,比黑子看过的那些少女漫画中的人还要闪闪发光。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黄濑哽咽着问道,黑子不禁颤抖了一下。

“可以,”黑子说道,在黄濑要扑过来时举起一只手,“但你得轻点。”

黑子知道黄濑的拥抱太可怕了,不过这次就如他所愿吧。这是黄濑应得的,也是自己应得的。

“谢谢你,小黑子,”黄濑边说边松开黑子,这个拥抱倒没有预想中那么可怕。

“我什么都没做啊。”黑子说道。

“是你推了小青峰一把,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所以,谢谢你。”

“也谢谢你推了我一把,”黑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话说要不要去看看他俩有没有互殴致死?”

“喔,你说得对,”黄濑说着去开门,“我可不想自己刚交了一个小时的男票因为杀人进了大牢。”

“……火神君一定能干掉青峰君的,只要他想。”黑子说道。

“得了吧,小黑子,”黄濑无奈道,“小火神怕狗,他连苍蝇都干不掉。”

“好吧,”黑子同意道,“但是,如果青峰君杀了火神君,我会先杀了他,再杀了你。”

“那人就死光咯,你就得去蹲大牢了,”黄濑如此总结。不过他没有否认黑子随随便便就要杀人的言论。黑子有些小小的得意。

~~~~~~~~~~~~~~~~~~~~~~~~~~

“他们还在沙发上吗?”黑子朝昏暗的客厅张望。

“不要看不要看,”黄濑推着他往前走。

“呐,黄仔,”紫原的声音传来,“能帮我从厨房拿点辣椒酱吗?”

“抱歉啊,小紫原,”黄濑无力地回答,“小绿间把厨房占了,我不敢进去。”

一阵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

“黑子,”冰室兴奋地喘着气道,“告诉大我,这个party简直棒呆了!”

黑子篇·完

这文中的黑子给我的感觉非常真实。黑子的定位从来就不是什么圣母的角色,他有很多小心思,从一开始想要利用火神这一点就能看出来,所以在自私的爱情面前,他也会想要努力去战斗一番,哪怕是要赌上与火黄二人的友谊。还有面不改色的说出要杀人的话也是相当的黑子style了。

评论(25)
热度(92)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