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无名妒火·黑子篇(上)

快快快,夸我劳模!!!

“呃,黑子?”练习结束后,降旗找到了黑子。即使身后还有福田和河原,他还是紧张得手指都绞到了一起,“那啥,我这么说可能有点突兀,但是,呃,我们几个都在担心……你和火神之间没事吧?”

黑子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把校服外套甩了甩,套到身上。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黑子淡定道,低着头开始系扣子。但他知道,另外的几个二年生正在互换眼神。

“你俩最近……关系有点别扭啊。”降旗小心地说道。

“火神君就是那种容易别扭的人,”黑子关上了柜子门,“这点你们应该也知道。”

“这倒是,但是,”降旗还想继续,然而这时门开了,刚跟教练谈完话的火神走了进来。

“呃,”火神黑着脸,揪起领口把上衣褪下,然后走到水池边,弯下腰,朝汗津津的脸上泼了两把水。

黑子抿起了嘴唇。通常,他会等着火神一起回家,可是通常,火神在经过他身旁时会揉揉他的头发,再做个鬼脸。

黑子拉上书包,攥紧了背包带。

“走吧,二号,”黑子跟降旗,河原和福田点了点头,朝门口走去。

火神什么都有没说。

 

~~~~~~~~~~~~~~~~~~~~~~~~~~

上课时,火神偷偷在课桌下发信息。课间休息时,火神的手指更加飞快地在手机上点来点去。训练前,火神最后瞄了一眼屏幕,憋着笑把手机放进了柜子。

火神不喜欢发信息,或者说不习惯发信息。因为他对日文的输入法很头疼。

“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了。”M记里,黑子跟桌对面的青峰说道。

“哈?”青峰嘴里还咬着汉堡,“你在说啥?”

真是的,为什么总是会跟吃相差的人成为朋友呢。

“黄濑君已经越来越大胆了,”黑子尽量保持着冷静的语调,“他一整天都在给火神君发信息。”

“所以呢?”青峰不以为意道,“他不是跟我们每个人都这样吗。”

“但是火神君看了他的信息,”黑子不自觉地咬着腮帮子,“每一条都看了。”

青峰皱眉,“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黑子眨眨眼。

“你的意思是你也会看黄濑君发给你的每条信息吗?”

“对啊,”青峰继续嚼啊嚼,随即又露出了心虚的神情,像个被抓到偷吃饼干的孩子,而且方才意识到这饼干不该吃。

也对。黑子心想。差点忘了这个人有多迟钝。

“先不说那个了,”黑子把话题拉了回来,“火神君一直在回复黄濑君,而且今天我发现他在读黄濑君的杂志。”

“喔,这期Junon Boy有他的访谈。”青峰故作聪明地说道。

黑子倒抽了一口气,跟青峰四目相对了几秒,然后慢慢地呼了出来。

“不用跟我解释你是怎么知道的,”黑子摇摇头,“现在的问题就是,黄濑君已经侵占了火神君所有的时间。”

“他现在还去训练吗?”

黑子歪着头思考了一下。

“是的。”

“所以呢?”青峰又搞不明白了,“你要说的事跟篮球没关系吗?”

黑子觉得自己是脑子坏了才会来跟青峰商量感情方面的事。他一开始是想找桃井的,但是考虑到桃井可能喜欢自己,去问她这些事就太残忍了。可是机智又心细的人还有谁呢?

黑子拿着手机站起身。

“我还是找绿间君吧,”黑子明白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谢谢你过来,不过我现在需要一个脑子会转的人。”

“别别别!”青峰急忙挥手制止黑子,“我懂了我懂了,你是想说那个笨蛋神没时间陪你吃饭所以只能跟我让你觉得很嫌弃是吗?”

并不全对,但也算抓住了要点。

“虽说不是这个,不过你说的也没错。”黑子盯着杯里剩下的奶昔,盯着盯着就走神了,直到手机接到了新信息提醒。

“是黄濑君。”黑子的心中涌上不祥的预感。

小黑子说的一点没错!小火神做饭超厉害的!

还有一张配图,黑子不用点开就知道那是哪里了。

“这是火神君家的盘子,”黑子跟歪着头的青峰说道,“还有火神君家餐厅的桌子。”

“那个家伙住在哪儿?”青峰阴沉地问道,连汉堡都不要了。

黑子觉得可能还不晚。

~~~~~~~~~~~~~~~~~~~~~~~~~~

M记距火神家不远,而且黑子很熟悉这条路。只是身旁走的不再是火神而是青峰。

门被打开了,火神的样子怪怪的,说像惊讶又不太像。让黑子意外的倒不是火神的表情,而是他的头发,还有身上那件勾勒出胸部,肩部和腰部线条的陌生的亨利衫。

除了校服,黑子只见火神穿过宽松的牛仔裤和T恤。他为什么要专门为黄濑精心打扮呢?

黑子挺起胸膛。

“火神君,”黑子简单打了招呼,“我们能进去吗?”

“呃,”火神匆匆朝屋内瞥了一眼,“你们来的不太是时候。”

黑子眯起眸子,“怎么了?”

“家里现在……有别人在。”火神闪烁其词,然而跟黑子不一样,青峰没那么守规矩。

“我们知道是黄濑,白痴。”说着青峰便推开火神往屋里走去。

黑子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只是面无表情地与火神对视,谁也不说话。

客厅传来青峰的声音,看来他已经找到了黄濑。火神最后看了黑子一眼,然后转身进屋了,甚至都没邀请黑子进去。

黑子进了门,正要换拖鞋,便看见黄濑的平底鞋。于是他停下换鞋的动作,深吸一口气,径直朝屋里去了。篮球鞋的鞋底在地板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吃完了你干嘛还在这儿?”青峰正在质问瘫在沙发上的黄濑。

“喔,这个嘛,”黄濑轻笑着回答,“有点事要谈。”

“有事要谈,”黑子重复了一遍,然后看向火神,“火神君,你不是要准备考试吗?”

“呃,对啊,”火神摆弄着衣服扣子,“黄濑正帮我补习来着。”

这简直是黑子听过的最扯的谎话。比紫原说的“便当不是我偷吃的”还要扯。

“他的成绩比你好不到哪去。”黑子冷冷地提醒,而黄濑坐不住了。

“不过我已经制定了超级有效的奖励计划。”黄濑得意地说道。跟面对粉丝和记者时一样,迷人,又撩人。

这是在勾引。意识到了这一点,黑子无法动弹了。他所有的担忧成真了。

黑子竭尽全力控制自己不在三个最好的朋友面前失态,调整好呼吸,转过身。

“你要是没考过,写作业也不用找我帮忙了,”黑子没去看火神,生怕声线会保持不住,“打扰了。”

然后他穿过空旷的走廊,打开门。

到了楼下,黑子才发现青峰紧跟在自己身后。

“那啥,可能是搞错了吧,”青峰说道,黑子却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接下来直到分开前,他们俩什么也没说。

~~~~~~~~~~~~~~~~~~~~~~~~~~

第二天早晨,火神拘谨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在黑子前面的座位上坐下。他宽大的手掌一直捂着脖子的一侧,黑子很纳闷,便一直盯着,直到火神放下手去拿桌上的橡皮。

黑子的心脏停跳了。

由于角度不正,还有校服领子的遮掩,黑子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那个紫红色的印记。

一个吻痕。黄濑留下的吻痕。没人知道自己和青峰离开后那两人都做了些什么。

黑子无心学习了。

这就是黄濑所说的有效的奖励计划吗?黑子已经不知道是该觉得好笑还是生气了。毕竟,之前和火神一起学习的时候,火神答错题黑子都会打他的后脑勺。

勾引。黑子再一次想到。这是黄濑擅长的手段。

在这场混乱刚刚开始的时候,黑子还能说服自己黄濑那些夸火神的话都是在逗着玩儿。黄濑想制造存在感的时候也会跟自己,跟桃井,跟绿间这么做。时不时,他也会冲海常的人索吻似的嘟起嘴巴,或是朝餐厅里的女服务生露出灿烂的微笑。这都是黄濑为了好玩,一旦感觉到越界了他就会立刻停止。

可是这次……并不一样。黄濑已经介入了火神的个人空间,一直关注着他,还去他家吃饭,还自以为是地把嘴伸向了他的脖子。

更糟的是,火神默许了这一切。

黑子呆坐在椅子上,还好老师永远都注意不到他。

数学课和历史课的间歇,黑子收到了青峰的信息。只有短短几个字,可黑子觉得心都被揪了起来。

去看黄濑的推特。

黑子按他说的做了。

~~~~~~~~~~~~~~~~~~~~~~~~~~

这是一条昨晚上传的视频,黑子没有带耳机,只能把音量调到最小,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按下播放键的一瞬,他不知道自己希望看到什么。

黑子静静地看着黄濑跟粉丝叽叽喳喳了几句,然后把火神拉进画面。

火神手里抱着吉他,那把一直摆在客厅一角但从未见他弹过的吉他。黑子最开始以为那可能是装饰用的,但后来看Alex弹过一次。尽管如此,他没想过火神也会弹。

火神握住琴颈,紧张地调整着姿势,吉他在他怀里显得很小。直到开始拨弄琴弦,火神的神情才稍有放松。

黑子觉得这没有什么,便调大了音量,听得有些入迷。随后响起了黄濑的歌声,猝不及防,再然后,火神的声音加了进来。

黑子不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是一首爱情歌曲。黑子无法专心地思考了。

黑子的英文很差,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火神也知道,但从未真正的取笑过他,每次都是轻轻笑笑,然后耐心地纠正黑子的语法或语音错误。

当他说着“看我的嘴唇,舌尖只要轻轻碰到牙齿就好了,明白了吗?”这种话时谁还能集中注意力呢?

而黄濑的英文还说得过去。其实他只要专心上课成绩是不会差的。眨眨眼就能看清并记下别人招式的人能笨到哪里去?然而黄濑学英文只是为了模特的工作。

没准哪天我也会走向国际呢,他曾经这样告诉黑子。

黄濑还有一个梦想是当飞行员,这样就能够俯视整个世界了。

黑子从未去过东京以外的地方。

火神又是怎样的人呢?高大,帅气,打篮球很厉害,有时傻的可爱,说话声音很大,总是唠叨着让自己多吃点,不是硬塞汉堡就是要做饭给自己吃。自己脚扭伤的时候,他会带二号去散步,还会拉着自己去看好莱坞大片说可以提高英语。还有一点,对女生毫无反应。这正是自己所希望的。

可是希望毫无用处。如果你真想得到什么东西只有自己去争取。可是,忍耐,偏偏是黑子最擅长的。

黑子原以为把青峰拉进来会让黄濑想起曾经的感情,如此一来他就不会寻找新的目标了。可是青峰长了个木头脑袋,没救了。

这周末,诚凛和桐皇有场训练赛。黑子觉得可以借此跟青峰商量对策,哪怕能把现在的局面挽回一点点也行。

~~~~~~~~~~~~~~~~~~~~~~~~~~

他没有想到火神会在热身前迟到,头发凌乱,满脸通红。教练抱着胸盯住火神。

“我知道这种表情,”丽子挑眉道,“肯定是刚做了什么卿卿我我的事才赶过来的!”

黑子不知道体育馆附近还有可以亲热的地方,但教练和木吉前辈交往过,所以应该知道。现在,火神似乎也知道了。

“没有!”火神慌乱的否认毫无可信度,“我没有!我刚才在,呃,在跟门卫说话。”

“我并不关心你的男朋友是谁,火神,”丽子白了一眼,“不要因为谈恋爱影响训练就行。”

诚凛的其他人在窃笑,黑子满脑子都在想火神是不是又和黄濑发了信息,打了电话,还——

这真是细思恐极。

教练没有派一线球员上场,而是让其他的二年生和新来的一年生去和桐皇的樱井和若松对战。这是为了让他们体验实战。尽管看上去必输无疑。

黑子坐在场边沉思,火神就在长凳的另一边。

到了中场休息,教练正在跟队员布置下半场的战术,黄濑优哉游哉地进了场馆,跟只找到了新家的流浪猫似的。

“黄濑!”丽子立即喊道,“你又来这儿干嘛?!”

“我在这边有拍摄的工作。”黄濑微笑道。黑子看得出他在说谎。

教练并没有被糊弄过去。

“你是来收集情报的吗?”她质问道,此时,火神出现了。

“没关系,教练,”火神跟丽子说道,“就让他在这儿吧,还挺养眼的。”

黑子感觉被捣住了喉咙。

整个下半场,黑子都觉得如鲠在喉,难以释放。

火神不是个肤浅的人。黑子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就算他会从外表判断一个选手的球路,他从不会评价一个人的长相。恰恰相反,他有时还会安慰那些因外表不自信的人。有次,班里一个女生和朋友哭诉新剪的头发不好看,被火神听到了,便转过身,笨拙地告诉她,“说真的,我觉得还挺好看的,跟我新玩的游戏里的女主很像。”

然而,不肤浅,不意味着不会被好看的人吸引。就连黑子也承认,黄濑确实很好看。只是他从没觉得火神也会这样想。

于是黄濑就被留下了。他拉着火神在长凳上坐下,利索地跪坐在火神腿间,开始帮他按摩小腿。

黑子和其他人一样瞪大了双眼。他已经知道了黄濑用嘴碰过火神,可是看到他的手在火神的腿上摸来摸去感觉还要更糟。而且手放的位置也太靠上了,不太专业。火神红着脸抓住了凳子的边缘。

“呃,”降旗擦了擦额头的汗,视线在黑子,黄濑,火神三人间来来回回,“天呐。”

直至比赛结束,火神和黄濑一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黑子拼命想专心看比赛,可还是无法无视那些声音。

他从更衣室拿过背包,避开降旗担忧的注视,径直走了出去,却碰到了青峰和黄濑。

“我们要去吃冰棒。”黄濑说道。这个“我们”说的是谁显而易见。

“你们两个?”青峰不悦地问道,黄濑的肩膀抖了一下。

“嘛,”黄濑最终如此回答,“你和小黑子应该也可以一起吧。”

“多谢黄濑君的大方邀请,”黑子冷淡地说道,“不过作为模特是不是该管理下卡路里的摄入呢?”

黄濑露出一个不确定的表情,随后瞥见了从更衣室出来的火神。

“小火神!”黄濑嘟着嘴道,“小黑子说我胖!”

“哈?”火神似乎是懵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另外三人。

“你觉得我胖吗?”黄濑收了收小腹,火神嘟囔了一句英语,黑子没听懂。

“你在说什么呀小火神?”黄濑眨眼卖萌。

“我说你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火神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

“嘿嘿,小火神现在这样也很好呢。”黄濑笑着朝火神靠近。

黑子忍无可忍了。

“黄濑君,”黑子克制着自己的声音,“可以不要再玩弄火神君了吗?”

黄濑的眼中闪过一丝可以称之为雀跃的光芒。

“可是小黑子,”他狡黠地说道,“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啊。”

“我知道你说的做朋友是什么意思,”黑子提醒道,虽然他知道这一招可以说很低级了,“不过你不会达到你的目的的。”

突然,黄濑霸道地揽住了火神的肩。

“可我觉得已经达到了呢。”

和黄濑这样对峙并不是第一次。可是黑子知道这次不一样,这次好比一场要拼尽全力的战斗。

“黄濑君总是费尽心机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呢,”黑子握紧了拳头,“他觉得这样就能弥补自己其他的缺点了。”

黄濑动摇了。虽不易察觉,但从他颤动的睫毛和抚上发间的手可以看出来,他有点害怕。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背景融为一体呢。”黄濑回击道。黑子记住了这句羞辱,正想再说些什么,青峰突然靠近了些。

“别理他了,哲,”青峰甩甩手说道,“他也就长了那张脸而已,没人会对他真的感兴趣的。”

听到这句话,黄濑彻底撑不住了,后退了一步。过了几秒才冷静下来,用毫无波动的声音说道:

“起码我还有张你们没有的脸呢。”黄濑轻蔑地笑了笑,转身出了体育馆。即使依然保持着气定神闲,离去的背影还是有些狼狈。

黑子知道他们做的过分了。

“你说的有些过了,青峰君,”黑子正要接着说都怪自己挑起了这一切,火神猛地抓住了青峰的领子,一把把他推到墙上。

“混蛋,”火神对着青峰吼道。黑子从未见过他这么生气,就连木吉前辈被花宫踩了脚还有Alex说她被灰崎袭击时也没有这么生气。

“黄濑比你这种家伙好一万倍!”火神说完便去追黄濑了。

“青峰君,你没事吧?”黑子轻声问道。青峰看上去不太好,不像是因为火神的推搡,更像是因为他自己刚才说的气话。

“好极了。”青峰愤恨地整理着衣领。

~~~~~~~~~~~~~~~~~~~~~~~~~~

他俩一起出了体育馆,一言不发地迈着步子。青峰直直地瞪着地面。

黑子还是努力扬起了头。结果证明这是个错误。

他看到黄濑和火神坐在校门口旁,肩挨着肩。这个姿势可以说很亲密了,火神看起来小心翼翼,黄濑则是相当消沉。

他们正在小声说些什么,黑子站定脚步,仿佛这样就能听清了似的。然而,说什么都不重要了,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黄濑转向火神,抬起头,轻柔地吻了上去

针扎般的疼痛贯穿了黑子的全身,胸口像被打了一拳。然后,火神圈住了黄濑的肩,把他拉近,两人靠在一起。

黑子说不出话。

“走吧,青峰君,”黑子这才想起身边的另一个人,“我们是多余的。”

-tbc-

有一个地方我一直记在心里但是总忘了说,就是黑子跟黄濑说“我知道你说的做朋友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这一招很low呢,作者没有明讲,但我觉得细心的读者应该能猜出,大概黄濑在帝光时就是以这个理由靠近青峰的,所以黑子这么做戳破了黄濑的心思,同时也是对他单恋无果的嘲讽吧,巨巨不愧是姓黑的,黑的真可怕(瑟瑟发抖)

评论(18)
热度(85)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