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无名妒火·火神篇(下)

(听着小野友的小黄抓敲完了这篇,啊,赞美小野友老师XD)

跟桐皇的训练赛上,火神被命令不许上场,黑子也一样。教练打算让其他的二年生和新的一年生也感受一下跟强豪对抗是什么滋味。

桐皇的教练似乎也是这个策略。虽说新上任的面色不善的队长还有某个胆小的娃娃脸都在场上,但青峰却坐在一边。不过就黑子之前所反映的情况,这个家伙能到场就已经很不错了。显然,在败给诚凛后,青峰的团队意识有所提升了。

火神本来以为青峰散发出的恐怖的气息是因为被安排坐了板凳,可是直觉告诉他,这跟黄濑有关。在给火神来了一番毫无必要但还算舒服的按摩后,黄濑此刻正过分亲密地坐在他身旁,这个距离已经近到无法让人视而不见了。

黑子在默不作声地发火,桐皇的几个队员开始窃窃私语。比赛一结束,降旗和福田向火神投来疑惑的目光。

~~~~~~~~~~~~~~~~~~~~~~~~~~~~~~~~~~~~

“你跟黄濑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回到更衣室,降旗这么问道。

火神皱眉,“这犯法吗?”

“没有,没有。”降旗赶忙挥着手否认,结果福田把话接了过来。

“怎么不犯法了,黑子看起来都要杀人了好吗。”

“呃,”火神无言以对了。如果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黑子最近的反常,那说明黄濑的理论也不全是疯话。

“我们会好好谈谈的。”火神说道,降旗欣慰地点了点头。

“诚凛的光和影可得好好相处才行呀。”降旗认真地说。而火神忍不住脸红心跳地脑补起了所谓和黑子“好好相处”的情形。

说到黑子……他又跑到哪里去了?

一瞬间,火神开始惊恐地祈祷黑子可不要站在他身旁把刚刚这一段对话都听进去了。环顾四周后,火神松了口气,黑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

然而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火神来到和黄濑约定的地点,发现黑子和青峰已经在那儿了。

“小火神!”黄濑叫道,“小黑子说我胖!”

“哈?”火神完全没有料想到这个展开。

“你觉得我胖吗?”黄濑跟个小孩子似的挺着胸,收起小腹,脸都憋红了。

“Jesus, you're a fucking model,”火神用英语小声嘟囔道。(注:大意就是“你他妈明明都是个模特了”)

黄濑歪歪头,“你在说什么呀小火神?”

“我说你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火神加大了音量,可是这个说法让他更不好意思了,而且黄濑听到这话还猛地靠了过来。

“嘿嘿,小火神现在这样也很好呢。”

“黄濑君,”黑子开口了,那语调不由让人联想到了爆发前的火山,“可以不要再玩弄火神君了吗?”

“可是小黑子,”黄濑辩驳道,“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啊。”

火神忽然想到了每次说起跟冰室和Alex的朋友关系时黑子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所以黄濑这个回答怕是有问题了。

“我知道你说的做朋友是什么意思,”黑子冰冷地说道,话中好像另有深意,“不过你不会达到你的目的的。”

火神搞不懂正在发生的一切,但他能感受到黄濑瞬间僵硬了,这足以说明黑子说的话正中了黄濑的要害。

没想到黄濑只是抬起手紧紧握住了他的肩膀。

“可我觉得已经达到了呢。”黄濑说道。火神很迷惑,因为黄濑此刻仿佛像在跟黑子宣告所有权一般。

黑子的表情毫无波澜,然而说出的话却不然。

“黄濑君总是费尽心机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呢,他觉得这样就能弥补自己其他的缺点了。”

哇喔。这话可就伤人了。火神知道,黑子并不经常攻击别人,无论是用手还是用嘴,可是现在的情形明显有些过分了,已经不是用玩笑话就可以解释的了。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背景融为一体呢。”黄濑回击道,就好像把他曾经对黑子的仰慕都忘得精光了。

火神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缓和一下这一触即发的形势,可他忘记了还有某个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家伙。

“别理他了,哲,”青峰冲黑子斜了斜身子,“他也就长了那张脸而已,没人会对他真的感兴趣的。”

这他妈又是什么,火神心想。他们以为自己是青春期的小女生吗?靠这种互相挑刺来寻求自身的优越感吗?

黄濑的回复听上去轻蔑却又绝望。

“起码我还有张你们没有的脸呢。”他有些狼狈地笑了笑,然后转过身,仰着头,大步离开了。

“你说的有些过了,青峰君,”黑子冷静道,语气似乎又带着愧疚。火神顾不上多想了,而是一把把青峰推到了墙上。

“混蛋,”火神揪着青峰的衣领吼道,“黄濑比你这种家伙好一万倍!”

青峰的脸上闪过某种表情,不是恐惧,不是愤怒,而更像是懊悔。然而火神没空去鉴别了,他略带责备地看了一眼黑子,随后赶快去追黄濑了。

~~~~~~~~~~~~~~~~~~~~~~~~~~~~~~~~~~~~

找了几分钟,火神最终在校门口的草地旁发现了埋着头抱着膝盖的黄濑。

黄濑肯定是哭了,火神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最不会安慰人了。于是他慢慢在黄濑身边坐下,故意直视前方,不去看黄濑。

“这应该不是计划的一部分吧。”

黄濑默不作声,须臾,他才缓缓开口。

“你知道吗,人们在生气的时候往往会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黄濑苦笑道,“我终于知道小黑子和小青峰是怎么看我的了。”

火神并不同意这一点。他曾见过人们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失去理智,以至于冲动扭曲的话语脱口而出。火神觉得青峰和黑子正是如此。

可是对黄濑来说……

“要不咱们放弃吧,”火神提议道。他当然希望黑子会吃醋,可不是这么个吃醋法。他希望黑子能主动说出内心的想法,而不是把火都撒到黄濑身上。

“如果影响到你们的友情就不值得了。”火神又补充了一句,黄濑猛地直起身。

“可是我们就要成功了,小火神!”黄濑坚持道,“我感觉得到,小黑子刚才就差朝你扑上去了。”

他就差一拳打你脸上了。火神暗暗心想。

“也许吧,”火神淡淡道,“但是我不希望你受伤。”

突然,嘴唇上传来了温暖的触感。火神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黄濑在吻他,虽然不算是真的吻,只是轻轻的触碰,他还没来得及惊讶就结束了。

“抱歉,”黄濑轻笑着把头扭到一边,“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你脑袋烧坏了吧”,“你这品位可不咋地”,“再这样我可把持不住了”……火神拼命想着该说些什么玩笑话缓解下尴尬。

“没关系,”火神摸着发烫的脸说道,然后圈住了黄濑的肩膀,“难过的话就不要逞强了。”

黄濑呼吸一窒,随后又放松下来。

“能够有你,小黑子真的很幸运。”

“恩,大概吧,”火神轻笑,毕竟他和黑子还没走到那一步,“希望如此。”

~~~~~~~~~~~~~~~~~~~~~~~~~~~~~~~

发生了这么多事,火神实在不知道黄濑怎么还会想出开party这个主意。不过话说回来,反正情况已经这么糟了,还能再糟到哪里去呢。

上周的冲突过后,火神开始思考,自己在这个计划里是不是太被动了。

他一直都是在听黄濑的指示,希望这样黑子就能先一步有所行动。可是凭什么自己就不能做先告白的那一方呢?火神找不到合理的理由。

的确,如果没搞错的话,黑子目前为止表现出的种种可以说是吃醋,这能够说明他对自己不是没有兴趣的,可就算如此,火神也不觉得自己可以抱着这个想法守株待兔。

再这么等下去,一定会有谁在这场混乱中受到伤害的。否则,就只能克服所有的恐惧主动出击。

火神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嗨,我们打算在家里开个party,周六晚上八点,请了班里和队里的人,你要过来吗?

那边久久没有回复,黑子可能没带着手机,可是那个小小的“已读”标示说明并不是这样的。黑子八成是在想怎么拒绝。

他讨厌我了,火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害他讨厌我了。

手机振动了起来,火神慌里慌张地拿起,点开新信息,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们是谁?

这……是火神没料到的。黑子以为是谁呢?

喔,他以为是和黄濑一起吗?虽说可以说就是这么回事,不过……还是别直说了。

我和Alex,火神如是回复。

黄濑君会去吗?黑子的回复异常的迅速。

火神陷入了思考。

喔,辰也问我能不能带上紫原,我想是不是可以把帝光的成员都请来,怎么样?

那边又沉默了一会,然后发来了两个字——好的

火神咬着嘴唇,黄濑含泪的双眼和自嘲的话语浮现在脑海。

你能通知下青峰吗?我没有他的号码。

好的。黑子毫不犹豫地回复。

或许这个计划也没有那么糟。火神笑着想到。

~~~~~~~~~~~~~~~~~~~~~~~~~~~~~~~~~~~~

黄濑提前到场帮火神准备,其实大部分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尤其是Alex一听说要开party立刻兴奋地慷慨解囊,贡献了一大笔资金。

火神若有所思地望着在屋里摸摸这摸摸那的黄濑。

从肢体语言看,黄濑现在很放松,笑容也很自然。上周的重创似乎已经烟消云散了,那个吻也好像也被忘光了。

火神心里很不好受。一开始他并不信任黄濑,然而多亏了黄濑,他的恋情终于呈现了些许希望,可是黄濑却还要继续孤独下去。

火神想破了脑袋,希望能想出什么办法也帮帮黄濑。然而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让黄濑把真心话说出来。

“你到底看上那个混蛋什么了?”火神直截了当地问道,黄濑的肩膀显而易见地绷紧了。

“什么?”黄濑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而火神没有退缩。

“行了,你能看穿我的秘密,我也能看穿你的,这很难相信吗?”

火神承认自己不是洞察力多么高的人,但也没有蠢到察觉不出黄濑看着青峰的眼神。

“那都是初中的事了,”黄濑移开视线,“都过去好几年了。”

“可是你看他的眼神好像不是这么回事,”火神挑眉道,黄濑身子一僵,跟做了坏事被抓包似的。

“到底为什么?你好像也很清楚,他的一句话就能让你崩溃,”火神说出了自己的所见所感,“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黄濑仰了仰头,“你是想说这不值得吗?”

火神没有什么资格回答。

“我觉得他就是个混蛋,”火神耸了耸肩道,“但是你对他的了解比我多多了,唉,再说了,黑子也未必就是那种阳光可爱的小狗狗。”

听到这话,黄濑终于忍不住笑了,“鉴于你怕狗这个事实,‘阳光可爱的小狗狗'倒是很准确地描述了你看他时的内心活动。”

火神无法反驳。黑子是有点吓人,但那种吓人有种激励人心的力量,促使火神想要变得更好更强大。

“你想知道小黑子看你的眼神吗?”黄濑没来由地问道,火神不禁好奇起来。

“就好像你是他的太阳,而他想把月亮摘下来送给你,你是他的全部,全部。”

火神感觉心跳漏了一拍。诚凛的其他人也说过类似的话,可是黄濑却是在从爱情的角度描述他们俩光和影的关系。

“恩,他—”火神顿了顿,“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也说过类似的话。”

黄濑有些无语了,“都这样了你还是怀疑他不爱你吗?”

“唔,”火神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说道,“我今晚就要吻他了。”

谁都别想拦着。

~~~~~~~~~~~~~~~~~~~~~~~~~~~~~~~~~~~~

party还未完全热闹起来,冰室和紫原已经占领了沙发,旁边是诚凛的队员。除了……

黑子还没到。火神不安起来,万一黑子在最后关头改变主意不来了,万一一开始黑子就没打算来,再万一……黑子在路上被车撞了,这就全是自己的错了,那就再也没有机会告诉黑子——

“火神,”降旗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厕所在哪里?”

“左转第二间,”火神指了指走廊,“怎么了?”

“蛋糕,”降旗说完就逃走了。

对喔。教练带了些小蛋糕过来,也放到了那堆自助餐点中间。看上去倒是okay,然而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只靠外表判断食物安不安全是会死的很惨的。

是不是应该偷偷把这些蛋糕拿出去?以免再发生诸如降旗的悲剧,可要是被教练抓个正着就完蛋了。

火神伸长了脖子张望,却没看到丽子。奇怪了,刚才她不是还在跟队长说话吗?

“假如说,”身后传来冰室的声音,“你的pocky被我舔过了,你还会吃吗?”

“你要舔什么都可以哟,室仔。”紫原如此回答。火神觉得这个对话有哪里不对。

这时,门铃响了。火神猛地直起身。

“放轻松,”黄濑的声音突然出现,火神被吓了一跳。

“别突然吓人啊,”火神不满道,“已经被黑子吓得够呛了。”

黄濑笑笑道,“我的错。就是想告诉你不用这么慌张,我们离目标已经不远了……只要拿出点自信就好了,恩?”

火神勉强点了点头。要是自信说有就能有,他也不会每天都像个笨蛋了。

火神没有跑去门口,而是有意无意地听着黄濑正在讲的关于帝光的的趣事,是绿间被留堂的事。正在这时,另一个人加入了对话。

“那还不算什么,”青峰手插在口袋里,“有一次,他那天的幸运物是写真杂志,他自己不敢买,就朝我要,我可不能白给他,所以那一周的作业就有人帮我写了。”

小金井哈哈大笑起来,水户部和木吉也笑了出来。火神拼命忍住了想笑的冲动,哼,经过了上周的事,他才不要给青峰这个家伙捧场呢。

黄濑并不知道青峰会来,火神用余光看到他愣了一下。气氛有点紧张,倒还说不上尴尬。上周那次冲突的影响或许没有那么大,又或者是黄濑太轻易就原谅了青峰。

“晚上好,火神君,”黑子忽然开口道,火神这才意识到光顾着操心黄濑和青峰都把快自己的正事忘了。

“谢谢你的邀请。”看火神一直没反应,黑子微笑着继续道。

“人多才好玩嘛,”火神白了青峰一眼,然后上前打量黑子的衬衫。正要伸手点点黑子的胸口,随后又赶忙缩了回去,因为自己的冒失红了脸。

“衬衫很不错呢,”火神试图掩饰方才的失态,幸好黑子今天穿的的确很惹眼,对火神来说都有些太新潮了,上面还写了什么,“你在哪里买—”

话刚说完,火神立刻明白过来那些字体是什么意思。天呐,黑子的英文水平真的需要提高了。

火神无法抑制地开始爆笑,眼泪都飚出来了。

“你还好吗,火神君?”黑子的语气带着担忧,这毫不知情的样子更好笑了,火神感觉要笑断气了。

黑子还没进一步追问,黄濑已经凑了过来,认真地读出黑子胸前的字。

“我看看哈,唔—”火神有种不好的预感,黄濑那故作可爱的声音只会让情况更无法控制了。

“Chicken Asshole Gangbang Highway Rock 'n' Roll,嘛,还真是小黑子才敢说的话。”

于是,所有人都要笑出眼泪了,包括青峰,包括水户部,黑子涨红了脸,十分窘迫,火神立刻就后悔了。对黑子这种不喜欢被注意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就像噩梦一样吧。

“抱歉,”火神柔声道,“我不该就这样说出来。”

“没关系,”黑子回应道,脸上还挂着红晕,换了往常火神可能已经被揍了,所以这么平静的回复还真是不太寻常,“总比真的在外面闹出笑话要好。”

火神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来吧,”火神轻轻拍拍黑子的肩膀,“我看看有没有你能穿的衣服,要不然我得笑一晚上了。Alex可能有跟你差不多尺码的衣服。”

火神正要往跟冰室说话的Alex那去,还想顺便帮黑子拿杯喝的,黑子却突然打断了他。

“我可不想穿女生的衣服,火神君。”

“也对,”火神笑笑,“不过她也有几件男生款式的T恤和运动衫,你穿也没问题。”

“给我拿件你的衣服就行了,火神君。”

火神石化了。

“好,好吧,”火神结结巴巴道,脸上烫的无可救药,“那……你跟我到衣柜那边挑一件好了。”

不用他指路,黑子已经轻车熟路地朝卧室去了,仿佛火神的公寓就是他第二个家一样,这个想法火神感觉心脏涨涨的。

~~~~~~~~~~~~~~~~~~~~~~~~~~~~~~~~~~~~

“呃,”到了卧室,火神站到衣柜前翻找,“我应该没有你能穿的号码,要不拿件棉衬衫吧?”

“我相信你的眼光,火神君,”黑子的声音忽然变得很近,火神惊了一下,往旁边一瞥,吓得差点跳起来。黑子离得太近了,而且已经脱掉了那件上衣,除了休闲裤以外什么都没穿。

靠。黑子半裸的样子每天在更衣室都能看见,可是这里是自家的卧室,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与更衣室里刺眼的白光不同,房里的灯光更加衬得黑子的皮肤白皙柔软——

“穿上吧,”火神飞快地把衬衫扔给黑子。

“……谢谢,”黑子把胳膊伸进袖口,整个过程中双唇紧抿。

“我该去看看那边了,”火神抓抓后脑开口道,正转身要走,“今天我是主人,还得——”

“火神君,”黑子的语气中带着什么,火神瞬间停住脚步,紧张地转过头。

“恩?”火神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黑子的眼中,有什么在涌动着。

如往常一般,黑子没有绕圈子。

“你爱黄濑君吗?”听到这话,火神心跳都要停了。

“什,什么?”

“你爱黄濑君吗?”黑子重复了一遍,边说边往前走,脸上闪过转瞬即逝的无助。

“如果,”黑子稍稍低了低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会放弃。但是……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有一点点的犹豫……希望你能重新考虑,是不是可以给我个机会。”

火神瞪着眼,脑袋一片空白。

“我真的很喜欢火神君,”黑子继续往前靠,下一秒手已经放在火神的头发上,仅仅是这样火神的腿就软了,一屁股坐到了床边。

“唔,”火神仰着头看着现在比他高了一些的黑子。

然后黑子就倾过身,闭上那双呆萌的蓝眼睛,吻上火神的双唇。

我还想先吻他的。火神晕晕乎乎地想到,下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跟黑子接吻,货真价实的接吻。他的手抚上黑子的腰,不自觉地把对方拉得更近。

直到吻到呼吸不稳,两个人才分开,愣愣地彼此盯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然后再一次凑上前吻在一起。

好景不长。门突然砰地一声开了,重重地拍在墙上,火神睁开眼,却惊恐地发现面前不是黑子,而是举起拳头的青峰。

火神下意识地向后闪,可是没能躲过。青峰的拳头不算太很,下巴倒是没脱臼,不过还是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

火神连脏话都没来得及骂,青峰已经咆哮起来。

“你他妈就是个混蛋!”青峰气的发抖,“跟黄濑好了一个星期就做这种出轨的事?!!”

“靠,青峰—”火神正要解释,青峰已经扬长而去了。

“火神君?”刚才被推到一边的黑子担心地走过来,“你还好吗?”

火神轻轻活动着疼痛的下巴,“可能得冷敷一下。”

这和他设想的初次接吻不太一样,不过看到在一旁紧张的黑子,火神觉得也不算太糟。

~~~~~~~~~~~~~~~~~~~~~~~~~~~~~~~~~~~~

“还有冰吗,”两人进了厨房,火神捧着下巴问道。

“黄濑刚去买了,”小金井有些抱歉,“然后青峰去追他了,好像不太高兴,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喜欢鸡尾酒。”

“好吧,”火神叹了口气,转身去开储物间,里面应该还有急救用的创口贴。

“呃,”面前是吻得忘我的教练和队长,两人谁也没搭理火神。

“啊,呃,抱歉,”火神尴尬地隔着两个人去拿架子上的急救箱,随后飞快地把门关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到火神受伤的脸和手中的急救箱,木吉担忧地问道。

“一点误会。”火神回答道。是的,这绝对是个天大的误会,虽说黄濑的计划已经是百分之百成功了。

“咱们回房间吧,”火神跟一旁噤若寒蝉的黑子说道,“有些话得说清楚。”

“恩,火神君。”黑子顺从地跟在后面。

两人在床边坐下,火神发现现在的状况比之前更尴尬了,于是开始埋头翻找急救箱。

他找到一瓶止痛药,直接干吞了一片,余光捕捉到黑子正在挤一瓶软药膏。

“要我帮你吗?”黑子朝火神的脸伸出手,火神被药噎得说不出话,便无声地点了点头。

“都是我的错,”黑子一边上药,一边痛苦地说道。

火神对着天花板眨了眨眼。

“你的错?”

“是我介入了火神君和黄濑君之间,”黑子垂着肩膀道,就像做错了事的二号似的,“我还煽动了青峰君,让他以为自己和黄濑君还有机会。”

“喔,呃,”火神不安地用手指敲打着膝盖,“那啥,呃,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黑子有所察觉,“什么意思?”

“那啥,就是,”火神决定快刀斩乱麻。豁出去了,要死就死个痛快吧,“长话短说吧,我跟黄濑没有真的在交往,这都是为了让你吃醋,别打我,求你了。”

然而黑子的小拳头已经捶向了他的胸口,火神哀嚎出声。

“都说了别打——”还没嚎完,火神发现黑子此刻正因为怒火不住地发抖。

“笨蛋,”黑子的声音几近破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还以为——我还以为火神君和黄濑君——”

“别别别,”看到黑子水汪汪的眼睛,火神慌了神,“我知道这么做很蠢,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

“我不想听!”黑子摇摇头,“你不明白,就为了那一点点和你在一起的可能,我选择放弃和黄濑君的友谊,你知道我为了这个选择挣扎了多久吗?现在你跟我说这都是开玩笑的?”

“不是玩笑,”火神挥舞着双手,想安慰黑子又不敢碰他,“我,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但是——我喜欢你,黑子,我爱你,我——”

“笨蛋,”黑子说着抱住了火神。

火神紧紧地回抱。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儿,直到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那个,”火神率先开口道,“咱们出去看看有没有冰块好吗,我下巴很痛诶。”

“恩,”黑子说着站起身,已经恢复了平静,“还有,我——我觉得应该跟黄濑君道个歉。”

“恩,”火神点点头,“这样最好。”

~~~~~~~~~~~~~~~~~~~~~~~~~~~~~~~~~~~~

厨房里,木吉,小金井似乎和绿间高尾等人喝得正欢。

黄濑和青峰在一旁看着,两人挨得异常亲近。

他们四个心领神会地交换了眼神,但谁也没说什么。最后还是青峰简单地点了点头,然后火神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大家跟他走。

黑子把冰块用毛巾包起来,火神接过贴到下巴上,随后关上卧室的门。

“所以,”火神轻咳了一声,“谁先说?”

“我和小青峰在一起咯!”黄濑急不可耐地喊道,然后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如果过去这几周青峰跟黑子一样在吃醋的话,那这个展开并不算意外。

“就这么回事,”青峰故作淡定地说道,然而那飘忽的目光已经出卖了他。

“我和火神君也一样,”黑子扬了扬下巴。

“搞什么啊,哲,”青峰皱眉,“这又不是在比赛。”

“确实不是,”黑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但如果是比赛的话,赢的人也会是我们。”

“小黑子,”黄濑嘟囔道,“我们是来谈话的不是来吵架的诶。”

“好了,”火神开口道,“就是这样,呃,还有人有问题吗?”

“我有,”青峰说道,“你家很有钱吗?这地方也太大了吧。”

“你那是不相关的问题啦,”黄濑说着用胳膊肘怼了青峰一下。

所有人都沉思了一秒。

“黄濑君,”黑子第一个说道,“我能跟你谈谈吗?就我们两个。”

“喔,”黄濑明白了点什么,“好呀。”

黄濑看了一眼青峰,“小青峰应该也有话要和小火神说。”

该死。火神可不想跟这个家伙谈,还好,青峰也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好了,”黄濑指了指门,“咱们走吧?”

“走吧。”黑子说着和黄濑一起离开了。

房里只剩青峰和火神。

“话说在前面,”青峰说道,“你要是真的对黄濑出轨了,我还是会揍你的。”

“别说那个了,”火神摆摆手,“已经不太疼了。”

“你倒是看上去更蠢了,”青峰讥笑道,但语气里并没有恶意。

两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打算说什么道歉的话。

“你要是再敢让黄濑伤心,我会让你后悔的,”火神警告道。

“你要是敢伤害哲,我也一样。”青峰回击道。

“很好。”

“很好。”

火神希望黑子在身边,然后让青峰赶紧去找黄濑。不过经历了这么多的灾难和惊喜,他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

火神篇·完

嗷嗷嗷终于还有一篇就完结了!接下来就是我最爱的黑子篇了!!!(兴奋地搓手)黄黑谈话的内容也会在下一篇里出现,那里超感动的,我很喜欢他俩闺蜜般的相处方式www

评论(22)
热度(112)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