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无名妒火·火神篇(上)

让大家久等惹(土下座)

奇迹的世代都是些常理之外的人——火神已经渐渐认清了这个事实。相比之下,黑子绝对是他们里面相对正常的那个。

现在,他又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黄濑绝对是他们中最疯狂的。

说的就跟黑子真的会吃醋似的,火神一边在桌下给黄濑回信息,一边暗暗吐槽,与此同时,他能强烈地感觉到存在于身后的黑子。

真是想不到啊,火神心想,到头来能打破黑子misdirection的办法居然是爱上他。

这么想着想着黑子的事,火神走神了,引起了正在上课的荻原老师的注意。

“你在笑什么呢?”老师赫然出现在火神的课桌前,伸出手,示意他交出手机,“恩?”

火神低着头,结结巴巴了一会儿也没回答上来,手机倒是交得干脆。后半节课,火神感觉班上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是因为什么在傻笑,准确地说,是因为谁在傻笑。这下子更没办法注意听讲了。

“火神君,你在和谁发信息?”在火神跟老师诚心诚意道了歉并取回手机后,黑子如是问道。

黑子的语气很平淡,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其他意味。若是放在以前,火神会想当然地认为这是黑子对自己上课玩手机这种不当行为的质问,可是在听了黄濑的话后,他不禁开始期待黑子会不会真的是在吃醋。

“呃,”火神犹豫了一会儿,“没谁。”

此刻,黑子的眼神可以说真的在质问了。

火神摆弄了两下,跟黄濑发了条道歉的信息。

“我才知道火神君原来喜欢跟假想的朋友一起玩,”黑子总结道,“而且他们还会用手机的。”

“呃,”火神正想再说点什么,可黑子已经转过了身,“我要去买牛奶,一个人就可以了。”

火神不确定黄濑的计划到底有没有用。

~~~~~~~~~~~~~~~~~~~~~~~~~~~~~~~~~~~~

训练结束后,火神按照黄濑的指示去买了那本要命的写真集,尽量无视了收银员探究的眼神。

他不知道写真集是啥样,于是一边做完饭一边随意地翻看,结果发现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写真”集,里面都是黄濑的照片。滑溜溜的纸张,花花绿绿的配色,夹杂其间的访谈,黄濑要么笑得一脸灿烂,要么嘟着嘴巴,要么就挤眉弄眼的。

火神知道黄濑是个模特,不过亲眼看见这些实证跟见到他那些尖叫的迷妹还是不太一样。照片里的黄濑看起来成熟优雅,穿着西装,系着丝巾,手中是向大众推销的香水。

然而,火神跟这个人one on one过,也全队对抗过,他很清楚黄濑满身大汗和气喘吁吁时是副什么德行,也清楚他身上那股味道比同龄人好不到哪里去。

火神倒是不觉得当模特的黄濑和平常的气质差太多,因为他见了太多次黄濑那种刻意卖萌的表情。但火神也知道,第14页上那句“胜负不重要,尽力而为才是最棒的!”与黄濑的果决和野心是绝对不符的。

火神若有所思地搅动着筷子,写真集里诸如“黄濑凉太11岁起就开始做模特了”这种信息还是挺意外的。

火神记得,Alex有个LA的朋友曾经就是模特。她好像永远都在减肥,永远都在工作,永远都在赶场子。‘这就跟打篮球差不多,’她曾经点点火神的鼻子这样说道,‘你必须保持好你的身材,在比赛的时候全力以赴,否则没有人会记住你的。’

火神知道这是篮球必须的。可是做模特也需要这样吗?在学校学习也需要这样吗?真是好笑。

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你买了吗?黄濑问。

买了,火神回复,刚刚看完

你得在学校里看,这样小黑子才会发现。黄濑提醒。

对喔。

好吧,火神回复,可是做饭的时候太无聊了。

你会做饭?黄濑问。

喔,我一个人住,所以。。。

很好,黄濑暗笑,机会来了。

火神并不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

“辰也,”火神往床上一躺,用胳膊把脸捂上,“Help me。”

电话那头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传来了冰室小声的嘀咕,“你又来了。”

“哈?”火神一头雾水。

“每次你一说英语,”冰室回复道,“我就知道你要说感情方面的事。”

“没有,我--”

“每次你说到他都是用英语,”冰室叹了口气,“我猜,你现在是不是坐在电视前面吃冰激凌呢?”

“没有。”火神有些赌气道。

“那你就是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没有。”火神说着赶紧坐起身,背靠着床头。

那边的人又叹了口气。

“好吧,你说吧,”冰室认命道,“你的心上人又怎么了?”

“不是什么心上人啦!”火神十分庆幸冰室看不到自己现在脸红的模样,“就是……都怪他眼睛长得那么好看,身材也很可爱……”

“你是想说因为他个头很矮所以激发了你的保护欲吗?”冰室怀疑道。

“没有,”火神随即否认道。

保护,反而是黑子唯一不需要的东西,他有他自己强悍的方式。虽然没有火神那样强健的肌肉和莽撞的勇气,可黑子并不是个好惹的人。

“他比看上去要厉害多了,”火神说道,“比如吧,他随随便便就能把我耍得团团转,我只能乖乖听话,你明白吧——”

“可以了,”冰室打断道,“信息量太大了。”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火神红着脸喊道。然而,事实是,每次当他试图想象自己和黑子在一起的场景,总会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亲亲抱抱之类的。

亲亲……仅仅是想到这个字眼,火神便羞得揪起领子遮住大半个脸。

“你真是没救了,”冰室嗤笑道,“去把你的想法告诉他就好了,我打赌啊,他肯定也在对你日思夜想。”

火神咬着嘴唇,“黄濑也是这么说的。”

他能感觉到冰室皱起了眉,“这跟黄濑有什么关系?”

“他,呃,正在帮我追黑子。”火神窘迫地说道。

“帮你什么?”冰室加深了质疑的语气。

“呃,那啥,为了让他吃醋,我俩现在假装在交往。”

长长的沉默。

“我真是受够了,”冰室愠怒道,“还以为你在美国就学了吃相难看这么一个臭毛病,没想到还有肥皂剧里那套唧唧歪歪的东西,下回,你要是再要无病呻吟,找你的新男票去,别再找我了。”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

找冰室倾诉的计划泡汤了,不过黄濑倒是一整天都在给他发信息。火神原以为自己会很烦,结果却意外发现对方那些玩笑话并不让人讨厌。

火神不算是健谈的人,不过,因为在发信息时有了更多思考的时间,而且别人也看不到他琢磨措辞的样子,所以说起话来倒是轻松了些。尽管黄濑的某些颜文字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但还是那句话——并不让人讨厌。火神从未想过会和黄濑相处得这么顺利,尤其还是在与篮球无关的交谈上。一开始只是为了丰富黄濑计划内容而进行的谈话逐渐变成了随意的聊天。

到最后,火神还了解到了黄濑早上拍摄,中午训练,晚上学习和交际这样的日程安排。

要是被粉丝看到我没化妆的样子……

某天清晨四点,火神睡眼朦胧的接到了这样的信息。

什么鬼。他边想边点开照片,这是一张黄濑的自拍,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眼周透着淡淡的乌青。

什么鬼。火神再次想到,然后迷迷糊糊地谷歌了一张狒狒的背影发给黄濑,之后又昏睡了过去。

过了两个小时,手机又响了。

锵锵~ 黄濑开心地发来另一张照片,画面里的他梳好了头发,画好了眼线,还有……那是唇膏吗?

火神又回复了一张狒狒的正面照。

~~~~~~~~~~~~~~~~~~~~~~~~~~~~~~~~~~~~

“你在读什么呀,火神?”班里的惠美凑过身子好奇地问。

“没什么。”火神飞快地用胳膊捂住了杂志。

“明明就有,”惠美说着推开火神的手,“那不是黄濑凉太的新访谈吗?”

“天呐,”另一个叫小桃的女生立即凑了过来,“我还没有买呢,上面说什么了?”

“呃,”火神紧张地瞥了瞥杂志,然而这些女生似乎并不奇怪他会读这种东西,“他怕蚯蚓。”

“这我已经知道了,”惠美摆摆手,“他说有没有女朋友了吗?每次他都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他说他有喜欢的人,”火神小声道,同时不禁有些害羞,他怀疑黄濑是不是在说自己,如此一来这个计划就更完整了。

 “你知道是谁吗?”惠美问道,“你认识他对吧?”

火神眨眨眼,“呃,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惠美耸耸肩,“我去看过你们的比赛,听说黑子原来和他是一个队的,或者咱们可以问问他。”

“问我什么?”黑子一说话,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黑子,”小桃甜甜地微笑着,“你跟黄濑凉太是朋友对不对?你知道他说的那个重要的人是谁吗?”

黑子淡定地沉默了很久。

“我们现在没有太亲近了。”黑子说完回到座位上,拿起小说读了起来。

~~~~~~~~~~~~~~~~~~~~~~~~~~~~~~~~~~~~

下课了,火神又开始和黄濑发短信。身后的黑子让他如坐针毡,而黄濑已经不满足于此了。

你明天晚上有事吗?

快考试了,我应该得跟黑子一块复习。火神如此回复。然而他觉得黄濑不会满意这个答案的,此外,可能黑子现在都不想理他了。

跟我一起吃晚饭吧,你做饭很厉害是吗?

火神皱眉。他确实说过自己经常一个人做饭吃,可是从没自夸过“很厉害”。

你怎么知道的?

黄濑很快回了过来,看见信息的火神脸上一热。

你张口闭口都是小黑子,他张口闭口都是你。

火神呆呆地瞪着屏幕。

当然了,黑子当然会提到我了了。火神在心里解释着。毕竟我们是朋友啊,跟别人聊天时提到自己朋友不是很正常的吗?并不能说明什么。的确,黑子是夸过我做饭很厉害,可那多半是跟教练相比的时候,这算不上什么真正的赞美。再说了,黑子这种奶昔狂人对厨艺又能了解多少呢。

,火神努力不去多想,只是简单地回应,好吧,那你六点来我家吧,我一会儿把地址给你。

家里很久没有新的朋友造访了,事实上距黑子上一次来也有一段时间了。黑子来的时候,他俩会一起学习,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饭,一起带二号散步,一起到处闲逛……

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火神提醒自己,一定要有耐心。

~~~~~~~~~~~~~~~~~~~~~~~~~~~~~~~~~~~~

六点整,黄濑准时来敲门了。看到大模特吃惊的样子,火神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第一次听到自己是一个人住的时候,大概黄濑能想到的不外乎是是闹市区的一居室公寓,简陋的水暖和恶劣的邻居,然而此刻在他面前的是实木地板,整体厨房以及井井有条的布置。

最令黄濑震惊还是衣柜里的衣服。火神看得出自己的衣柜是真的足够震慑了,毕竟身为模特本应该最不会对时尚相关的东西大惊小怪了。

黄濑埋着头说要找身好看的衣服,火神便进厨房做饭去了。

“我只是喜欢逛街而已,”被黄濑问起那些没穿过的衣服时,火神这样回答,“可是真的要穿出去又觉得挺傻的,就跟商场里的模特似的。”

而且也没什么机会穿。火神平时穿的基本上都是校服,队服,还有各种不需要保养的运动装。每次外出基本都是在放学后,那个时候身上都是校服。就算是去M记或者跟黑子出门遛狗也没什么隆重打扮的必要。

两人在餐桌前坐下,黄濑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你也为小黑子这样做过吗?”看到饭菜的一瞬,黄濑瞪大了眼珠子。

轻快的音乐,摆好的餐桌,盘中的烤鸡串,冰箱里的甜点……面对此情此景,火神不禁想到了曾经和黑子在饭桌上闲聊,饭后或者窝在沙发上打游戏,或者看看比赛录像,或者逗着二号玩,或者互相出题准备历史考试,再或者帮黑子辅导英语。有时他会偷偷教黑子说些骂人的词,然而每次教到一半又总是忍不住坦白认错。

“对啊,”火神摸摸脸,“每次都是。”

黄濑似乎有些没想到,然后又轻轻叹了口气,“难怪他会迷上你了。”

“没——我——他——没有——”火神丧失了语言能力——英语加日语。黄濑那说话的口气就好像在陈述事实一般,就好像黑子迷上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开动了!”黄濑说着掏出手机对着盘子喀嚓一声。

火神盯着他,“你干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黄濑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

饭后,火神穿上了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在衣柜里的衬衫还有紧得要命的牛仔裤。黄濑还帮他弄了弄头发,露出了额头。他这个个头本来在日本就鹤立鸡群,现在更甚了。

如黄濑所料,门铃声响了起来。火神深吸了一口气,去开门了。

来的不止有黑子,青峰竟然也在。火神下意识地挡在了门前。

“火神君,”黑子的语气温和而礼貌,“我们能进去吗?”

“呃,”火神支吾着,“你们来的不太是时候。”

“怎么了?”黑子说着偏了偏头往里看。

“家里现在……有别人在。”火神有点慌,这话说的就跟他带人回家过夜似的,正在这时青峰已经推开他要往屋里去了。

“我们知道是黄濑,白痴。”青峰吼道。火神没有拦他,而是跟钉住了一样,因为黑子现在挂着他看不懂的表情。

黑子的脸很平静,对于此刻这并不是件坏事,可是太平静了,平静得看不出任何意图。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用那双大眼睛看着火神。火神一直觉得那像是能让人溺于其中的蓝色池水,然而现在这个比喻却让他浑身发毛。

两人僵持了会儿,直到房内传来青峰拔高了一度的声音,火神才反应过来。得去解救黄濑了。

“吃晚饭你干嘛还在这儿?”青峰质问道。

黄濑无所谓道,“有点事要谈。”

“有事要谈,”黑子突然出现在身后,火神瑟缩了一下,“火神君,你不是要准备考试吗?”

“呃,”火神轻咳了两声,“对啊,黄濑正帮我补习来着。”

黑子皱眉。“他的成绩比你好不到哪去。”

“不过我已经制定了超级有效的奖励计划。”黄濑开口道,黑子不作声了。

然后,他突然转过了身。

“你要是没考过,写作业也不用找我帮忙了。”黑子听上去是生气了。火神只能盯着黑子的脚,盯着黑子因为没换鞋留下的印记。他是忘了吗?是因为急着追过来所以忘了吗?

青峰跟着黑子走了,还重重地摔上了门。

火神一脸懵逼。

~~~~~~~~~~~~~~~~~~~~~~~~~~~~~~~~~~~~

“这个发展没问题吗?”火神小心翼翼的在沙发上坐下。

“嘛,我没想到小青峰会出现。”黄濑轻声道,随后又摇了摇脑袋,“可是你看到小黑子吃醋的样子了吗?”

火神盯着自己的膝盖,“他生气是因为我要是考试挂了就不能去打篮球了。”

“小火神,”黄濑柔声道,“小黑子喜欢你不只是因为篮球。”

这哪是喜欢我,简直是要吓死我。火神这样想到,然而并没说出口。

~~~~~~~~~~~~~~~~~~~~~~~~~~~~~~~~~~~~

之后的时光非常愉快。黄濑帮火神出了考题,还信心满满地宣称黑子一定会上钩的。当然前提是,火神自己不能先放弃。

第二天,在学校,火神那用手掌遮掩吻痕的企图反而吸引了更多的注意。

黑子在上课前看到了,蓝色的眸子因震惊而微微张大了。他什么都没说,可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火神都能感觉到他那能刺穿后背的尖利目光。

火神明白,在黑子看来,能在昨晚和今早之间留下吻痕的绝对就是黄濑了,这也是设计这个吻痕的目的。他咬着自己的铅笔头,拼命忍耐着不去转过身直接跟黑子坦白“这是瓶子弄的!黄濑用瓶子弄的!”

几个同班的同学在身后捂着嘴偷笑。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火神还是涨红了脸。

~~~~~~~~~~~~~~~~~~~~~~~~~~~~~~~~~~~~

下午的状况更糟了,火神刚一走进体育馆便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了自己。校服的领子还能把那个吻痕遮上一些,可是篮球服就没那么便利了。

教练似乎怔住了,木吉前辈善意地拍了拍火神的后背。随后,教练开始打量起火神和黑子。

小金井前辈就没那么含蓄了。

“哇,火神!”小金井大叫着踮起脚尖,“这是吻痕吗?”

“不是!”火神啪的一声捂住了脖子。

“可是真的很像啊,”小金井说道,“话说你害羞了诶,交女朋友了吗?”

“不是!”话一出口,火神觉得这好像在暗示他交的是男朋友,脸红得更厉害了。

小金井眼瞪得圆圆的,正想说点啥,教练的口哨声划破了空气。

“开始热身!绕场六十圈!全速!”

“六十?!”小金井惊呼,教练一个眼刀甩了过来。

“好吧,那就八十圈!”

全员哀嚎,然而只能乖乖动了起来。和往常一样,火神跑在队首,和往常不一样的是,黑子没有跟在他身旁。

黑子跑得并不快,火神超过了他好几次。火神怀疑黑子最后可能跑了四十圈都不到。这过程中,黑子没有看他,一次都没有。

我不难受。火神这么告诉自己。

~~~~~~~~~~~~~~~~~~~~~~~~~~~~~~~~~~~~

对火神来说,还有很多未知的问题。

黑子真的喜欢自己吗?黑子真的会干涉自己和黄濑吗,还是仅仅是想躲得越远越好?他真的在吃醋吗?如果黑子确实相信了,他有勇气出来干涉吗?黄濑到底看了什么破电影才想出这个馊主意。

火神还一直在想,黄濑这么做是不是出于他自己内心的感情。火神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天才,但也没有那么笨。

火神原以为黄濑对青峰那种不寻常的注视仅仅是因为篮球,可是当他和黄濑越走越近,他越发的觉得黄濑这么帮自己是因为他能理解这种为爱所困的辛苦。

唉。

黄濑是个很好的家伙,风趣,礼貌,善解人意,只除了偶尔有点烦。然而青峰,那就是个马蜂窝,如果不去招惹他也许还会相安无事,稍微碰他一下可能就得把命搭上。

黄濑倒是什么都没说过,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承认,可是他那种绝望的眼神,就好像认清了一切,认清了那个人如高悬于夜空的月亮般遥不可及,只要能被月光照耀就无所奢求了。

妈的。火神暗骂道。如果青峰是黄濑的光,那这份爱真的是要人命了。当然,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当你的搭档跟你说你是他的光时确实带着爱的意味。火神并不确定,他只知道在美国哥们儿之间是不会说这种话的,但对于日本这种有时保守得可怕有时又直白得出奇的國家他就不了解了。

直白,可能并不是最适合黑子的形容词。 

-tbc-

这一篇真是越翻越嫉妒黑子巨巨,这种又纯情又有钱又贤惠还是个妻奴(重点)的老公真是世界的宝贝啊呜呜呜呜

尼桑为啥突然就生气了那段其实我没太看懂,大概是因为他不喜欢火神对感情这种磨唧的态度?欢迎大家来交流看法哈。

评论(24)
热度(98)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