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秋田的雪

推荐一篇神文!想给这个太太表白一万次!

阿猫猫:

第一章 故人重逢


黑暗中突然亮起一点星火,冰室辰也终于还是点燃了烟。


学校早已放学,为了一鼓作气完成任务留在办公室加班,这会儿天已完全黑了。他把教案塞进包里,顺手关了台灯——这灯光晃得双眼酸疼,大概也有用眼过度的缘故。


烟瘾慢慢地窜上来,挠得指尖发痒皮肤燥热,他在兜里摸了半天,终于想起什么似的,在抽屉的角落里寻到当初立誓戒烟时私藏的一盒烟,说是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不时之需来得这么快,这是第二十九次戒烟失败。晚饭是两个冷饭团,这会儿既疲惫,又饥饿。拿着烟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干脆地败给烟瘾,打火机啪的一声响,冰室开始随着尼古丁腾云驾雾,短暂地麻痹自己。


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清脆而尴尬。干脆再吃一顿好了,这是他工作第七个年头,事业进入上升期,生活进入混乱期。饮食不规律的事常有,有时吃饭有时吃药,有时干脆什么都不吃。


关好抽屉,锁好门,叼着烟拎包慢慢往外走。门口的保安冲他点头:"老师,今天也这么迟啊——"


冰室笑了下,挥挥手。


 


街角新开了一家甜品店,总是有意无意瞥到,可从不会去光顾。他不喜甜食,再加上牙不好——说起来,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去看牙医了——可也挡不住那些好吃多话的女同事们频频提及这家店,磨到耳朵起茧——


"听说那家店的糕点师是从法国回来的!"


"他们家的马卡龙真的好好吃啊,配红茶真是超级好味——"


"你吃过他们家的抹茶蛋糕没有,快去吃啦……"


诸如此类,尤其同是英文组的水树,每天不重样地外带甜点,连冰室也忍不住问:"你这样吃,不怕胖吗?"


"就算要胖,也要因为AKIDA而胖。"水树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消灭甜点,"吃了他们家的甜点,人生才有意义啊。"


AKIDA正是那家店的名字。


哪有那么夸张。冰室不置可否地撇嘴。这年头网红店层出不穷,往往过誉,这家店恐怕也是其中一个。内心理性地批判着,人却还是往街角挪去。前面就是那家店了,和白天相比人少了些,可仍需排队。冰室一看表,已是晚上九点,这个时间段,生意居然还这么好。


"您的茶和草莓蛋糕。"服务员送上食物,嗯,服务态度还可以,冰室拿起叉子,开始给蛋糕分尸。


绵软的海绵蛋糕裹在奶油里,口感温润。这个季节早不是草莓的盛产期,但还算好吃。冰室一个人吃着蛋糕,他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偶尔捕捉到旁人异样的眼神,这才恍然发现,他是唯一一位单独就餐的男性。


本来这种地方要不就是闺蜜聚会,要不就是情侣相约,像他这样的单身汉确实罕见,看上去落魄而可怜——"八成是被甩了吧。"大概会有人这么说。


"诶,你看角落那个,对对,棕色毛衣的那个,是不是被甩了啊,好可怜,一个人呢。"柜台后面的小店员忙里偷闲,八卦心起,偷偷跟同伴嘀咕两句。


"他长得好帅啊,要不要过去搭个讪?"另一个小心翼翼地取出玻璃柜台里已经空了的盘子,抬眼鉴定一番,怂恿同伴。


"不要啦,被店长发现了,奖金都要扣光。"另一个瞪眼吐舌,原来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话说完,却还是偷偷趴在门柱后,欣赏美色。


冰室闷哼一声,从包里翻出方才准备好的教案,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这个时候落荒而逃就显得特别没气度,于是打算坐足一个小时,再气定神闲地回去,完成此次甜品店之旅。


他已经很久没这样了,被蛋糕和清茶填满的胃舒服到有些痉挛,蛋糕柔软,清茶解膩,果然是绝好搭配。旁边有些许交谈声但并不干扰阅读,灯光不明不暗,非常合适。上学时他也是这样的文艺青年,抱本自己都看不懂的书往咖啡店一坐,不一会儿准有姑娘红着脸过来搭讪。"我要有你一半好看就好了",高中时的前辈常常艳羡不已,冰室哂然:"反正人都会老嘛。"


言下之意,好看不好看,根本无足轻重。


如今初老症状一一显露,他却有些伤感。


果然还是老了。临近三十岁,头顶已经长出一些白发,眼角也慢慢爬了一些皱纹,远看好像还是一翩翩美少年,近看却经不起推敲,迅速暴露大叔本质。最糟糕的是,作为事业上升的代价,他的身体健康开始极速崩坏,最近肠胃总是跟他作对,各类胃药几乎占据了办公桌抽屉的半壁江山,活生生把一个驰骋赛场的大好青年折腾成病殃殃的药罐。老妈无数次打电话监督,询问,甚至以相亲结婚相逼,冰室频摇白旗,好话说尽,发誓定要规律饮食。当然天高皇帝远,老妈再神通广大也不能大老远从美国飞来,没了实际管束,冰室又陷入生活紊乱犯病吃药的死循环。


思绪乱糟糟,想到那该死的胃,现在情况确实不妙……原来刚才舒服到有些痉挛不是幻像,确实是真正的疼了。冰室放下书本,急忙在包里翻找药瓶,忽然想起刚刚在办公室里腾云驾雾,忘乎所以,好死不死地把随身携带的药瓶塞进了抽屉。


这次一定要把烟戒了……冰室狠狠地想,然而此刻戒烟大计显然没有那么关键。苦寻多时无果,冰室放弃地放下包,捂着肚子撑起身体,这时候应该尽早回家,塞上一把药片,囫囵睡上一觉,第二天脱胎换骨,神清气爽。此所谓冰室疗法。


"这位先生,你怎么了?"窥伺已久的小店员发现他的不对劲,连忙上前,脑海中飘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莫非是食物中毒?


冰室疼得面色惨白,太阳穴嗡嗡作响,过了一会儿才勉强出声:"不好意思,你们有没有胃药?我胃病犯了……"


 


白水送药下肚,冰室长吁了一口气。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才渐渐恢复元气。"谢谢你。"对小店员惨然一笑,肯定是不够好看的,可小姑娘依然红了脸,嗯,看来宝刀未老,美男计依然可以使得。一边这样无厘头地想,一边问:"你们店长在哪里?我得当面谢谢他。"


方才小姑娘被吓得手足无措,冰室恍惚间听到有人先行把他背起,继而沉声吩咐:"我先带人去休息,医药箱里有胃药,你先去拿。"小姑娘如获救兵,慌忙执行。冰室趴在那人背上,痛得头晕眼花,人也看得不分明,只觉得那人居然能把一米八几的他背起,力气也着实不小了。真是丢人,本来想好好享受一把,结果差点上演一场食物中毒的闹剧,就怕以讹传讹,最后坏了人家生意……冰室人虚弱着,脑筋转得飞快,细细想了想,蛋糕,茶,聊以充饥的冷饭团都有可能是元凶。对了,午饭是油腻腻的炸猪排盖饭,大概也间接催生了胃病的间歇性发作。


一定要时刻带药……冰室狠狠地揉了揉脸,这是继一定要戒烟之后,他反复起誓的第二大主题。


小姑娘出去找了店长来,"打搅了。"对方推门,冰室抖擞起精神,站了起来。嚯,对方可真是够高的,起码有两米,难怪难怪,冰室心想,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把他背起,那传出去真是丢人了……


"你好——"继续实行美男计,待看清人脸,说了一半的话止住,冰室苦笑一声。


"前辈,好久不见。"对方一张标准的商业化笑脸,"你的胃还疼吗?"


旧时友人重逢,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斟酌半天,冰室尴尬地开口:"真是巧,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还好吗,紫原?"


 


"你在看什么?"小姑娘扒着门缝偷偷往里张望,同伴在后面拍她肩膀,吓得她一激灵。


"你吓死我了——"女孩竖起手指,"嘘"了一声,"老板和那个帅哥在里面……"


"这有什么好看的,"同伴拉她的衣角,"要打烊了,快帮忙收拾啦。"


"知道啦……等下,他们好像认识啊。"被八卦冲昏了头脑的女孩依依不舍地继续窥探,"这不就是经典的桥段吗——"


"真是偶像剧看多了。"同伴笑她。


 


"今天谢谢你。"冰室亮出标准化的微笑,狭路相逢,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刚才要是悄没声地溜走该多好,省得现在大眼瞪小眼,没话找话说。


"不客气。"紫原淡然,惜字如金。他还是一样不会寒暄,两人一时陷入沉默。


笨蛋,瞎聊两句,我就可以告辞了啊!冰室腹诽一句,正想着如何委婉开溜,外面有人敲门:"店长,我们收拾好了——"


"噢,你们先回去吧。"紫原回头应道。外面应了一声,窸窸窣窣一阵,过了一会儿,便听到关灯的声音。


"我们打烊了。"紫原说。


"噢噢抱歉。"冰室从沙发上拎起公文包,"今天给您添麻烦了。那,告辞。"


"一起走吧。"紫原发出邀请,"等我一下。"


"为什么?"冰室莫名。


"你不是要好好谢谢我?就当谢礼好了。"


 


冰室系好围巾,裹紧外套。天还是有些冷的,他蹲在店门前的台阶上,等那个家伙。


今天真是错漏百出。就不该留下来加班,就不该只吃俩饭团,就不该抵挡不住尼古丁的诱惑,唉,千不该万不该,来什么甜品店,玩这套故人重逢的把戏。


说起来,紫原和他当年关系确实是非常之好的。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篮球队,甚至同一间宿舍。那时的紫原虽然生得人高马大,但为人处世上完全是个懵懂孩童。可又怪得很,偏偏和冰室极其投缘,两人要好得如同连体婴儿,对了,那家伙还会把女生递给冰室的情书折成纸盒,用来装果冻壳。身为前辈,冰室始终在他面前竖立不起前辈的威严来,他本也就不是死守规矩的人,于是也就随紫原各种逾矩了。


冰室无数次反省,八成是因为他的纵容导致紫原的肆无忌惮。更别提那次惨不忍睹的回忆……咳,不提也罢,反正毕业之后高飞远走断了牵扯,人生也就得以重新开始。


可重新开始的人生bug太多。阴错阳差当了教师,稀里糊涂过到现在,健康状况一塌糊涂,保持着有生以来最长的单身记录,如果说大学以前过得还算精彩,那这些年真是糟糕透顶,可以回炉再造了。人生没有撤销键,更没有主动选择权,冰室蹲在台阶上忿忿不平:老天,我已经够惨了,为什么还要叫他来看我笑话?


 


"久等了。"紫原从后面靠近,吓得冰室差点歪倒。还好他尚且腿脚敏捷,堪堪稳住,半是怨气半是尴尬:"你好慢。"


"不好意思,我检查了一下他们有没有收拾好,费了点时间。"换下那身白惨惨的厨师服,紫原正常穿衣服果然还是好看。他的头发还是很长,整齐地梳在脑后扎好。黑色的大衣一看就价格不菲,说不定他那个型号,还得定制……冰室不禁脑洞大开,跟着人走了一小段,才猛然想起重点:"这是去哪儿?"


"我家。"紫原理所当然。


"去你家干嘛?"冰室觉得可笑,止步抗议,"紫原先生,我们现在好像还不是很熟。"


紫原停住脚步:"那这样,冰室先生,来我家喝杯茶坐一坐,休息一下如何?"


"你刚才只说走一走。"


"走累了就坐一会儿。"


紫原式逻辑永远听起来那么有道理,冰室也懒得跟他辩驳。散步就散步,坐会儿就坐会儿,反正也不会少块肉,他好歹还有点散打的底子,虽然明显打不过这个人,但万一有什么情况,拔腿就跑不就行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



评论(3)
热度(99)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