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授权翻译·青黄·火黑】无名妒火·青峰篇(下)

越翻越精神,感觉自己的肝要保不住了。。。。。。

训练赛这种东西,大体就是为了让平时坐冷板凳的队员能获得参与的机会,以及激起一年级们对比赛的热情。桐皇和诚凛都无意露出他们为winter cup积攒的真正实力,尤其是原泽,他已经设计了新的战术,打算到时候让所有人开开眼界。

上半场全程青峰都隔着球场怒视着火神,企图吓出对方一身冷汗。然而那个呆子畏惧的似乎只有坐在长凳另一边的黑子。

事实上黑子什么都没做,没有看比赛,也没有咬牙攥拳啥的,可是诚凛的每个人都躲得远远的,并不时向他投去紧张的眼神,桐皇这边,其他人对青峰也同样如此

到了中场休息,馆里来了位不速之客。众人的目光瞬时被他的外表和气质吸引了。

“黄濑!”虽然这人不算陌生,丽子还是喊了出来,“你又来这儿干嘛?!”

黄濑无所谓地摊手,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我来找人的。”

“你是来收集情报的吗?”丽子踮起脚尖瞪着黄濑,质疑道。

此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个家伙帮黄濑解了围。

“没关系,教练,”火神跟丽子说道,“就让他在这儿吧,还挺养眼的。”

丽子看看火神,又看看黄濑,久久不做声。青峰看得出她正在脑海里拼凑着两人的关系。

“好吧,”丽子说道,“他可以待在这儿,前提是得帮我们安排一场和海常的比赛。”

“已经跟武内教练说过了哟!”黄濑的语气仿佛和诚凛打比赛是这世上最棒的事。

然后他就拉着火神坐到了长凳上。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呀,小火神,”这是青峰听到的,“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他都没上场,青峰愤愤地想到。 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黄濑跪在火神腿间,开始帮对方按揉小腿肚子。

在帝光那会儿,青峰体验过黄濑的按摩手法。那时,黄濑总是一边看着他,一边观察着反应,同时熟练地运用指尖和手掌根。黄濑还帮他捏肩,帮他伸展,适时地送上水,柠檬片,以及急切的赞美。

曾经,青峰把这都当成理所当然的。现在,看到黄濑面前换了一个人,青峰觉得自己好像又一次败给了火神。

~~~~~~~~~~~~~~~~~~~~~~~~~~

余下的时间,青峰就这么看着坐在一起的黄濑和火神。黄濑充满活力地说着话,火神略显犹疑地回应着。火神看上去并非不情愿,而是在小心地斟酌着每一句回复,似乎这对话对他而言十分重要。

黄濑不仅无视了青峰,还无视了黑子,一开始连招呼都没打。

比赛结束了,黑子忽然出现在青峰面前。

“我需要青峰君的帮助,”黑子开门见山道,“麻烦你让队友先走吧。”

两队队员往各自的更衣室去了。青峰庆幸自己只要换个校服就行了,也不用冲澡。然后他跟原泽和五月简短交代了一下,说自己要留下来。

原泽没说什么,而五月严肃地盯着青峰看。刚才她忙着分析比赛和诚凛的新队员,这会儿的观察力则集中在了自家青梅竹马身上。

“你可不许惹小黄不开心,”五月警告道,“绝对不能再那样了。”

青峰听不懂她的意思,摆摆手便去找黑子了。

然而却碰上了黄濑。

“我在等小火神,”黄濑如此说道,“我们要去吃冰棒。”

“你们两个?”青峰想起了曾经训练后他拽着黄濑去吃冰棒的事。

“嘛,”黄濑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你和小黑子应该也可以一起吧。”

“多谢黄濑君的大方邀请,”黑子冷淡的声音突然出现,两人回过头,“不过作为模特是不是该管理下卡路里的摄入呢?”

“好过分!”黄濑笑着喊道,决定把这当作玩笑而非故意的挑衅(虽说事实上是后者)。

这时,火神从更衣室出来了。

“小火神!”黄濑故作委屈地喊道,“小黑子说我胖!”

“哈?”火神迷茫地看看黑子,又看看黄濑。

“你觉得我胖吗?”黄濑浮夸地收了收小腹,鼓着颊问道。

火神小声说了句什么,把脸转开了。

“你在说什么呀小火神?”黄濑眨着漂亮的眼睛问道。

“我说你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火神提高嗓音又重复了一遍。

笑容在黄濑脸上慢慢绽开,撩人,又带着满满的愉悦。

“嘿嘿,小火神现在这样也很好呢。”黄濑朝火神靠了过去。

令人意外的是,首先站出来的不是青峰而是黑子。

“黄濑君,”黑子的声音中带着克制,“可以不要再玩弄火神君了吗?”

“可是小黑子,”黄濑一脸无辜,“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啊。”

“我知道你说的做朋友是什么意思,”黑子说道,青峰觉得他话里有话,“不过你不会达到你的目的的。”

黄濑的笑有些绷不住了,但他还是忍着没有失态。接着,像是要证明什么是的,把手搭在了火神肩膀上,“可我觉得已经达到了呢。”

火神看上去不太舒服,不像是因为肩膀上那只手,反而像个被抓壮丁逼上前线的倒霉老百姓。

“黄濑君总是费尽心机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呢,”黑子的声音和目光一样冰冷,“他觉得这样就能弥补自己其他的缺点了。”

黄濑的脸上闪过转瞬即逝的某种情绪,青峰说不清那是什么。很快,他又恢复了笑颜,只是与刚才相比显得锐利而轻蔑。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背景融为一体呢。”黄濑往后撩了撩头发,仿佛在说的不是什么回击的话。

黑子在强压怒火。虽说从外表几乎看不出来,但青峰跟他做了这么久朋友,久到可以看出他现在的愤怒值已经到了罕见的毁灭性程度。

再不来个人说点什么就要天翻地覆了。

“别理他了,哲,”青峰拉着长音说道,故作不屑地扭开了身子,“他也就长了那张脸而已,没人会对他真的感兴趣的。”

话一出口,青峰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他本想尽力避免的伤害已经发生了。

黄濑摇晃着后退了几步,眼睛瞪的大大的,闪着泪光。他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但旋即又抬高了下巴,不服输地瞪视回去。

“起码我还有张你们没有的脸呢。”说着又笑了,可这笑容已失去了方才的光彩。然后,黄濑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场馆外面走去。

“你说的有些过了,青峰君,”黑子温和地责备道。就在这时,火神猛地一把揪住把青峰的衣领,粗暴地把他推到墙上。

“混蛋,”火神对着青峰吼道,“黄濑比你这种家伙好一万倍!”

青峰还没反应过来时,火神已经松开他跑出了门,明显是去追黄濑了。

“青峰君,你没事吧?”黑子赶忙问道。

“好极了。”青峰整理着衣领,咬牙道,心中却不禁自我厌恶起来。

~~~~~~~~~~~~~~~~~~~~~~~~~~

离开体育馆的路上,黑子和青峰一言不发。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切都一团糟,青峰甚至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黑子忽然停下了脚步,青峰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然而对方只是定定地盯着不远处。青峰顺着黑子的目光看过去,当那画面映入眼中时,他胃里一阵翻腾。

黄濑背靠着草地边的围栏坐在地上,双臂抱膝,火神坐在他旁边。两人谈话的声音很轻,火神靠的很近。青峰希望能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然而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黄濑抬起头,吻上了火神的嘴唇。那可以说是一个吻,并不是蜻蜓点水般的触碰,因为黄濑停留了一会儿才退开。

青峰握紧了身侧的双拳。

从这里看不太清楚,但是能看到黄濑和火神都很诧异,羞得满面通红。黄濑似乎因为难为情摸了摸头发,转开了视线。

但随后火神用胳膊环住黄濑,把他拉近。这个动作比刚才的吻感觉还要亲密,也更持久,两人就这么肩靠着肩,谁也没有松开。

“走吧,青峰君,”黑子面无表情道,说完朝大门走去,“我们是多余的。”

青峰的脚跟了上去,心却还留在原地。

~~~~~~~~~~~~~~~~~~~~~~~~~~

青峰妈妈已经习惯了儿子的沉默寡言。其实过去的几个月里这种状况已经好转很多了。只是今天,她很意外青峰会用这种话题打破沉默。

“妈,”他弓着背,一脸烦恼的样子,“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原来,你有一样自己并不是很在意的东西,有一天你发现别人也有了,然后突然就很生气。”

青峰妈妈很意外,但是并没有表露出来。

“有啊,”母亲微笑道,“这种经历我们都有,你也是啊,记不记得我们给你买的滑板?因为那时候你迷上了篮球,就在也没动过了。”

青峰呆呆地摇摇头。

“我们想把它送给你表弟,结果你闹脾气,最后就没送,现在还在车库里躺着呢。”

“这件事能说明啥?”青峰皱着眉,满是不解。

“占有欲和爱是不一样的,”母亲这样说道,”有时候你想要的东西并不适合你,就比如说这个滑板,如果当初你表弟拿到了一定会好好使用的,结果它现在已经变得又旧又锈了。你说,如果当时把滑板交给他是不是更好呢?”

青峰没有回答,小口地扒拉着碗里的饭。

吃完晚饭,青峰妈妈在厨房忙活,青峰主动要求去倒垃圾,并且趁这个机会去了车库。翻找了半个小时,弄了一身蜘蛛网,手指也被划破了,他最终找到了那个滑板。

看到滑板的第一眼青峰就想起来了。那时,它在车道上躺了好几天,母亲提议要送给表弟,自己吵吵着说“这是我的”然后就滑着去了公园。结局是在公园里打了一天篮球,最后滑板还是五月帮他送回家的。

后来再也没碰过这个滑板。

青峰把滑板拿回房间,用沾湿的抹布把它擦拭干净。板子背面已经有些褪色了,轮子也松动了,除此之外没什么大问题。

这个大小和青峰的体型也很合适。父母当时也许希望他能慢慢喜欢上滑板,就对篮球那样喜欢。

他抚上滑板上的图案,那是一只对着夜空中的满月咆哮的黑豹。

现在应该不算晚吧。

~~~~~~~~~~~~~~~~~~~~~~~~~~

星期二,青峰收到了黑子的信息。

你这周六有空吗?

应该有吧,什么事?

火神君要在家里开party

黑子明显是又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

黄濑君也会去。

青峰不假思索地回复:

我也去。

这样承诺了黑子后,青峰咬咬牙,开始期待周末的到来了。

是该做个了断了。

~~~~~~~~~~~~~~~~~~~~~~~~~~

在街上与黑子见面时,青峰不由地打量起对方的打扮来。

“新的衬衫吗?”他这么问是因为这绝不是黑子平时得体又低调的穿衣风格。鲜亮招摇的撞色衬衫,胸口处印着涂鸦字体,不过青峰不认识那几个单词。

“大概吧。”黑子含糊地回答,说着也从头到脚看了青峰一眼,然后啥都没说。青峰对此十分感激。他的白色背心和深色牛仔裤都太紧了,尤其是后者搞得他裤裆那里很难受。这是青峰在家试来试去试了半个小时决定的着装,然而现在他不确定穿这一身是否是正确的选择。

黑子也没问起青峰锁骨和右手腕上的创口贴。

“青峰君,”两人停在火神住的公寓楼下,“我们要怎么做?”

“哈?”青峰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什么意思?”

然而看到黑子期待又无辜的眼神,他又没辙了。

“艹,我不知道,哲,”青峰垂着脑袋,轻轻用脚尖磕了磕门,“我们来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直到此刻,他俩都没有深谈过这个。仅仅是表面上,他们都一致表现出对黄濑和火神黏在一起的不满。当然,这个“黏在一起”似乎正在发展为并非单纯意义上的“在一起”。

可是要说清为什么不赞同这种发展就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我爱火神君,”黑子毫不掩饰地坦白道,“我想让他和我在一起,而不是黄濑君。”

青峰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个对话的走向他并不喜欢。即使他脑海里也闪过了类似的话。

“所以呢?”青峰问道,“你想拆散他们吗?”

“你不想吗?”黑子平静地问。这话也是在提醒青峰来这里不单单是为了当黑子的帮手。

“艹,”青峰又咒骂了一句,“我不知道,我是说,如果他俩在一起很幸福,或许咱们就该……”

“接受这个现实吗?”黑子接上了他的话,嘴角扬了扬,“我不得不说我对你很失望,原来青峰君已经成为这种觉得失败也无所谓的人。”

说完,黑子按下了门铃。

他说的对,青峰心想。这时不和黑子哲也一个战线的话只能不战而败了。

~~~~~~~~~~~~~~~~~~~~~~~~~~

大门开了,二人上了楼,火神家的门已经半开,从走廊上便能听到热闹的音乐。

“打扰了,”进了门,黑子说道,虽说并没有人听到。

“你来啦黑子!”旁边传来招呼声,是挂着欢迎的微笑的诚凛中锋,“火神还在担心你会不会来呢。”

听到这话,黑子露出了肉眼可见的开心和欣慰的神情,不过随后只是轻轻向前辈笑了笑,“谢谢,木吉前辈,我先去和他打个招呼吧。”

“对了,厨房有食物和饮料,”木吉提醒道,“大都是火神准备的,可以放心食用,但是千万不要碰那个小蛋糕。”

“教练做的吗?”黑子问道,木吉点点头,笑的有些僵硬,“降旗吃了一个,现在还在厕所里。”

“跟五月有的一拼,”青峰嗤笑道。

往客厅走的路上,黑子的表情有些懊恼。

“第一次全队来这里聚会的时候,我就在想要不要告诉火神君,”黑子没有再具体解释,青峰知道他说的“告诉”是什么,“结果大家都中了教练的毒手,我没来得及说就晕过去了。在那之后,我就没有再鼓起勇气过了。”

黑子的声音很沮丧,还有点悲伤,“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青峰君。”

火神在客厅里。不幸的是黄濑也在他旁边,他一向是个热爱聚会的人。这会儿他正在给诚凛另外几个三年生讲述绿间奇怪的癖好。

“然后他就跟校长说,‘紫原偷吃了我的幸运物’!”一讲完,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还不算什么,”青峰开口道,众人的目光转了过来,“有一次,他那天的幸运物是写真杂志,他自己不敢买,就朝我要,我可不能白给他,所以那一周的作业就有人帮我写了。”

笑声再一次爆发了,而青峰只注意到了局促地微笑着的黄濑。

想到那天发生的事,他这反应也没什么奇怪的。

“晚上好,火神君。”黑子说道,也在听黄濑讲故事的火神回过神来,“谢谢你的邀请。”

“人多才好玩嘛,”火神回应道。飞快地瞪了青峰一眼后,看向黑子的眼中依然充满笑意。

“衬衫很不错呢,”火神夸赞道,说着用手点了点胸口处的印花字体,“你在哪里买—”

突然,火神后退了几步,弯下腰。就在他要爆笑出声时却被口水呛到了。

“你还好吗,火神君?”黑子不安地抓了抓后背,火神那个笨蛋笑得更凶了。

“黑子,”火神一边喘一边说,眼泪都笑出来了,“下次你买这种衣服的时候,先搞清楚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啊。”

黑子低下头,不确定地看着胸前的字,黄濑已经凑了过来,用手点着下唇,若有所思地念出衬衫上的字。

“我看看哈,唔—Chicken Asshole Gangbang Highway Rock 'n' Roll(这里不懂的话可以去查一下,翻出来估计都要被和谐了),嘛,还真是小黑子才敢说的话。”

所有人都齐声笑了出来,连青峰也没忍住,捂着肚子笑得停不下来,而黑子已经显而易见的尴尬到想要从这里消失了。然而这次,misdirection并没有用。

红着脸,成为所有人焦点的黑子最终被火神解了围。

“抱歉,”火神说道,嘴角还是藏不住笑意,“我不该就这样说出来。”

“没关系,”黑子并没有生气,“总比真的在外面闹出笑话要好。”

听见这话,火神的笑意更坚定了。他拍了拍黑子的肩膀,“来吧,我看看有没有你能穿的衣服,要不然我得笑一晚上了。Alex可能有跟你差不多尺码的衣服。”

“我可不想穿女生的衣服,火神君。”黑子这么说道。

“也对,不过她也有几件男生款式的T恤和运动衫,”火神解释道,“你穿也没问题。”

“给我拿件你的衣服就行了,火神君。”

“好,好吧。”火神结结巴巴的,“那……你跟我到衣柜那边挑一件好了。”

两个人离开了,应该是去了火神的卧室。

青峰终于找到了和黄濑相处的时机。

他以为是这样的。

然而一转眼,黄濑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真是要命了,青峰边想边追了出去。

来的人比青峰预期的多很多。比如多半是为了免费吃喝过来的紫原,还有坐在他和一个外国女人中间的他的队友。

黄濑朝他们走过去,说了些什么,然后竖了竖大拇指。青峰走到他们边上,却只听到了结尾几个字。

“我去看一下。”黄濑使了个眼色,然后朝火神和黑子离开的方向去了。

“看来大我是真的动心了,”外国女人感动地说道,喝了一口饮料,“我看他是真的爱上那个男生了,你说呢?”

黑发的男子—青峰记得叫饼室还是冰室什么的—翻了个白眼。

“我是不知道他看上那家伙哪里了。”

一瞬间,青峰怒火中烧。

“艹!”他狠狠地指着冰室,“黄濑哪里都好,你懂什么!”

三双眼睛眨了眨,迷惑地看着青峰。

“呐,峰仔,”紫原懒洋洋地开口,嘴里还叼着草莓味的pocky棒,“你脑子坏掉了吗?”

这会儿青峰已经转身朝黄濑的方向冲了过去。可是他并不太了解这房子的结构,找了好几间都是空的。还有一间房门紧锁着,里面传来剧烈的干呕声,应该就是那个吃了小蛋糕的男生。

走廊的尽头,有间房门半开的屋子,里面透出些微光亮,却没有声音。青峰放慢了脚步,轻轻的走过去。

他没有敲门,也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把门推开一个小缝往里看。

他半是希望半是推测,以为黄濑会在里面,叽里呱啦的帮黑子挑选合适的衣服。可是黄濑并不在房里。

火神坐在床边,黑子站在他分开的腿间,两人终于可以平视对方了,事实上火神还得稍稍仰头。

黑子身上穿着大到夸张的衬衫,扣子没系,整个白皙的肩膀都露在外面。

然而真正让青峰心跳停止的是。他们两人居然在接吻。

火神的手放在黑子的后腰上,黑子的手缠绕在火神的红发间,两人吻得停不下来。

下一秒,青峰一把推开门,冲过去,推开黑子,照着火神的脸就是一拳。

“你他妈就是个混蛋!”青峰怒吼道,火神已经仰躺在床上,捧着吃痛的脸颊,“跟黄濑好了一个星期就做这种出轨的事?!!”

“靠,青峰—”火神大叫道,然而什么还没说青峰已经跑了。

这种偷情的混蛋就留给哲去抚慰吧。

~~~~~~~~~~~~~~~~~~~~~~~~~~

“黄濑!”青峰找到了厨房,诚凛的人正在那里,“黄濑去哪儿了?”

“几分钟前刚出去,冰块没有了,他去超市买了。”

“艹!”青峰咬着下唇心想,这只有一种解释。

黄濑去看火神和黑子,却撞见了自己刚交的恋人和信赖的挚友亲热的场景。所以才会逃离这个聚会。

青峰气火神,也气黑子丝毫不体恤他人的做法。上周跟黄濑说的话也是。

‘他也就长了那张脸而已,’自己说过的话回响在脑海,‘没人会对他真的感兴趣的。’

“艹!”青峰咒骂着朝前门走去。

“不就是没冰了嘛!”诚凛的三年生十分担心地喊道,“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青峰已经冲出了大门。

“快点啦小真,”他听到楼下的声音,“就要到了。”

“我不是很想参加这个聚会,高尾,”绿间回应道,“晨间占卜说了,今日不宜私人聚会,否则会发生闹剧的。”

视线里出现了青峰,绿间赶紧拉开高尾让出通道。

“他往左边走了。”绿间推了推眼镜,叹气道。

青峰一副完全没听到的样子,然而出了大门便往左边跑了。

“祝你好运哟!”矮个儿的男生喊道,随后是绿间的念叨,“都跟你说了会有闹剧。”

青峰已经跑远了。

~~~~~~~~~~~~~~~~~~~~~~~~~~

他全力以赴地跑,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是此时此刻,找到黄濑,跟他道个歉,这是最紧要的事。

很快,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高挑的人,正在路边闲逛着。

“黄濑!”青峰拼了命地喊道。

令人欣慰的是,黄濑停下脚步,等着他跑过来。

“小青峰,”黄濑有些不解地歪着脑袋,“还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吗?你打电话跟我说就好啦。”

“我,”青峰努力平复着呼吸,“我要跟你道个歉,不,不对,我想跟你道个歉。”

黄濑皱眉,“道什么歉?”

“我做了太多混蛋事,”青峰解释着,“上星期的事,一直以来的事。”

“喔,”黄濑有点讶异地笑了,“没关系,我都已经习惯了。”

他就那么随意地说了出来,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青峰心里一阵刺痛,他在想自己究竟没心没肺地伤害了黄濑多少次。

“我……并不是很擅长……这种事情,友情,感情,诸如此类的,我这个人,一旦有什么搞不懂,就会乱发脾气。”

黄濑又笑了,“虽说我不该随便评价的,嘛,你的脑袋确实转的慢了一点。”

“恩,”青峰踢了踢地面,感觉自己已经没话可说了,“还有……关于你刚才看到的事,实在是……。”

“恩?”黄濑眨眨眼,“看到什么事?”

“就是那啥,”青峰不自在地说道,“他们两个人接吻。”

“啊,确实,”黄濑苦笑道,“他们队里都在打赌他俩啥时候会在一起。”

“什么?”青峰后退了几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嘛,木吉曾经跟相田交往过,日向又是他最好的朋友,”黄濑耸了耸肩,“他很希望两个人在一起呢。”

“等等,”青峰举起一只手,“诚凛的教练和队长?”

“对啊,”黄濑点点头,“我撞见他俩在清洁间里接吻,就在你到之前。我觉得他俩说不定还在里面。”

“这他妈什么鬼,”青峰做了个恶心的表情,“我不是说这个,是说哲和笨蛋神。”

“喔,”黄濑乐开了花,“我知道!很有爱对不对?”

青峰眯起了眼睛,“被戴了绿帽子你还这么开心?”

“哎呀,笨死我了,”黄濑锤了锤掌心道,“我都没想到这点,你是觉得我跟小火神在交往吗?”

青峰的脑子又不够用了。

“你们……没有吗?”他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没有啦,”黄濑大笑道,仿佛这是再荒唐不过的事,“这都是为了让小黑子吃醋的计划。”

青峰愣了。

“这是我听过的最蠢的事,”青峰总结道,而黄濑只是耸耸肩,笑的一脸神秘,“不过确实很管用不是吗?”

“那你干嘛要插手这种事啊?”青峰问道,对于黄濑仍是单身这个事实还不敢确信。

“小火神被小黑子迷得神魂颠倒,看着可让人心疼了,”黄濑解释道,“我就想帮帮他。”

还是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青峰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起码不是黄濑说的那样。

“那你为什么要吻他?”一想到这里,青峰便十分不爽。

黄濑一脸听不懂的样子,“哈?你说什么?”

“就是上周,在诚凛,”青峰提醒道,“你吻了火神。”

黄濑的眸子猛地张大了,说话也开始结巴,“你,你看到了?”

“恩,而且很明显你是不想让人看到,”青峰抱着胸不悦道,“这难道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吗?”

“那个……是我失算了,”与其说尴尬,黄濑现在的表现更像是闪烁其词,“我已经跟小火神道过歉了。”

“那你一开始为什么要吻他呢?”青峰问道。在他的认知中人们是不会随便亲吻别人的。

“我只是……想让自己振作一下,”黄濑玩弄着头发,青峰想起来他一旦被刺谈心事时就会有这种紧张的习惯,“那个时候我情绪很低落,小火神又那么体贴,所以就……嗯。”

这个解释……也算说得通吧。这也就是说自己的口不择言才是导致黄濑亲吻火神的元凶。

“那,”青峰摆弄着手腕上的创口贴,“如果从现在开始,我对你还要更体贴的话……你也会想要吻我吗?”

出乎意料的,黄濑的脸突然褪去了笑容。他退了一步,转过身。

“不用担心,”好像被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黄濑的声音变得空洞而平静,“你不用这么怕我的。”

说完黄濑便要走开,可是青峰及时抓住了他的手。

“该死,”青峰怒骂道。他扶着额,对自己万分痛恨,“我已经很小心了,结果还是搞砸了。”

“放开我,小青峰,”黄濑试着挣脱,“你弄疼我了。”

占有欲和爱是不一样的。青峰想起了母亲的话。于是他松开了自己的手指。

“谢谢,”黄濑收回手,揉了揉肿痛的手腕,并没有抬头。

可是半个小时前哲说过的话又出现在了耳边。他说错过了重要的时机可能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现在,或许就是唯一的机会。

“我爱你。”不再犹豫,不再逃避,青峰飞快地说完这句话,然后便吻了上去。

黄濑转身转到一半,听见这话诧异地猛转回身,结果青峰的嘴唇正好贴在他耳朵附近。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的黄濑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住了青峰的身体。

“什-什么?!”黄濑的舌头又打结了,眼睛瞪的大大的,“小青峰?”

青峰环抱住黄濑,心里暗想这家伙可千万别把这和跟火神那个吻想成一回事,要不然又该误会了。

“我爱你,黄濑,”青峰重复了一遍。即使脸颊已经烧了起来,他也管不了了,“不是一时冲动,不是因为嫉妒,我想和你在一起,但不是为了跟火神较劲,我是真的……爱着你。艹。”

比这动人比这顺畅的告白可能有千千万万,可是对青峰而言,他已经尽了全力了。而对黄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小青峰,”黄濑的视线落在青峰的嘴唇上,好像这才意识到他们靠得有多近。

“我还能吻你吗?”青峰问道。比起直接扑上去,还是先询问一下比较安全。

黄濑没有回答,而是欺身向前,覆上青峰的唇。

很好,青峰暗暗得意地想到。虽然外表仍保持着冷静,心里却有什么东西一点点融化了。

两人站在路边,拥着彼此,一下又一下地交换着浅浅的吻。

吻毕,黄濑笑着靠上青峰的肩膀。

“怎么了?”青峰很好奇他怎么笑个不停。

“就是觉得很有趣,”黄濑在青峰耳边低语道,“我和小火神一直都只想着怎么让小黑子吃醋,结果把你也卷进来了。”

“结果证明并不是什么坏事,嗯?”

“这叫一箭双雕,”黄濑美滋滋地说道,“我简直太聪明了。”

“这个还有待观察。”青峰懒懒地说道,黄濑没搭理他。

“咱们该回去了,”虽说有些不情愿,青峰还是这么说道,“我还得跟火神道个歉。”

“怎么了?”

“我以为他出轨了,揍了他一拳。”

黄濑先是惊呼,然后又笑了起来,“小青峰很护着我嘛。”

“也是为我自己考虑,”青峰说道,“那个混蛋没准对奇迹的世代都不怀好意,在哲之后他万一勾引我怎么办。”

“哇喔,那个画面还真是难以想象,”想到这里黄濑不仅红了脸,“可是还是要去趟超市,没有冰块了。”

“是么,”青峰惊讶道,“我还以为那只是你跑出来的借口。”

“也算是吧,”黄濑嘟囔道,“不过主要还是因为Alex说了要做鸡尾酒。”

黄濑看向青峰,认认真真地打量着他,然后轻轻抚上对方脸上的创口贴,“话说,这是怎么搞的?”

“玩滑板的时候摔了一跤。”

“你还会玩滑板吗?”黄濑茫然道。

“不会啊,”青峰坦然道,“刚刚开始学嘛。”

青峰篇 完

到这里就是整个故事大体的脉络了。后面的三章情节上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是会让大家看到另外三个人的情感和心理活动,希望你们能坚持看下去(o`•ω•)ノ

评论(21)
热度(211)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