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有趣的人。
自带好说话属性,可以随便勾搭。
努力让翻译成为快乐的事。
微博@纱沙飞鸟

  sasadori  

路德维希的日记节选

备忘录里翻到之前乱写的一篇文,除tag外有一些隐藏的cp倾向,还有一对其他作品的cp乱入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猜出来呢XD

~~~~~~~~

十月八日 星期四 天气:晴

德累斯顿。

初秋的天气正合我意。阳光充足,晒着很舒服。带着凉意的风又能驱走困倦,吹得人神清气爽。

不过我本来倒也没有午后犯困这种习惯。比起某个视午休如生命的家伙,我更愿意趁那时间多做些工作。

刚想到这里,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费里西安诺 15:36

Ve~~~~(>_<)~~~~路德路德,对不起,对不起!我午睡睡过头了,现在就赶去你那里,再多等我一会儿吧~~~~(>_<)~~~~

果然……

还好,照顾了他这么久,我早已做好了随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觉悟。更何况迟到只是这些状况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种。对着屏幕无奈地叹了口气后,我还是赶快回复了他一条“不要着急,我等着你”。但愿他别手忙脚乱地出门再在路上出什么事……

于是,在费里西安诺来之前,我还有一段自由支配的时间。

我倚在桥边,桥下是缓缓流动的易北河。河的中央,一艘白色渡轮迎着阳光驶向远方。午后的德雷斯顿,沉静而温馨。

“这里这里!”

身后忽然传来再熟悉不过的明朗嗓音,我一边惊讶于费里西安诺赶路的速度一边转身,却没有看到预想中那个狼狈的家伙。

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个少年。从五官轮廓和身材体态看绝不是本国人,确切来说,绝不是欧洲人。听到他们交谈,我明白了,自己刚刚是把个子稍矮的银发少年认成了费里西安诺。这真不能怪我,毫不夸张的讲,那种澄澈的音色听上去与和他本人毫无二致。银发少年笑得一脸灿烂,兴奋地介绍着当地的风土人情,听起来德累斯顿大概是他的家乡。我有些意外,因为他的气质与德国人实在不太相符。旁边高个子的黑发少年不怎么插话,一直静静地听着,举手投足间不难看出其稳重严谨的性格。顺带说一句,他那英挺的站姿丝毫不逊色于训练有素的骑士。

在我的原则中,一直盯着不认识的人看是极其无礼的事情,然而这两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我,我便大着胆子多打量了一会儿。

我会移不开视线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们实在是惹眼的很,各种意义上。银白的发色不算罕有,我家大哥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但浮动着柔光的银发我确实是第一次看见。另外一位发色倒是平常,漆黑如墨,然而长度……在这个时代留长发的男人倒不是没有,可确实不多了。弗朗西斯和王耀这种属于常理之外。而少年的长发尽管高高扎起,发尾还是垂过肩膀很多,如此长度就更稀奇了。除了头发,他们俩的打扮也十分有趣。两人分别穿着与自身发色一致的风衣和长裤,里面的衬衫却又是对方色系的白或黑,简直就是情侣装的款式。

欸,情侣吗?我方才意识到自己并未留意他们的关系。而当我定睛看去,得到的是显而易见的答案。

黑发少年抬起手,帮银发少年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额发。银发少年眯着眼笑,凑到对方耳边不知低语了几句什么,一本正经的黑发少年猛的涨红了脸。银发少年笑意不减,只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我感到脸上阵阵发烧,不是因为他们亲昵的行为而害羞,只是突然意识到,这样的相处方式跟我和费里西安诺还真是微妙的相似。

过了一会儿,两人准备离开了,我目送他们朝桥下走去。然而,当瞥见银发少年脸上的微笑时,我心里却涌上了难以言喻的悲伤。

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恍惚间,脑海里闪过很多熟悉的场景。比如,在去弗朗西斯家参观时,他对着墙上已模糊了颜色的少女画像久久出神,那个素来言行轻浮的家伙笑得虔诚而温柔。比如,在某次世界会议上,当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吵闹完毕,各自回家时,我无意中目睹亚瑟凝望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影,笑得无奈又沮丧。比如,我家大哥会在某个白天兴冲冲地嚷嚷要去找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的麻烦,又会在某个夜晚喝得酩酊大醉后讲起他们鲜衣怒马少年时的故事,那一刻的他,笑得像个纯真的孩子。

啊,当然,还有费里西安诺。有几次,在他以为我看不见的时候,我发现他对着虚空呆呆地微笑,笑容里带着与他那无忧无虑的性子完全不相符的沉重与落寞。

以国家的身份诞生于世,拥有了漫长的生命,无限的时间(当然前提是你的版图还存在于世界地图上),这究竟是命运的恩赐还是诅咒呢?我们拥有了类似人类的肉体,却不能像人类那样,让想要忘掉的事情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模糊,因为有历史这种东西的存在,所有的记忆总是清晰如新。不仅如此,我们的记忆承载了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这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容量。

银发少年的笑容又一次浮现在我脑海。我蓦然意识到,我感到悲伤的原因,大概是觉得他也记起了什么悲伤的往事吧。

“路德!路德!”

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我转过身,费里西安诺一边挥着手一边朝我跑过来,脸上挂着他标志性的大大的笑容,呆毛在空中欢快地雀跃。

我和他的这种友好关系,能持续多久呢?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会因为身不由己,走上相背的道路也说不定吧。

只是在那到来之前,我想要守护费里西安诺的笑容。

这样想着,我朝着他迈开了步子。







评论
热度(11)
© sasadori | Powered by LOFTER